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打翻一盒记忆时空胶囊

云霓皎洁
font print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1月23日讯】 关于记忆时空胶囊-吞下它,就拥有一窝回忆。

一个已屹立在歌坛达十七年之久的女歌手,近日将举办一场盛大的个人演唱会。十七年,多漫长的一段岁月,足够让人历经幼年、童年、青少年的三个重大阶段,在如此久远的光阴里,能够始终坚持一份事业,是难得的,也值得喝采的,而我们呢?在服食成分精纯的记忆时空胶囊时,是不是也可以保留以回忆为轴心的过往年代纪事?

童年时空胶囊/精华成分:鉴赏力。

小时后的自己,幼稚园只读了大班,还没有入学的年纪,成天就是和邻家小孩玩在一起。一次台风过后,大家在屋子前的小花圃玩扮家家酒游戏,也不记得是谁家的海滩玩具,就用着塑胶铲子挖着软泥土充当做饭的菜肴玩将起来,就在一堆被挖出的烂泥中,我瞄见了一片翠绿色如拇指大的小东西,也不知怎的特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硬是放弃了正在游戏的家家酒,拨翻着泥找寻这片小翠绿。我的举动引来其他小朋友的侧目,大伙围绕着我,用着兴味的表情等待我的下一个动作,当我将这片翠绿取出并静躺上我的掌心时,大伙一阵:“唉~”声四起,显然很失望的说:“这不过就是块破碗片嘛。”然而,小小年纪的我,直觉它绝对不只是块破碗片而已。

回家后,我将捡拾回来的这片翠绿拿给妈妈看,再经妈妈拿到银楼去鉴定之后,确定它是块玉,一块质地不错的玉;后来妈妈还将它设计成一枚戒指,说是将来好给我当结婚的嫁妆。

再大一点,进了小学之后,一日,父亲正为一个北海岸的海鲜餐厅设计案子而忙碌,在一旁的自己,看着父亲在设计图上修修改改,一时好玩的拿起铅笔也依样画葫芦的画了起来;谁知这位业者当日刚巧北上,便来电说要到家里取施工图,当他看见我在一旁画的招牌时,竟高兴的对父亲说:他要的招牌设计就是这般。然后,很欢喜的将我那张铅笔草图也一并带走;那年,我读小三,现在想起来才发现,当时竟然忘了争取设计费,也因为还不懂所谓的版权吧!

妈妈后来常说:设计这东西可以靠学习而来,然而,对美的鉴赏力,多少有点与生俱来的天赋。而我最终会走入设计这行,或许自幼受了父亲影响,或许冥冥中注定的一个缘分。

青春时空胶囊/精华成分:创造力。

进入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青春期后,自己变得不爱搭理人;一来正因为尴尬年纪所显现的少女矜持与畏生,二来总要无病呻吟一下来表示心里自以为是的沧桑感,认为这样的忧愁才叫美,天知道那时候的自己哪明白何谓沧桑呐!

现在回想起来,也还真感谢那时候的自己,因为这样莫名其妙的ㄍ一ㄥ模样,让自己凭空多出许多时间,于是,国一的夏天,让我无师自通的摸索出吉他六和弦原来可以弹奏出无数美妙动人的音乐;国二的暑假,我替自己做了一件粉色镶蕾丝边的无袖洋装,当我穿上它,站在家人面前时,家人张口结舌的惊异模样,我到现在也都还记得。

有一年到东南亚旅游,在马来西亚买回了一堆超级便宜的手染丝巾,原来是准备回国致赠亲友的小礼物;后来从事设计之后,便将剩下的丝巾裱框起来当作橱窗装饰,有一回外出洽公回来,门市小姐告知有位太太一直询问这幅“画作”的价格,虽经门市小姐告知为非卖品后,仍不死心的频频来店洽询;最后,有感于对方的诚意,我将此幅创作割爱,当然,对方付了一个令我极为满意的价格是最大诱因。

年轻的自己,从来不会知道未来的自己会从事何种行业,只是单纯的想在每个历经的过程里,尽心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半工半读的打工岁月,初踏入画廊的艺术领域,为了保有这份工作,也为了尽快进入状况,每日下班之后,总是自愿留下来拼命的死背知名画家的年代纪以及每一幅画作的作者为何,却在这些强迫里,逐渐的爱上了艺术的美,自心口上源源不绝的汨出。

