【远见快评】传普京求援遭拒 中俄关系生变?

人气 12065

【大纪元2022年06月04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6月3号(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焦点:我的“六四”故事:谎言是如何坍塌的?密谈气氛紧张,中俄关系生变;俄乌战争百日,普京曝癌症手术!

在我录制这期节目的时候,大陆已经进入6月4号了。这一天是33年来中共最敏感的日期之一,因为这一天记录了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动用坦克、机枪和刺刀,疯狂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北京市民和各地进京声援的各阶层民众。这一天也是将中共永远钉在耻辱柱上的最牢固的钉子之一。

【我的六四故事:谎言是如何坍塌的】

现在回顾这段历史,“六四大屠杀”的见证者、美国前川普(特朗普)政府中国政策顾问余茂春在接受媒体访问的时候说,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是中国人自共产党上台以来最自由、最没有恐惧的7个星期,对他来说非常震撼,也深刻影响了他对美国政府中国政策的建议。

我觉得余茂春先生的描述是很准确的,因为我们现在回过头去看,会发现六四运动实际上是整个中国社会、包括中共这个党,是中共建政后最接近和平转型、走入民主化的契机。

那个时候有全国空前的民意海啸,有国际社会空前的声援和支持,甚至在党内也空前出现了赵紫阳这样的希望真正转变中共政治体制的总书记。可以说一切条件都到了最成熟、最有利的时候。但所有这一切都被邓小平凶残的开枪屠杀毁灭殆尽。

从第一颗子弹呼啸出膛的时候起,实际上就已经注定了中共要在极权暴政的绝路上狂奔到底了,已经就注定了中共的改良、自我革新转型走入民主化的可能性彻底丧失了。在那之后无论中共释放了多少所谓的政改、转型、与国际接轨、融入国际社会等信号,实际上都是彻头彻尾的战略欺诈,都只是中共为了韬光养晦、积蓄力量以最终吞噬全世界,将红旗插遍全球的欺诈手段而已。

我在大陆的时候,曾经接触过不少80后、90后的年轻朋友,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对六四屠城这段历史一无所知。极个别人隐隐约约听说过一点点梗概,但对整个运动的来龙去脉以及屠杀的细节等完全都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的。他们甚至几乎没有人知道赵紫阳是谁。

一个政党可以将自己曾经的最高领导人都抹杀得如此干净,让其彻底人间蒸发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在这样的舆论操控与信息误导程度下,诞生出大批党国不分、把爱党混同于爱国的小粉红是一点不奇怪的。

就我自己来说,“六四”也有某种特殊的意义。这不仅是因为我也算是一个见证者,那一年虽然面临高考且身处偏远小城,但依然每晚抱着短波收音机凝神收听受到严重干扰的美国之音等海外电台的消息。更是因为“六四”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意识到,中共作为一个政府可以如此毫无廉耻、面不改色散布弥天大谎的时候,那种震惊和愤怒,是我永生难忘的。

这个清醒的过程,来自我的一位同学。

六四屠杀发生前后,由于干扰严重,信号非常差,短波收音机已经收不到什么消息,只是从同学和社会上一些只言片语的传闻听说开枪了,还用坦克碾压活人等。但我本能地不太敢相信,因为总觉得学生们如此和平请愿,而且真的是一心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前途,政府怎么可能如此残暴滥杀无辜。

尤其那时候每天在家里看新闻联播,只知道广场被清场了,当时的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袁木言之凿凿地宣布,在对天安门广场的清理中,没有发生任何的伤亡,没有打死一个人,军队更没有用坦克碾压任何人。

那时的我对此是有点半信半疑的,总觉得此前听到的那些死伤无数、坦克压人的传言和政府的说法相差太远,总觉得政府即便有清场驱散人群的行动,过程中可能有少数伤亡,但不太可能像传言这么夸张吧。

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有个东北大叔在人群中激动地讲述广场上屠杀的经过,结果被人拍下来,然后在新闻联播播放出来,播音员义正词严地辟谣,说这个人是邪恶的谣言制造者,呼吁大众找出这个害群之马等等。结果很快这个人真的被举报后被捕,然后也很快在电视上认罪,说自己讲的都是道听途说,自己根本也不知道这是谣言等等。

这一度更让我感到,可能是大众对民主运动最终失败太过失望,所以无形中可能对清场的过程有了很多夸张的、添油加醋的说辞,天安门广场清场的实际情况可能并没有传言说的那么严重。

但我这个自认为比较客观的判断很快被现实击碎。

当年7月,我们考试完了就进入暑假,我和同学们成天吆三喝四地结伴到处游玩,很快就淡忘了这件事情。直到有一天去了一位同学家里聚会,在聊天过程中他才悄悄对我说,他在北京一所知名大学读书的亲哥哥被退学回家了。因为他哥哥被有关部门秋后算账、追查请愿学生的时候,认定“六四”那天他就在广场附近,证据很简单,他哥哥中枪了。

