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和平:勇揭临沂“计生”黑幕  陈光诚盲眼孤身闯京城

李和平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0月13日讯】光诚其人

陈光诚,男,1971年11生,出生五个月时高烧未得到及时救治致盲,10岁时双眼完全没有光感。19岁上小学一年级,三十一岁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获专科文凭。1996年开始维权活动,成为残疾人维权的领军人物,为维护残疾人等弱势群体的权益做出了突出贡献。2002年3月,陈光诚戴着墨镜,手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的形象出现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杂志封面;2003年7、8月间,受到美国方面邀请,陈光诚与其妻子袁伟静女士作为国际交流民间访问者,在美国考察了一个多月。他渴望组建一个残疾人维权的民间组织,推动残疾人权益的保障法律的落实。揭露临沂暴力计生事件,陈光诚及其夫人袁伟静女士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计生“疯暴”

2005年3月份,临沂市所属三区九县爆发了大规模侵犯公民人身权和财产权的暴力计划生育事件。他们违法要求所有已生育二胎的育龄夫妇必有有一人“结扎”,计划内生育二胎的也包括在内。计划外已怀二胎的,不论月份多少,一律强制堕胎。

为达到这个目的,各乡镇均成立了计生小分队,各小分队人员从七、八人到一、二十人不等;他们不分白天黑夜,到各地抓人“结扎”。他们经常破门或翻墙进入居民、农民家里,搞得当事人只得东躲西藏;见抓当事人困难,他们开始抓当事人的父母(包括岳父母),兄弟姐妹、及其它亲友;后来索性以当事人家为中心,方圆50米的范围内的邻居都要抓,有的地方甚至株连全村,有时一个整村子不见一个人影,如费县梁丘镇桃花顶(园)村,夜晚村民不敢在家睡觉,只好躲到湖(田野)里。

被抓的人被关在乡计生委员会的屋子里,男女混杂,有时一屋关了上百人。学习班人员被关天数不等,最长的达五十余天;被关人员每天须交100元“学习费”,无任何收据。“学员”被关期间不同程度地遭到毒打,有的被打得昏死过去,有的被打坏了神经,有的被打得骨折……。

据不完全统计,临沂有1080万人口,约千分之十二的人口被“结扎”,受害人达十几万人。受株连被关押者超过五十万之众,按人均关押两天计算,临沂有关部门因此创收亿元以上。

(详见滕彪、郭玉闪、涂毕声所写调查报告)

四处“漏风”

随着计生工作的疯狂推进,越来越多的人遭到伤害,但人们投诉无门:法院不立案,检察院不管,公安更是不管,媒体这个喉舌更是发不出受害者的声音。在临沂,是没说理的地方了,人们想到了北京,想到了互联网。最早站出来维护公民权益,揭露临沂政府违法计生的,是当地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先生。

陈光诚为了维护受害人的权益,制止违法行为,他收集了大量的当地政府的违法证据,为使外界了解临沂暴力计生的真相,他与北京等外地的媒体、朋友进行了广泛联系。

5月10日,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江天勇、李春富赶赴沂南双堠镇,当晚9点钟左右,与进村抓捕村民陈更江的两辆同车号(86439)昌河车遭遇。经两位律师质问,车上的十几个“工作人员”仓皇而逃。当晚两位律师与双堠镇派出所取得联系,询问因在家武力阻止暴力计生而被抓的农民韩延东的情况;第二天,他们又到拘留所会见了韩延东,签订了代理其行政复议的委托手续。当晚,两位律师又与我及北京的张星水律师、大连的李健联系,通报了临沂百姓维权情况。在去拘留所的途中,他们发现有一辆无牌白色警车跟踪。

5月22日,公民维权网网主李健到了沂南。李健在临沂工作了三天时间,期间,他与陈光诚夫妇对沂南、费县、蒙阴县、南山区展开了调查取证,取得了触目惊心的大量第一手材料。李健、陈光诚与我联系,希望尽快启动维权诉讼,后因条件尚不成熟而推后。李健先生随后写成文章,在公民维权网上发表,引起了外界对此事的重视,也引起了临沂政府的警觉。

