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翁:真假“黑杀队”

萧翁

标签:

【大纪元7月13日讯】在那文化革命的年代,从道县传入了的“杀人风”,很快吹遍常宁大半个县.谣言什么1952年土地改革时候划的地富反坏分子16年后反过来要杀贫农了。其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明说着五年以后应根据其表现改变他们的成分,但在没完没了的阶级斗争运动下,原有法令都不算数了,毛泽东的改造办法实施多年也自我宣布失去灵验。因为阶级斗争不但没有稍息,反而越来越尖锐化,甚至阶级敌人钻到共产党中央核心里来了。所以风头一来,下面随也不去证实、不去分辩,而且也不需要去分辨。甚至一证实、一分辨,就会大祸临头.因此一群愚氓,就到处私设公堂,自封人民法庭,打着镇压“黑杀队”名目,实际自己正在组织黑杀队,乱杀“地富反坏”四类分子,并株连他们的子女。可算真黑杀队乱杀假“黑杀队”。而且真黑杀队里有中共党员、大队书记、甚至公社干部,真是奇怪!奇迹!

中共樟塘大队王书记听到庙前公社“杀人风”这个消息,万分兴奋.为表现自己对毛主席的“三忠于”,便大显身手,先拿大队几个地主开刀。王书记立即召集大队治安主任陈主任,民兵营长张营长,贫协会段主席开会,说出自己的想法,大伙立即通过这个决议.按照会议常规先模底,先从外地迁入的地主廖常吉、张靖光和本地坏分子段绵祚开刀。再来收拾这伙人的子女。

罪名:四类分子要反攻倒算,已经参加了“黑杀队”,要把贫下中农斩尽杀绝.这样一来才能得到群众的支持,这么干还是头一次,怎么杀,大伙又密谋计议一番,便分头行事。

1968年11月3日,素色的月光,给大地披上了丧服,民兵营张营长,率领一支基干民兵,手持梭镖,布置在马路上来回巡逻,12点时分,他们在一户人家停留了下来。

主人名叫廖常吉,因父亲曾在老板许长青家里帮过生意,买了十几亩田,又建成几间小房,解放前夕死去,在土改时廖常吉就顶了父亲门户划上了地主分子,扫地出门,与刚从县师范毕业的弟弟廖常美隔离,外迁到樟塘乡来了。前几年老婆又死,带着15岁儿子过着安份清苦的日子,老老实实,埋头苦干。

这夜,忽然一阵猛烈的槌门声把他从梦中惊醒。廖常吉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才拨开门闩,一伙民兵一窝蜂拥了进来,就把廖常吉和他的儿子廖树声捆住。廖常吉高喊“我没有犯法,为什么捆我?”大伙也不听他的叫喊,到处就搜。搜了一阵,忽然另一个民兵猛烈地扯下蛟帐,抽出帐棍一抖,从地上拾起一个纸卷,用手电筒一晃就说:“这不就是‘黑杀队’的黑名册吗?”说着就是狠狠一拳打在廖常吉的脸上:“黑名册都找到了,还有什么话说?”

“把他们带到大队部去。”民兵营长下令。

廖常吉父子一路哭喊:“我不是黑杀队!我不是黑杀队!”

大队厅里摆着“审案公堂”,墙上打了个木桩,梁上悬下一根棕绳子,地上还放着红砖、木棍等等。

王书记升堂审案,几个大队主干围坐两旁。

“把廖常吉带上堂来!”廖常吉、廖常声父子俩五花大绑被拉了上来,王书记似乎也晓得审犯人的游戏规则,先要松绑,便命令松了绑。

“你组织黑杀队,要杀共产党和干部,参加的还有那些人?从实招来。”王书记审问起来。

廖常吉跪着哀求道:“王书记呀!我没有参加黑杀队呀!”

王书记在桌上猛击一拳:“廖常吉,你要老实!”扬着手里的纸卷:“你看,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

“顽抗!”所有干部和民兵怒吼起来。

“到底招不招?”王书记咬牙切齿凶着。

廖常吉始终一句话:“我不晓得呀!”

“不晓得?”王书记狞笑着:“好!大刑侍候,扳缯!”

几个民兵如狼似虎地把廖常吉双手一剪,用绳子一捆就把他吊在梁上垂下的粗绳子上,往上一拉,廖常吉双脚离地,升到半空。王书记处捞着一根木棒,对着廖常吉腰部、腿部一阵乱打,边打边问:“你招还是不招?”

廖常吉身子像打秋跹一样在空中摇晃,再也忍痛不住了忙喊:“我招!我招!”王书记命令民兵放下。再叫:“你招!”干部们齐声喊叫:“快招!”

廖常吉换了一口气说:“我实在不晓得”。从干部和民兵怒吼着。王书记发令:“□面”。

几个民兵把廖常吉架到另一间屋里去,开始还听到凄厉的惨叫,渐渐地声音转弱,直至没了。一个民兵惊慌地跑来报告:“廖常吉死了!”书记似乎非常老练地说:“不会死的,用泠水拨到他头上,就会醒过来的。”

另一个报告:“段绵祚、张靖光带到!”王书记立刻命令把段绵祚拉上来。被五花大绑的段绵祚顿时被拉到跪在王书记的公案前。 王书记扬起手中的纸圈问道:“这是”黑杀队“的纲领和名单,快认了吧!免遭皮肉之痛。”

段锦祚被民兵抓来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一问才知道要追查“黑杀队”,摇头说:“是还是不是,我不知道。”他明白,因和王书记有宿嫌,自己虽然不是地主分子,但也挂号“坏分子”名,也是有死无生了。

“廖常吉已认招了,你不招?”转脸叫民兵:“给我扳缯!”段绵祚痛得受不了,只得说我招,我招!待到放下来,又不说了。治安主任把段绵祚拖去坐老虎凳,凄厉之声,在寂寞的夜空,特别钻山刺心,毛骨悚然。

下一个押进来的是张靖光,王书记开门见山直对他说:“廖常吉已经供你参加‘黑杀队’不信你和他对质.”张靖光冲到廖常吉面前喊着:“你说我参加黑杀队,我在哪里和你参加啦!你死还要把我搭进去吗?”

