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决心武力护台?日本发出信号

人气 1676

【大纪元2023年09月22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周五(9月22日)的《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主持人)。本期节目嘉宾为日本前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

今日焦点:专访日本前防卫副大臣:危机点2025,中共或对日发动本土恐攻?武力护台,日政坛大佬释放信号;应对风险,日本启用新战略思维。

近年来,中共不断显露在台海的野心,引发国际社会严重关切。而作为与台湾友善的“邻居”,日本更是密切关注局势。

2021年12月,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今年8月,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副总裁、前首相麻生太郎访台时说:台湾要想维持繁荣稳定的生活形式,有赖于台湾人民坚决守护台湾的意志;同样地,日本也要有这样的觉悟,在必要的时候要动用武力协助防卫台湾,并且要让对手明确知道我们拥有这样的意志力。

麻生太郎这番话,是在发出信号吗?台湾如果有事,日本将受到怎样的冲击?为避免陷入被动,日本正在做哪些准备?启用怎样的战略思维?

本期节目,我们的特约记者王文亮采访到日本前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请他来一一分析这些问题。

日本前首相表态武力护台 发出信号?

记者:今年国际局势动荡,变化多端,实属罕见。日本前首相,自由民主党副总裁麻生太郎8月访台,发表了非常重要的演讲。请问,您对此有何看法。

中山:麻生副总裁拜访台湾,我非常高度评价这一点。毕竟,麻生太郎先生是前首相的身份,仅仅他的到访就有着重要的意义。同时,他在台湾发表了有价值的言论。至于这些言论的细节,我认为可以向记者们确认,但据我所知,日本媒体对他的言论有广泛报导。

我的感受是,麻生先生表示,如果情况需要,我们将充分利用我国的国防力量,也就是日本的国防力量,来维护台湾的安全。我认为日本各大媒体也是这样解读的。

我曾经关注过,这个问题是否会在日本国内引发震撼,或者是否会引发不同的评价。但幸运的是,同为执政党的公明党的领导层对麻生太郎前首相发言的意图表示了一定程度的理解。虽然我们的国防力量可以用于保卫我们的国家,但在使用于其他国家的国防方面,法律上存在一些限制,还有宪法上的问题,以及需要解决的立法上的议题。

自由民主党现在是执政党,而麻生太郎又是日本的前首相,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信号,即麻生太郎先生可能会发起行动,动员自由民主党,并卷入公明党和在野党,研究如何能够制定一个确保台湾或台湾海峡的安全保障的法律。我会密切关注这些事情的进展。

不然的话,这位前首相、自民党副总裁也不会特意访问台湾并发表如此深入的言论。如果不是麻生先生,媒体可能会对其议论纷纷。因为是麻生先生,所以他才得以发表如此深入的评论。整体上来讲,大部分人都对他的言论持积极的态度。真心希望麻生先生可以以前总理大臣的身份提出一项法律,使日本的国防能力能够发挥作用的同时,可以保卫台湾。现在是时候开始讨论这些事情了。

在我看来,麻生太郎先生的讲话是一个信号,是一个征兆。 因此在下一阶段,麻生太郎先生将如何努力兑现他说的话,我们拭目以待。

记者:谢谢。您刚才提到了法律,具体来说,在美国有台湾关系法,您是否认为日本今后也将制定类似的法律?

中山:是的,我认为应该要制定一项类似的法律。前防卫大臣岸信夫先生以前成立了一个促进台日年轻议员互相沟通的交流会,我们叫做“若若会”。该会的主席就是岸信夫先生,当时我担任台湾关系法的委员会主席。

美国和台湾制定了《台湾关系法》。不过,遗憾的是,日本与台湾之间还没有制定《台湾关系法》。加强经济文化层面的交流固然重要,可是考虑到21世纪复杂的地缘关系,我认为制定《台湾关系法》尤为重要。

台海危机2025年或达顶峰 日方做全方位准备

记者:谢谢。谈到台日关系,近期以来,中共的军事威胁逐渐升高。具体来说,如果发生台湾有事,日本可能面临什么样的军事风险?作为前防卫副大臣,中山先生有何看法?

