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博客:过去的海龟们

冉云飞

人气 2

【大纪元11月27日讯】傅国兄编过《过去的中学》,谢泳兄研究过过去的大学,与当今相比,这里面包含着什么差别,我想各位已然侦知,不劳多言。看了如今一些留学生也就是海龟们回来,不是指陈政府之不是,关注民生疾苦,领导城市与乡村改良的,却是来赞美专制政府如何优异,甚至好过民主政府。新一代大多数海龟,不关心民生疾苦,却对政府与民争利的每一项抢劫性政策,大表赞赏,并且曲解出其中的好来。城市只是他们利益勾结的场所,而乡村的凋蔽与破坏,农民的离乡背井,农民吃不起饭,看不起病,与他何干?!从民主国家拿了个学位回来,用这个”稀缺资源”,为了使个人利益最大化,放弃是非判断,放弃符合人类文明之价值底线,起劲地与专制政府勾结,心怕被隔离在抢劫民众利益的格局之外,成为一种拿干净钱的人。仿佛拿干净钱,哪怕是少一点,也不成功似的。因为他们虽然拿民主国家的学位回来,但骨子里面却是成王败寇、车子房子位子等一系列甚嚣尘上的实用主义理念,在这样的理念支配下,你要他有什么操守,简直是对牛弹琴。这样”出色”的海龟,我们不必细数,以后大家注意乐于给官方贴金的,乐于加入抢劫民众利益的人中,那后面的简介,就会不难发现许多海龟的身影。

为什么想起这事呢?昨天出去办事,在车上读吴相湘的《三生有幸》,读到他谈自己写《为全球乡村改造奋斗六十年:晏阳初传》的一些事情与经过。他特别提到为晏阳初这样不世出的伟大人物所写传记的一些回忆。同时他讲到平民教育总会当初的情形,他说起那些留学归来的人们,也就是过去的海龟们,真是让人有今昔两重天之感:

从此,平民教育总会才有一大笔较大的经费,使乡村教育部主任傅葆琛博士(傅先生是四川成都人,可有多少四川人知道——冉注)、研究调查部主任冯锐博士、平民文学部干事瞿世英博士可以推进计划。刘拓博士主持普及工程技术研究工作得以逐步进行。当时这些留学生都曾深入乡村研究调查,决定改良土产土法,不采用中国农民经济能力无法负担的西洋器具。

一九二六年十月,平教总会在直隶省即今河北省定县设立办事处,开始以定县作平民教育研究实验中心。”总会”同仁许多博士、硕士、学士都迁居乡村,与农民为伍。这是中国有史以来,”士”不愿自居四民之首,开始向农民学习的第一次。总会决定社会调查是研究实验的指南针,以认识了解实地情况,力求实验工作,适合当地农民心理及实际需要。(P276)

过去海龟的中西会通、文理双修就不说了。而且过去的海龟,绝大多数人都有公共知识份子性质,即不只是在他研究领域内发表象样子的文章与专著,而且就公众话题做出并不只是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努力。不管是自由主义者,还是文化守成派,还是乡村改良派,都是在用自己负责的言论,来发表自己对社会的指陈与看法,同时也用相应的行动,来实践他们的言论,力求知行合一。

一:专以求真知,不务求学位的海龟:陈寅恪、傅斯年等。
二:拿学位,学真知、求民主、参与了解美国社会为何如此的海龟:胡适、任鸿隽等。
三:到乡下去不懈改良的海龟:晏阳初、陶行知
四:推进教育改良的海龟:晏阳初、陶行知、陈鹤琴、吴贻芳等。
五;推进农业改进的海龟:杨开道、董时进等。
六:推进现代生物教育,并与中国结合之海龟:胡先骕、秉志等
七:批评中国政府之诸项政策的海龟:丁文江、傅斯年、胡适等。
八:组党批评政府、参与国家建设之海龟:李璜(如批评国民党、青年党之抗战)等。
九:推进图书馆现代理念的海龟:杜定友、沈祖荣等。
十:推进地质与铁路建设的海龟:李四光、丁文江
十一:海龟校长兼教育家群体:蔡元培、蒋梦麟、郭秉文、吴俊升、陶行知、陈鹤琴、胡适、熊庆来、竺可桢、梅贻琦、梅贻宝、傅斯年、王世杰、郭秉文等。

粗列如上,你看了会说,只能说那时的国民党真有雅量。但这样的说法,只说对了一部分。国民党那时当然没有能力搞现在共产党这样铁幕下的独裁,内忧外患颇多,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基本事实。也就是,我们固然不必把国民党想得那般仁慈,但的确格于形势,他想如共产党一般铁桶一样统治中国是不可能的。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也是那时的海龟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集体的努力,也从某种形势上矫正了国民党要往那种想往后来共产党这方面发展的努力,所以说过去的海龟对近现代中国的现实与文化建设,无论怎么估计都是不过分的,因为他们有着独立的人格,拿干净钱的思想(同是吴相湘《三生有幸》里提及原来的银行家、交通部长张公权先生,四九年后在美国以教书糊口,不像那贪污的人轻松作寓公,令吴感慨万端。说到干净钱,还可以说抗战胡适任美国大使时不领国家发给他额外津贴的事,当然这样的事还很多),不会跟着政府的指挥棒,更不会拿官方的封口费,而对丑陋的现实缄口不言,更不可能粉饰太平,以美化当轴。今昔对比,其悬殊之大,岂是可以道里计?当今的海不龟(因为他们定居国外或者尚未回来),如方舟子、薛涌倒有些批评社会的努力,虽然与他们的前辈相比,相差尚远,但毕竟也不容易有这种声音。而且方舟子之于人事,以为正确就像他荷包里的东西立等可取,不少地方充满暴戾之气,也是我不喜欢的。但回国的海龟,你查看目下的公共知识份子,有几人是回国的海龟?除了陈丹青以外,真是少得可怜,如今的海龟们回国与专制政府真可谓合拍,乃至天造地设,这实在是个值得研讨的现象。

2007年11月23日8:16于成都急就@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地狱逃生记(八十五)
在美留学生心声:中国,想说爱你不容易
冉云飞 : 真正的自由缘于自我救赎:序《五八劫》
冉云飞:把人当牲口管理的中国大学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政令失灵?中共大动作挑衅G7
【新闻看点】病毒来自哪?蓬佩奥惊住华莱士
【未解之谜】亚特兰大石头山神秘的龙珠
【财商天下】海运大混乱 中国捡了大便宜?
【秦鹏直播】北约剑指中共 中南海两蠢招应对
【唐浩视界】G7北约8招点穴中共 十堰爆炸诡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