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退党征文】与共产邪灵的属灵争战

神州人

人气 48

本文主题:《九评》是迤今为止第一部从属灵的高度上批判共产主义邪灵及其地上代理人共产党的理论著作,是法轮功信众对中国民主自由运动作出的卓越贡献。为共同瓦解该邪灵在地上的作为,本文从基督教的属灵争战的角度揭示了共产主义邪灵的本质与危害,并重点揭示了与共产主义进行属灵争战的本质与方法。本文也试图谋求在与邪灵展开争战过程中各力量、各宗教、各派别的合一和协力。

  本文大纲:
  1. 属灵争战的定义及其在圣经中的教导。
  2. 属灵争战对人类政治尤其是对共产主义邪灵争战中的巨大意义。
  3. 以共产主义为案例解剖国度性魔鬼权势。
  4. 分析如何针对共产主义邪灵进行国度性属灵争战。
  5. 各个宗教团结起来,对付共产主义邪灵

《九评》是迤今为止第一部从属灵的高度上批判共产主义的理论著作,与以往仅仅从属世的角度(政治、经济、文化、道德等)解析、批判共产主义的文章不同,它从属天的、彼岸的、灵魂的、精神世界的高度进行了本质性的切中要害的剖析,它抓住了共产主义的邪灵本质,并与该邪灵在灵界展开了殊死的属灵搏斗,并揭示了众多有效的属灵争战得胜之法。
  
《九评》在中国乃至世界民主运动史和宗教史上的历史地位是空前的,历史的丰碑已经为它铸就。
  
我是基督徒,虽然信仰不同,但在捍卫信仰权利上与法轮功信众是一致的。而且,正因为我们有信仰,所以能看透共产主义在灵界的邪恶本质。本文试图从《圣经》的角度来剖析这场对共产主义邪灵的争战,并呼吁所有深受共产主义邪灵侵害的人们,不分宗教、不分肤色和国家,联合起来,一起进行这场震动寰宇的属灵争战。
  
每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都确信这样一个事实:在现实世界背后,有一个灵的世界;而这个灵的世界,恰恰主宰了现实的世界。眼睛看不见的,决定了眼睛所看见的。而我们要想改变现实的世界,必须要从灵的世界的改变开始。否则我们就像在空气中打拳一样,在旧有世界前面无能为力或事倍功半;在那些被邪灵主宰的国家中,良善正义者反而节节败退,社会公义和人的尊严一直不能彰显,其原因之一就在于良善正义者们没有认识到这本是一场属灵的争战,需要属灵世界里的努力与斗争,也只有属灵的武器,才能摧毁共产主义邪恶的轴心。这一切正如《圣经》歌林多前书2:14:“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唯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
  
中世纪圣徒安瑟伦(Anselm)描写在战场中的争战,是要攻击骑马的敌人,而不是他所骑的马;是要攻击敌人,掳掠战马。“人怎能进壮士家,抢夺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捆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他的家财”(马太福音12:29)。因此,我们与世界的争战,要从灵的争战开始;我们与世界上不义力量的争战,首先取决于我们与灵的世界中邪灵的争战。正义要想战胜邪恶、文明要想战胜野蛮,必须要战胜它们背后的那恶者—魔鬼撒旦。正义人士在共产主义国家中为信仰自由、政治自由而进行的政治斗争背后,实际上也是灵的较量。正义的一方不能光凭着人的血气进行政治、人权斗争,更需要的是一种属灵的斗争。因为虽然看起来是与世俗的专制政权、野蛮组织进行斗争,实际上是与政权和组织背后的邪灵争战。与共产主义的争战就是一场与魔鬼撒旦的属灵战争,它首先不是与人——共产党员们的争战,也不是与其现实的组织——共产党的争战,它首先是与共产党及其成员背后的邪灵的争战。这是一场灵界的大战,这更是一场伟大的圣战,我们必须要有属灵争战的全副装备,才能得胜。让我们先看看《圣经》中关于属灵争战的教导。
  
以弗所书6:10-12:“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在这段经文中,神首先告诉我们,我们不是与属血气的、而是与属灵的恶魔争战。属血气,指的就是人的眼睛能看见的存在之物,包括人自己,也包括人的各种组织、活动等。不要以为我们在批判专制政党、更新中国的过程中,是与眼见的人或人的组织及其活动争战,实际上我们要争战的是这些组织背后的邪灵,这些邪灵才是那需要被摧毁的敌人,而如果我们只关注现实的人与物,那我们攻击的就不是敌人,而是其战马了。攻击战马不攻击敌人,结果只能是事倍功半、徒劳无益。《九评》的高明和首创之处就是它洞察了这场属灵争战的本质,矛头直指共产主义社会背后的共产主义邪灵。
  
这段经文也告诉我们,邪灵就是“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在安卡罗(Carlos Annacondia)所着的《听着,撒旦!》一书中写道:“在黑暗的国度里是有阶层制度的。按照神的话,撒旦是黑暗世界的最高统治者⋯⋯执政的,国君权柄:最高治权,这是君主政体的最高权力和统治,魔君或执政的掌管着国家;掌权的,他有权力命令及支配一切在他指定控制范围内的活动;管辖这幽暗世界的,相等于‘那些统治者或运用权力者,特别在领域或群体上’,他们都是被推选或任命为支配者、首长、政治单位名义上的首脑。”(注1)以上对邪灵的解释,让我们看出魔鬼就要在国家乃至整个地球掌握绝对的控制权,不仅在天上,而且在地上实现政治霸权。
  