幸运的是,他哥哥是臀部中枪,而且可能是擦伤,情况并不严重,但这就成为六四当天肯定在广场一带的证据。即便他哥哥不是组织者或骨干,只被鉴定为一般参加人员,但处罚也是严厉的,直接就退学回家了。在那个年代,大家都知道,这基本上就意味着一辈子的前途毁了。

尽管同学的哥哥受了轻伤这件事在“六四”残酷的屠杀过程中几乎算不上什么,这样的人和事几乎数不胜数。但对我来说,当时给我的震撼是颠覆性的,因为那是我第一次从当事人那里知道,六四当天中共真的开枪了,屠杀是真实存在的,坦克压死人也是真的。那个后来在新闻联播中被迫认罪说自己传播谣言的东北大叔,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的“电视认罪”。

而对所有这一切,中共可以面不改色地瞪眼撒谎,那种理直气壮的程度会让人本能地怀疑自己此前的所有判断或结论。那是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什么叫“说它们是流氓黑社会是在侮辱流氓黑社会”,那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震撼和现在上海人看到政府瞪眼声明说“我们从未宣布封城,都是你们自治的居委会在封你们自己”是一样的。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知道,中共说的一切都是不可相信的,哪怕我暂时找不到证据来证明中共是撒谎,但中共的说辞一定不能全信。

这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认知,也是我人生第一次重要的转变,我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会靠近或认同、更不可能加入这样邪恶的一个组织了。这也是我第一次开始有了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也不一定代表中国人这样一个初步的概念。这个概念让我受益终身,成为我不再受中共欺骗,能够慢慢看清中共如何愚弄世人、洗脑大众的关键。

这就是我的“六四”故事,也是六四事件带给我的最大影响。

普京求援遭拒 中俄关系生变】

好的,接下来我们要和大家聊一聊俄乌战争的相关话题。这个话题我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和朋友提到了。今天我们来聊这个话题,主要是两个原因,一个是俄国入侵乌克兰的战争到今天为止刚好满100天,算是到了一个节点,值得我们系统地来总揽一下这场战争的整体态势和走向。

另一个原因是《华盛顿邮报》曝出了一条独家消息,显示中俄之间曾经“上不封顶”的关系出现了一些变数,我们有必要来讨论一下其可能性有多大。

我们先说这条独家消息。这条消息是在昨天下午刊发的,文章比较长,其主要的信息是说,最近几周,俄罗斯官员至少在两个场合向北京施压,要求中共兑现其在入侵乌克兰之前公开宣布的“友好无上限”的承诺。

报导没有透露具体细节,但引述了中共一位匿名官员的话说,双方会谈气氛比较紧张,俄方要求中共兑现2月24号入侵乌克兰之前的“贸易承诺”,以及现在被美欧等国制裁的金融和技术支持。知情人说俄方没有要求提供支持其战争的“武器和弹药”,但暗示俄方要求提供可用于军事行动的其它东西,包括技术和设备。

而中共领导层的态度是,希望在不触犯西方制裁的情况下扩大对俄罗斯的援助。习近平已经责成其亲信赶快找出既可以在财政上帮助俄罗斯但又不违反制裁的办法。

除此之外,中共正试图通过外交途径和联合军事演习等其它机会来表达对俄罗斯的支持,但中共官员也指出,由于战争拖延时间远超预期,中共已向俄方明确表示,结束战争将使中共有更多的回旋余地来反对制裁,并在外国公司大批撤离后在俄国国内发展商业关系。

这当然就是习近平在暗示普京早点主动停战,无论是通过谈判还是其它什么方式。中共的算盘是,普京如果主动停战了甚至是撤军了,那么国际社会维持高强度制裁的理由也就没那么充分了,中共不但可以加大援助普京的力度,巩固这块战略屏障为己所用,还可以趁机独霸俄国国内市场,加深俄国对中共的依赖,也等于加深对俄国的控制,可谓一举两得。

看起来,在表面的平静下,中俄之间号称“上不封顶”的关系正在发生某种微妙的变化。这个消息的可靠性究竟如何呢?就我个人看来,是有相当可信度的。首先,中共的立场很符合当局最近一贯的行事逻辑,我们简单点说,就是“既要……又要”逻辑。

就像党媒反复公开强调的,既要成功管控疫情,又要经济大盘稳中向好。中共总是醉心于把两个自相矛盾的目标并列还要宣称自己有独家优势可以同时达成。这与既要援助俄罗斯又不能被牵连制裁,既希望战争持续拖住欧美,又希望战争早点结束避免自己被拖下水。

