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溪:我经历的奇异事件

——小 溪 寻 道(二)

小溪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5月3日讯】每个人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些奇怪的事情,你要是不想想,只当是偶然,往往就失去了探索人生宇宙奥秘的良机。用你自己切身的体验最能说明问题得到启示。下面我要从个人亲身经历的一些奇异事件谈起。我不是任何宗教党派团体的成员,没有必要为任何团体族群做见证。第一件是离奇车祸。先扼要介绍国内外一些车祸的统计数字。

先看几个惊人的车祸伤亡统计数字。今年四月泰国拨水节长假前五天内车祸死亡人数353人,受伤20293人。在1999年,中国交通事故死亡人数达到83529人,受伤者286080人,(《人民日报2000年3月2日》这就是说,每天大约有230人在车祸中丧生,相当于每天一架满载乘客的波音747客机坠毁,外加780多人受伤。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每天约有140000人受到交通事故伤害,造成3000人以上死亡,15000人残疾。这就意味着全世界每30秒钟就有一人因车祸死亡,每6钞钟就有一人伤残疾。1997年,美国每天死于公路上的人是118人。在美国,九十多年来,死于车祸的美国人已超过270万,是美国人在两次世界大战、朝鲜和越南等战争中死亡总人数的4倍;而在车祸中致残的人数则多达9200万,是本世纪所有战争中受伤的美国人的30倍。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丧失了146条生命,而在同一时期的高速公路上,有4900美国人因车祸死亡。小小的阿根廷2002年全国车祸67.5万起,死亡人数达到9900人,平均每小时死亡1.1 3人,受伤人数25万人。

据统计,2003年大陆有十万零四千人死于车祸,平均每天死285人。相当于每天一架满载乘客的波音747飞机失事坠毁。还有56万多人受伤。 2003年每1万辆注册的汽车车祸死亡率就达到4.9人。尽管大陆的汽车拥有率只有百分之二,车祸死亡率却是百分之15. 可见,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车祸死亡率和受伤率都很高。由此可凸显我这次车祸的反常离奇。

离奇的车祸的启示:

三年多前我经历了一次离奇车祸。在高速公路上驾驶着两年新的日本车Toyota Camry。油门踏板很灵敏,脚要是不收劲就等于在踏油门,挺累。所以我爱启动Cruise Control 功能, 设置车速在每小时65 英里,脚离开了油门踏板,完全放松自由舒展着。见离前面车子距离在缩短就踏一下刹车,则Cruise control 自动取消。哪怕每次只能开一两分钟我也不厌其烦地踏一下刹车,等一下再按一下”Resume” 恢复Cruise Control 方式。这一天,我突然感到车身好像受到外力推动加速向前猛冲,比猛踩油门还加速得快,我大惊失色,开车多年的人都有条件反射马上踩刹车(一踩刹车,Cruise功能应该自动关闭),但根本减不了速度,急中生智立即转左,心想宁可斜冲向路左边的铁护栏也别撞向前面的汽车,在离左边铁护栏不到10米时,眼看到左边车道上前面几米远处一辆车的后杠左端,就在此关键时刻我失去了知觉,从此刻开始这辆车成了“无人驾驶汽车“。事后的记忆空白也由此时刻开始。到我恢复知觉和记忆的时刻,发现自己的车并不是被路左边的铁护栏挡住,而是冲开了路右边铁护栏一丈多宽的口子,冲出路外,撞停在离路右边约10公尺远的一堵砖墙上。我醒来推车门,车已全毁车门变形当然推不动,车已死火。听到声音往后看,救援人员打破了后面的玻璃窗,让我从后面爬了出来。一看,路边多辆警车,救护车,救火车,拖车等排成了一长串。首先他们用仪器检查我口腔是否酒后驾车,向警察摇摇头,没有喝酒。然后救护人员过来问我哪里受伤,我感到毫发无伤,拒绝上救护车。

此次车祸离奇在于,1。两年新的车全毁,我却毫发无伤。2,我的车先撞了左车道上前车的后杠左侧,再撞到路左边铁护栏,左边铁护栏只被撞变形凹陷一小片,没有被撞破,车子本该被铁护栏挡住停下。可是没有,反而把我的车子反射向右前方,斜穿过整个高速公路,最后撞到路右边铁护栏,其所经受到的碰撞是我的车子的第三次碰撞,照理讲动能大为减小,更应该被挡住停在右护栏面前,事实上却把右护栏铁栏杆及固定用粗木桩,撞开了10多米宽的大口子。 3,车头最后撞到砖墙上,车头撞得稀烂。失去知觉的我随着车子经历了连续4次碰撞,一次比一次更严重,而不是一次比一次轻。这完全违反能量转换和守恒定律。(左车道前面车被我撞,只是后杠局部变形,我看到该车的两人若无其事地从我面前走向救护车。事后保险公司的陪赏主要是修车费,救护车费和医生检查费,没有人体受伤), 4。 我的车子在我完全失去知觉后,从路左边铁护栏反弹斜向右前方,高速冲过了连续七条车道(没错,7 条车道!),那时正是下午4点多交通繁忙的时间,居然没有与任何路上行车相撞(我车未撞到其他车,其他车也未撞到我车。)。

