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可压缩?奇异的梦中之梦

文/宋宝蓝 整理
明 唐寅《煮茶图》卷(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9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他是一个穷秀才,屡次名落孙山,因此怨天怨地。一天,他等着妻子煮茶时,偶然打一盹,便步入了奇异的梦中之旅。他从寒士到权贵,从神童到天人,又从毛驴到蠢猪……黄粱一梦在清朝有了别样的翻版,比之更加离奇……在一个压缩交织的时空中,他经历了天上人间。当他梦醒后,从此放下了抱怨,安贫乐天。

卜家是交河的名门望族,但是到了卜元卜秀才这一代,家道中落。经过战火后,卜家日益贫穷,为了生计,卜元就在村中设馆授徒。他的妻子刘氏很是贤德聪慧,不仅工于绣事,也善于吟咏。每到花晨月夕,夫妻二人吟诗唱和,情意甚笃。

卜元虽有高才,但是屡次名落孙山,眼看着仕途无望,他不免愤恨失意。因为他才高心傲,不能安守困苦,想起落魄的处境,时常伤叹不已。这一年秋天,卜元再次落榜,为此心中烦闷。妻子刘氏竭力安慰他,他也始终无法释怀。

时值闰九月,卜元登高望远,心中哀伤,痛哭起来。回到家后,刘氏拔钗沽酒,二人相对共酌。酒酣之后,卜元想喝茶。刘氏就汲取清泉,烹煮苦茗。卜元坐在几案旁等待,感觉有些疲倦,就打起盹来。由此做了梦中之梦,他的人生也随着梦境起伏,幡然改变。

第一梦:寒士中榜 跻身权臣

梦中,卜元忽然听到门外一阵喧哗声,有四五个衙门差役登堂贺喜。原来卜元中榜,名列第四,次之是他的同里戚某。在太守等人的资助下,卜元赴京赶考,果然不负众望,他以贡士及探花及第,朝廷授其官职。卜元从此意气风发,扬眉吐气。他将为官得到的巨财寄回家中,养护妻子儿女,扩建房舍。

时逢敌犯边关,督抚不能抵抗。卜元上书万言,陈奏御敌良策,得到皇上嘉奖。他奉命以四品卿衔督办军务。卜元设奇制胜,几个月就平定了边患。他凯旋而归,皇帝赐宴款待,并授予他都院副御史。隔年春,他请假三个月回到家乡,卜家已然成了当地的名门望族。妻子身着冠服笑迎夫君。府上还有十多名漂亮的婢女。

卜元颐指气使,他在堂上怒发一言,下人都感到震动惊悚。地方官奔走于卜府络绎不绝。各省大吏畏惧他的权势,争着向他进献赠礼。金帛珠玉玩器等物堆满了几间屋子。即使这样,卜元还嫌侍妾不够。某位观察向他献了四名美姬。其中素霞尤其淫媚,卜元全都收纳了。某地方布政使颇为贪黩,为免遭卜元弹劾,布政使还向卜元进献了十六名歌舞伎。卜元都收下了,该布政使竟因此免于弹劾。

卜元贫穷时,曾想娶郭家女儿。郭家嫌弃他贫穷,没有答应婚事,嫁给了别人。卜元发家后,强行以五百金夺娶了郭家女。郭女不从,自缢身亡。凡是卜元贫时的遭遇,他都仗着权势,睚疵必报。卜元为了排除异己,打压对他有微词的人,或者故意诋毁朝中的刚直大臣。他擅作威福,贪腐受贿,以权谋私,令朝中群臣侧目。

卜元权势在握,并不经心。一天,一天朝宴后他回到家,召素霞伴寝,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梦:天子降罚 宰相遭查抄

梦中,卜元忽然听到家人的敲门声。原来锦衣校尉带领数十人闯到卜府,奉旨捉拿卜元。锦衣校尉宣读旨意,公布了他的十四条罪行,并查抄了卜府。天子念及卜元昔日有功于社稷,将他革职放归田里。而卜元的妻妾全都发入教坊为官妓。

卜元离京之日,昔日的养子、门生,没有一人为他践行。卜元回到家乡,看见家破人空,无处可以栖宿,就暂居在破寺中。他向亲朋求助,遭到百般呵斥。

有位龟奴(古时在妓院充任杂务的男子)想为儿子请位老师。但人们讨厌他身份卑贱,没人去应聘。卜元走投无路,就毛遂自荐做龟子的老师。龟奴以鄙贱起家,不知道尊重师傅,往往让师傅与奴婢一起吃饭,并常令他干些杂务。卜元走投无路,只得隐忍相待。一天,有嫖客到访,正好仆人没在家,奴婢就让卜元去给客人捧茶。一个名叫爱奴的妓女,坐在嫖客怀里,指着卜元哂笑着说:“这可是宰相啊。”卜元羞愧得无地自容。

