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再谈苏联如何祸害中国

冉云飞

人气 41

【大纪元1月6日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这是我们听起老茧的一句话,仿佛中国从此太平安康了,其实中国人有今天的苦难真是拜这副“万能药”之赐。请允许我有一点轻微的亵渎,我实在控制不住——虽然我现在发表公共论题时,常以胡适先生公开表明态度,但言说理性,态度冲和的风度自励,他很少反讽,出言亦不刻薄,但我实在修为不到——这就像妓女们大声高呼:男人们不仅一声炮响,还给我们送来避孕套,爱滋病问题从此全部解决了。去前年我在敝博写几篇谈苏联为何在中国危害甚重,我们为却认贼作父,以敌为友的原因。这些文章有《谁是我们的朋友?》(上、中、下)、《苏联是如何危害中国的》等,大家不难查看,我就不再赘述。苏联之害中国,绝不在日本之下,其蚕蚀中国领土,即令是今天也没有停止过。日本与苏联给中国带来的灾难之深重,让我们今天生活里的诸多方面都在承受这灾难的苦果。

  12月31日于感冒中迎接新年,开读邵建先生的《瞧,这人:日记、书信、年谱中的胡适(1891—1927)》(广西师大出版社2007年12月版)一书,我认为这是最近几年来大陆所出关于胡适研究中很好的书之一,我想这可能也是2008年我将推荐的本年度中国人写得很好的书之一(当然他的书也非十全十美,以后再议)。这书亦是出李怀宇兄《访问历史》的曹凌志先生所出,让我在此向他表达谢意。过新年时我唯一出主动发出的一条祝贺短信便发给了他,祝贺他出了这样的好书。邵建先生近几年的文章越写越好,其看问题之深刻敏锐,其行文平时淡定,客观理性,真有一种胡适先生的“清明的理性”。在书中邵建很有问题意识,但绝不强作比附,也没有什么影射,常是就事论事,并让你眼前一亮后,马上有“原来如此”的椎心之痛。我们如今依旧在受苦受难,但我们要力求知道我们受苦受难的根源,其中根源之一便是苏联对中国的祸害性利用。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这样的流血暴力革命后,苏联到处找盟友同伴,欧洲扩张不得,便找到了灾难深重的中国。苏联帝国欧亚,因之而成了一个从来都是专制与自由搅在一起的二尾子国家。如果说他在国内还有几许自由特性的话,他在外交中从来都奉行的就是扩张和霸权政策。他对中国的蚕蚀鲸吞,从清朝初年开始这三百年间从来没有间断过。现在我们来看看他们怎样利用共产党以及国民党,就在苏联在利用中国来反对美国,高喊反帝的时候,其实他最大的帝国主义,他攫取的中国领土少说也有二百万平方公里以上,他将蒙古分裂出去,当作自己的殖民地,同时将九万平方公里中国土地——唐努乌梁海攫取为自己加盟共和国的一部分,都是在他高喊与中国友谊的情形下完成的偷盗“壮举”。可是国民党尤其是共产党为了党派利益,把国家的领土及人民当作换取自己一党私利的工具。只要对自己暴力革命和发展壮大有好处,能卖则不妨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干脆误导舆论,愚弄民众,认贼作父。孙中山在二十世纪固有他的功绩,但所干的短视之举,指不胜屈,今日中国的灾难也有他种下的因。但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把他包裹起来,认为他是精神领袖,仿佛他真为中国强大在努力。袁伟时先生力发其阴,王怡痛说其是“乱臣贼子”,这都是不是空穴来风,你只要看看胡适在二十年代对国民党和孙中山的批评,你就知道胡适是多么有远见。我曾说过,二十世纪初期开始崛起的中国诸种政党(台湾八七年解除党禁后有所变化),都是政党其表,黑社会其里的帮会组织,根本就不是西方意义上的政党。这样的政党,喊着动人的口号,谋着一党之私利,于今为烈。

