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浇灌了我梦想的种子

文╱张卉中
font print 人气: 1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自小就很听话的明芬,到大二时,内心突然有股压抑不住的渴望,很想休学,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

明芬的父亲是位知名企业家,家中非常富裕,经常开流水席宴客,来者不拒。对于爱女想做的事,他完全无法理解,也接受不了。

在父母的反对下,意志坚决的明芬孤零零的一个人,背上了背包,登机飞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就读艺术学院。临走前,父亲丢给她一句话:“假如日后当乞丐,经过家门都不许进来。”

学艺术要花很多材料费,又忙于赶交不定时得完成的作品,明芬因而无法打工,在异国的生活非常艰困。但毕竟母亲心疼女儿,总多少汇点钱给她。每次打电话回家,听到母亲的声音,唯恐母亲说出这样的话:“受不了,你就回来吧。”明芬总是噙着泪水,抢着说自己很好。

一路的努力所展露的才华,让明芬荣获许多奖项,内心企盼父亲以她的成就为荣,但似乎从未获得接纳,甚至当她结婚时,父母都未出席婚礼。

直到父亲去世,明芬回台奔丧,并陪伴悲伤的母亲。在那段日子里,母亲提起一件事:“不知为什么,每到你需要缴学费时,你爸爸总刚好多给了我一点钱。”

整个世界仿佛瞬间消溶了,只存在无尽的感恩、感动,与无以名状的遗憾……

原来父亲早就接纳明芬了!但她却无法当着父亲的面,表达她的感激,也无法分享父亲为她感到荣耀的喜悦。@*

责任编辑:王堇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们常常感叹人生如梦,人生无常,那生命的深处渴望着心灵的沟通与籍慰。推开这扇门,打开这扇窗,让我们相遇在心灵之窗。
  • 父亲 悲苦人生
    命运的安排真令人情何以堪!二战中,父亲在殖民国的首都东京,保护学生不被敌人(祖国的盟军)炸死,而台湾被祖国光复后,又在祖国的临时首都台北,保护学生不被祖国的国军处决。
  • 他是我的老朋友,但我不知他的来历,甚至不知道他的本名,他说叫他“禹海”,现在也可以叫他“巴尼度”,是一位布农婆婆为他取的名字,意思是一株又圆又直的大树。
  • 朱老师二十多年前从香港嫁来台湾,身为知名艺人的妻子,享尽荣华富贵,在失婚的打击后,有幸成为电台节目主持人,再度做她得心应手的DJ工作,逐步架构了新的价值观、人生观,从而走出悲痛。
  • 湖边
    “风啊,你猛烈的吹走烟子吧!”渐渐的,渐渐的,在四处门洞窗户大开的状态下,终于回复了平静。在一阵狂欢似的狼狈中,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木头炉子开始有了火苗......。
  • 谈到惜食,同时想到了惜福。惜福是珍惜在人生道路上的一切机遇,无论贫困富足、病弱体健,都缘于上天的恩赐,让人能够粹炼得更加纯净无私。
  • 自从照顾老伴后,友人的生活圏几乎限缩于自家公寓、医院、菜市场,偶而推老伴去公园晒太阳。由于精神体力不济,对于亲友的探望,她总是尽可能回绝。
  • 草莓有护肤、控血糖和血脂等功效,怎样处理能保留更多营养?(Shutterstock)
    在当今资讯爆炸、商品充斥的时代,其实还是可以自我定位,简单过活,自我满足。在各种讯息左右下,迷失于种种较量中,徒然让宝贵的时间分分秒秒流逝,而生命的质地却未见提升,这才是最不值得、最冤枉的。
  • 缘分真的很奇妙!结识了一位很特殊的朋友,看似孤伶伶的,有一天突然感受到其所爆发的影响力。
  • 生病不是罪,死亡不是罪,藉由生病,才会知道人类的渺小,藉由生病才会珍惜每一天平安的日子是多么需要众人的帮忙,需要风调雨顺。死亡只是考验结束的过程之一,不是及格、不及格,也不是奖励与惩罚。死亡只是乐章的结束,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