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自立:北京又闹义和团?

刘自立(北京)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4月13日讯】这几天僵死的中国社会忽然闹起了大游行,据说是因为恨那个小日本。因为小日本要参加联合国常任理事;因为小日本修改历史教科书,拒绝承认历史罪行;因为小日本的头子不断参拜靖国神社……

  和以往不同的是,前此日本的顽劣行径并无更改,修改啊,参拜啊,一直如是,只是现在加上个要加入常任云云。何以以前中国国民不起来游行,不发言,要缓和(见朱镕基的“不刺激”论),而今天忽然上街了呢?问题很蹊跷。因为中国一直以来是主张和平理性解决问题,尤其是国际争端;因为据说要在国际问题上通过谈判解决诸纷争–这当然不包括以非和平方式解决内部动乱问题–也就是:在国际问题上,以所谓多元化姿态面世,在国内问题上则要统一在一个啥团体周围,叫做保持一致。你不保持,对不起了,就会出现“很生气”之局面。

  保持一致之大游行,也就是说,在一致的口号和意志下举行的正统大游行,自建政以来屡见不鲜。尤其是毛时代反对美国侵略越南,侵略古巴,反对内部之反动派之游行,很多发生。毛在天安门上举手一挥,万众呐喊:打倒美帝国主义!那些日子好像就在昨天。

  而惟一一次不是上面旨意操纵之大游行,就是八九年那一次。于是,今次之游行是哪一种呢?笔者有点看法。

  首先,这次游行是上面同意的,或者说是对之犹抱琵笆半遮面的;因为在此铁一样禁锢之社会,居然冒出万把人驰骋街道,且扩及之全国各大城市,是上面不可能不知道,不禁止,半提倡的。之所以搞一下,是因为某种象征性策略和某种视线转移?我们不胜了了。

  其次,在取得了半个或者全部“合法性”和安全感以后,这些“爱国主义者”就可以呐喊,举拳头,扔石子了。这样的准官方游行,我们在南使馆被炸时看到一次。
  最后,如果官方覆手为雨,大家自然做好鸟兽散的准备。

  于是,在官方保护下的暴行和准暴行开始了。这些看似“义愤填膺”,实际上是“仰人鼻息”者们,现在要上街了。这是一种在哑巴国度发出的古怪声音。

  这使人想到,历史上,大清国行将就木时期,也有其闭关锁国之最后一跳,就是在老佛爷首肯之下举行之义和拳运动。这个历史已经有许多学者涉及。较为接近的一次,是在文革初期,由御用文痞戚本禹写就之关于红灯照之文章,就是印证。他秉承毛的意志,胡乱吹捧此愚盲行径为伟大之抗争。在此煽动之下,毛的红卫兵运动接踵而至,他们的矛头不像老义和团员,是杀死洋人和信奉洋教的信徒,而是对手无寸铁的老师,平民和所谓阶级敌人。他们进行肆意杀戮。

  义和团运动之性质,就是老百姓在官方思维和意志下进行所谓爱国之举的典范。其兴也官方,灭也官方,意义也官方,无意义也官方,叫做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现在,沉闷了十几年的中国人,北京人,有了一个发泄自己郁闷的机会,他们不再考虑是否被呼之,或者挥之,在那一副副多少微笑和玩世不恭的犬儒主义面孔下,举起的扔石头的手,一如官方会议上举手赞成之手的延伸,他们有峙无恐地冲向日本大使馆;这使人想起一句话,与其说他们是英雄,不如说是戏子。

  然而,对待日本的国策,本来就是一首朦胧诗。你要是和日本鬼子死磕,那就是找死了–不是死于鬼子,而是死于不听官方指令–官方现在看到游行以后,马上露出另一副面孔。这些面孔,展现在外交部机器喉舌以及构筑警察人墙的非人类武器们的面孔上。所谓收放自如,为其所用者。现在,人们是放是收,要做一个很“聪明”的选择。这个选择最后看来就是回家为好了。如此短暂的一哄,比起慈禧的勃兴之义和团运动,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你看吧,正当人们热衷于这个马路政治的时候,官方传话,要更改这个刚刚首肯的游行抗争之政策了。于是,一元化的禁律再次生效。宛若老佛爷看出了什么端倪,要踩刹车了。只是,现在的官方尚没有老佛爷的气度,敢于杀几个人,来震慑反对派。敢于把义和团的人士昨天当作英雄,今天当作阶下囚。今天的官方叫做“未敢翻身已碰头”,他们的反日,或者说,由他们鼓噪起来的反日,不过是日本樱花之忽开忽落,瞬间之事而已。