目前,大多数有关属灵争战的教导,只倾向于个人成圣生活层面,就是信徒如何通过战胜自己的肉体、世界的诱惑、撒旦的伎俩,而走向蒙神喜悦的个体成圣境界。只有不多的教导,把现实的人类政治、军事斗争,也看为其背后的属灵争战,而且也把属灵争战的疆场扩大为整个国家的、民族的乃至整个全宇宙性的。如英国作家J·R·R·托尔金(J. R. R. Tolkien)所写的全球畅销书《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展现的就是气势磅礡的人与魔鬼在全宇宙中的殊死搏斗,其中大量的是政治、军事斗争。属灵争战可分为三个层次:一是捆绑驱逐个人身上的邪灵污鬼;二是捆绑巫术、撒旦教等组织性权势;三是捆绑国度性魔鬼,即与人类文化、政治、军事背后之黑暗权势展开国度性的属灵争战。本文所要讨论的,重点就是第三种属灵争战,稍涉及第二种争战。
  
国度性属灵争战,也就是政治、文化及军事斗争背后的属灵战争在《圣经》中也多有涉及:出埃及记17:10-11 :“于是约书亚照着摩西对他所说的话行,和亚玛力人争战。摩西、亚伦与户珥都上了山顶。摩西何时举手,以色列人就得胜;何时垂手,亚玛力人就得胜。”在以色列人与亚玛力人的军事斗争中,约书亚是军队的统帅,率领地面部队在地上与敌人作战,但战争的胜输不取决于约书亚及其地面部队,战争的胜利与否恰恰取决于根本不在军队中作战的摩西、亚伦与户珥。后三人的举手与否决定了战争的胜负,在这里,举手代表了向神祈求的属灵作为,举手就是在表示进行属灵的争战。作为以色列的属灵领袖和祭司的摩西三人,他们深知属灵的争战才是取得胜利的关键。形象地说,在战争中,这样的属灵争战类似“空军”,地面部队的作战如果没有属灵“空军”夺取“制空权”,也完全是徒劳的。摩西三人成为在人类战争中属灵争战的先锋,他们实际上成为西方国家军队牧师的最早渊源。
  
以斯帖记4:15-16:“以斯帖就吩咐人回报末底改说:‘你当去招聚书珊城所有的犹大人,为我禁食三昼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宫女也要这样禁食。然后我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这是一场关乎犹太人生死存亡的政治斗争,以斯帖要叫王改变对犹大人种族灭绝的政策,这样一个政治行为。但政治背后实际上是灵界的争战,以斯帖深深明了这一点,所以她及所有犹太人用三天三夜禁食祷告的属灵方法来与灵界的魔鬼争战,结果大获全胜。可见,政治斗争背后实际上是属灵的争战,而禁食祷告是有力的属灵武器。
  
但以理书10:13-21 “但波斯国的魔君拦阻我21日。忽然有大君(就是天使 长,21节同)中的一位米迦勒来帮助我,我就停留在波斯诸王那里。。。。。。有 一位形状像人的又摸我,使我有力量。他说,大蒙眷爱的人哪,不要惧怕,愿你平 安。你总要坚强。他一向我说话,我便觉得有力量,说,我主请说,因你使我有力 量。他就说,你知道我为何来见你么。现在我要回去与波斯的魔君争战, 我去后 , 希腊(原文作雅完)的魔君必来。但我要将那录在真确书上的事告诉你。除了你们的大君米迦勒之外,没有帮助我抵挡这两魔君的”。这段经文和整个但以理书11章,都在描写与那些控制整个国家的魔鬼君王进行的波澜壮阔、惊心动魄、横跨几大洲、震撼寰宇的国度性属灵争战。地上的战争不过是天上争战的影儿,而地上穷兵黩武的暴君和独裁者们也不过是属灵世界魔君的代理人而已。
  
申命记20:2-4:“在你们将要上阵搏杀的时候,祭司要到大家面前宣告说:‘以色列人哪,你们听着:你们今日将要与仇敌征战,不要胆怯,不要惧怕战兢,也不要因他们而惊恐,因为上帝耶和华——你们的神与你们同去,要为你们与仇敌征战,拯救你们。”
  
我们看到,在以色列历史上,祭司一定要出现在战斗的军队当中,这里体现了属灵力量在军事战斗中的关键作用。
  
在约书亚记6:2-5中,攻打耶利哥时七个祭司吹响号角,结果城墙就这样被吹倒了。不费一枪一炮,用属灵的方式就可以击溃敌人。对属灵力量的重视,最终形成了基督教文化国家中随军牧师制度。公元742年,德国雷根斯堡宗教会议首次正式规定,在军队中设立随军牧师(chaplain)一职。chaplain从这一时期开始使用。到16世纪宗教改革时,随军牧师的职责被界定为:“‘使心灵得到呵护’。著名的清教徒将军克伦威尔,其军队中不仅有牧师,而且在每次战斗时都有祷告、士兵并高唱赞美诗。1796年,英军成立了随军牧师团。鉴于随军牧师团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功绩卓著,1919年,随军牧师团荣膺“皇家随军牧师团”称号。(注2)
  
