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梁英年谈市选:要在充分了解的情况下选择

图为梁英年。(受访者提供)
人气: 1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9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四年一次的卑诗省市选已经进入倒计时,各种竞选宣传牌子在住宅区随处可见。以往选民普遍对与自己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市选关注度很低。为什么?市级政府有什么职能、可以帮你解决什么问题?华人就应该选华人吗?时政评论员梁英年乐意跟大家分享他对这一系列问题的看法。

加拿大代议政制 三级政府分级管理

于新移民来说,借市选的机会了解一下加拿大的政治生态,对日后的发展会有帮助。

1. 代议政制

梁英年表示:“因为加拿大是一个民主国家,所有的政府(官员)、议员是在一个叫做代议政制当中,代表人民去行驶一些的权力。所以无论对哪一级政府来说,他们(当选人)被选出来之后,都是为人民服务,因为是人民授权给他。那这次选举,我们又可以再行使一次权力了。”

2. 三级政府分级管理

加拿大由三级政府分工管理,那麽不同级别的政府在权限上有什么不同呢?

梁英年解释:简单地对说,加拿大就是由省份合作组成,所以加拿大是联邦制,叫做联邦政府;然后就有省政府;而市政府是由省政府授权让它成立、去管理一个城市的,所以市政府的权力在三级政府来说是最小的,因为它不可以独立作为一个政府。

不过,因为温哥华有一个《温哥华宪章》,由省政府给了它一个比其他城市更大的自主权。由于市政府的权力是由省政府给予的,所以基本上它是无权征税的。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要交的商业税、或者入息税,会分开有省的部分、有联邦的部分,但就没有市的部分。这就是第一个区别,就是税交给了谁。

3. 服务范围不同

关于三级政府的服务范围,梁英年作了简单的介绍:

联邦政府(国家):因为联邦是属于整个国家,有些事情需要整个国家来做的。比如国防、外交,这些就是最主要的工作。

省级政府(省或地区):比如说环境、教育,是省管的。但在服务范围上,省和联邦又有一些重叠。至于医疗,基本上是省的服务范围。但是由于加拿大是一个联邦国家,不可以每一个省提供的服务相差太远,所以为了使全国有个一致性的标准,联邦政府也会用一些行政、财政的手段,去迫使每一个省提供的服务都差不多。

市级政府(乡,镇或城市):市政选举就和我们平时的生活息息相关了。比如说我们出门使用的道路交通、清洁、环境、住房、街道、出入安全、警察、消防等,这些统统都属于市政府的服务。

所以总的来说,贴身生活的一些需要是市政府提供的;医疗、教育这些都是属于省政府范畴的;国家层面的就是国防、外交等等。

管理范畴出现重叠 比较复杂

谈到制定法例方面,事情就变得比较复杂了。

1. 三级政府在管理上存在重叠性

梁英年表示,管理上的复杂性是因为有些法例是联邦的,有些法例是省的,而他们的服务范围会出现一些重叠。他举具体例子进行了解释:

交通:“作为一个卑诗省的省民,无论是走人行道还是开车,我们每次出门,你走的那些街道就已经很复杂。因为有些道路是属于市的,有些是属于省,有一些则是属于联邦的。

“比如说横跨加拿大的一号公路,这条高速公路是属于联邦政府管理;但是有一些道路,比如说大家很熟悉的西喜事定街(West Hastings Street)、百老汇街,甚至一些桥梁又属于省政府管理的;但是有一些小一点的内街,就是属于市政府管理的。这个是属于三级政府互相合作。

“还有一些大一点的交通,我们出入要乘搭的公交车、天车、渡轮,这些都是属于省政府负责的服务。… … 但是因为渡轮是在海上的,渡轮一离开码头,那个海又属于联邦政府管理的。那麽就变成有时有些事情就不是单单哪一级政府可以处理的。

“说天车要延伸到其他没有这个服务的城镇,由于它需要耗费的资金非常庞大,单靠一级政府是没办法支持的。所以过去大家看到,每逢做一个大型的基建项目,一定是说需要三级政府都拨款才能做成的。所以到最后市政府也牵扯到其中,因为市政府对土地的使用权最大。所以无论是道路,或者是一些公共交通的基础建设,一牵扯到土地,市政府就要参与在内。… … 要去更改土地用途,由一个本来不是行车的地方改成行车的地方,或者由一块泥地变成一个天车站,这些市政府都是要去参与、负责的。”

教育:有些华人家长觉得,现在这么小的小朋友就要接受性教育,他们很不赞成,那麽应该找哪一级政府去说呢?

