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遇到的几个黑人兄弟

人气 1
标签: ,

去年的最后一天,鹅毛大雪漫天飘扬,预兆着来年的好光景。约好了去一个朋友家新年聚会的,还有另外两家朋友要搭车一起去,所以下午早早就启程了。接上第一家,去第二家路线不大熟悉,他们是刚搬来新州北部的,查着地图找也还算顺利。六个人凑全了,热热闹闹有说有笑地上了路,却不料在穿过Paterson上80号路时迷失在那个城市里。市区道路七拐八弯,并不像地图上看的那么容易;下着雪,路况不好行人也少,路标不清楚;找个人问了路,记住了前半截忘了后半截,绕了半天,好像又回到了原地。正在彷徨中,发现一位黑人兄弟在自己门外铲雪,于是再上前问路。他认真地边比画边讲,讲完又重复了一遍。看到我一脸记忆力不佳的迷惑,遂断然说:等着,我开车给你们带路吧。老兄把雪铲往地上一扔,拐到屋后开车去了。一会儿一辆紫红色小卡车闪着灯来到了我们前面,他领引,我们紧跟,东转西弯。大家在车里七嘴八舌地说,这路线光靠语言还真难表达清楚。终于,80号路的标志出现了,迷雾顿时消散,光顾高兴了,却不知道小卡车什么时候也无影无踪了,只记住了那个车号是STN58U (不知道怎么从车号查到地址,真想写封感谢信)。

说到黑人兄弟的乐于助人,还有一段难忘的记忆,那是20多年前刚来美国时的事了。当时我还不会开车,搭两个朋友的车去纽约办事。车在曼哈顿的街道上,天突然下起了暴雨,路上立码积起了半尺深的水,雨越下越大,雨刷摇到了最高速,仍然难以看清前面的路,三个人坐在车里感觉昏天黑地一片迷茫。正在犹豫是否应找个地方停一停,等雨小了再走,车却在马路中央晃悠起来,方向盘不稳了,闸也不灵了。开车的朋友慌乱地惊叫了一声,原来他发现油标已越过零线跌到了底,忘记加油了,所以才一切都失了灵。另一个朋友赶忙跳下车去帮助推着,好不容易把车滑溜到路边,车轮顶到路沿上才定在那里。正在我们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黑人兄弟的车停到了我们旁边。那人冒着大雨下来问,你们需要帮助吗?得知状况,他立即从他的后备箱里取出一个空油罐,说快上我的车,拉你去找油。我的朋友随即跳上了他的车,一晃不见了。过了一阵子,他俩提着油罐回来,黑人兄弟帮我们把油加上后,叮着车发动起来,那时他从头到脚已淋了个尽透。但他高兴地说,没问题了,至少够你们把车开到一个加油站了,随即消失在大雨之中。

后来我每每向朋友们说到此事,听者几乎众口一词地说,黑人兄弟碰到问路者,大多是很热心的,有的还会自告奋勇主动送上一程。

还有一事记忆尤深,那也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我刚来美国不久。一个雪后的周末,寒风凛冽,无处可去,我便约了个朋友一起到附近的室内花圃去逛逛。停好了车,我们进里面逛呀逛,消磨时间,直到实在没什么可看的了才出来。走到车旁拿出钥匙,一位老美走了过来,他年纪大约50岁上下,冻得哆里哆嗦,手上拿着一个小纸条。他问这是你的车吗?我回答是。他说,我在这里等了你四十分钟了,很抱歉我倒车时不小心把你的车蹭了一下,这纸条上已经写好了我的姓名、地址、车号和保险公司等资料,需要的话你可以去索赔。说完,他轻松地吐了一口气,告了别。顺着他手的指向看去,我车尾部有不大显眼的一小道,不过是蹭了一点漆。如果他不说,当天我也不会注意到。

与开车有关的记忆大多是美好的。当然,也有小小的不快,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有一次我和同事开车被堵在纽约威廉姆斯桥上,车流缓慢地向前移动,时进时停。突然我们被后面的车猛撞了一下,车头一下子顶到前面车的后保险杠上。下车一看,前面车的保险杠倒是安然无恙,可我的车前盖被顶的弯了起来。后面那个车主恰好是个中国人,我们相互用中文打了招呼,我对他十分客气,他也连连道歉说自己走神了。我们说好桥上不宜停顿,等下了桥再商量怎么办。下桥后我把他的车引到了一个可停之处,那个车主对我说,你找个纸笔,把我保险公司的资料记下来。在我低头找笔的那点空档,他突然窜上车加速就跑掉了。那次修理车花去了我700多美元,但更令人遗憾的是,这事发生在我的同胞身上,每每想起来心里都不舒服。文章来源:【看中国报导】

相关新闻
叶君璋1000场出赛 象送大礼
英女王访美 强调美洲原住民贡献
曹锦辉陈致远 洛城相见欢
恰恰又开炮 最快11轰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五中全会 十四五接续十三五大失败
【重播】川普访宾州三地演讲:民调在上升
【时事军事】台湾铺路爪雷达 掌握中共空中活动
【直播预告】美大选日 17小时接力直播
【远见快评】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