美国随军牧师制度奠定者是华盛顿将军, 1745年攻陷了路易斯堡战争中,华盛顿注意到,很有必要为每个军事单位指派一名牧师。他在信中写到:“如果他(一名牧师)也能够像其他人那样得到官方任命的话,此事即可有一个体面得多的结果”。1775年7月29日,大陆议会对随军牧师的身份给予了官方认可,备忘录上注明的是:“随军牧师20美元”,每月以现金支付。这一天是美国随军牧师制度的诞生日。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军牧师曾达到8800余人。军队牧师被美军称之作“精神的支柱”,被誉为“上帝意志的传播者”。军队牧师实际上就是属灵的将士。军牧制度告诉我们:不掌握属灵的阵地和制空权,就无得胜可言;而军队有了属灵的装备和指引,才能刚强壮胆、所向无敌。(注3)
  
在政治斗争中,属灵争战也发挥了巨大的功效。英国伟大的政治家、废奴运动先锋威伯福斯,他受《奇异恩典》作者约翰牛顿感召,立志要把“议会作为修道院”,在政治家身份上履行天职。为了废除臭名昭著的黑奴制度,他们8位基督徒议员组成克拉朋联盟,除了在议会里多次上书、听证、辩论外,最主要的是形成祷告团,长年累月地、有规律地为不义法律的废除、为正义战胜邪恶来祷告。经过50年漫长日子的祷告,他们战胜排山倒海的反对、咒骂、威胁、抵制、利诱和压力,成功地断开层层绑捆黑奴的枷锁,帮助成千上万的黑奴获得了自由,终止了欧洲大陆几千年的奴隶制度。威伯福斯与克拉朋联盟成为普世公认的19世纪会议政治里的良知楷模,他们也成为人类政治中属灵争战的精兵典范。(注4) 
  
祷告是属灵争战的最重要武器。祷告在当今重大政治斗争中的运用,也不鲜见。韩国教会领袖赵镛基牧师在他的著作《我就是这样服事》中写道:“因为我们把国家的前途和安危、政治的发展都担负在我们的肩头上,我们有义务和权利为她祷告⋯⋯过去北韩曾调遣大军南攻,就在两月之内,几乎攻占整个南韩,仅留下釜山一带的小部分土地。我们好像乌龟般的缩起头来,时逢八月份的雨季,天气阴霾,北韩已算计好要把我们赶进海里;果真如此,就再也没有今天的南韩了。当时李承晚总统在釜山聚集了所有难民中的牧师和传道人,并且邀请他们到他家中,语气深沉地请求说:‘你们祷告吧!现在南韩军力已无法抵抗北韩的军队,连这块最后的阵地随时都有可能被攻下。我已拨电话请求正在日本的麦克阿瑟将军,领军前来救助我们。他答应派遣一百架以上的B-29轰炸机至敌占区作地毯式的轰炸。但是,如果雨不停,天上的厚云未散,B-29轰炸机将无法顺利执行它的任务。目前是韩国存亡的时刻,我想唯有上帝能帮助我们。各位,祷告吧!恳求上帝止住这雨水,并实行拯救’。听见这话的所有牧师、传道人就聚在一处,同心禁食祷告十天。奇妙的事发生了,我亲眼目睹了这个神迹:从那日以后,一滴雨水都不再落下,八月份的天空竟是出奇的蔚蓝,而且天空中布满了美国B-29轰炸机,他们正在敌占区来回穿梭轰炸。北韩在几天之内被炸得落花流水,完全溃败。接着麦克阿瑟将军登陆仁川,南韩终于转败为胜”。(注5)
  
赵镛基牧师非常看重祷告对撒旦权势的摧毁作用,他说:“只有借着祷告才能胜过空中掌权者的恶魔,从撒但手中赢得人心归向基督。借着大量的祷告,你能打破魔鬼的捆绑,胜过撒但的权柄。我真是相信韩国上空幽暗掌权者的权势,已被我们战胜了,这就是为什么在韩国传福音比其他国家容易的原因。一位日本传道人对我开玩笑的说:‘我对韩国没什么好感,因为韩国上空的恶魔都跑到日本了’。祷告可以拆毁撒旦的国度”。 
  
这一切,正如《圣经》歌林多后书10:3-5:“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这段经文强调了我们争战以及得胜,靠的并不是作为眼见之物的血气,而是属灵的、被神赐予的力量。马太福音18:18:“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这段经文让我们明白,我们在地上的属灵争战,必然得到在天上的回应,而争战胜利的关键,乃在于天上的争战。所以,象祷告、禁食、赞美、信仰活动等等,确实是取得争战胜利的关键。
  
有意思的是,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其就职典礼的演讲中强调:“回想先辈们在击败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之时,他们不仅依靠手中的导弹或坦克,他们还依靠稳固的联盟和坚定的信仰(Recall that earlier generations faced down fascism and communism not just with missiles and tanks,but with the sturdy alliances and enduring convictions)”(注6)。在这里,作为基督徒的美国总统已然将一个世纪来人类血与火的政治斗争提炼为对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斗争,而且告诉世人,战争之胜利,靠的不仅仅是导弹和坦克,最为关键的,是坚定的信仰。因此,我们看到当今人类的政治斗争,本质上是与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等邪灵的争战,而争战之胜利,取决于我们属灵的武器和力量。
  