梁英年表示:“这又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 从最初一直演变到今天,其实三级政府都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他进一步分析:“首先是联邦政府更改了加拿大关于性别的一些法例。

“加拿大第15任总理,就是我们现任总理特鲁多的爸爸曾经说过,加拿大人在睡房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不想管,也不需要管。但是有关于这个婚姻的定义,是联邦政府却是负责的。

“由于联邦政府更改了婚姻定义,将一男一女的婚姻变成了只要两个人就可以叫做婚姻。那麽改变了之后,加拿大很多法例都因为这件事情的改变而需要改变。比如加拿大的税务法、入息(个人收入)法,都需要根据这个改变了的定义而去更改。那麽由于根据性别认同做下去,变成在教育上面也需要改变。

“第二,教育是属于省政府的权力。大部分课程是由省政府去决定的。所以省府要在教育方面加入这个元素去教育下一代,从幼儿园就开始。

“第三,本地市政选举的时候,学校局选出来的学务委员,就是负责去跟进学校和课程发展是否符合当地的需要。不过本地可以更改的,最多也就只有百分之十几。”

2. 市政府的影响和作用

由于在三级政府中,市政府能够做出的决定、能发挥的作用很有限,所以梁英年坦言,就算你们都赢了,你能够影响到的范围都是很有限的。

但是他表示,这也是一个好的开始。因为如果能够在地方层面,能够在学校局的层面上反应出当地的意见。一个地方是这样,两个地方是这样,越来越多人将这个问题从不同的方向提出来,就会带了一个大的改变,因为社会风气是可以改变的。

投票率低的原因

一直以来都有这样一个情况,就是选民对联邦大选或者省选都会兴趣大一点,对市选没什么兴趣。

关于投票率低的原因,梁英年认为:“ 在三级选举里面,联邦大选的投票比例是比省选高的,省选的比例是高过市选的。这个是过去的现实。为什么投票的人会这样选择呢?可能他们觉得,联邦、国家,国家大事,我肯定要参与。省也很重要,医疗、教育、卫生那些都是省政府的,所以我也要参与。但是到了市选的层面他们就觉得,市就是一些道路交通啊、供水,污水、垃圾那些东西,你选谁出来都差不多。这种想法可能存在投票人心目中。所以市选的投票率是很低的。在大温地区,三成、四成,就是市选的投票率。”

但是梁英年指出:“反过来你可以看一下,在加拿大的政党政治里面呢,一些比较叫做草根阶层所支持的人,也有些人说在加拿大比较左派的一些政党,他们大多数的出身都是在市政的层面开始参与。市政府像一个训练基地,从那里一直训练他们,一层层政府往上走的。”

“那麽再回头看看呢,作为一个选民,最先是要关心自己身边的事情,所谓的家事、国事、天下事。如果你连离自己最近的事都不参与的时候,一些距离比较远一点的,其实你所认识到的,你能了解到的,就会少一些。”

华人一定要选华人吗?

呼吁“华人选华人”、甚至明示要选代表原居国声音的候选人的信息,从市选开始就已经出现在一些社交媒体,或者一些私人的通讯群组里,接近投票日就更加明显。这个现象在去年联邦大选的时候就曾经出现,并引起过各方的关注。

1. 当选华人一定能够保障华人的权益吗?

梁英年认为这是两个方面的问题。他指出:

 第一,什么叫做华人利益呢?这个很难讲。因为华人利益难道不等于你所在的城市、省份、国家的利益吗?如果你觉得华人利益与你身处的、你入籍的国家的利益相反的话,那我觉得这种心态就很有问题。在一些极权国家这种想法叫叛国,至少会受到惩罚的。… … 为什么有些特定的华人利益不是加拿大国家利益、省的利益、市的利益呢?这要考虑一下你所说的内容是什么。

“第二方面,有很多时候,华人社区有很多新来的、来自四方八面不同的华人,他们可能真是有些特殊的需要,其他的加拿大人不是很理解的。”

梁英年以自己过去的经验进行了分析:比如在加拿大,几十年前是没有ESL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是美加等英语系国家针对母语为非英语的国际学生开设的专业英语语言课程。这种教育的。新来的移民不会先去教育局做一个评估,看看你孩子是否需要先读ESL班,一来到直接就让你去读正常的班级去升学。因为政府之前不知道有这种需要。“就要有了解这种需求的人,代表你进到政府的架构里,把你的声音讲出来,令政府在制定政策、提供服务时,会顾及更多加拿大人(的不同需要)。”后来政府知道了有这种需要,就带来了一些改变,他认为这是好事。

2.“华人选华人”是种族歧视吗?

