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七一 谈谈香港吧

石山

人气 2178

【大纪元2022年06月30日讯】往年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纪念日的时候,中共魁首往往会到香港,今年也不例外。同样的,今年7月1日也是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记得1997年7月1日凌晨2点,香港突然狂风暴雨,就在那个时刻,中共军队渡过深圳河,正式进驻香港。

今年是中国掌管香港的第25年。习近平前往香港庆祝,同时参加新特首的就职仪式。香港警方如临大敌,3万警察沿街布防,无人机禁飞。有人说是为了防止暗杀,实际上恐怕是中共为了展示天威,就是旧俗话说的讲究排场。

说到暗杀,中共建国之后,高官被暗杀只有文革时期发生过。比如说1973年公安部部长李震,在北京公安部的地下通道身亡,当局说是自杀,但疑点极多。东海舰队副司令陶勇,跳井身亡,其实也是疑点很多,可能是被杀掉丢到井里的。再有就是昆明军区副司令谭甫仁,1970年被人枪杀。后来当局破案说是他的卫兵因什么事情对他怀恨在心,持枪报复杀人。但也有传说和林彪有关,被人做掉了。

就算这些都是暗杀,但都是党内派系斗争的结果,针对的也不是最高领导人。不像美国,45个总统有9个遭遇暗杀,其中4人死亡。所以美国总统保安极为严密。习近平到香港如果真的担心安全问题,只能说明党内得罪人太多,担心有人会借机动手,否则就完全是为了表达中共滔天的权势。

另外,面见习近平的香港高官,必须事先隔离七天。有三个香港即将上任的高官确诊新冠染疫,包括候任政务司司长陈国基,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以及发展局常任秘书长刘俊杰。不仅如此,习近平访港两天,也不会住在香港,大概是要回深圳过夜。

中共方面的说法,香港回归25年,取得巨大成功。中共说的这个成功和通常成功的概念不同,中共认为97年香港只是形式上回归,但人心未归,所以要进行二次回归,就是要人心回归。

根据香港民意研究机构的调查,97之后,香港人自认为是中国人的比例逐年升高,2008年时达到最高点,但在最近几年却急转直下,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出现大幅度降低。这个结果,当然和中共近年的治港策略有关。经济持续低迷,民主大幅倒退,自由遭到剥夺,人心不服,中共只有强化武力镇压,所以才有警察出身的李家超上任特首的结果。

香港的富人,和香港既得利益的建制派,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是“50年以后怎么办”?本来说好了50年不变,现在25年就变了,那么25年之后,也就是主权移交中国50年之后,香港会变成什么?

这正是现在香港最得意的那个阶层人士心中的疑问。可惜,习近平也好,中共其他高官也好,没有办法回答他们的问题。

记得以前曾经有报导说,香港有富商当面向邓小平问过这个问题,邓小平的回答是:50年之后,中国大陆经济发展了,大陆社会发展更接近香港,所以香港就更不用变了。赵紫阳的回答是:香港搞的就是资本主义,不存在“自由化”的问题。

50年不变是对外国人保证的,中共没有守信;而50年以后也不变,是告诉香港人的,更无法守信。实际上,这些回答全都是水中月镜中花,都是虚幻不实的东西。对中共来说,除了保护政权和满足不停扩张的欲望,其它永远都可以是变化的。

所以现在中共的领导人,也回答不了25年后的问题,就算回答了,到时候也不算数了。

最近G7峰会和北约峰会,都特别提到香港问题,呼吁中共遵守《中英联合声明》,维持资本主义制度50年不变,港人治港。这种呼吁,其实是缘木求鱼,聊胜于无。但未来的趋势,西方会逐渐改变对香港的定位,比如香港的单独关税地位,会受到质疑。既然已经不是两制,恐怕别人也不会把香港和中国大陆区别对待。

这会影响到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恐怕也将影响到对香港的技术出口。这些,对中国大陆经济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1950年代中国出兵朝鲜,韩战爆发,联合国认定中国是侵略,所以展开对中国的制裁,持续了多年。当时中国急需的很多产品,比如抗生素,都通过香港进行“走私”。因为香港在英国统治之下,所以不被制裁。港英政府知道这些走私大规模进行,但采取睁一眼闭一眼的政策,默许走私进行。

