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唤醒的心(159)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一个多星期后采访结束。

我建议汉密斯在他的报导中用我的真名。

“我担心中共会报复你。”

“我已决意向国际社会揭露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在乎中共会怎么报复我。”

汉密斯采纳了我的建议。

我们道别后不久,广州610和公安追到了北京,盘问我姑姑我在哪里。

我姑姑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

(待续)

(英文对照)

The interview was done over a week later.

I suggested to Hamish using my real name in his coverage.

“I’m worried the CCP might take revenge on you.”

“I’ve resolved to expose the CCP’s persecution of Dafa practitioners to the world, no matter how the CCP would take revenge on me.”

Hamish took my suggestion.

Soon after we parted, the Guangzhou 610 chased up to Beijing and interrogated my aunt where I was.

My aunt had no idea where I had gone.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酷刑后,我被关进一间看守严密的小牢房里。牢房的铁门二十四小时紧锁。我在里面昏迷沉睡了两天,全身痛的连身都翻不了。
  • 看守强迫我终日坐在牢房的小塑料凳上看中共诽谤法轮功的宣传材料。她们时不时透过牢房铁门上的一个小洞监视我和阿玉在里面的情况。
  • 刚开始我是看的。看中共怎么造谣。放完“天安门自焚”的录像后看守问我:“看完这个,你该放弃法轮功了吧?”我说那是假的。然后我一一给她们指出来其中的造假之处,听的她们无话可说。
  • 在这次酷刑前我一直善意、真诚的和看守沟通,尽力使她们明白大法的真相。酷刑后我变的非常沉默。我意识到这个时候语言已经没有用,唯有依靠对大法的坚定去震慑邪恶。
  • 那时天气非常寒冷,看守们穿着厚厚的军大衣还冷的瑟瑟发抖。她们总是到晚上九点左右才允许我去冲凉。冰冷的水一浇到身上,身体冻的冒烟,伤腿马上冻的僵硬、更加红肿疼痛。
  • 年底越来越近。见肉体的折磨和疯狂的强制洗脑都不能使我放弃大法,看守们越来越急。
  •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七点,三大队教导员来到牢房,要我站到牢房的一个角落直到愿意放弃法轮功为止。她命令俩个“挟控”在我耳边大声读中共的宣传材料,不许我坐、不许我睡。
  • 我沉默着任她们骂。我的腿脚已经僵硬、沉重的像灌满了铅一样,痛的像十几把刀在割。我感觉它们随时都可能支撑不住而倒下。
  • 第三天上午,劳教所所长到牢房看了一眼我的腿后冷冷的说:“唐乙文!你再不配合我们你的腿就完了!”
  • 出来后,劳教所的阴影还跟着我,总是让我想起在里面所受的酷刑。我在看书学法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做家务的时候……随时随地那阴影都会跑出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