作为这次离奇车祸中我毫发无伤的几率不难用简单数学按科学估算。

1。按科学讲,汽车经过两次碰撞后没停下,还以高速冲到对面路边撞毁铁护栏一丈多宽口子,说明汽车Cruise control 在继续工作。保险公司联系过Toyota, 回答是出厂销售上百万辆尚未发生过这种情况,所以,我的车如果是Cruise control 失效,几率为百万分之一,即0.000001。

2。在城市里的高速公路(Freeway)上下午4点多交通繁忙时段,开车时想换车道,如果根本不看旁边车道上车辆情况,突然就换道,很危险,出事几率假定为60%不算过分吧,不出事的几率则为40%,即0.4。连续换7条车道,不出事的几率则为

0.4×0.4×0.4×0.4×0.4×0.4×0.4 = 0.0016 =1.6%

3。车速以65英里速度连续经过4次碰撞最后撞到厚而硬的砖墙,车头撞扁了,我却毫发无伤。这几率由多大?顶多不过百分之一 吧,即0.01。

以上三项相乘,即得出我毫发无伤的概率:

0。000001 x 0.0016 x 0.01 =0.0000000000016 = 千亿分之一点六

买彩卷六合彩中头奖的概率为大约千万分之一。那就是说我在这次车祸种中毫发无伤的概率比较中六合彩头奖概率还小 七千倍。按科学推理得出这么小的概率,“偶然性”为千亿分之一点六,实际上就等于零了。所以,用用“巧合”或科学无法解释。再说,出事前那股突然推动车子猛然前冲的力量,哪里来的?。 我怎么会无端失去知觉20来分钟?在那20来分钟时间里我的灵魂到了哪里?经历了些什么?怎么又回来了?

我想来想去,终于不得不用“神迹“解释整个离奇车祸。我相信这是神灵参与下发生的奇迹,无论是哪路的神,上帝也好,菩萨也好,哪路过路神仙也好,只能是神佛。出事前那股突然推动车子猛然前冲的力量是神力,“挡住”7条车道上的车辆避免与我车相撞的是神力,Cruise control 功能停止后,继续加速这辆“无人驾驶汽车”“飞过“ 7条车道的是神力。用合理的数学推导否定了”偶然性“,一切科学定律无法解释。必然的逻辑导致神迹解释。

现在看来,是神佛在为某种事情做准备。但是当时我只知道庆幸自己遇到了奇迹。”大难不 死,必有后福” 乎?

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

这次车祸后不久,我又经历了一次灵异事件,不知道是否与车祸给我带来的某种变化有关。有一天我躺在床上,很难得地处于似睡非睡的禅定状态,突然感觉到一个声音,那是一个非常清晰的声音,说不上是男声还是女声,直接传入我脑海。特别要强调的是,我不是经由耳朵听到这声音,而是脑海中直接感受到这个非常清晰的声音,就六个字:“连洪儒要走了”。当时我感到很奇怪,过了几天后与国内通长途电话时,顺便问了一句“连洪儒怎么样了?“ 对方回答说:”他前几天刚刚去世“。连洪儒是国内原工作单位一个二级研究员,同在一个两千多人的单位工作过十多年,但不同行,与我既无工作联系,也无任何私人交往,恐怕他连我的名字也叫不出,我出国时他已退休迁居外地,根本不知道我的行踪。为什么他临去世时,他(或者其他灵体)会找到十万八千里外的我,抓住我难得出现的“蝉定”状态能够与灵界沟通的片刻,向我通报?(活人不在入定状态时为世事所纷扰,灵界的信息进不来) 百思不解。再回想一下过去对他的印象,最初见到他时,隐隐约约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在用现代科学完全无法解释的情况下,最后我不得不按佛教的轮回说来解释:他与我之间,前世或前某世里,彼此有过某种密切关系,今世为人,在世时自然不知道前世事,当其灵魂能够离开身体时已能脱离三维空间,可以在三维空间与灵界之间自由来去,无需时间,万里距离顷刻可至。