后来在接洽一个饭店的装修案子时,业者意外发现自己竟能够对许多画的历史朗朗上口,进而让自己不仅成功接获此案,甚至囊括了整个饭店的画作配置。

成年时空胶囊/精华成分:亲和力。

曾经问过过去的主管,自己并不特别美丽也不出色,为何会在空姐的行列中脱颖而出?我记得她说了三个字:亲和力。

自己是一个很热情的人,常常忘记该保有初见面的一些距离,然后就很不知不觉的与对方像认识多年般熟稔起来,有人称之为亲切,另一个说法叫亲和力。

知道人与人的世界里,有时候除了实力、能力之外,亲和力也能够做推波助澜之用。然而,这必须是真诚不伪善的,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识人心;能够骗得了人一时,无法欺骗一世;有些人可以很快与人打成一片,亲昵要好的像前世相约今生再续一般,却在一转身后冷淡的像陌生人,这便是一种伪善;有的人可以一见如故的交心,不一定会说甜言蜜语,却能让人感受到真心,这就是一份诚恳。

在走过这些岁月之后,逐渐明了,真正的热情,可以分成质与量来看待,而现在的自己,在付出时,不再像从前一样倾出全部,却能够在每一次里,少少的,但精致的给予。

未来时空胶囊/精华成分:未知力,尚在估量中‧‧‧‧

如果有一颗时空胶囊,可以保持到未来,那么,希望以什么模样开封?

在明白时空胶囊并不像多啦A梦的任意袋一样简单,害怕什么就装入什么,以为这样一切就不会消失。于是,在拥有未来时空胶囊之际,我所企盼的未来不是对现有的一切造成限制,而是对梦想作一番延伸。在这段生命的体验与摸索中,仅以不轻言放弃的勇气去经营自己的人生,过程是很可贵的也值得珍惜的,唯有凭借一股毅力去支撑,才能完成个人生来的任务。

而我期待,在未来的某一刻开启时,一切都能了无遗憾。

(转载自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一千三百多年前,中国的唐朝,是一个承前启后,百花齐开,大放异彩的全盛时期。她的温文有礼、文化腾达和威力远被,同当时西方世界的腐败、混乱和分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以致在人类的文明发展史上一路遥遥领先。

    乌飞兔走,沧海桑田,中国的许多朝代都好比流星一般匆匆而逝。但初唐时期的“贞观之治”却如一轮皓月,照亮了人类历史的整个夜空。她无论是在文化、经济、农业、手工业、商业、交通等各个方面,都远远地超越了以往所有的时代。而唐诗的丰盛,散文的复兴以及传奇的成熟,瞬间把人类的文学史推上了辉煌灿烂的顶峰。随之而来的音乐、舞蹈、书法、绘画、造像、建筑、冶金、制瓷、纺织、印刷、酿酒、焙茶…… 多元纷呈,绚丽夺目,达到了盛况空前的地步。使人类社会真正走入了一个祥和、礼让、安定、富足的歌舞升平.时期。各民族称她为“盛世天朝”。

