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出行实名制急转向 学者:李家超团队无纪律

人气 814

【大纪元2022年07月22日讯】(香港大纪元理尔、张瑛瑜综合报导)香港医务卫生局局长卢宠茂上任不足2周,即公布透过“安心出行实名制,仿效大陆强推“健康码”,并称推行时间“越快越好”。计划在随后一周内,经特首、创新科技及工业局局长发出的不同言论后,至上周六,卢改变其当初在传媒和防疫记者会上的讲法,变成“安心出行”实名制并非优先考虑。

政策急速转向,有时事评论员及传媒人认为,港府蕴酿政策的过程,可能已经崩溃。有学者则认为,事件显示新政府的架构是“为改而改”,如果政治制度不变,只改行政架构,始终不能够解决香港的制度缺陷。

时事评论员刘细良在其网上节目分析认为,卢宠茂的“弹出弹入”,体现现时政府决策“斗左斗擦(鞋)”,只顾讨好中央,“下面公务员行开”,连李家超“我和我们”的问责团队之间亦似乎没有协调。刘批评一个新政府重大抗疫政策的推出,可以随便到如此地步,“一个卢宠茂就可以舞起整个政府”。

他认为,“安心出行”变成“健康码”一事是政府搞出来的“大龙凤”,不单扰民、扰乱国际投资者,政府前后不一的说法“乌里单刀(一塌糊涂),不知谁讲了就算”,狠批现时的情况是“一个无制衡、独裁的政府、一班只懂政治表态的垃圾官员”。他惋惜记者在记者会上不敢提问,记者会已沦为宣传;同时亦质疑:“传媒有无发挥(其)角色?专业团体,例如IT界,有无发挥(其)角色?”

一周内由“越快越好”到“不是优先考虑”

“安心出行”实名制、强推“健康码”一事浮上水面,源于7月10日卢宠茂在无线电视节目《讲清讲楚》上宣称,已与创新科技及工业局检讨(修改)“安心出行”程式,希望能在市民强制检测前,通知其不要往高风险地方,或使有风险人士不可进入高风险场所;其中一个考虑方向,是参考大陆的“红黄绿码”,即“健康码”的做法,“动态管理”。

7月11日,卢宠茂在香港电台节目《千禧年代》透露,当局没有实施“健康码”的时间表,但“越快越好”。同日他更出席疫情记者会宣布,安心出行将引入“红黄码”制度,核酸检测阳性人士的安心出行会变成“红码”,他们无法进入指定的高风险处所,包括医院、院舍等。

翌日(12日)特首李家超出席行会前见记者称,“红黄码”只针对确诊人士及入境酒店检疫人士,范围窄,又强调不会用作抗疫以外的用途。

到14日,关于“安心出行”实名制,政府的讲法又有不同。创新科技及工业局局长孙东即在传媒专访中表示,“安心出行”并不设实名制,但当局将在明年2月实施电话卡全面实名制,由于“安心出行”捆绑电话卡,到时“自然而然”,“安心出行”就会有实名功能。实际上,现时“安心出行”捆绑疫苗接种记录,已经是变相实名制。

16日,卢宠茂出席电台节目后见传媒时则又表示,当局的目标是精准防控,识别高风险人士,而非改变“安心出行”程式。

他反口说:“实名制只是一个手段,现阶段去看根本不需要考虑,不是我们优先考虑的事。我们的目标很清晰,结果就是要精准的风险分析,然后防疫,就是限制这部分感染和境外人士去某部分高风险场所;我们全港市民完全不受影响,现在的安心出行可以不用作任何改动。”

政府历来就“安心出行”实名制的讲法可谓反口覆舌。上届政府的创新及科技局局长薛永恒,今年2月曾经强调“安心出行”不会实名制,由于“疫苗通行证”已经做到实名追踪;短短半年后,即由卢宠茂反口。

卢曾被记者问及,是否推翻上届政府称“安心出行”毋须实名制,卢宠茂当时回应“变幻是永恒”,疫情不停改变,政策亦因应不同情况而改变,不认为改动政策代表与上届政府有任何冲突。

左媒透露卢宠茂一手炮制“健康码”

上届林郑月娥政府在疫情爆发初期,于2020年1月成立特首领导的跨部门督导委员会暨指挥中心及专家顾问团。新政府7月1日上场后,李家超到13日方宣布“扩大抗疫专家顾问团团队”,上届政府3名原有专家顾问外,再委任3人加入。

《香港01》在前一日的7月12日刊出消息,称专家顾问团在新政府上任后未正式“埋班”,故之前基本上是卢宠茂决定其上任起的政府防疫政策。报导引述政界人士透露,李家超做事相当放手,“只抓大方向”,政府“近日调整多项防疫政策”,基本上是卢宠茂“一夫当关”。

查政府简介,卢宠茂是“国际知名的肝胆胰外科和肝脏移植专家”,曾“带领香港登上世界肝脏移植的领导地位”。简介未有记载其有传染病、公共卫生方面经验。

理大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钟剑华认为,是次卢宠茂事件,“恐怕已经显示出李家超这个团队根本无纪律可言”。

被问到本届政府已经重组为六司十五局,事件是否显得重组本身毫无意义?钟回应,历任每一个特首都曾经改组过政府架构,“有些是合理的,有些也似乎只是为改而改,李家超这一次也是一样。”他认为,如果政治制度不改变,只改政府的行政架构,始终不能够解决香港的制度缺陷及政治纷争。

港府蕴酿政策过程或已崩溃

传媒人林彦邦在Instagram“renews_hk”提出质疑,这次“安心出行”实名制的“弹出弹入”,最合理解释是卢宠茂“新官上任三把火”,希望争表现邀功,结果“吹大咗”。

他解释,“安心出行”实名制牵涉建立800万人的资料库,程序手续繁多但成效不显着。正常情况下,势必面临政府内部的政务官等大量的质疑和技术考虑,结果会是类似上届政府发现难以执行而放弃。事件现实,反映政府内部的政策酝酿过程,可能已崩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安心出行拟实名登记 仿效大陆“健康码”
香港议员田北辰形容“红黄码”为做而做
孙东声称安心出行实名功能 明年二月前无计划加强
香港书展首日开幕人流大减 政治书近乎“清零”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中共准备大饥荒 世卫备核战?
抓捕传闻纷扰 江泽民嫡孙能躲过大劫吗?
【拍案惊奇】习愁2027连任?西安班机高空下坠
【全球新闻】一国两制破产 王沪宁要编对台新论
【菁英论坛】习近平三大致命坑坎
【环球直击】中国卫星公司暗助俄罗斯 被美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