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狂人日记(诗五首)

邓垦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一、
     
我痛苦,因为我遗失了我的心。
我问遍了每一座城市、每一个乡村。
我叩问过紫禁城的每一幢大厅。
我搜索过金库里的每一块黄金。

有人暗示:说它正迷着一位美人。
有人猜测:说它正追着一颗明星……
终于,在戴着荆冠擎着火炬的女神像下,
我找到了它——我遗失了多年的心!

(1980年1月19日)

二、

自从长风把我的梦向外传播,
小小斗室被世界挤破。
白发的骚客与神勇的武士,
用鹅毛笔与军刀,
执意分享我的生活。

莎士比亚愿以他的全部作品,
换取我梦中的一盏灯火。

乌沙可夫愿以他的整个舰队,
换取我梦中的一片海波。

梦,是不能出卖的,
正如银河各有各的星座。

(1980年1月20日)

三、

六十年的雨,七十年的风,
霉烂了整整一代理想和美梦。
既然我曾走过这泥泞的岁月,
眼,怎不燃烧?心,怎不疼痛?

这日子既同苦难紧紧相抱,
我又怎能将它插在忘却中?
要使我眼无火,心不痛,
除非炸掉这冰冻的天空!

(1980年2月6日)

四、

我调集浩浩荡荡的文字,
列阵在八十年代风云前。
不是为了去争夺星球,
不是为了去攻占文坛。

看我手中的旗帜,
长,五千年;
宽,九百万——
上面大书着:人权!

(1980年6月2日)

五、

三万个日子铺一条道,
几度月如镜,几度花如潮。
到中年,仍不敢把梦丢掉,
一腔恨,还须它继续挑。

顶百年风,闯百年雨,
心踩成泽,背压成桥,
几根骨头垮不了——
垒成山一般的路标!

(1980年8月16日)

—-原载《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久居闹市,心烦意乱;夏日炎炎,酷热袭人。偕妻携子乘火车,转汽车,终于躲进峨眉山中。
  • 邓垦
  • 邓垦
  • 在同根同乡的巴金跨入“不惑”之时,在地球的另一半,盟军的诺曼底登陆5个月之后,我来了,自号野鸣,一个中年的人力车夫把我拉进他的家门。我来时,笃信基督的母亲在成都陕西街教堂没有听到钟楼敲响祝福的钟声。我来后1个月,罗曼.罗兰扔下他的那本我当时读不懂的“献给各国的受苦、奋斗、而必战胜的自由灵魂”的书,离开红尘。
  • 邓垦
  • 1979年,全国民主运动以近万家民办刊物的形式迅速在各地蔓延开来。
  • 】《诗友》复刊,是旧病复发的结果。 心中有块垒,有人借酒销愁,有人供佛烧香,我们则以文泄愤。这土地、这人世,不平事太多。我们的最大不平,就是不惯于喉咙被锁着链子;我们的喉头在痛苦地发痒。因此,我们唱出了这集子。 这只是蓉荥两地友朋圈子内随意哼出的心中的歌。谈不上技巧,但却很真实。人们从这集子中,能找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临近尾声的一些人的所思所想,所寻所求; 能听到他们狂躁的心跳!  
  • 我的老师杜远澍,是不幸的,又是有幸的。不幸的是他生活在一个知识饱受践踏的时代。有幸的是他浇灌出了许多芬芳的桃李。他孑然一身,有许多无人知晓的感受与真情。他深受蹂躏,有许多无处诉说的隐痛与悔恨。杜老师最强烈的感受也许是“咸阳执教累青春,悔读诗书悔入秦”。这是我与杜老师分别四十年后相逢“菱窠”时,他送我的一张照片后面题赠的几首旧作中的诗句。
  • 邓垦
  • 邓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