中山:如果我是习近平主席,我不会选择发射导弹或开第一枪,而会更倾向于全面封锁台湾的岛屿,利用中共军队的船只、海警船和民兵组织,包围台湾。

到那时,台湾将面临严重的问题。船只往来,包括经贸往来会被切断。同时,中共军队可能会夺取制空权,导致空中交通被切断。同时还可能切断互联网缆线等等。

其次,是对日本的影响。因为日本石油进口量的90%,以及天然气资源进口量的60%都会途经巴士海峡等台湾周边海域。中共军队如果封锁了这条咽喉要道,将使日本的进口成本大幅上升。

我们已经看到,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单方面侵略战争已经导致全球性的成本上升,日本也受到了影响。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台湾,将对日本的经济和物价造成严重打击。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是美国的行动。如果美国发起军事行动,中共军队可能会对美军发起攻击。如果日本的防卫省和自卫队对此知情,根据《美日安全保障条约》,日方有义务保护美国的军舰等。

此外,美国战斗机或轰炸机在台湾上空或台湾海峡上空执行任务归来时,中共军的战斗机可能会对其进行跟踪并闯入日本的防空识别圈。共军战机可能对冲绳的美军基地以及日本本土的美军基地或自卫队设施进行攻击。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必须考虑的。

第三点,也是开战时最先发生的事情,是对于资讯安全的考虑。中共军队可能使用网络攻击来干扰我们的通讯系统。对此我们需要做出反击。

然而,中共军队可能会在网络空间或太空中开展军事行动。例如摧毁卫星或瘫痪网络,以剥夺我国的反击能力。因此,我们需要在各个方面做好准备。

此外,近年来中共军方与俄罗斯的合作日益增强,尽管我们专注于日本西南方面和台湾方面的防御,但俄罗斯可能会在日本的北方采取行动,例如北海道和北方领土,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他们也可能利用散布在日本国内的特工来制造混乱,对此我们应该提高警惕,甚至要考虑到恐怖袭击。就像以前在日本发生过的奥姆真理教地铁沙林毒气袭击案那样的。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

美军高层,还有布林肯国务卿都认为台海危机可能会在这几年发生。我认为,2025年前后,是台湾海峡最有可能发生冲突的时期。当然这只是我作为一个政治家的判断。现在是一个关键时刻,我们应该密切关注未来两年内的局势发展。

提升日本国防能力的关键:增加军费 强化国民教育

记者:谢谢您的回答。正如您之前提到,同时我也听到退休的自卫队官员说,他们担心中共和俄罗斯还有北朝鲜可能会联手向日本发动攻击。如果真是那样,情况就相当危急了。

目前日本已经增加了电子战人员,您认为足以应对现有的威胁吗?还是需要进一步加强国防力量?

中山:目前,日本的国防预算超过了5万3000亿日元,但日本自卫队的预算中,大约50%用于支付工资等。因此,在实际的武器装备采购方面,预算大约只有2万5000亿日元左右,只占一半。

在全球范围内看,日本的国防预算规模大致与韩国相当,而韩国只是全球第12大军事力量,因此形势相当严峻。当然,日本防卫省和自卫队的约25万名人员正在努力工作,办公室工作人员很努力。

日本计划在未来5年内将国防预算提高到GDP的2%,达到10万亿日元。通常考虑一个国家的国防预算的规模时,会提到占GDP的百分比。比如说,以中东国家以色列为例,以色列的国防预算大约占GDP的4%,而日本的国防预算占GDP的1%。今后现在增加到2%,即10万亿日元。

换句话说,以色列对儿童教育的投资和对成年人教育的投资,还有科研经费这方面,真的投入了很多的资金。以色列的军费虽然占GDP的4%,但是教育科研资金更多,达到GDP的7%。

以色列在军事和教育科研方面真的投入了很多的资金。同时,不论男女老少,就连残疾人都有服兵役的义务。这样很必然会带动技术层面的突破。在那样的国度,军用技术和民用技术可以相互转换,互补。欧美国家也是一样。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那么,以中东为例,日本应该思考什么呢?安倍政府、菅义伟政府和岸田政府一直在致力于提高日本的国防预算。特别是这一次,计划在五年内将其提高到GDP的2%,所以我认为能够改善,包括你刚才提到的网络安全方面。

另一方面,技术和网络领域正在不断发展。在过去,为了测试一个安全漏洞,有时需要雇佣来自世界各地的1万名白帽黑客。然而现在,只需一名白帽黑客,和几个简单的操作步骤,就可以完成。

从这个事情不难看出,开发优秀的技术,培养顶尖的人才,是当今环境下的重中之重。无论是教育科研还是军事领域,都需要进行投资。就如我提到的以色列的例子,如果不能够建立一个像以色列那样的体制,是很难真正做到国防的。

