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读者

李家同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

我一直是一个工人,几年前退休了,我因此常去图书馆借书看,就这样无意中发现了李家同这个作者,我之所以喜欢看他的文案,多多少少是因为他常替我们这种社会上的弱势团体讲话。

我是李家同的忠实读者

我一直是一个工人,几年前退休了,我因此常去图书馆借书看,就这样无意中发现了李家同这个作者,我之所以喜欢看他的文章,多多少少是因为他常替我们这种社会上的弱势团体讲话。自从看了他的书以后,我发现他常常在联合报副刊上写文章,有一天,我读到他关于紫外线的文章,紫外线也许真的有害于人体,但是像我们这种人,一辈子在大太阳下工作,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们?

我对李家同开始有了好奇心,他长得什么样子呢?有一次,我和一位图书馆馆员谈天,他告诉我李家同这个家伙话多得很,惟恐没有人和他聊天。他鼓励我去看他,他也帮我查到了静宜大学的电话。我打电话去静宜大学,被转到了校长室,他的秘书立刻替我约了一个时间。

李家同果真是个健谈的人,我问他有关他书里的文章,他都很快乐地回答,我看他很喜欢和读者来往,大概有读者造访,作者的虚荣心就可以满足吧。

在我们交谈的时候,不停地有人进来,好像都是学校里的什么长,我没有进过大学,弄不清楚这些头衔,有一位显然是学生,进来讨论一个学问上的问题,我更听不懂。电话铃响了,李家同去接电话,这次谈话特别长,我就站起来看那些照片,李家同办公室的书架上以及矮柜上放满了照片,除了一张他自己的全家福以外,全部都是年轻人的照片,也有不少是穿军装的照片,大概都是学生做预官时的照片。

有一张照片,是一大堆年轻人穿军装的照片,大概他们才受阶,我在这么多人中间,一眼就认出了李家同。当然啰,他完全变了。也难怪,他现在已经六十岁,那时候只有二十二岁,四十年过去,任何人都变老了。可是我依然将他认了出来。李家同发现我居然认出了他年轻时的照片,大为惊讶,他说他这么多的访客中,从来没有人能够认得出他在这张照片中,每次指给学生看,学生都说怎么变得这么厉害,只有一个会拍马屁的学生说,简直没有变,事后被他骂了一顿,不能如此口是心非也。

我问“车票”是不是真的故事,他说是虚构的。他说“我的妈妈来看我”是真的。我看过“我的妈妈来看我”,当时也很感动,故事有关新店军人监狱的一位受刑人,他老是幻想他的妈妈去看他,其实他的家人一直和他断绝了关系,从来没有人去看他。李家同不知情,去他家拜访他的母亲,也就在无意中促成了家人的团圆。这位受刑人后来就有妈妈去看他了。

我问李家同那位受刑人有没有和他联络过,他说没有,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告诉他我也曾经在新店住过,知道那所军人监狱在那里。

我们还谈了不少有关他写文章的动机。最后,他问我怎么来的,我说我坐火车经由海线到沙鹿,他就请他的司机开车送我去沙鹿火车站,司机是一位胖胖的年轻人,脾气非常好。

上了火车,我几乎要崩溃了,我没有想到他变得这么老,我就是那位受刑人,当年他来看我,那么年轻,头发全是黑的,现在已是半白,我还记得他穿军装的样子,冬季服是蓝的,夏季服是黄的。他退伍以后,立刻就要去美国,在退伍以前,来和我道别,我们虽然见面,却不能握手,因为见面仍有一墙之隔,我记得他临走前,拿起了军帽戴上,立正向我敬了一个礼。我是一个小兵,少尉虽然是最低阶的军官,但也是军官,军官是不可以向小兵敬礼的,何况我还是个受刑人。我被他这个调皮的动作吓了一跳,可是我到现在还记得他带军帽的样子,满神气的。现在呢?我想他如果上公共汽车,一定会有人让位子给他。

我感到非常难过,他变得如此之老。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他年轻时的样子,我其实早该有此心理准备的,四十年了,我们都变了,我只知道我自己变了一个人,所以他完全认不出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也完全认不出他了。为什么我不表明我的身份?理由很简单,我不愿意再谈我的一生!大家都知道受刑人在监狱中很苦,很少人知道,出了监狱,在社会上讨生活,他们会遭遇到多少困难?这种烙印所带来的后遗症,李家同是不可能了解的,从他的小说中,不难看出这一点,他的小说中从未谈过受刑人恢复自由以后的事。

当然,如果他认出了我,我会表明我是谁。可是,他显然没有认出我来,我甚至带了一本他写的书给他签名,他问了我的名字,我据实以告,他在书上写了我的名字,可是一点表情也没有。

我感到很疲倦,老年人,有时不该想到往事的,尤其像我这种人,更不该自讨苦吃地去回忆往事。我要好好地睡一下,我累了。

一觉醒来,火车已快进台北车站,我忽然想起,当我认出李家同的时候,他应该已经猜到我是谁了,又有谁能够认得出他年轻时的样子呢?他没有问我为何能认出他,显然是因为他知道我不愿意表明我的身份,他尊重我想法,所以就不点出了。

我后来又说我曾经在新店住过,也知道军人监狱在那里,他仍然没有问我在新店时做什么的。那时候,他一定非常确定我是谁了。他向我道别的时候,曾对我挥手致意,挥手的姿势像极了军人敬礼,我给了他暗示我早就认识他了,他也回敬了一个暗示,他不仅也认出了我,而且还记得我们上次道别时的情境。

我去看李家同,就是为了要解答我的一个疑问,这小子变了没有?现在我终于得到答案了,虽然我已认不出他来,他还是没有变。@(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的工作日志上写得一清二楚。人是有自由意志的。行善或行恶,都是人自己的事,你如立志做好人,就可以成为好人,你如冷酷无情,实在不该怪别人。
  • 那些可爱的瓷娃娃到那里去了?我不敢问,因为答案一定是很尴尬的。
  • 在英文,“约翰陶士”代表无名氏的意思,至于他的住址和电话,他一概都不填,我们问他,他就是不肯回答。
  • 我看不出人是白人,还是黑人。对我来讲,我只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 我仍然认为节俭是美德,我希望经济学家们能设计出一种建筑在节俭上的经济体系。
  • 我太太说“老头子,面只能吃小碗了,钱却要拼命地赚,我问你,我们赚这么多钱有什么用?连吃都吃不下了。”
  • 老张的葬礼,来了一大票名医,他们都面容严肃,我们这些人看了这么多的名医,更加深一个疑问,为什么老张走得如此之快?
  • 一位记者介绍一个台湾富有家族的墓园,这个墓园背山面海,气派非凡,记者说所有的风水师都说这个墓园风水好,难怪他们如此有钱
  • 小小地球之上,富翁与乞丐共存,是一件羞耻的事


  • 希望我们的小学,国中、高中以至于大学能够毫无保留地接受盲人学生,使他们能像普通同学们一样地接受教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