  1990年后,苏共的档案解密,1997年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出版了《联共(布)、共产党国际与中国国民革命运动》,你就知道苏联是如何步步为营危害中国的。我们要记住来中国的加拉罕、鲍罗廷、越飞等人,不是来中国玩的,是奉苏共之命来把中国搞得越乱越好,扶植亲自己的政权,以便在中国谋利。他们直言不讳地说:“主要是广州政府(指孙中山领导的国民政府——冉注)可能被我们用作进行东方民族革命的工具,这场革命最终会把中国抛向协约国敌人的阵营。”孙中山为了短期利益联俄容共,其实最终害了国民党,这已经历史证明。任何短视的政治努力会取得一时之效,却会吞下长久的毒药而亡。孙中山来个权宜之计,共产党来个将计就计,苏联人最终来个一石二鸟,不管最终你何人当政,我的目的就是残害中国。这两党都从各自的私利出发,自以为得计,其实都只不过是苏联来借机发动远东革命,在中国制造流血革命,他们通过运动学生(所以中共便搞学生运动,五卅惨案的深层背景便在于此)而政党,政党而政府,最终实现自己控制与攫取中国的目的。邵建说当时国民党、共产党都没看到苏联之害,我认为邵小看了他们的阴谋诡计,我认为这是明摆着的事,不会看不出来。但是他们不愿说出来,因为这里面也有这二党的阴谋诡计。只有像胡适、徐志摩这样有眼光的、超越党派利益的知识分子,才在那个时候包括在《晨报副刊》上讨论俄国问题,说俄国绝非中国人之福,是中国人的心腹大患。可惜在被煽动的民情滔滔下,这样理性而有远见的声音,被淹没得几乎没有多少人听见,即便偶有听见,也限于眼光与识力,而无法窥破苏联的实质。

  十月革命后,苏联公开说放弃一切在华利益,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兑现,只是口惠而实不至,许多激进的知识分子便开始欢呼,大喊苏俄万岁。后来他们当中虽有人已经意识到俄国的灾难,但囿于党派利益,或者不以求真为目的,不愿认错。邵建在这书里很好地分析了以1922年为例,到底谁是真正残害中国的帝国主义,那无疑就是苏联。此年美国联合九国召开华盛顿会议,给中国带来了实质性的好处,让日本将青岛归还给了中国;英国成立了庚款委员会资助中国教育;而苏联却借此将内蒙分裂出去,成为他的殖民地,成为他在远东疯狂攫取中国利益的桥头堡。至此中国的苦难世纪已然注定,因为中国从来是苏联利益的一棵棋子,直至今天也是如此。所以邵建说,历史应该记取1922年!美国也曾为通商口岸的获得,曾经危害过中国,但他从来没有割占中国一寸土地,苏俄则清初开始,到苏共掌权时代,不停地蚕蚀中国领土,但从国民党尤其共产党却认贼作父,反倒是把西方国家中惠我们最多的美国(当然这里面有他们的国家利益的衡量,但我们要看一个国家在谋取利国家利益的同时,是如何给我们真正带来好处的),当作我们的敌人,这样的颠倒黑白,实在有重新认识的必要。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毛泽东是从一党利私来解决与认识的。而我们必须从生活在其土地上的人民以及真正民族、国家利益来衡度。从历史的教训中我们可以看出,民主自由是民众及国家的最大利益,而民主自由的国家才是我们真正意义上值得注意的朋友,而不是在外交上看谁坏——如朝鲜、古巴等——就去认这些孤立的独裁者作朋友,来牟取一党之私利。四九年后的反美,完全是一党之私利以及苏联操作的恶果,把一党之私利凌驾于个人、民族、国家利益之上,就会继续贯彻谁最坏谁就是我们的朋友的意识形态外交政策。

2007年1月5日8:31分于成都

转自冉云飞博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冉云飞:把人当牲口管理的中国大学
冉云飞博客:过去的海龟们
冉云飞评:出版总署关于查禁书刊的规定
冉云飞:像高唐县委书记这样的恶霸官员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如何突破科技巨头审查制度
【未解之谜】肉身成佛? 慧能真身千年不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