梁英年认为“华人选华人”这种说法也可以叫做“反式歧视”。他反问:为什么华人一定选华人呢?我想我们其实是要选一个了解你的需要、代表你的声音的人。华人如果根本都不了解华人的需要,华人选华人那不就更加不能代表你?尤其是有些人出来参选,他过去一直没有服务社区的记录,或者他能够代表些什么你都不知道的,只是选举的时侯才看到那些人出来见人、讲话,讲一些很‘高大威猛’的话。”

3. 选谁关键看什么?

梁英年的看法是,作为选民要去了解清楚,究竟那个声音是否可以真正代表你?而那个声音进入到议会里,是否有影响力能够改变政府的一些服务或者政策,令加拿大政府的服务有所改进?这才是关键,才都是选民要去了解的,而不是用华人是否一定要选华人来作为一个最重要的标准。所以华人未必一定要选华人,而是要选一些了解华人特别需要的人,去代表你发出声音。

做出对自己和下一代负责的选择

对于华人选民、特别是新移民来说,可能平时对本地的情况了解不多,在选举问题上就比较容易出现从众的心理。梁英年觉得:“这是要看双方面的。”

梁英年认为: 一个新移民要成为加拿大人,首先要了解加拿大这个国家和你身处的社区,要与这个地方有一些关系,要了解那个运作,以及发展的方向是否符合你的需要。不可以只是为了谋生埋头苦干。如果你希望日后在加拿大有一些影响,那麽每次投票的时候,就要做出自己的决定,这第一步是要去做的。

他指出:“ 如果身为一个加拿大人的心是没有想在加拿大长久居住下去的,不去认识加拿大,就不断地只是去接收一些来自外国的信息,或者那个外国是你的原居国,而当那个原居国发出的信息的目的是为了批评、打击、影响加拿大的,那你不就成为了一个外国政权的帮手,来影响你选择居住的加拿大这个国家?这就不是一个好现象。因为你既然自己选择了来做一个加拿大人,就要先了解加拿大。就算你要作出批评,都是你了解了之后,向加拿大、或者是你居住的地方提出批评,希望他改善,而不是去引用一些你并不怎么了解的外国的声音,去影响你居住的地方。可能那个后果是适得其反的,令你在这里的生活更加困难。”

梁英年强调:“更大的问题是,因为下一代是在这里接受加拿大的教育、接受着加拿大的价值观的洗礼,如果父母这代仍然只是听原居地的声音,完全拥抱原居地告诉你的价值取向,而下一代所接收的信息、与他们的成长,是与父母亲的价值取向是不一致、甚至是相反的话,不但对你自己没有好处,对你与下一代的相处、和你最初移民是为了下一代的目的,可能是恰恰相反的。”

当选人对国家与人民忠诚是道德

梁英年注意到,在市选之前就有新闻报道指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的人员同一些城市的市长见过面,特别是温哥华的市长更表示情报局官员提醒他要留意外国政府的影响。他觉得这些事情不算什么特别新奇。因为一个外国希望影响他国,使其所定的政策符合自己的利益,是不足为奇的。所谓外交想必也是想影响外国政府的一些政策。

不过他指出:“问题就是当政的人。因为在加拿大出来做一个人民的代表,去为国家服务,你首先是要对自己的国家忠诚,对人民负责。这个是被选出来的人本身的道德。

梁英年认为,在选民方面,如果有留意新闻、时事, 都会知道这些问题有时会出现。所以大家去抉择、去投票的时候,可以先研究一下那个候选人是代表什么的?他平时是否会为本地的人服务?是否为外国政府发声多于为本地的人发声?有关候选人的资料其实是不难拿到的。 

对选民的建议

梁英年发觉,每次市选临近的时候,就会有越来越多人出来参选。 一些平时没有去真正做一些事情影响政府、或者是参与一些团体去为人民争取一些他们所需要的东西,这时就会跑出来说:“你选我吧,选上我了,你就会又有钱又有楼,什么都会有了。”

他认为,“我们是一个民主的制度,交几十块钱、找几十个人签名就可以做候选人了。这些人明知道自己不会被选、也不会被选上,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做这些事,或者只是为了在自己的履历里多一个叫做政府选举候选人这样一个衔头吧。”

梁英年相信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觉得传媒可以更多、更广泛地去报导,让选民知道这些情况。这些不是抹黑、也不是一些政治取向,而只是将一些事实、资料摆出来让选民知道,以便选民作出选择。

责任编辑:林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