    我们愿循着历史的足迹,把这幅“天朝”的画卷慢慢地展开,将她迷人的光彩再现读者面前。

  • 散文是心灵的写照。
  • 作品曾获无数奖项之北美洛杉矶矶华文作协前会长﹑现任监事蓬丹继年初散文集“人间巷陌”后将出版第十部新书“诗书好年华”。
  • 操场一角,我们围成一圈,盘腿打坐。也不管蓝天蔼蔼地瞧着;走过的人们投以诧异的眼神瞅着。壹志凝神,宛若静止在另外一个时空,不问世俗的一群。
  • 哈立希岛上,姐姐爱尔克,每夜每夜都燃着一盏灯。灯光就亮在她的窗前,她要用这灯光来给她航海的兄弟指路,她怕他那远航的兄弟找不到回家的门。可是直到可怜的姐姐爱尔克失望地进了坟墓,她也没能等到那个出远门的兄弟回来。
  • 本报从本周开始正式刊登“文学版”试刊﹐每周一期。将陆续推出下列栏目﹕“小说广场”﹐登载各类虚构情节人物故事的创作作品﹔“诗情空间”﹐登载古今中外各类体裁的被称做诗的优秀作品﹔“纪实报导”﹐登载具有价值的﹑对现实或历史事件﹑人物等的写实报告﹔“散文随笔”﹐登载有感而发的各类生活观感﹔“禁区文字”﹐刊载在意识形态控制下被禁止发表或不能发表的各类文学作品﹐尤其是大陆作家诗人创作的作品﹔“批评欣赏”﹐发表有见地有启发性的文学评论文章。此外﹐文学版还设立“无病呻吟”和“忽做黄钟大吕声”两个特别栏目﹐前者专门刊登闲极雕琢的美文文字﹐后者刊登幽默小品﹑儿童习作﹑佚人趣事﹑风花雪夜﹑警世预言﹑奇谈怪论等短幅文字。
  • 耶 鲁 的 东 亚 研 究 中 心 特设 一荣 誉 讲 座 , 一 年 一 度, 专 门 邀 请 国 内 外 研 究 中 国 问 题 的杰 出 学 者来 耶 鲁 作 一 次 讲 演 。 今 年 应 邀 而 来 的 是 斯 德 哥 尔 摩 大 学 的 荣 誉 退 休 教 授 马 悦 然 。 对 这 位七 十 七 岁 的 瑞 典 汉 学 家来 说 , 耶 鲁 的邀 请 似 乎 来 得 为 时 晚 了 一 些 。 然 而 这 也 难 怪 ﹕ 欧 洲 的 老 一 代 汉 学 研 究 在 汉 学 界 虽 仍 不 失 其 既 有 的 位 置 , 但 毕 竟 曲 高 而 和 寡 , 在 今 日 的 北 美 已 不 再 流 行 了 。 因 为 后 继 者 寥 寥 无 几 , 有 关 马 悦 然 在 中 国 方 言 和 古 汉 语 音 韵 研 究 方 面 的 诸 多 成 就 , 熟 识 而 懂 行 者 也 就 只 可 能 限 于 极 少 数 的 专 家 。 至 于 近 年 来 他 之 所 以倍 受 中 文 媒 体 的 关 注 , 且 闻 名 于 两 岸 三 地 的 文 坛 , 可 以 说 全 都 是 作 家 们 过 分期 盼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 再 加 上媒 体 跟 着 发 烧 才渐 次热 火 起 来 的 。 这 个 热 和 他 所 做 的 冷 门 学 问 其 实 并 没 有 什 么 关 系 。 中 国 文 坛 实 在 是 得 奖 心 切 , 过 去 几 年 中 ,媒 体 和 舆 论 几 乎 摆 出 了 咄 咄 逼 人 而 不 甘 罢 休 的 阵 势 , 马 悦 然 遂 在 好 事 者 的 包 围 中 以 译 介 现 代 诗 歌 小 说 出 了 名 。 好 在 评 奖 委 员 会 去 年 给 中 国 文 学 及 时 地 放 了 一 榜 , 从 此 尘 埃 落 定 , 一 颗 定 心 丸 吃 下 了 公 众 的 肚 子 , 即 令 它 的 甜 中 各 自 有 酸 有 苦 , 众 声 喧 哗 之 口 总 算 安 抚 地堵 了 起 来。 马 悦 然 教 授 也 由 此 得 到 了 解 脱 。 当 然 ,他 还 是 评 委 会 中负 责 推 荐 中 国 文 学 的 委 员 , 但 毕 竟事 已 而 过 境 尽 迁 , 他 同 询 问得 奖消 息 的 俗 务遂 慢 慢 脱 了 干 系 。 讽 刺 的 是 , 他 多 少 还 是 从 他 染 指 的俗 务 中 沾 了 许 多 光 彩 , 若 不 是 有 这 已 经 产 生 的 大 众 效 应 背 后做 衬 托 , 谁 知 道 他 那 些 尘 封 了 许 久的 汉 学 劳 作 又 能 在 多 大 的 程 度 上 得 到 向 公 众 展 示 的 机 会 。 这 就 是 当 今 的 后 现 代 世 界 , 一 个 人如 何 把 自 己 所 做 的 前 现 代 学 问 和 它 挂 上 钩 , 运 作 起 来 , 还 确 实 是 件 颇 为 微 妙 的 事 情 呢 。 图
  • 折腾义和团和八国联军的事情已经有日子了。说到了八国联军罪行之一的“烧”,几个月前,从国会图书馆东亚部的参考资料架子上,曾经复印过一部奇书:《中国火灾大典》的有关章节。虽然自信对大陆当代历史教科书的宣传色彩已经有了相当的免疫力,其中关于八国联军的焚烧事件和义和团的焚烧事件,统计下来,二者的数位之间比例仍旧让我惊讶不已。这个“大典”中所录火焚事件,全部是从各类方志、笔记、史籍、文献中直接摘录的,没有任何加工和指导性的说教。这在当代大陆史料中,十分罕见。可能因为这不过是一部关于火灾的记录,无涉意识形态。然而,我无法进一部确证这部著作的可信度,因为我数月前的复印,除了一个封面和诸多有关内文,没有提供更多的关于这部“大典”的资讯。早就知道我还得去国会图书馆一趟,专门查查这部书的出版年月,以及是否有相关的前言后记出版说明等等。
  • 】“苹果好像是爱情里的色彩,鲜红欲滴让人都想咬上一口,即便看着不吃也都能在想像里得着意识上的满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