最重要的是,无论我们有多少资金和技术,最终还是需要国民坚强的意志和觉悟来保卫自己的国家。如果人们没有坚定的信念和觉悟,那么随时可能受制于人。因此,培养人们保家卫国的信念,是至关重要的。

日本在二战期间经历了很多事情。过去历史中不好的部分不能重演,我们需要做的是完善好的部分并加以更新。

当美国的韦恩斯坦博士问我如何保护我的台湾朋友时,我说:“台湾不是我的朋友”,台湾是我们的兄弟和家人。

我真心相信台湾和日本是一家人。台湾人热爱自由和民主,和我们共享同样的理念。因此,我们需要与台湾密切合作,包括安全保障领域。我们应该从各个方面探讨这个问题,包括像麻生先生提到的具体计划。

记者:您讲得很到位。非常感谢。

应对风险 日本愿与以色列等国合作

刚才您提到了以色列。我在查阅您的简历时,发现您以前被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授予了褒奖。您可以谈一下您和以色列的友谊关系吗?

中山:是的。以色列的甘茨前国防部长特地到访日本,向我颁发了以色列政府的正式褒奖。以色列政府并无授奖的惯例,所以他们以一种类似荣誉勋章的方式颁授给我。

我非常感谢以色列政府和以色列人民,同时,这种荣誉对我来说是非常光荣的事情,我想要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我和以色列的缘分很深。我父亲曾经成立了日本以色列友好议员联盟,促进了两国之间的各种交流,信息共享等,为两国的关系做出了贡献。

所以能荣获这样的奖项,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荣幸。我是第一位日本政治家,也是第一位日本人获得这样的奖项。虽然世界上有许多国家,但能够获得以色列的奖项是相当难得的。

我愿意继续与这些民主国家的人民密切合作,当然包括以色列,还有台湾。我想再次重申,作为一个热爱民主的政治家,我希望能在世界上发挥作用,积极参与各种活动,做出贡献。

我目前与美国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们合作,创建了一个名为波士顿全球论坛的组织。我担任董事会成员,负责日本和台湾的事务。

在波士顿全球论坛的官方网站,您会看到我负责的地区是日本和台湾。我们在那里启动了安倍晋三计划,旨在推动“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FOIP)愿景”。台湾在其中的地位固然重要,所以我们会不懈努力,保持稳定的合作,这是我们的共同目标。

记者:谢谢。我能感受到您一直在强调安倍元首相的成就,这确实让我回想起了许多往事。

现在,我想问下一个问题。日本的井野俊郎(Toshiro INO)防卫副大臣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中共对台湾动武,日本很有可能提供某种形式的支援。

然而,正如您之前提到的军事风险,例如巴士海峡等海上交通要道被中共军队控制,那么对日本将面临什么样的的经济风险?

中山:经济风险将大幅上升。我之前的回答中也提到了,物价将飙升。简而言之,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如果我是习近平主席,我可能不需要发射一颗子弹,只需派出船舰,包围台湾,将其围堵起来,使商船无法靠近台湾,并迫使日本绕道进口石油,这将导致油价上涨,影响股市,甚至让全球经济陷入混乱。这些都是中国共产党开展军事行动时可能发生的状况。

虽然我们可以勇敢地讨论如何应对对方发射的导弹,但实际上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从武器技术的角度来看,也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刚才提到的以色列已经成功开发出使用激光束自动击落敌方导弹的技术。有了这样的技术,剩下就是筹备预算了。

如果台湾海峡真的发生冲突,开始了热战,那么日本将受到相当大的影响。目前,乌克兰正在应对俄罗斯的单方面侵略战争,而这场战争影响到了日本的食品价格。

为什么提到食品呢。是因为八年前,克里米亚半岛被俄罗斯夺走后,乌克兰花了八年的时间建造地下要塞,努力储备食物。正如日本的一句谚语说的那样,没有食物就打不了仗。所以在战争年代,食物储备是一项很重要的因素。

考虑到日本的地理特点,日本的土地大多是山地,平原面积有限,食物的自给率只有37%至38%。相比较而言,以色列尽管60%的土地是沙漠地带,但食物的自给率高达93%。这主要归功于以色列发达的农业技术。食品科技发达,使以色列有着高效率的农业生产、同时降低风险,增加粮食储备。这也是我之前提到的占GDP7%的教育科研预算产生的效果。

现在这样的农业技术被全球广泛应用。举例来说,你可能在沙拉中吃到小番茄,这种小番茄就是以色列开发的产品。再比如,USB接口也是以色列开发的,以及USB闪存,还有社交网络(SNS)等等。