廖常吉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王书记把一份“黑杀队”的名单抖出来给张靖光看,张靖光从头至尾看了一遍,目瞪口呆,吓得魂不附体,“我不知道。”

“胡说!花名册上分明写着你的名字,不由你不承认.在你的名字下打个指模。”不由分说,几个民兵抓住他的右手拇指,在印泥盒里一按。接着问:“张靖光,你们组织‘黑杀队’,要抓哪些人?”张靖光这时哭了,“我根本不晓得什么叫‘黑杀队’,更不晓得要杀哪些人。”

“死到临头还不老实,扳缯!”王书记又下命令了。

几个民兵绑住了张靖光的双手,吊到梁上的综绳上,另一个民兵把那一头一拉,张靖光抖地升上空中,突然张靖从空中掉了下来,绳子断了。几个人先审一阵后,王书记命令民兵把廖、段、张三人押到厢房里禁闭起来。

立即召开群众大会,大队男女老少,集合在大队部前坪里,围成一个圆圈,所有四类分子以及他们的子女,都跪在圈子外面,廖常吉、段绵祚、张靖光排跪在圈子中心。王书记这时威风凛凛,咆哮如狼,走向前来,就给张靖光当头一棒,先掩一下杀。然后大声喝道:“你还装什么蒜?开斗争会啦!”转过身来,把木棒交给治安主任说:“这些家伙不老实,给我狠狠地打。”治安主任接过大棒,对准张靖光一棒,当即昏倒过去。主任逐个审下去,没有一个人承认参加者了“黑杀队”,每人挨了一棒。弄了半夜,没弄出一个眉目。王书记下令:“接原计划办,拉出去算就了。”

众民兵把他们连拖带推,向杀牛皂走去,全体民兵如临大敌,全副武装,鸟铳、梭标、铡刀、棍棒、杀气腾腾,押着四类分子,群众则跟在后面。

杀牛皂在樟树街南面,是一个乱石山岗,曾经常在这里杀牛,故名杀牛皂。先令四人朝北跪下,向毛主席请罪。四个背鸟铳的刽子手站在他们后面,四类分子们跪在死囚侧面,群众围成半个圈子。治安主任扯开嗓门喊着:“大家不要吵了,听王书记宣判!”

王书记站在一块高高的石头上亮开嗓门高声喊道:“我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常宁县樟塘公主樟塘大队人民法院宣判廖常吉父子和段绵祚、张靖光等四犯的死刑,立即执行!”话音刚落,治安主任就喊:“开铳!”

贫协主席对准廖常吉的头“啪”的一声,人随声倒,脑浆四拼,鲜血乱溅.接着十几岁的廖树声也随着爸爸离开了人间.“打段绵祚!”

铳声响处,段绵祚应声倒地,但还没有断气。人在地上翻滚、挣扎。马上加药、上弹子,再填两铳,仍没断气。“再填铳!”不知是谁在喊。刽子手已经双手发抖,再也不敢动手了。

几个民兵拾起乱石对准三具尸体如雨般乱砸,头颅都被砸得稀巴烂,谁也认不清是准了。这时候,太阳并没出来,东方已经染上了血色。渐渐染遍了天空。人们开始看得清清楚楚横躺的破烂的尸体,惨不忍睹,有人偷偷地走了。

治安主任大喊:“会没开完,谁也不准走。”王书记暴跳如雷,急喊:“民兵营长!民兵营长!打张靖光!”

这个民兵营长虽然安个武职,却自己出世以来,只见过躺在床上的死人,从没见过这种血的场面,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周身酥软,手脚无力了,听到王书记叫唤,铳都举不起来了,任凭叫喊,死也不敢出来。

群众已经三三两两向杀牛皂山下散去,干部们再也无法阻住。有人向王书记处示意,张靖光再也不能杀了。书记见势不妙,连忙改口:“把张靖光押回,晚上再处决。”

不久,樟塘公社朱书记来了,找王书记个别谈话,再开大队干部会,会后,才命令张靖光,要他和另外几个四类分子去掩埋几具尸体,算是这次放下了他。

(作者现年83岁,2006年5月10日)

《北京之春》2006年7月号(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伊川:八十五年是与非
文正﹕简说文革浩劫(十二)
川歌 :“五.一六”遗臭万年的毛泽东及其文革
魏京生:论文革起因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香港大三罢前夕 传中共制暴栽赃
【直播】5.27疫情追踪:白宫反击社交媒体审查
【纪元播报】若中共镇压香港 “美国与港人站一起”
【纪元播报】美议员促用马格尼茨基法制裁10中共官员
【有冇搞错】香港文革再现 美国必定行动
【珍言真语】杨岳桥:国安法灾难性影响 港人不退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