身处共产主义国家的基督徒们,既饱尝了专制统治禁锢摧残人类尊严与自由的残酷,也深感专制国家由于暴力强大、手段毒辣而暴政稳固并且难以改变,他们几近绝望。然而他们没有看到,与共产主义政权的争战,首先是与共产主义邪灵的争战;与共产党组织的抗争,首先是与它背后的黑暗权势的抗争;基督徒不是恨恶罪人(如共产党员),乃恨恶罪,更是恨恶罪背后的恶者魔鬼。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而争战的胜利,关键要靠属灵的武器和战略。而如果缺乏如此属灵的看见,那么所有瓦解共产主义的属世行动也会归于失败。
  
由于缺乏属灵的洞见,身为基督徒的孙中山竟然接受共产主义邪灵的资助、引狼入室;基于同样的无知,身为基督徒的蒋中正也忘记了用属灵的武器来对付共产主义,例如他没有象英美那样在军队中建立军队牧师制度,这是灵界争斗的重大失利(有人说国民党军队中也有政治指导员,但这根本不能涉及到人的信仰和属灵的层次);大陆从1950年代右派开始,到1980年代开始的学生、知识份子民主运动,也由于多年无神论的教育,也让这些民主斗士、民族精英们看不到灵界争战的必要性,致使正义力量累受打击、损失惨重。罗马书8:5:“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今天,我们有必要揭示共产主义邪灵的撒旦本质,并探讨与之进行属灵争战的手段与方法。
  
在著名的网上百科全书《维基百科》中揭示出那个震惊全球、在1978年杀害包括国会议员利奥—瑞安在内900多人的人民圣殿教(又称人民寺院The Peoples Temple)教主吉姆·琼斯(Jim Jones)就是一个共产主义邪灵附体的人。在《维基百科》中写道:“琼斯是一位马克思主义信仰者,他读过《资本论》,他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原教旨奉为人民圣殿教教义。琼斯在1977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时候,直言不讳地说:他最崇拜的偶像是毛泽东。他还在传教过程中,称自己是列宁的转世。琼斯不否认自己是狂热的社会主义者,他声言在美国传教,目的就是实现他的共产主义理想”。整个人们圣殿教只不过是共产主义国家的小缩影而已。
  
共产主义邪灵通过共产主义思想理论、共产主义运动在全世界展开它残害人类、欺蒙上帝的工作。它的思想理论,展现了它以谎言代替真理、以恨代替爱、以人代替神、以无神代替有神、以巴别塔代替新天新地的异端邪说;它的现实运动,以残酷杀人数以亿计、人们自相残杀、崇拜偶像,并使人陷入在愚昧贫穷落后封闭的黑暗权势中为特征。正如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在2007年6月12日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仪式上的演讲中指出的:
  
“那些死于共产主义名义下的冤魂的绝对数目骇人听闻,因此在很大程度上要确切的计算死亡人数几乎是不可能的。根据学者的研究估计,共产主义在中国和苏联夺走数千万人生命,在北朝鲜、柬埔寨、非洲、阿富汗、越南、东欧和世界其他地方,也有数百万人受难。 。。。。。他们有在斯大林的大饥荒中活活饿死的无辜的乌克兰人,有死于斯大林清洗的俄国人,有将全部家当装上牛车背井离乡被流放到北极这一苏联共产主义死亡集中营的立陶宛人、拉托维亚人和爱沙尼亚人。他们有在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中死于非命的中国人,有在波尔布特的杀戮战场中被屠杀的柬埔寨人,有为了投奔自由试图挖掘柏林墙而被射杀的东德人,有在卡廷森林被屠杀的波兰人,有在“红色恐怖”中被屠杀的埃塞俄比亚人,有在尼加拉瓜桑地诺独裁政权中被谋杀的摩斯基多印地安人,有为逃离暴政而溺死在海上的古巴人。我们从来都不知道那些死难者的人的名字,但在这个神圣的地方,无名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的名字将被祭献于历史,永远被铭记”。 (注7)
  
邪灵之所以是邪灵,是它不承认有神,而且隐含着自己就是神、就是上帝。共产主义邪灵通过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人的思想展现出来,这是一套以无神论、唯物主义、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为基石的不要上帝却自己扮演上帝的理论体系。正如魔鬼撒旦堕落前是天使一样,马克思等人实际上对基督教义非常熟悉(有书记载马克思母亲还是个从犹太人中转过来的基督徒,而斯大林还作过神学生),他们所表达的就是一套以假乱真、遮蔽上帝、自命为神的敌基督的伎俩。他们的狂妄如启示录13:6所写的:“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亵渎神的名并他的帐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
  
共产主义邪灵在共产主义的经典《共产党宣言》里面首先为自己定了名,然后宣告它在人间的所谓代理人——无产阶级及其先锋队是救世主、弥撒亚,是祭司、先知和君王(三个身份的合一就是基督、救世主),接着,它宣告要通过暴力摧毁现存一切人伦、社会秩序,最后,他在人间建立了一个与神作对、魔鬼化的国度——共产主义社会。
  
《共产党宣言》开篇就写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注8) 幽灵,英文为Spectre,实际上就是妖魔鬼怪。共产主义首先自命为幽灵,这露出它与神作对的狂妄。接着,它要迷惑人类以它及其人间代理人为救世主和弥赛亚。
  
