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国与中共激战海底光缆

人气 1006

【大纪元2024年05月14日讯】海底光缆(Submarine Optical Fibre Cable)是国际互联网的大动脉,承载了全球约99%的洲际通信数据流量。这已成为美中战略竞争的一个关键领域。

美国是全球海底光缆的汇聚中心,其东西海岸分别连接欧洲和亚洲,南美的网络也多路由北美,太平洋和大西洋海底光缆几乎都以美国为起止点,或途经美国领土。美国因此成为世界流量中心,欧洲-美国、亚洲-美国、拉美-美国是国际带宽最大的三个方向,即使中东、非洲也要经欧洲转接美国。

中(共)国1994年4月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成为国际互联网第77个成员。但中共觊觎美国,已制定了争夺全球信息霸权的战略。

2016年,当局推出《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提出“网络强国”建设“三步走”(时间节点分别是2020、2025、本世纪中叶)。其中第二步的部分目标是:到2025年,互联网国际出口带宽达到48Tbps,建成四大国际信息通道,连接太平洋、中东欧、西非北非、东南亚、中亚、印巴缅俄等国家和地区,涌现一批具有强大国际竞争力的大型跨国网信企业。2017年,当局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增列“建设数字丝绸之路”,国家发改委、国家海洋局的《“一带一路”建设海上合作设想》特别指出“推动共同规划建设海底光缆项目,提高国际通信互联互通水准”。外界认为,“一带一路”大多数项目是由中共建设、资助和控制的,让许多国家面临债务风险,这可能导致丧失主权,并使中共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投射力量。而海底光缆正是中共挑战美国的一个战略工具。

海底光缆行业技术门槛高、建设难度大,只有美国、法国、日本等国才具备完整的产业链,市场被SubCom(美)、Nokia/ASN(法)、NEC(日)三家公司所掌控。

中共出于战略考量,提供巨额补贴,大力扶持相关厂商——核心企业是成立于2008年1月的华为海洋。华为海洋定位为海缆通信网络建设解决方案提供商,是华为与英国知名企业全球海事系统有限公司共同持股的合资公司,两家持股比例分别为51%和49%。到2018年,华为海洋的全球市场份额占比超过10%,成为世界排名第四的海底光缆企业。2019年美国制裁华为,华为被迫将华为海洋51%的股权卖给亨通光电,2020年11月初华为海洋易名为华海通信。亨通光电从2009年开始投入海缆业务,其在国际海洋市场上承接海底光缆订单已突破了1万公里。亨通光电控股华海通信,实力大为增强。

在国际市场上,华海通信透过政商合作,尤其是三大国有电信营运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大力支持,降低制造和铺设海缆成本,以掠夺性的定价策略抢占市场。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全球海底光缆产业发展研究报告(2023年)》,在2018-2022年全球交付的106个海缆系统中,按交付海缆数量看,ASN、SubCom、NEC和华海通信占比分别为22%、12%、7%和23%;按交付海缆长度看,ASN、SubCom、NEC和华海通信占比分别为29%、40%、7%和18%。

中共在海底光缆的扩张,给美国和世界的信息安全带来严峻挑战。美国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全球互联网的持续健康发展取决于数据在边界间的自由流动,这得依靠值得信赖的电信基础设施”,“各国必须优先考虑国家安全、数据安全和隐私,通过建立适当的政策和监管框架,全面排除不值得信赖的供应商,包括无线网络、陆地和海底光缆、卫星、云服务和数据中心。”

2020年8月5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记者会上宣布美国建立“干净网络”(Clean Network),计划包括:干净的运营商(Clean carrier)、干净的商店(Clean store)、干净的应用程序(Clean Apps)、干净的云端(Clean cloud)和干净的电缆(Clean cable)。其中,“干净的电缆”是确保连接美国与全球互联网的海底电缆不会“被中(共)国大规模破坏收集情报”;并将与外国合作伙伴合作,确保世界各地的海底电缆不会受到类似的破坏。2020年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修订电缆着陆许可证,旨在加强投资限制,确保敌对国家无法窜改或拦截海缆所乘载的通讯内容。

2021年1月美国政府更换,但“干净的电缆”政策却被继续执行,并将“华海通信”“江苏亨通光电”“江苏亨通海洋光网系统”“中天海缆”等相关重点企业纳入出口管制清单(Entity List)。2023年2月和3月,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和众议院分别通过《海底电缆管制法案》,明确限制中(共)国企业获取海缆相关技术和产品,参与投资和承建新海缆项目。

美国一方面提醒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恶意攻击和间谍窃听等安全隐患增强警戒,另一方面利用自身优势、联合盟友,阻击中共在海底电缆方面的扩张,迄今已取得一定成效。

例如,2020年4月,美国司法部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否决了将香港纳入一条横跨太平洋的光缆网络(PLCN)之内;2020年,智利放弃中共海缆建设方案转而采用日本提案;2021年,世界银行取消了其领导的连接三个太平洋岛国(瑙鲁、密克罗尼西亚、吉里巴斯)的光缆项目,华海通信标案无效;2022年,从东南亚到欧洲的1万9000公里长的“Sea-Me-We 6”光缆项目的合作方,也在最后时刻由华海通信变为美国供应商SubCom。

不过,中共不会放弃其在海底光缆方面的野心,而会想方设法与美对抗。例如,据《金融时报》2023年3月中报导,中共刻意刁难、延迟审批他国企业申请在中国领海外铺设海底电缆的许可证,迫使企业绕道而行、避免在南海施工。又如,中共从“Sea-Me-We 6”光缆项目出局后,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家即筹划耗资约5亿美元的EMA(Europe-Middle East-Asia,即欧洲-中东-亚洲),计划连接香港与海南岛,然后连通新加坡、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埃及与法国,由华海通信负责制造与铺设,官方会予以补贴。

根据中方数据,截至2023年底,中国共参与建设24个国际海缆系统,投资建设的现役国际及港澳台通信海缆共17条,购置或租用了30余条国际海缆,建设境外通信网络节点230多个。这远不能与美国同日共语。

但是,中共的野心却不能轻视。例如,半官方的《全球海底光缆产业发展研究报告(2023年)》预测,2023-2028年全球将新建153个海底光缆系统,新建海缆长度约77万公里;其预计中国企业可参与海底光缆系统77个,海缆长度约34.5万公里,市场规模达百亿美金级别。

虽然美国目前拥有全面的优势,但中共惯于打“超限战”,双方在海底光缆方面的竞争未有穷期。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传谷歌欲再投资跨太平洋海底光缆
谷歌投巨资防鲨鱼咬食海底光缆
制衡中共 美澳日出资助帕劳铺设海底光缆
美日澳为三太平洋岛国筹建海底光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