反正中共总是喜欢用这种两眼翻白的左右抽疯式政策来展示其精神分裂状态,而且自我感觉还很良好。

其次,在一周前的5月26号,《南华早报》和《星岛日报》相继引述消息人士爆料,说现任外交部副部长的乐玉成即将调往广电总局任职副局长。

乐玉成是学俄语出身,先后在外交部苏联东欧司、中共驻莫斯科大使馆工作,担任过驻俄罗斯公使,是外交系统的知名的“俄国通”。今年2月4号,习近平在北京与普京会面后,就是乐玉成第一个在吹风会中公开说出了“中俄关系上不封顶,没有终点站,只有加油站”这句话,可谓一时风头无两。

现在,原本被视为可能接替王毅王公公执掌外交部长的乐玉成大热倒灶,平调到规格低于部委的广电总局,这明显是一种“敲冰”的安排——就是敲到冰山上去歇凉的意思,简称“敲冰”。

这个动作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乐玉成很可能是促成中俄联盟的主要当事人,而当局现在要对中俄关系进行调整了,“上不封顶”已经成为中共的巨大的负资产,甚至成为美国“轴心法案”史无前例列入习近平名字的头号理由,那么在中俄关系需要降温的背景下,乐玉成需要背锅出局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的5月27号,一家名叫“俄罗斯商业咨询(RBC)”的俄罗斯新闻机构引述两位消息人士的话主动爆料说,中共已经禁止来自外国租赁公司的“双重注册”的俄国波音和空客飞机进入中国领空。

这里所谓的“双重注册”客机,就是指俄国航空公司向西方国家租赁的数百架客机,为了报复西方的制裁,普京下令对这批飞机强制在俄罗斯重新注册,实际上就是抢夺、扣押了这批客机。

中共禁止这样的客机进入中国领空,当然是不想得罪美欧各国。因为这批客机相当于是被抢劫的非法飞机,一旦允许入境中国,就等于自动承认自己是抢劫犯的同伙,至少有帮着销赃的嫌疑。

这些信息都显示出,中共与俄罗斯的关系裂痕正在加大。很显然,美欧严厉的制裁警告对中共的震慑是有效果的,中共不想引火烧身,所以中共现在的手段,是用口头语言与联合战备巡航这一类象征性意义更大的动作来稳住俄罗斯,但在实质性的军事、经贸和科技等领域和俄罗斯逐渐拉开距离。

【俄乌战争百日 天平向哪边倾斜?】

中俄关系的变化,带来的最直接影响,当然就是俄乌战场。

刚才我们提到了,今天是俄乌战争满百日,泽连斯基公开表示,迄今已有20%约12.5万平方公里的乌克兰领土遭到占领与控制。朋友们可能都看到新闻了,当前的战局仍然呈胶着状态,俄军在乌东卢甘斯克州的工业大城市北顿涅茨克取得一些进展,目前控制了该城市80%左右。

但在南部的赫尔松地区,乌军又跨越古列茨河,收复了约20个村镇。总的来说,双方互有得失,大体仍然是拉锯状态。

在乌克兰这边,美国政府今天宣布提供新一轮的军援,其中包括火力强大的M142“海马斯”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系统(HIMARS)以及4架性能先进的“灰鹰”无人攻击机。

而俄罗斯那边,《新闻周刊》(Newsweek)昨天独家爆料说,普京在4月曾因晚期癌症接受治疗,而在更早的3月间曾遭遇暗杀企图。美国情报界甚至已经在讨论如何为普京的突然去世而做好准备。

在这样此消彼长的背景下,俄罗斯在乌东取得的少许军事进展,其实只具有战术意义。在战略上,普京向中共求援而不得,加上健康恶化,必然导致整个战争的天平正在缓慢向乌克兰一方倾斜。

这恐怕会迫使普京不得不认真考虑如何保留与西方讲和的余地。毕竟,留给他的时间,并不会太长了。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也欢迎大家点赞、订阅,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习令高官剥离海外资产 是双刃剑
【远见快评】北京政局诡谲 拜登亚洲行释2信号
【远见快评】新疆集中营文件曝光 5大核心信息
【远见快评】布林肯暗藏机锋 李克强大会不寻常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乌下令不与普京谈判 中共风向突变?
【秦鹏直播】蓬佩奥吓坏中南海?马斯克买推特
【十字路口】马斯克调停战火 核武危机能解?
【远见快评】建议俄乌谈判 马斯克掀大风波
【马克时空】俄军节节败退 普京按捺不住 核武危机逼近?
【林澜对话】《谍中谍》原型是他? 美国看走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