它首先宣告它在人间的代理人无产阶级及其先锋队是先知,后者已经发现了宇宙及人类历史的规律(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发现了资本主义社会要灭亡的结局(政治经济学),也发现了进入人类自由王国的途径(科学社会主义),它预言,无产阶级将要主宰人类历史,拯救人类进入“新天天地”——共产主义社会。正如《共产党宣言》写道:“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不仅是先知,而且是祭司,无产阶级被邪灵高度吹捧,高贵、圣洁甚至有通天的本领,他们能够带领人们摆脱人的“异化”和被剥削境况,而进入自由和有永恒价值的国度,所谓的“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无产阶级一再宣告他们就是我们通向天国的唯一带领人,是代表整个人类未来的祭司与先知,而对其他的宗教和神职人员,在共产主义的著作中极尽讽刺、嘲弄和污蔑之能事。他们要给所有人类洗脑,灌输他们的教义和有关神的理论。他们一手遮天、遮蔽了上帝的荣耀,成为个人与上帝间的高墙,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自己成为上帝、自己成为宇宙与人类的主宰者。(“三个代表”的祭司理论实际上来源于此)
  
最为关键的是无产阶级要成为地上的君王,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在《共产党宣言》中写到:“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无产阶级除了要掌控属灵的解释权外,它要掌控世界上一切的政治、军事、法律、经济、文化大权。它宣称“国家机器整个是属于无产阶级的”,它要垄断财富和文明,在《共产党宣言》中写到:“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
  
当成为了君王、祭司与先知,它就成为了人类的弥撒亚、救世主。这一切,正如《圣经》中描写魔鬼的一样——以赛亚书 14:12-15: “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你这攻败列国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这个狂妄渎神的“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就是魔鬼。
  
接下来,无产阶级及其先锋队这个伪弥撒亚,要通过暴力摧毁现存一切人伦、社会秩序,在《共产党宣言》中写道:“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消灭家庭!(因为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公妻制无需共产党人来实行,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蒋介石当年所说的“共产党共产共妻”是有道理的),它也要消灭一切社会意识和文明——“各个世纪的社会意识,尽管形形色色、千差万别,总是在某些共同的形式中运动的,这些意识形式,只有当阶级对立完全消失的时候才会完全消失。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除了要颠覆所有制、家庭、道德观念等社会意识外,共产主义邪灵誓志要铲除基督教等一切宗教,全面清空人类的信仰领域,正如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所说:“宗教是被压迫心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正像它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马克思还说:“真理的彼岸世界消逝以后,历史的任务就是确立此岸世界的真理。”。这句话实际上非常狂妄,说白了就是否定神,自命为世界的真理即神。马克思对宗教改革运动明褒暗贬,他仇视基督教是一贯到底的:“路德破除了对权威的信仰,是因为他恢复了信仰的权威,他把僧侣变成了世俗的人,是因为他把世俗人变成了僧侣。他把人从外在的宗教笃诚中解放出来,是因为他把宗教笃诚变成了人的内在世界。他把肉体从锁链中解放出来,是因为他给人的心灵套上了锁链。”共产主义邪灵把人们信仰的摧残放在第一位,正如马克思在同上书中写到的:“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对宗教的批判就是对苦难尘世——宗教是它的神圣光环——的批判的胚芽。”这一切与《圣经》所揭示的敌基督的本性非常相似,但以理书11:37: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
  
共产主义对人类秩序颠覆的全面性和彻底性,其危害性远远超过其暴力的手段,著名学者张灏在《幽暗意识与民主传统》一书中写到:共产主义革命不同于英国革命、美国革命和其他民族国家的独立革命,后者只是政权的更迭,要变换的只是政治领域,而共产主义是要颠覆人类一切的一切,大到“输出世界革命”,小到相互间不叫“先生”“女士”,而叫“同志”。正如邪灵通过它的代理人在《共产党宣言》中宣布的:“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共产主义革命的残酷暴力是绝对要谴责的,但更要谴责的是共产主义邪灵摧毁一切人类文明、吞灭一切良知的暴虐与狂妄。
  
共产邪灵颠覆一切,其目的就是要在地上建立一个魔鬼的国度。这个魔国的特征就是一切以邪灵为核心,一切被邪灵全面控制(从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到每个人的家庭、婚姻、迁徙、生育甚至说话和做爱)。很多政治学者们只是看到了共产主义国家政治专制的层面,但政治层次只是属世的层次,从灵的层次来说,他们没有看到这些国家是“灵政合一、灵控制政”的本质。在《九评》图表的基础上,我们尝试用以下图表分析下共产主义邪灵在中国无孔不入的分布:

   共产主义邪灵在一个国家中的分布

  教会形式 / 邪灵模仿的教会形式
  1 教堂、讲道 / 党的各级会议、党控制媒体传播邪灵旨意
  2 教义、真道 /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金日成主体思想、党章等
  3 入教仪式 / 宣誓、相信共产主义、忠于共产党
  4 信仰专一 / 只信共产邪灵、共产党员不得有其他信仰
  5 教士 / 总书记、各级党委书记、企业、军队等党务人员
  6 神的崇拜 / 无神论、诋毁一切神和宗教
  7 来世 / 没有来世,但死亡也称为“去见马克思”
  8 经书 / 领袖们的理论著作、政治教科书
  9 布道 / 大会小会、领导讲话
  10 念经、盘道 / 政治学习、党员的组织生活会
  11 圣歌 、旗帜、徽标 / 歌颂党的歌曲、党旗、党徽
  12 捐献 / 收敛党费
  13 惩戒 / 党纪、双规、清除出党、直到害死
  
