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949年的那些人事物系列报导(1)

记忆对抗遗忘 1949的那些人事物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1月8日报导】1949年的那些人事物系列报导(1)(中央社记者李明宗台北8日电)“18时半抵台北,与辞修同车到草卢寓。空气清淡,环境清静,与成都灰塞阴沈相较,则判若天渊也”。1949年12月,前总统蒋介石写下这段文字,“灰塞阴沈”象征那年代许多故事。

电影“南京!南京!”里,刘烨饰演的中国军官,在装备不足情况下,力抗军备精良又现代化的日军进犯,最终殉职。但在两岸过去的家国叙述下,很难看清个人在大时代巨轮中承受的巨大伤痛与深刻别离。

诗人管管在1938年端午前1天被抓伕,匆忙间跟母亲轻轻说了一句再见,“这声再见,是战争时的暂别,但往往就是永别”。

“永别”,是60年前许多人的宿命。蒋介石1949年12月登上专机从成都凤凰山机场起飞,自此未再重返中国大陆。途中,蒋介石心情沉重,以致“假眠3小时未能成寐”。

稍早同年1月,超载又夜间航行的太平轮,从上海开往基隆途中与货轮相撞,近千人罹难,包括球评张昭雄的父亲、刑事鉴识专家李昌钰的父亲都死于这场船难。台湾大学外国语文学系名誉教授齐邦媛在“巨流河”中记述,那晚她在岸上接船,接到的却是父亲好友一家6口的罹难消息。

那晚是小年夜。10岁的张昭雄,站在巷口等父亲回家过年。这夜之后的许多夜晚,许多家庭都“未能成寐”。

除了死别,也有生离。1949年的上海局势,拆散一对互许终生的大学恋人。女孩孟原泪眼婆娑的告诉男孩严磊“等局势稳定了,我就回来”;男孩接下信物,以坚定口吻说“我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等你”。

这一等,就是40年。严磊生死不明,孟原在台湾嫁人。40年过去,透过亲友辗转得知,严磊没死也没结婚,仍坚守诺言,在中国大陆苦候。

不只是人的颠沛流离,文物的辗转迁徙,也反映时代的动荡。从1948年开始,故宫博物院就已开始分3梯陆续搬迁馆藏。从南京启航,到基隆、到杨梅、到台中,到这些文物未曾料想会到的地方。“国立中央博物院筹备处存台文物品名及件数清册”现在就静静躺在国民党党史馆庞大的馆藏资料中,见证这段史实。

这些人、这些物、这些事,带着破碎的心与伤感的情飘落台湾,生根发芽,这块土地则报以无限的温柔与敦厚,抚慰这群受伤的灵魂。“在我看来,山东胶县是我的原乡,台湾则是我的本土”,管管说,“我更感谢台湾这块土地对我哺育的恩情”。

他们孕育的子女,也在这里生长、茁壮,纵使在两岸关系上,他们有不同于父执辈的观点与看法,但他们都选择以“记忆”对抗“遗忘”,静水深流。

2005年民主进步党和凤凰卫视联手拍摄纪录片“寻找太平轮”,前民进党族群事务部主任杨长镇说,这么做是想从台湾主体性观点,建构外省人的记忆,“1949年是个起点”。

前民进党籍立法委员段宜康与他的父亲、前大华晚报总编辑段守愚,历经两代间原本不甚相同的政治立场,到最后相互认同支持,刻划出两岸分治60年的错综复杂情结。

这些故事,都从1949年开始说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