写到这里又引起一段回忆。那是奇怪的梦。我每天都会做梦,醒来大都忘记,即使早晨还记得,过一两天也忘了。可是小时候的一个梦过了几十年还记忆犹新。我出生在农村,屋后是山岭,屋前是一个连一个的水田,秋收犁田后就用湿泥修整好田边,然后存满雨水留待明春插秧。那时没有水库。所以到了冬天,走出前门看见的全是水。从屋侧门走出去则是沿着山岭修成的“梯土”(没水的梯田,旱地)。记得我的一个梦境是,从山顶上向水田方向半跳半飞,我身轻如燕,一步跳起来身子在空中能飞过一大片“梯土“,感到真惬意!为什么会有这种梦?几十年还记得?为什么有时在梦中或白天清醒时去到某个从未去过的地方,会感到熟悉,似曾到过?我还几次三番梦见过在充满雾气的空中以蛙式“游泳”(平时在游泳池我只会蛙式和自创的仰游式)。

另一次灵异事件:我小时候10岁即上初中住校,我哥哥当校长,我很小,就随同哥哥住在校长室。那是两大间屋相通的,外间存放物件,床放在里间靠窗户的墙角,写字台紧挨窗户和床放置。一天晚上熄灯后,我独自睡到半夜醒来,突然听到一阵皮鞋踏地行走声,伴随着呼哧呼哧长衫摩擦声,自外间门口向里间走来,一直走到写字台前站住,稍顷,听见火柴盒被拿起摇两下又被丢在桌面的响声,吓得我躺着大气不敢出,稍顷,我的右脚脚背突然感到被冰凉物触摸一下,感觉上是被一个指头触摸,但盖在身上的被子没有被掀动,怎么伸进来的?这时我紧张到了极点。 稍顷,皮鞋声和长衫摩擦声从内间向外间走去,消失。没有开门关门声。早晨起来检查,大门依然紧锁,哥哥当夜未曾回来过,屋内东西一样没丢。这所学校是建在小山上,后面山头上离学校不远处是乱葬岗子。 很像是当夜有死者的灵魂闯进屋来。事情过去这么多年,我仍然记忆犹新,可见当时我被惊吓的印象是多么深刻。 俗话叫做“见鬼”,小孩子容易发生。 这该怎么解释?

寻寻觅觅困惑疑虑:

上述几件怪事是我记得的此生遇见的奇异经历。 在国内受了多年中共无神论教育,人人被洗脑成为无神论者,出国后好多人不知学习探求新知,多少年还是无神论脑袋,一位老朋友一听讲到神佛,说:“你是学理工的,受了这么多年教育怎么还这么迷信?” 让我哭笑不得,好像只有农村文盲才信神佛。

我出国后才有机会留心国外和台湾一些灵魂学家的研究报告,以及许多濒死案例的报道,读过一些关于生命轮回,灵魂出窍,灵异事件,前世今生的书籍文章,推背图,马前课等预言书,自己有兴趣推敲。试图以一个不属任何宗教党派团体的独立人身份力求客观地做出解释。“诗无达诂”,推背图,马前课等预言诗比一般文学诗词更加隐讳难懂,解释起来必然因人而异。如果带着预设的立场和目的去解释,按主观意愿决定,那就必然是牵强附会,还有什么可信度?徐沛女士认为只有开撂天目的人才能正确解释推背图。是这样吗?看看法轮功学员对[推背图]41、42、43、44象的解释,全都解释为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他们都开天目了?再看看陈映潮先生对[推背图]41、42、43、44象的解释,却是针对毛泽东、江青、邓小平、江泽民,据说陈映潮先生早年在中共狱中曾有异遇,从此转变为有神论者,以“知天命自居,在”特权论“书中专门立一章解释推背图。谁开天目了?谁没开天目?旁人看来,他们都只是为己所用而已。你戴上红色眼镜看整个世界都成红色,戴上蓝色眼镜看整个世界都成了蓝色。如此而已。 那些写下传世预言书的寥寥作者,堪称先知,决非常人,一定是来自非三维空间空间。这是奥秘。岂可随意解释?

人生的奥秘,生命的奥秘,宇宙的奥秘,究竟在哪里?神、佛、菩萨、非三维空间的高级生命体、外星人,他们之间有没有或者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发人深省。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小溪:侠之大者吕加平
小溪:按下吕加平 冒出蒋彦永
小溪:上医医国,先医谎言治国症
小溪:有神论优于无神论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政变危机 习出兵台湾有七大风险
横河:610副主任被诉不寻常 料有更高官员落马
【财商天下】大陆多地救市 购房补贴最高100万
【横河观点】大外宣揭“610 ”?透露何信息
【军事热点】美运用印太盟友优势互补 对抗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