嫖客离开后,爱奴丢失了一枚金钏,她怀疑是卜元偷走了。卜元遭受不白之冤,极力争辩,爱奴批打他的脸。龟奴只好把卜元辞退了。卜元怨恨受到欺侮,他来到父母的坟墓前,大声痛哭,声嘶悲惨,忽然就倒毙了。

梦入地狱 遭受惨毒刑罚

这时,他看见了两个鬼役,用黑绳索将他拽走了。半路上,有数百名小鬼跑来向他讨债索命,被鬼役喝止了。他一直被拽到一个冥府。

卜元看到里面遍地都是残肢缺体的人,血肉相黏,惨不忍睹。轮到卜元时,有兽面人身者将他拽上来。冥王命阴差查功过册,当阅罢卜元的功过记录后,当堂大怒,下令将打入地狱。

诸如油鼎、刀山、锯解、石磨等惨毒的刑罚,卜元都尝了一遍。虽然魂碎,但顷刻复原,灵魂始终不死。就这样他经历了十八处地狱,最后来到“阿鼻地狱”。里面黑暗无光,炽热如炙火,堆满的尸体臭秽不可闻。铁墙高数十丈,爬满了蛇虫毒物,呻吟痛苦呼号声不绝于耳。

卜元心生痛悔,默念佛经和菩萨名号,急着寻求解脱,并教同狱者一同诵念佛号。如是过了三年。忽然头顶上出现一线光,犹如手指般大小,高约一尺多。一月后,光线高达七八尺,逐渐地达到三丈多长。

第三梦:脱离地狱 转生神童

一天,卜元正坐在狱中,忽然觉得困倦。刚合上双眼,梦见空中出现数百道金光,从喧哗声得知菩萨降临。他抬头看见白衣菩萨赤足端坐在祥云中,示现慈悲相,旁边还有两名侍女。菩萨手持净瓶,用柳枝蘸水向下挥洒。卜元望空跪拜,感觉甘露沾到衣服上,顿觉香气馥郁,遍体清凉。正在感谢间,柳枝从空中垂下,他的罪魂犹如食饵鱼随竿丝而上。

卜元随着挥动的柳枝飘飞,忽然就堕落了,仿佛置身在热水中。他一看自己,已经投胎转生成了小婴儿。

这一生,他两岁时就能说话,看见书架上的书,多半都是以前曾读过。其父知道这孩子不一般,考问他经典文章,他都能背诵如流,握笔就能书写文章。父亲惊讶他实在聪慧,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小孩也只是笑着不语。由是众人知道了这是他携带前世记忆的缘故。

小孩四岁上学,科考中接连报捷。主考官惊讶他如此年幼,竟如此聪颖,称他为神童,并上疏朝廷专折保奏。天子召见神童,询问他前生之事。卜元不敢乱言。在皇宫待了一个月,他就被送回去了。皇帝下令,等到神童年满十岁后,就让他入京供职。

因为携带着前生的记忆,神童曾打听昔日的宰相卜元,妻子刘氏等诸事,但人们都不知道。神童长大后,入朝为官。但由于惧怕地狱的惩罚,他不敢贪恋富贵,告假回家娶亲。然而,妻子貌美而凶悍,经常敌视公婆。神童偶然和她争吵,悍妇就会叫嚣终日。妻子有兄弟五人,常常登门助虐,实在难以相处。神童在父母去世之后,就断绝了和悍妻的关系。在山中另建房屋居住,从此远离世事,寻求长生之道,身边只有一个奴仆服侍他饮食。

脱离世缘 进山访道

一天,他来到天台山仙女观,看见一位道士苍颜鹤发,仙骨珊珊。旁边有一个道童煮白石进餐,道士食讫,遂即瞑目端坐。卜元知道他是异人,就拜道士为师。道士说:“你来得太早了,恐怕吃不了这苦。”卜元矢誓相从,道士就收下了他。让他和童子一起砍柴,烧火煮饭。每天,只让他吃一餐,夜里则看守门户。过了一个多月,卜元觉得生活太苦了,就求道士教他导引术。道士斥责他,太急躁了,这是仙家所忌。

一天,有客人拜访道士。二人展秤对弈。道士令卜元侍坐观局。卜元素来不喜欢下棋,看着看着就昏然欲睡,打起盹来。

第四梦:飞升仙界 因犯天条遭天谴

双眼刚合上,他就看见道童奉师命来叫他。道士坐在石头上,取出一卷书交给他,让他研读。卜元研学三日后,忽然全部融汇贯通,当即心中豁然大悟。由此他飞升仙界,位列仙班。天帝在云霄宫赐宴,众仙列坐,彼此拱手皆称道友。

