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农村留守儿童 病痛最思亲深夜枕泪眠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5日报导】(中央社台北十五日电)在中国大陆农村,有一群孩子,他们不是孤儿,却常年不能与父母团聚;他们尚未成年,却需要独自面对生活的挑战;他们天真烂漫,却常常内心孤僻充满阴霾。因为父母到城市里打工谋生,这些留守在家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的别称“留守儿童”。

香港“文汇报”报导,相关调查显示,随着超过一亿两千万农民涌入城市,留守儿童的数目已多达两千三百万人。

报导指出,华攸莲从八岁那年起,就读江西于都县黄泥小学就因父母进城而开始了一个人生活,到如今已有四年。每天下午放学,他都会到街市买一斤米,然后一个人孤零零回家后,把它们煮熟当作隔日的三餐。曾经有老师不解的问他,为什么不多买一点米放在家里,这个瘦骨伶仃的小男孩有些羞涩的说,“买多了背不动”。

而每到生病时,华攸莲更是加倍想念父母,“去打针,看到别的孩子痛了就扑在妈妈怀里哭,我也很痛,但是我都咬牙忍着,直到晚上躲进被子才会放声大哭……”像这样的生活,或者会一直继续到他成年。

跟小攸莲相比,十四岁的中学生刘娜也许会显得幸运些。尽管已经不记得爸爸妈妈是从何时开始整年不在家,但家中尚有年迈的爷爷奶奶撑起顶梁柱。由于家里还有另外八个从两岁到十七岁的兄弟姊妹,懂事的她已经习惯每天回家后,就帮忙提水、喂鸡,分担家务。

刘娜的爷爷、六十三岁的刘学生告诉记者,除了每天早上四时半起来为九个孙子准备早餐,他还会去镇上用碾米机揽活来补贴家用。

说起一年才能见一次的妈妈,起初还一边摘花生、一边有说有笑的刘娜沉默了。“如果每天放学回来,能跟妈妈说一句话,我就是最幸福了”,泪水在眼里打转的刘娜低低的说,手中的花生也似乎变得沉重起来。

当记者准备离开这个山上人家时,刘娜的弟弟、十三岁的刘宝景的话骤然在耳旁响起:“我不要新衣服,不要每天有肉吃,我只要爸爸妈妈不离开我!”

据统计,在于都县,像华攸莲、刘娜这样的留守儿童有六万五千人,占学生总数的百分之三十四点二。

作为于都县二十五万外出打工人员的一分子,目前正在东莞中堂镇一间港资制衣厂打工的刘大姐和丈夫不得不把两个才上小学的孩子留在家乡,与祖母一起生活。

“现在我们夫妻一个月可以存一千多块钱,比过去守着几亩薄田富裕多了,两个孩子和老人在家里天天都吃得起肉了。可我想抱一抱孩子,却只能等到过年回家……”说到这里,刘大姐不禁泪如雨下。

尽管是夫妻同时打工,但要把孩子接到东莞仍旧是不现实的。“城里的学费和生活费的门槛太高了,把那么小的孩子留在家里骨肉分离,除了想得肝肠寸断我们也实在是没法子啊。”

留守儿童因父母不在身边导致心理缺陷酿悲剧时有所闻,江西于都县和丰镇黄泥小学有一个小学生,因父母在外打工而常年与年过七旬的爷爷一起生活。由于缺少交流,其性格孤僻而不合群。有一次,仅仅是做错事被爷爷骂了几句,他就记恨在心,在爷爷拎着水桶到井边打水尾随在后,趁老人低头不注意时将其推入井里。幸好村人及时下井救治,爷爷才没有送命。

去年四川罗江县略坪镇十三岁的留守儿童小敏(化名),因邻居诬陷她偷东西,在给外出打工的父母打电话诉说委屈未果后选择了上吊自杀。在遗书中,她流露出对父母不在身边、自己无人保护的绝望。

评论
2006-09-15 1: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