通过这个图表我们看到共产主义邪灵已经缔造成的魔鬼国家乃至国度真正是全面渗透和彰显了魔鬼的旨意和气息,整个国家陷落的黑暗遮蔽和血腥荼毒当中,人类深受其害但却陷入在对魔鬼疯狂的崇拜当中。这一恐怖的国度景象正如美国神学家Rick Joyner在其《末日决战》一书中的描写:“实际上这些囚犯自以为他们正行在神的军队中呢?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把小小的惧怕邪灵或秃鹰杀掉的原因——他们以为那些都是神的使者!如乌云般遮住上空的秃鹰,其所造成的黑暗,使这些囚犯看不清楚,以致他们天真地以为所遭遇的每件事都是出于神。”“这是仇敌末日大军的开始,是撒旦终极的骗局,当它利用基督徒来彼此攻击的时候,就是他最后毁灭的能力被释放之时。历世历代以来,它一直在使用这支军队,但却未曾像现在这样,掳获这么多人,来达成它邪恶的目的。”(注10)
  
正如在《九评》中所揭示的:共产主义邪灵主宰、控制着它在地上的代理人,世间的政党、党魁、党员、党组织只不过是邪灵附体的外在形式。共产政党是一个邪灵附体的组织,党组织即邪灵的世间表象,是它的肌体;从根本上主宰着共产政党的,是最早注入的那个邪灵,它决定着党的邪灵本质。 共产党魁们虽然有教主的身份,但他们只是邪灵和党的代言人与管家。当他们的意志和目的�P党一致并能为党所用的时候,他们被选择为领导者。但是当他们不能满足党的需要的时候,他们会被无情地打倒。党的斗争机制保证了只有最狡诈、最邪恶、最强悍的分子才能坐稳邪灵党魁的席位。党员,是被用来充实共产主义邪灵肌体的人群。不管入党的动机是什么,只要在共产党党旗下宣誓,就意味着信靠邪灵,也就被邪灵打上了“兽的印记”(见启示录13:16、17)。从此每周的政治学习和组织生活就是不断的洗脑过程,共产党员们很少有自我意志,被邪灵所附体、所主宰。他们好比是人体的细胞,为共产邪灵的霸权统治不停工作。更悲哀的是,从此“党性”的紧箍圈加于头上,再想摘下来就难了,一旦人性显露,就很可能遭到整肃和迫害。而那些出身是穆斯林、喇嘛教等信徒家庭的人必须不信宗教才能为党所接纳。
  
1991年1月,中共中央组织部首次就解决共产党员信仰宗教问题发出《关于妥善解决共产党员信仰宗教问题的通知》。通知指出:当前,少数党员信仰宗教,参加宗教活动,特别是在一些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和宗教势力影响较大的地方,情况更为严重。共产党员是工人阶级的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是无神论者,只能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得信仰宗教,不得参加宗教活动。。。。。。另在中国新疆以县城党委组织部的调研报告《喀什地委:莎车县党员信教问题的调研》中写道:“2000年以来,自费朝觐的党员有两名,分别是霍甚拉甫乡13村原支部书记吐尔孙沙吾提,艾力西湖镇24村原支部书记玉努斯买买提,两人分别于2002年、2003年绕道去沙特阿拉伯参加朝觐活动。已对这两人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县委集中35天时间,对35078名党员、基层干部、‘三老’人员分期分批(每期不少于3天)进行无神论教育培训。。。。。。要求每一名党员都要围绕政治立场方面存在的问题认真查摆,查摆工作中,县、乡加强督查指导,严格审查把关,重点突出政治立场,确保了查摆工作的深入开展。通过查摆,大多数党员、村干部对自身存在的问题找得比较准,触及了思想灵魂深处。阿扎提巴格乡8村1组党员艾白斯依说:‘2000年,我妻子一直有病,我给宗教人士送了11只羊、18只鸡,请宗教人士到家�念经给妻子治病,一直不见好转,最后把妻子送到了医院,没想到只花了一点钱几天就看好了病,通过这件事,给我的感触很深,以后我再也不相信胡达了’。(注11)这样粗暴的邪灵作为,是让任何一个现代文明人不寒而栗的。
  
而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运用属灵的武器与共产主义邪灵展开属灵的争战?
  