  想到过去官方反日之羞羞答答,想到中国所有媒体一律不许出现关于钓鱼岛问题之争论,想到毛恭贺皇军之侵略是件好事情,想到对日贸易等吃到甜头,官方会允许你反日反到尽兴忘我之程度乎?不会的。

  又,和毛之反帝不同在于,毛的对日政策是一个缓兵之计,在于疏缓他和苏联之交恶–包括他和美国的外交–都是要争取“他的”国际生存空间。现在的官方和西方之关系,早已不同。他们在西方取得的既得利益,已经不是一穷二白之毛的水清无鱼状。他们不会搞鱼死网破,不会搞真的红灯照,不会拉了屎不擦屁股就走。因为时代不同了,因为人头不同了,也因为爱国主义之内涵早就演变为爱政权之内涵了。而爱政权,包括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取之老美,欧洲和小日本之财有道。这一点,恐怕是上街的人始料未及的。他们只是想到毛的“不是我们怕美帝,而是美帝怕我们”–其实,后来,毛也怕美帝了,和尼克松基辛格握手言欢了再后来,邓也说,只有老毛子(俄国)是中国人历史的对头,和老美没有过节了(见邓和老布什的谈话)。不懂这一点的中国人是很可悲的。也就是说,反对之也好,大游行也好,只有在毛式的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才有穷人砸锅卖铁,一锤子买卖的蛮气。现在,一屁股欧元美钞日元的统治集团,他们哪来的穷棒子精神呢!

  在一个两难和二律悖反的困境里,小日本和老美搞了个包括台湾在内的安全区。这就使得官方在“最后解决”的选择上,碰到了末日之难。只是,他们有一招,叫做鸵鸟政策。屁股问题根本不在话下。他们只是和面对台湾问题时一样,穿起皇帝的裤衩而已。因为,一打的话,那些欧元日元和美元如何处置,那还得了嘛?

  所以,虚晃一枪以后,他们肯定会说,xxx不要再搞了,影响了对日关系了,影响了安定团结了,你要再搞,我很生气了。。。。。。

  接下来的结局是什么呢?这些昙花一现的人们回到了办公室,回到了学校,回到了家里,安安静静地学习人民日报了。

  于是,我们多说一句。日本这个国家在对待历史问题上是可恶的,其国民性也令人憎恶。但是,日本这个国家也有他们的明智之处。简单说来就是,他们在十九世纪二十世纪交接的时候,所施行的政治和教育改革,使得他们走上了西方民主之路。二战兵变,对外扩张,是其历史倒退行径。这个倒退是被原子弹给轰毁了。但是,客观而言,他们对于政治改革的观察,远胜过我们国民对于科技兴国的观察,也就说,我们的船坚炮利,奇技淫巧之功,是我们偏执地信奉之所谓优胜劣败,物竞天择的原则,使得中国人一百年不知反省,是我们只是注重器物之改革,不知人物之改革之过。

  你上街喊喊,一时有兴,可以原谅,可以助其兴,但是回到原地,还是不思人权和民主,不思人之尊严,不思政治改革,人性改革,教育改革。。。。。。就比起小日本来,还是矮了一大截的。

  难怪当时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他赞扬日本的改革开放,而否定了大清国的改革开放。他的意思就是说,日本施行了人文主义的政治改革,汲取了人类普世价值,而中国失败,是奇技淫巧。俾斯麦是有眼光的(见萧公权的‘中国政治思想史’)。我们中国人难道一百年不如一个局外观察者俾斯麦之见吗!

  如果中日再次交恶,交战,中国之幸,还会建立在欧美诸国民主战胜专制之协同作战之上吗!
  《议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散文随笔】北明:旧年礼物--路边的野花你要采
人生感悟﹕旧年礼物--路边的野花你要采
凌锋: 温家宝喂喜糖﹐香港金鸡成瘟鸡
秦晋:连续剧《走向共和》之精析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孟晚舟四大破绽 演砸“爱国秀”
【秦鹏直播】全国多省大停电酿混乱 背后3大隐秘
【时事纵横】25家机构遭巡视 习清洗金融界?
【新闻看点】英舰穿台海 美战略发威 中共抓狂
【微视频】孟晚舟承认什么?何为“不当行为”
【探索时分】台湾自造潜艇之路(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