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任畹町等论中国时局 王丹:放弃对中共幻想

人气 5
标签: ,

【大纪元11月9日讯】(大纪元记者高凌、刘玲美国旧金山报导)11月3日下午,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举办了“中国崛起与民主化”研讨会,由美国西东大学亚洲学系教授杨力宇主持,邀请民运领袖杨建利、任畹町、王丹及美国罗贾斯特理工大学历史学教授朱用德为演讲人,主要讨论了对中共十七大的解读,对“中国崛起”与中国的民主化的看法。

杨建利:人民有尊严才算崛起

杨建利认为,“中国崛起与民主化”这个题目非常好,因为这是关心中国的人们最主要的两个题目。当初,很多人出于纯朴的爱国热情走向民主运动。小的时候,对人权的关注,理念的认识是非常不清楚。当时想在中国贫、弱,觉得近代史给中国带来屈辱,中国崛起是一个长期的梦。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民主运动,现在回过头来就要思考一个问题:中国为什么要崛起,为了谁而崛起,承受国家利益的个体(最小单位)是谁?

杨建利认为,一个国家的崛起,归根到底,是这个国家的人民生活的有尊严有价值,如果一个国家崛起没有民主化做基础,崛起不一定是件好事,也可能像海浪一样,很快就会跨下去。

中共是一个合法性资源枯竭,经济上全面掠夺,具有黑社会运作方式的,在政治上处于守式的一党专政的统治集团。

中共统治集团是一个利益、特权非常清晰的集团,共产党官僚有很多黑社会运作方式,但还要试图证明它的合法性,就像一个入室抢劫的人要证明自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这是个相当难的任务。这是它和黑社会的不同之处。

中共一方面从理论上证明它是合法,从马列主义,到毛泽东思想,到邓小平理论,到三代表,到科学发展观,到和谐社会,无非是要证明它的合法性;另外,它要靠经济发展维持合法性。

中共的经济掠夺,在中央是驻守式的,而地方政府是游走式的掠夺。即使胡锦涛想改革,也会被这些官僚捆绑住。中共长期拖延改革,积怨越来越深。向上,它捆绑想有作为的改革家,向下,它捆绑老百姓。

中国崛起的困难在于:对内,老百姓对政治权利的需要。共产党一直说生存权是主要的,但实际上没有政治权利,生存权是无法保护的。对外,如果中国按这样子发展下去,没有民主化,大家都感到威胁;人权的普世价值进入中国,中共抵御很困难。

中国的民主化是世界最大的事情。


杨建利博士。(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杨建利和王丹。(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中共的非法性有三个层次:宪政的合法性,政权是怎么拿下来的;恶法,法律之间互相不协调;任意执法性。中国的民主运动也应该针对这三个层次进行工作。

中共抓利益却不承担利益的责任。提倡搞纳税人革命,用政治权利保护生存权利。我们希望民主化在我们这一代完成。

九评对共产党的本质剖析十分透彻。中国地下教会的基督徒对共产党的认识很深刻。基督徒应该感谢法轮功,没有法轮功学员的承受,基督徒会被打押的更厉害。

王丹:中国的崛起伤害的是正义的原则

王丹认为,中国崛起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有很大不同,它不是全面崛起,它是单极崛起,就是经济发展。它是以社会不公正为代价,伤害的是一个正义的原则。

作为中国人,都希望中国强大,但是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中国人,就要问一问,是什么样的崛起?从十七大可以看出,中共不会搞政治改革,中国崛起,对内对外并不真的是好事。


王丹。(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真正的崛起,是国家强大,人民自由,社会公正,民族和谐。从十七大,我们要得出一个结论,我们要放弃对宫廷政治的幻想。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从如其给北京领导人提意见,还不如想想我们自己能做什么呢。因为中共并不打算做什么采纳。十七大给我们的教训是,以后不管什么十八大,十九大,我们谁都别再关心这条新闻了,没什么意义。

“春江水暖鸭先知,社会不稳党先知”。今天的中国,当有一天民间力量强大到和政府力量抗衡的时候,就是民主运动的开始。中共面临社会稳定问题,仅靠经济发展,社会不会稳定;不解决社会不公、腐败问题社会不会稳定。

只有政治改革,才能解决社会不公正。私有化没有民主和监督,就会变成权贵集团在瓜分私有财产。社会研究里有一个相对剥夺感的存在,不是说人人吃饱了社会就不会乱。相对剥夺感产生的6项指标:(1)成长衰退、(2)通货膨胀、(3)收入不均、(4)剥夺人权、(5) 地方差距、(6) 外资依赖。

如果这6条都具备的话,相对剥夺感就会形成,一个社会动荡的基础。中国的成长衰退现在没看到,但指日可待,其他5个指标统统都具备。中国不稳定的观察指标现在就是看成长速度。真正的成长速度要下降的话,相对剥夺感一定会积成很大的社会不稳的基础。

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是一个很好的信号,公民社会在逐渐增长。

杨力宇:结束一党专政

杨力宇教授认为,十七大非常让人失望,在制度上没有做任何改革说明,人事上和过去完全一样黑箱作业,对未来没有任何承诺。民运需要整合,最大的公约束是打倒一党专政。要结合西方力量,强化维权运动。


杨力宇教授。(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美国对中国的崛起,有两方面对应:软的方面积极和中国交往合作,尽量开放和中国的交流。2005年美国到中国访问团有三千多个,中国到美国的访问团有两千多个。美国希望通过交往合作这些改变中国,希望中国走向民主化,迫使中国和美国人权对话,还有经济战略对话,中美外交战略对话。

硬的方面,美国采用对抗、围堵、压制和拉拢。如美日军事同盟,美国和外蒙古签订战略伙伴关系,和印度签订核子协定,和5个中亚、西亚国家积极合作;拉拢东南亚国家: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


大陆民运人士任畹盯。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任畹町:维权是传统民运的基本实践

从中国大陆来美国考察的中国民运人士任畹町表示,当代中国民主化的动力在于三大铁窗:受迫害的民运人士、基督徒和法轮功学员。他们是中国社会现代化、进步化的主要动力,他们应该享有中国最高的道德荣誉。他们有四大属性:他们是民主化的中军前锋、本源动力、主角角色和贡献主体。

朱永德:十七大报告中没有实质内容


朱永德教授。(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朱永德教授则认为,十七大报告中出现了64次“民主”的字眼,但没有实质的内容。(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王丹:十七大后中国可能出现集体领导
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专访杨建利博士
王丹访问新西兰 谈中国政治改革
前六四领袖评十七大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直接发力 江曾势力遭重创
【时事纵横】台湾有望入CPTPP?中共多部门叫嚣
【秦鹏直播】房产泡沫要破 中共准备恒大倒闭?
【横河观点】两岸CPTPP较劲 中共明摆着丢脸
【财商天下】中共申请CPTPP 澳洲来硬的
【马克时空】租核潜艇、买战斧飞弹 澳洲抗中如虎添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