首先,我们要仰仗神的力量,不是我们自己。其次,我们要从灵的高度认清我们的仇敌魔鬼撒旦。第三,我们用神的盔甲全副武装自己。
  
耶稣是靠神战胜了撒旦的攻击:“当时,耶稣被圣灵引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魔鬼又带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耶稣说:‘撒旦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于是魔鬼离了耶稣,有天使来伺候他”(马太福音4:1-11)。与撒旦作战的最好的方法就是靠神和神的话。 在网上流传的据说是中国家庭教会领袖张弟兄写的文章《中国本地先知:朴姊妹的见证》中,也揭示出靠神与共产主义邪灵进行属灵争战的方法:“ 朴姊妹为此求问主,她该如何做?主启示她,就像当年约书亚进迦南美地,首先攻破耶利哥城,现在的北京就是中国的耶利哥城,去北京攻破坚固的营垒,照着上帝的时间表,按照上帝的策略去祷告,因为掌控中国的黑暗权势都集中在北京⋯⋯她在内室与主亲近祷告,一天连续祷告几小时,领受主所赐的属灵争战策略,然后,外出行走祷告,按圣灵的带领,步行于天安门广场、政府机关、电视台、报社门口、医院、中央党校、各区党校等——宣告这里属于上帝!主耶稣掌权!朴姊妹到各寺庙进行属灵争战祷告,甚至到八宝山公墓祷告。有几个月,圣灵一直感动朴姊妹在北京各处宣告:‘黎明将要来到!北京的黎明将要来到!中国的黎明将要来到!’”
  
我们要靠神争战,更要靠神认清撒旦的力量特点,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共产主义邪灵的能力特点是:1.能力大:是“执政的、掌权的”,是“管辖这幽暗世界的’,希腊原文是kosmokratores,指“世界的统治者”,《圣经》形容魔鬼是世界的掌控者(如约12:31, 14:30和林后4:4)或世界躺卧在撒但之权势之下(如约壹5:19)。但撒但不属血气,如果我们用血气和他们斗,很难得胜。2.邪恶的:能力自身是中性的,在于能力的使用者的动机和使用本质是否善良。神是大有能力的,他因为爱而善用其能力,把信徒造成其杰作,“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2:10)。“恶魔”原文poneeria,意即“邪恶的”。魔鬼滥用其能力,带着邪恶的、敌对神的意念,行出敌对《圣经》、暴力败坏的众多野蛮作为。对其的残暴、野蛮等邪恶我们要有充分的预期。3.狡猾的:“诡计”一词让我们看到魔鬼狡猾的一面,它欺骗、伪善、离间、无所不用其极;它有时是万恶的鬼魔,有时却会化作光明之天使(林后11:14);它有时是吼叫的狮子,有时却是狡猾的蛇(彼前5:8; 创3:1)。魔鬼最大的诡计就是使人不相信它的存在,而且以它为神。对魔鬼,我们一定要明察秋毫、试破一切诡计。
  
认清敌人后,我们所要使用的武器,就是使徒弟保罗在以弗所书6:13-18中揭示的神给我们的属灵武器:1.真理的腰带2.公义护心镜3.平安的福音4.信德的盾牌5.救赎的头盔6.圣灵的宝剑7.灵里的祷告。神学家们从希腊史家坡利比乌斯(Polybius)处得到罗马军队军装资料指出,全副军装包括盾、剑、矛、盔、胫甲和遮胸镜。而使徒保罗的军装清单里少了矛,而多加了腰带和鞋子。
  1.真理的要带:第一件军装就是腰带。士兵们是用腰带来束腰、预备作战.用真理当带子束腰,表示我们的生活行为要受真理的约束。一个要过得胜属灵争战的信徒,必需要每天领受且遵守神的话语,才能抵挡魔鬼的攻击。
  2. 公义护心镜遮胸:第二件军装就是护心镜。兵士们用护心镜来遮胸,一般的护心镜是遮盖颈项直下至大腿的部位, “公义”此词常被保罗用于指“因信称义”,让我们想到今天我们是属主的人,已经向撒但宣告我们脱离了他们,成为神的儿女了。
  3. 平安的福音:第三件军装就是军靴。这和平的福音(即因耶稣基督的救赎,我们得与神、与人和好)是信徒得以站稳的根基。
  4. 信德的藤牌:第四件军装就是藤牌。“信德”原文是piste0s,即“信心”。保罗的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因着我们对神的信心和信靠,我们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恶者”就是魔鬼、撒但,“火箭”是古代极其危险的武器,这种箭沾上沥青或可燃之物,在作战时,点燃了就扔向敌方,起到伤敌或燃烧接触之物。
  5.救恩的头盔:第五件军装就是头盔。在赛59:17里,以赛亚说耶和华“以拯救为头盔”, “头盔”保护头部,头代表人的思想。撒但往往借着网络、电视、电台、报章、杂志等等媒介,传扬邪灵的主张。
  6.圣灵的宝剑:第六件军装就是宝剑。宝剑可攻击仇敌,是可进攻的武器。这武器就是圣灵,所以我们要求圣灵充满和圣灵的各种恩赐。
  7.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争战的同时必须祷告。我们要发起国度性的针对共产主义邪灵的祷告,求圣灵的帮助、引导和感动更多基督徒进行争战性祷告;我们要采取多种形式随时多方祷告、代祷、走祷,甚至到被共产主义邪灵控制的国家中去祷告;我们更要采取禁食祷告、多人祷告、多国祷告的多种形式祷告;我们要求主加添给我们灵力,为在灵界战胜魔鬼撒旦祷告。
  
以下图表也更能说明我们在属灵争战所需要的武器:
  
属灵武器 The Believers Arsenal of Spiritual Weaspons
  
信靠与顺服 Faith and Obedience
神的名 Name
神的宝血 Blood
神的应许和约定 Agreement
捆绑与释放 Binding and loosing
禁食 Fasting
赞美 Praise
神的话与见证 Word and Testimony
相对肉身武器 Versus Carnal Weapons
祷告与代祷 Prayer and Intercession
  