时逢蕊宫九公主下嫁,众仙前去祝贺。每位仙人都赠送了礼物,唯独卜元赋诗八章,是为催妆词。

明年,举天试,即放各处城煌神。榜单公布后,卜元得授泰山司,职掌群狐。他到任后,狐仙供奉,献媚争妍。起初,卜元害怕天谴,不敢纵容。但心中很喜欢一个小狐阿凤。狐媪来说媒,希望卜元不要摒弃异类,与小女阿凤缔结姻缘。卜元始终以天谴为戒,严厉拒绝。

后来阿凤病了,他经不住狐媪和阿凤的纠缠,终是破戒动心,违背了天条和天职。没过多久,卜元就遭到了天谴,被巨锥击脑,打倒在地。

魔由心生 此梦醒非真梦醒

就在惊慌意乱之间,卜元忽然醒来,发现自己身在道士身旁。那盘棋还没有下完。卜元心中诧异,满腹狐疑,询问道士,道士说:“魔由心生,我怎么能解?”卜元就不再问了,每天仍旧出去砍柴。

一天,他正在山麓小憩,忽然来了钦差使者,把他抓走了,押解到朝廷。天子待他不薄,他却违背皇命私逃。为了惩戒,天子命侍卫杖打他。

由于侍卫下棍太猛,“拍达”一声,股骨竟被打折了。卜元惊悸魂离,忽然犹如梦醒,发现自己还在漆黑的地狱中。过了很久,他才回过神来,方知以前经历的都是梦幻。他安心忍气,等待冥界惩罚。

得天牒 脱离地狱得以转生

时逢中元节,九幽鬼犯,全都放出去,接受阳间世人的拯济。倘若得到天牒,那些罪重的灵魂还可以转生。卜元随众魂出去,在鬼吏的监守下来到一处地方,有十几位高僧正在设盂兰盆会。

法坛上有一僧,其头顶上现出圆光一缕。光中有一僧,虽高不过盈尺,而神光四射,宝相圆容,并持有天牒。不一会儿有一牒,堕落到卜元怀中,他赶紧收起来。

盂兰盆会结束后,有五个罪魂得到了天牒,被鬼使带领着去见冥王。验牒之后,冥王说:“卜某罪重,奈何?”差吏查阅先前的案例,说:“可罚作驴,劫后再转人身。”冥王颔首恩准。

差役就带着卜元来到一厂,空中架木如梁,大逾数抱,轮辐亦广数亩。众鬼魂踊跃而登,高达数万计。不一会儿,有幢幡开道,几人引领着一位妇人,妇人虽然看上去身形枯瘦憔悴,但是散发出檀芬馥郁,头上射出金光。卜元也想随着她攀登,被鬼差愤怒地一把拽下来,说道:“这是天神道,都是忠孝节义之人。你怎能上得去?”

转生畜生不改淫心 再转生为猪

当又一轮转至,鬼役抱起卜元扔到上面。足随轮转,遍体清凉。惊讶间一看,卜元看见自己已经转生成了小毛驴。毛驴渐长,主人叫它耕作,驮载重物。但是卜元驴性甚劣,经常遭到鞭打也不改驴脾气。

主人的女儿很漂亮,也很喜欢毛驴,偶而过来试骑一下。毛驴俯首承载,走得很稳当。从此卜元转生的驴工作时桀骜不驯。惟独主人的女儿到来时,它就表现得很驯服。主人见它太顽劣,就把它卖了。毛驴这世最终绝食而死。

当卜元再见到冥王时,冥王怒曰:“你都已经转生成畜生了,淫心还不改吗?那就罚你转生成猪!”转生成猪的卜元临到屠宰时,片片脔割,呼叫哀啼,痛苦不尽。

梦到此,卜元从痛苦的梦中醒来,忽然被唤醒。睁开眼一看,发现自己仍是宰相,不觉讶然失笑。

卜元退朝后,常和众姬妾掷骰玩棋。次姬方氏素来贤淑,每次劝谏,卜元都不听。后来方氏自缢身亡,留下遗书,书中有“怠政耽淫,不忍见君覆没”等语。卜元心里胆颤,命人厚葬方氏。

不久之后,敌人入侵边关,攻陷了某省城,守城大吏已死。天子知道卜元有统军才能,调拨一万大军由他指挥。看着艳姬美妾,卜元不忍离别。于是让美姬素霞换男子装,随军而行。

敌军商议,以美女金帛贿赂卜元,表面佯装退师,待王师放松防备时,将其全数歼灭。结果敌军夜里偷袭,王师疏于防范,惨遭杀戮无算,素霞也死于军中。

梦醒后 从此安贫乐天

不久卜元被押解回京,被朝廷判其斩首。卜元引颈就戮,魂魄俱飞。就在一声惨哭时,忽然发觉有人拍着他的肩膀,说:“茶熟好了,你怎么沉睡不醒呢?”