与此同时,无人机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无人机现在非常常见,但实际上,无人机是1960年代由以色列开发的,这也是以色列的知识产权。由此可见,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享用了其它国家开发的技术,并且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

总之,考虑到所有可能的影响,如果某种闪点事件在台湾海峡等地发生,对日本的影响可能会非常大。这就需要我们不懈努力,投资以应对风险。

对抗中共认知战 日本启用新战略思维

记者:那么,我们转到下一个问题。中共一直以来针对台湾和日本进行着认知战,舆论战。然而,明年1月台湾总统选举即将举行,预计这种行动将不断增加,您认为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中山:在这个互联网连接世界各地的时代,信息战和舆论操作等手段,对于发起攻击的一方来说变得更加容易,这是当今的现实。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假新闻,也就是透过这种方式传播虚假信息,这已经导致诈骗等犯罪行为的增加。而邻近中国的北韩拥有一支骇客团队,他们不断地窃取加密货币,而被偷盗的加密货币可能会被用来进行导弹开发或军事技术研究。

因此,我们需要在下一次战争爆发之前,尽早进行培训,了解对方国家可能采取的行动,或者如何进行舆论战。例如,不打开可疑的电子邮件,不相信虚假信息,以及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仔细审查社交媒体上的文字讯息、言论和影片,确保它们是否真实,这些都是必要的。

同时,需要进行严格的验证,学习如何进行事实检查(Fact Check)。虽然有些虚假讯息可能不容易识破,但我们也需要思考应对策略。

不好意思,我想再提一下以色列的事情。你知道伊隆‧马斯克吗?当伊隆‧马斯克买下Twitter时,你知道他使用了以色列的一家初创公司吗?

这家公司名为Cyabra,他们开发了一种用于辨识假新闻的技术。他们能够一起辨识深度伪造视频(Deep Fake)和文字虚假讯息。这个技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要不然伊隆‧马斯克在收购Twitter时不会使用它。根据2020年的数据,Facebook上有1.4亿个假账户,LinkedIn有3,800万个,Twitter有4,800万个。根据2015年的数据,点赞中的1亿次的“赞”是由100万个假账户发出的。

因此,辨识深度伪造和假账户等问题,已经变得对人类来说非常困难。如果能在人脑中安装一个虚假识别装置也可以,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需要培训,提高全民对于网络安全的认识和知识水平。

现在,很多人都在用苹果手表,手机也都实现了全面连接。在不久的将来,在家里可以用语音取代开关,当你想打开窗帘时,只需要说一下就可以了。这意味着我们将更加依赖互联网生活,因此,下一代人在确保个人安全的时候,不仅需要了解技术,还需要接受足够的培训,以确保他们不会被欺骗。

此外,道德也很重要,因为某些人可能会滥用这些技术。在任何时代,都会有恐怖分子存在。因此,我们必须仔细思考如何应对那些可能出现的情况,如何对抗那些国家级别的不法行为,以及邪恶的国家元首。这是我们必须考虑的问题。

因此,日本已经不再限于被动的网络防御,而开始讨论更加积极的措施,特别是主动的网络安全防御。这样的战略思维正在实现,这可以说是21世纪的一个变革。在战争领域,新的战争形态和新的战争领域,例如太空、网络,还有电磁等这些可能改变战争格局的新技术,我们需要理解它们,并应用这些技术,通过培训掌握这些顶尖的技能。同时,我们政治家和战略家需要更好地应对这些技术,搜集资讯,掌握最新的动态。

中山泰秀:台湾应加入联合国

记者:非常感谢您。安倍前首相非常重视台湾,他曾经说过,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台湾有事也是美日同盟有事。我想重新回到原点。能否请您讲一下,日本民众关注台湾局势以及考虑台湾问题的意义?

中山:1945年8月15日,日本结束了二战,之后在旧金山签署了“旧金山和约”。回程时,日本人访问了台湾,签署了“台日友好条约”,建立了日本和台湾之间的友好关系。蒋介石总统作为一个心胸旷阔的政治家,建议与日本友好相处,而不是怀恨报复。他发挥非常出色的政治领导力,为避免日本分裂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当时的情况下,日本很有可能就像朝鲜半岛一样,北部被苏联占领,南部被美国占领,38线可能会画在日本的正中间。

日本是一个热爱自由和民主的国家,将自由民主作为自己的旗帜。而在尼克松总统的时代,竟然和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了和平友好条约。而按照惯例,和平友好条约是和曾经打过仗的国家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并没有和日本兵戎相见。所以这被认为是条约史上的一个污点,是颠覆常识的。