6月21日上午9点,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李和平、江天勇律师前往沂南,为“陈光诚、杜德海等人状告沂南县公安局行政不作为案”二审阶段提供法律援助(一审也是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江天勇、李春富律师提供的法律援助)。因开庭时间是二十二号,我们在陈光诚夫妇的带领下,去了费县和南山区进行了大量实地调查,取得了大量受害人的第一手资料;在回来的途中,遭一伙不明身份人员拦截,后经几百名村民相救,得以脱身。当我们距梁邱镇50公里外时,出租司机收到一短资讯,内容经典:

程老板,你好
我是费县梁邱党委甯书记
据查,你带领一帮记者在我镇采访,
请告知现在方位,条件从优
公安已介入。

此短信经司机转发给我后,至今仍“珍藏”在我的手机收件箱里。

当晚,我们为韩延东写好诉状,状告沂南县公局违法对韩延东实施行政拘留。

6月26日,陈光诚夫妇到北京,与各界媒体见面,通报了临沂暴力计生的情况。随后有多家媒体前往临沂各区县采访,有的采访文章已经见报。

8月4日,陈光诚夫妇再次进京,与学者、律师、媒体界的朋友再次见面,商讨为临沂受害民众维权的问题。

8月11日,滕彪、郭玉闪、涂毕声等人前往临沂,再次对暴力计生问题展开调查,他们在临沂调查了五天,写了几万字的调查报告,在互联网上引起轰动;

自此,临沂暴力计生案完全进入公共视野,受到广泛关注,也引起了临沂官方的极大恐慌。

身陷重围

临沂方面在律师、媒体调查期间已经动用大量警力进行阻挠,特别是滕彪等人的最后一次调查期间,政府方面派了很多人、很多车进行全程跟踪、对受调查人员进行恐吓、威胁。

对陈光诚夫妇,政府更是加强了监控;他们在陈光诚家周围及出村的各个路口派出了二、三十人,二十四小值班,严防陈光诚调查取证,再次给他们捅漏子。特别是北京的调查人员走后,他们的防范更加严密了。临沂市政府要求各村两委会二十四小时值班,严防外人采访。

陈光诚夫妇身陷重围

智闯三关 盲眼英雄孤身千里闯北京

因陈家大门口就有七人蹲守,村口监控人员达数十人之多,他们配备了各式交通工县,彼此呼应,整个包围圈如铁桶一般,陈光诚的一举一动,尽在监视者掌控之中,正常人尚且休想走脱,何况陈光诚双目失明,外出全靠妻子引领呢?

陈光诚插翅难飞!
 
2005年8月25日,陈光诚决心突围,并取得成功;他的妻子兼助手兼眼睛袁伟静女士为掩护陈光诚仍“光荣”被困。

2005年8月26号晚,陈光诚到达上海。在上海暂避数日。

几经辗转,陈光诚孤身一人,从上海前往北京。……,殊不知,在北京的各个进口,临沂的工作人员已经将截访的大网拉开,专等陈光诚自投其中……。

2005年9月2日下午16时,陈光诚与江天勇律师等一起办完事,在建国门准备进地铁口时,被一群人盯上。陈光诚后背被人拍了一下,他听到了镇长朱红国那熟悉的声音:“兄弟,咱们回家吧,你要了我的命啦”。紧接着,后面上来几个人,说:“我们是临沂公安局的”,陈光诚说:公安局怎么啦,我们犯法了吗?答,没犯法。问:“哪你们跟着我干啥,公安也要依法办事”?其间,公安企图将江天勇律师拉开,未果,反遭江律师一阵喝斥,引来大批路人围观,临沂截访人员理亏,远远退避。

在地铁里,这群人仍旧跟在后面。陈光诚与江律师等一起,经过数次有技巧地进出列车,甩掉了尾巴;事后江律师对我说,“不是我带着光诚,是光诚带着我啊”。

据悉,国家计生委、山东省计生委已经到临沂调查暴力计生案件。至8月30日,受害人已有十几人向临沂各级法院先后递交了行政诉状,他们是第一批,本事件集体诉讼也在酝酿之中。临沂有关方面全线出动,陈光诚家周围又增加了更多的看守人员,连其夫人上街买菜,购物均有人“代劳”;一大批政府干部正“带领”陈光诚的亲属在北京四处“寻找”陈光诚。

李和平2005年9月5日于北京(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5-10-13 8: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