以上图表说明,我们要靠神的名、神的宝血、神的应许和约定,对魔鬼进行捆绑与释放;我们还要通过禁食祷告、对神的赞美,用神的话与见证,进行属灵的争战。我们也要禁止魔鬼的名,销毁一切沾染共产主义文字图案的图书、光盘、旗帜、歌曲、肖像、电影、艺术品、衣物等等,对一切与共产主义有关的建筑、文物、遗址、纪念馆等全部拒绝参观,但要鼓励更多的人去这些地方周围进行争战性祷告。最重要的,我们要鼓励共产党员退党,不再成为无神论者,而是掀开属灵的遮蔽,找到神的庇护。
  
当他与共产主义、与无神论断绝关系并摆脱了共产主义邪灵辖制后,他就会找到属于他的宗教信仰。无论他信仰基督教、伊斯兰教、喇嘛教、法轮功或天主教等等,他已经向共产主义邪灵宣战并将与邪灵展开正义的斗争。只要你有属于自己的宗教信仰,共产主义邪灵就会恐惧,因为它最怕的就是灵界里对它的逃脱、起义和颠覆。这也是为什么共产党老是跟法轮功、家庭教会、西藏人、新疆人过不去的根本原因。不管信众的数量和信仰的具体内容,凡是人们灵里的觉醒和壮大,都是对共产主义魔鬼统治的威胁和瓦解。也因此,在与共产主义邪灵争战这一点上,各个宗教信仰信众,都应该团结起来;为中国民主自由作过巨大贡献的民运人士,也要洞察到这场斗争属灵的本质,而与其他信仰团体携手合一。
  
正如著名民运人士杨建利博士在《第四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闭幕词》中所写到的:“中国政府不可能只给藏人自由而不给汉人自由、不给维吾尔人自由;中国政府不可能只给法轮功信仰自由而不给基督教地下教会自由;而悬架在台湾、香港、澳门头上的专制威胁只可能通过中共统治区的人民不断获得自由而缓解。所以,我们自由的事业是一体的,是不可分割的。”(注12)总之,无论你是法轮功信众、基督徒、穆斯林、喇嘛教徒、 天主教徒或民运人士等等,我们应该团结起来,而且必须要团结起来,共同形成属灵的庞大军队,在天上、在地上,在中国、在北韩、在缅甸,在一切被邪灵辖制的国家,与共产主义邪灵展开这场有史以来最为壮观和激烈的属灵争战。这是一场伟大的圣战,这是一场属于神、荣耀神、依靠神的圣战,我们将在这场圣战中得到永远的自由、得到荣耀的冠冕。
  
正如Rick Joyner在《末日决战》 听到的神的声音:“但是不要害怕,我也有一支大军。你现在必须起来打仗,因为不再有可以躲避这场战争的地方。你必须为我的国度、真理、还有那些被蒙骗的人而战”。(注13)也正如神学家马丁.路德写的诗歌一样:“黑暗之子咬牙切齿,我们对此毫不惧怕。它的狂怒我们可以忍受,因为它的毁灭已经注定。神轻轻一句话就可击倒它⋯⋯从亘古到永远永不改变,神必得胜凯旋!”
  
起来!争战!我们必将得胜!正如共产主义邪灵在《共产党宣言》最后宣告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今天,我们也要向整个宇宙宣告:“全世界正义的人们,联合起来,与共产主义邪灵进行属灵的圣战”!

  注1:《听着,撒旦!》第132-133页 安卡罗 着 复兴团契出版 2000年三月第三版
  注2:英国建随军牧师队伍 成英军“精神支柱” 星岛环球网 www.stnn.cc 2008-10-16
  注3:美军牧师:行走于战火中的上帝仆人 新民晚报 2007-05-24
  注4:见《兄弟相爱撼山河》一书, 张文亮着 敦煌文艺出版社 2006年12出版
  注5:《我就是这样服事》 赵镛基 着 基督环球宣道出版社
   见网络电子书http://insight2b.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13.html
  注6:凤凰网奥巴马演讲全文2009年01月21日
   http://news.ifeng.com/opinion/200901/0121_23_981290.shtml
  注7:布什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仪式上的演讲全文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6/21/44667.html
  注8.《共产党宣言》全文 乌有之乡网站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0/200710/26145.html
  注9. 见《末日决战》 第6、7页 Rick Joyner着 刘如箐 译 基督教以琳书房 1999年5月版
  注10.见《末日决战》 第7页 Rick Joyner着 刘如译 基督教以琳书房 1999年5月第1版
  注11.见喀什地委组织部网站:http://zzb.kashi.gov.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259
  注12.见《北京之春》2008年12月号总187期第58页
  注13.见《末日决战》 第7页 Rick Joyner着 刘如译 基督教以琳书房 1999年5月第1版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九评退党征文】从一份机密档案解读中共
【九评退党征文】用我所见解读《九评》
【九评退党征文】穷棒子笑闻录
【九评退党征文】故乡恋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数万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老外看香港】解析港版“诸神黄昏”
【拍案惊奇】港人抗争新招!贵州地震前龙叫?
【新闻第一现场】港人获美庇护?郝海东吁灭共
【十字路口】中共推港版国安法 暗藏全球超限战
【罗厨寻味】西葫芦炒牛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