50年代大量战略物资走私,造就了香港一批“爱国商人”。其中霍英东最为著名。大陆改革开放之后,霍英东曾任政协副主席,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些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香港已经不是以前的香港。

25年前的7月份,我拖家带口离开香港,开始了国际盲流的生活。

那是97年。我刚刚完成报导香港的主权移交,目睹查尔斯王子带着米字旗乘伊莉莎白号驰离维多利亚港。我不是一个英国迷,以前对大英帝国并没有太多的眷恋,决定离开香港,完全是一个偶然因素促成的。

大概是97年7月之前,在香港的一个火车站内,偶遇一群中国的国安人员。他们身着便服,高矮胖瘦都有,但却有两个共同的特点:一是冰冷严峻的眼光,他们扫视整个火车站,盯着匆匆忙忙路过的香港市民;二是他们都穿着同样的一种鞋。那一刻突然意识到,香港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香港。在他们的眼光下,一股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寒气,沿着背脊慢慢上升。对在大陆生活过二十多年的我,那是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没错,就是“恐惧”。

以前从大陆刚刚抵达香港的时候,身上只有500港元,其它一无所有。茫然四顾,不知所措,但却几乎立即开始喜欢上这个匆忙的城市。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让人发自内心地充满某种喜乐。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这种喜乐的名字,叫做“自由”。

我是一个没有故乡的人,身为北方人出生在南方,成年后四处奔波,居无定所。但香港带给我的这种喜乐,让我后来执拗地认定香港就是我的故乡。

后来,在美国入籍的时候细读《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突然领悟了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人生来有权拥有“追求幸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有了自由,才能摆脱恐惧,但有了恐惧,就失了自由。“我在哪里,哪里就是香港”,有港人这么说,我觉得真实的内涵其实是,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故乡。

6月份的英国之行,见了好多位离开香港的精英。他们刚刚抵埠,人人都背负着一个巨大的责任,我笑言他们是一群背着整个香港流浪的港人。实际上,港人确实在困境中仍然维持香港的精神和价值。

香港西北面对的珠江入海口,叫做零丁洋,是宋人对北方蛮族最后抵抗的战场。珠江新会一带的崖山,有一场著名海战,宋朝小皇帝坠海自尽,数十万宋朝最后的精英或死亡,或散入珠江三角洲地区。

中国历史上,南人承载了太多的历史。汉代以后,中原文明就以被动的方式向南迁移,晋代衣冠东渡,宋代的仕人南迁,明代在南方的武装抵抗,一直到民国流离孤岛,都是坚持以自己的方式抵抗来自北方的野蛮文明入侵,全部都是背负着自己的文明流浪。

地振高岗,一派溪山千古秀;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是天地会的切口,后来成为三合会的招牌,它其实承载了明朝遗民的满腔乡怨。想当年,满清以百万之众,不仅征服一亿人口的明帝国,而且收服蒙古、西藏、青海、云南和新疆,创建下1200万平方公里、人口最多时超过4亿的巨大帝国,这在人类历史上并不多见。但执拗的南方人却并不“与有荣焉”,仍然梦想恢复中华衣冠。这个梦想一直延续不绝,最后终于在辛亥革命,与现代革命党合作获得成功。

从这个角度看,香港人的项背上压着的使命,真是极为沉重,已非普通的家国情怀可以描述。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习李矛盾激化难以避免
【有冇搞错】美国的暴力共产主义
【有冇搞错】唐山的后面是北京
【有冇搞错】AI和人类的不归路
最热视频
【微视频】金融骗局:百度京东等网路公司内幕
【远见快评】中美电子战爆光 习放风连任底定?
【新闻大家谈】美国会议员再访台 白宫痛批北京
【秦鹏直播】女子穿和服拍照 警吼“寻衅滋事”
【财商天下】危机步步升高 中国落更大陷阱
【未解之谜】都市传说or真相? 揭秘月球与登月计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