时空交叠如此奇特,刚才还在刑场被斩头,如今已然醒来。卜元惊惶不定,举首瞻顾,发现自己仍在自己贫苦的家中。妻子刘氏煎煮的茶,正发出蝇蝇般的鸣声。他凝神良久,呆若木鸡。妻子不解,莞尔问他何故。

卜元将梦境全部讲给妻子听,并仔细地审视妻子。妻子怀疑他醉了,卜元说:“不是,我担心还是在梦中啊。”他走到庭院中,大跳大喊,看着皎洁的明月,不觉哑然失笑。

他回到室内,详细地记载了这个奇异的梦中之梦,便告众人。从此以后,他不再抱怨命运不公,自此安贫乐天,不再有任何妄想。平日以笔耕糊口,与妻子酌酒吟诗,白首偕老,共度一生。

《淞滨琐话》的作者王韬收录这桩奇闻时,还附录了卜元自述的一卷《梦缘》。

在这桩奇特的梦中之梦中,卜元经历了天上、人间和地狱,甚至畜生道,亲身体验了诸道的喜怒哀乐。当经历荣华及蹉跎后,他珍惜当下,不再抱怨命运,和妻子安然地品茶吟诗,度过恬淡人生。

(事据《淞滨琐话》)@*#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明朝正德初年,有一位王姓商人,是安徽人,已经年过三十还没有子嗣。他的姑父擅长相面术。有一天见到王某,其姑父面露忧愁之色,对他说:“你到十月应该有大难,不能够逃脱,怎么办呢?”
  • 岸上有一栋高楼,半夜里,突然失火,大火熊熊燃烧,楼中人张惶呼叫,乱成一片。林孝廉忽见一个少妇,只穿内衣短裤,从楼上坠入船中。林孝廉见少妇衣不蔽体,急忙把自己的狐皮长袍拿过去,给她盖在身上。又叫人把她扶进船舱休息。自己则挑灯站在船舱外面,守护着她。
  • 雷州半岛南渡河畔小镇窑家墟的各色小人物,在国家各项运动对个人命运深刻影响下,展现坚强生存的意志。(fotolia)
    徐生原可考上状元第一名,但因他背女子过河时吟诵的诗句,流露出不正的想法,他中第一名状元的资格便被褫夺了……
  • 根据《玉壶野史》卷一记载,曹彬满周岁时,曹家举行了庆生宴会。曹彬父母把上百的玩具和器物全都摆在宴席上。众人也都好奇,小曹彬能抓到什么呢?
  • 故事中的渔民救人不图名、不图利、不图报,既帮淹死鬼修成了正果,自己因救了三个人积了很大阴德。自从淹死鬼做了土地神,渔民就再也不打鱼了。而渔民也得到了福报,在神佛的护佑下,不管灾年丰年,他家的庄稼年年丰收,家中事事顺利,家境也慢慢富裕起来,他活到八十多岁无疾而终。
  • 《寿康宝鉴》里记载的一个因果故事,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故事中蓝润玉的行为,在现代人眼里,不仅不算啥错误,很可能还会被人以“痴情”“追求爱情”等来看待,会看成一段有“浪漫情愫”的“暗恋”及“美好回忆”。可是,他的行为却遭到了天谴恶报。
  • 北宋初年,在益津关一地(现今河北省霸州市),名将杨延昭成功运用“火牛阵”大败韩昌的五万铁甲骑兵,重现了这场经典战役。
  • 铁甲骑兵,是骑士与战马都穿着坚固铁甲的兵种。他们同时具备极高的防御与攻击能力,主要用以前线冲锋击破步兵之方阵,在东西方战史上都有过辉煌战果的纪录。在北宋时期的辽国也有着这样一支精锐部队,一度让宋军陷入苦战,但这支部队最后是如何被打败的呢?这便是在河北当地流传千年的杨门女将大破铁甲骑兵的传说......
  • 传说大禹治水留下的海眼,在江陵县城的南门外就有一个。“海眼”有龙、各种神兽或神灵镇守,不能轻易移动、打开,否则海水就会倒灌陆地,形成洪水灾害,江陵城就发生过这样的事。
  • 唐总督只信鬼话勘案,不重证据,差点造成一桩冤案;而江苏司郎中纪容舒与刑部主事余文仪,虽遇奇事,仍尽忠职守,详实勘查案件,最后让一桩沉冤得以昭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