台湾人和日本人一样热爱民主,然而,日本国会却没有花费一秒钟的时间就废除了与台湾签署的友好条约。

现在的这种专制对峙民主的格局,在一定意义上是地球上的国家分成了两个阵营。而在专制对峙民主的大环境下,台湾和日本都站在了民主的一方。

我们应该想想如何面对这段过去的历史。台湾人和日本人都热爱民主,然而,日本国会却没有花费一秒钟的时间就废除了与台湾签署的友好条约。我认为,在今后的台日关系中,这段历史反而会成为一个契机。

在总统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叶夫根尼‧普里戈津乘坐的飞机突然坠毁。到底是谁干的,是一次被安排的事件还是事故,我估计大家心里都有数。这样的事件发生在21世纪,是不可容忍的。同时,侵犯人权的问题,包括现在日本公民在中国国内被拘留丧失自由的事件,这些事情发生在日本游客身上。

因此,我认为重要的是,日本人要坚守对自由和民主,同时和持有相同理念的人们互相帮助,并思考我们如何在地缘政治和国际政治方面,考虑我们身处的环境,如何认真对待国内和国际政治。这是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事情。

正如安倍前首相所说,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这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了。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日本人所需要的能源和食品等重要物资,都要经过台湾附近海域。所以我认为,在安保方面,日本和台湾是一体的。

我是一个热爱自由和民主的人。而我作为政治家第一次(出国旅行)踏上的台湾,现在却面临着无形的威胁,更直接的说,是一个即将变得显而易见的威胁。 我们应该如何报答台湾老一辈的恩情,我认为是至关重要的。

我认为这才是已故的安倍前首相及麻生副总裁讲话的真正根源所在。更确切地说,是他们的想法的根源。作为一个有着相似根源的自民党政客,我也有同样的想法。

记者:中共实际上是台湾问题的根源,未来,中国国内恐怕将更加强调反间谍法,以及对日本人的抓捕。在面对中国共产党逐渐强大的军事威胁时,日本应该如何应对?

中山:谈到与中国的相处方式,我认为日本政府需要表明自己的态度。简单来说,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能敷衍。我认为重要的是要在外交场合上表明我们的看法,维护自己的立场。

特别是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有联合国这个概念,联合国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中,中国是其中之一。现在的秩序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日本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签订了中日友好条约。而正如我之前所说,和平条约通常是和曾经打过仗的国家缔结的,这是条约的常识。当时是中华民国与日本的战斗。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日本于1945年8月15日的投降时并不存在,它是在1949年10月1日建立的。

从历史上来看,我认为日本和战争结束4年后才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条约是有点不合适的。所以二战结束后的78年间,日本和中共国还有台湾之间一直存在着这样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因此,我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可以考虑让台湾参加联合国。就连北韩都是联合国的成员,韩国也是。世界各地的领袖都呼吁在全球舞台上进行和平的双边协调。为什么台湾却无法成为联合国的成员?为什么不能加入世界卫生组织?

当中国武汉爆发新冠疫情,病毒扩散并在世界各地夺走众多宝贵生命的时候,正是台湾政府最先把病毒的详细情况通报给了各个国际组织。

台湾在防疫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台湾在21世纪被某个国家吞并,就像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侵略战争一样,那只能说是我们现在的政治家和世界领袖没能尽到保护的责任。因此,我认为在全球领袖和各国代表齐聚一堂的地方进行和平解决是非常重要的。

不久前,英国前首相特拉斯访问台湾时,我也和她一起做了座谈会。在一个小时的座谈会中,我强调了这一点。

扶摇:好的,非常感谢日本前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接受我们特约记者的采访,也感谢大家的收看。更多的热点话题,我们下期节目接着聊。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78IIcKAIDpp6SJOlf3vDA

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美大选川拜再对决?看点在哪
【新闻大家谈】李强G20连遭尴尬 习缺席不寻常
【新闻大家谈】北京再爆秘事?官媒齐唱亡党曲
【新闻大家谈】蔡奇动手 变身习近平监护人?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大陆疫情多悬疑 预言解析大瘟疫
【菁英论坛】枫桥野火再烧 基层人人难逃
【探索时分】全面解析台湾轻型巡防舰
【新唐人快报】天津疫情升级 抗疫特效药不存在?
【中国禁闻】河南疫情爆发 一高校三天亡三人
【全球新闻】中国疫情三大反常 国际惊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