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間故事

善心船工奇遇 乘麻布升天

作者:殷鑫

李少君上奏漢武帝說:「我曾經遇見了仙人安期生。」圖為《安期生遇仙》。(公有領域)

    人氣: 7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很久以前,浙江塘西鎮有一座丁水橋,撐船工馬南箴每天撐著小舟,來來往往穿梭橋下。

搭渡母女

一天夜裡,他撐著夜船。岸邊有個老太太帶著女兒,招呼小船,要求搭渡。這時小船裡已經有幾個客人,都不願意老太太搭渡。

馬南箴說:「深更半夜,又是婦道人家,不便投宿,給她們方便,搭渡她們也算是積點陰德。」他就停靠岸邊招呼母女倆上船。

老太太帶著女兒上船了,兩人坐在船艙裡一聲不響。

當時正是初秋時節,天高氣爽。老太太看著北天,逕自指著北斗七星笑著對她的女兒說:「豬郎又要用手向西方指了,他竟如此喜歡趕時髦呀?」老太說的豬郎就是北斗七星。古人在夜裡觀察北斗七星斗柄方向的變化,可以作為辨識季節的標誌。(註)

北斗七星連線圖。古籍《鶡冠子》記載:「斗杓東指,天下皆春;斗杓南指,天下皆夏;斗杓西指,天下皆秋;斗杓北指,天下皆冬。」圖中斗杓指向接近北方。(BreakdownDiode /維基百科)

女兒說:「不是的,七郎君也是不得已啊!如果他不隨著時辰不停地指示方向,恐怕人世間連春夏秋冬都不知道了。」

船艙裡的客人乍聽她倆說話的內容,感到非常驚訝,眼光都投向那母女倆,她倆卻毫不介意。

船行到北關門時,天已亮了,旅客下了船。這時,老太從布袋中倒出一升左右的黃豆,放在一方麻布上,包好了拿給馬南箴,以酬謝他。老太說:「我姓白,住在西天門。以後有朝一日你要見我,只要腳踏在麻布上,就可以升飛到天上,找到我家。」說完,她母女倆就不見了。

麻布升天

馬南箴心裡有點犯疙瘩,以為她倆是妖怪,就將老太送給他的黃豆撒在田野裡。回到家,捲起的衣袖摺裡還留著幾粒黃豆,仔細一看,竟然全是黃金。

他後悔了,心想:「莫不是遇上神仙了?」他急急忙忙趕到撒豆子的田野小路尋找,豆子已不見了,而麻布卻還在。

他撿回麻布,雙腳一踩上去,就覺得不知不覺全身輕舉上升。俯頭一看,下面就是自己居住的村落,村落、居民都在他腳下,白雲也從他腳下飄過。

從空中鳥瞰。圖為1760年製作的廣東鳥瞰圖。(中央社)

一路上他越飛越高,終於到了一處玉樓瓊宇,有個穿青衣的女子,已守候在門外。青衣女子對他說:「郎君果然來了。」

青衣女子入內扶出老太太來。老太太說:「我與你有一段舊緣。我要將小女兒許配給你。」

馬南箴謙卑推辭,說自己配不上。

婚禮

老太太說:「配不配這話怎麼說,只要有緣分,就是配。我在岸邊招呼你渡江時,這緣分就發生了;你肯讓我搭渡,就是你接緣了。」老太話音剛落,竟然一桌酒肴已經擺好。吹笙歌唱,為馬南箴和青衣女子舉行了婚禮。

宋《仙山樓閣圖》。(公有領域)

馬南箴在瓊樓玉宇的仙界住了一個多月,逍遙悠遊,夫妻恩愛。有一天他想念起家鄉來,就與妻子商量。妻子教他仍舊踏在麻布上,乘雲而下。

馬南箴按照她說的辦法踏上麻布,一路馭風而行一般,就又回到丁水橋。鄉裡的人都集聚到馬家圍觀,聽聽馬南箴消失了這一個多月中,發生了什麼事。鄉人聽著聽著馬南箴的敘述,都不相信他是從天上回來的。

從此以後,馬南箴常來往於天地之間,就只靠著那塊麻布當作車馬工具。他的父母卻擔心兒子這樣的行動,暗地裡將那塊麻布給燒掉了。而那麻布焚燒時留下的難以描述的異香,一個月還未散盡。

但是,麻布沒了,馬南箴上天之路就此斷絕了。

資料來源:《子不語》

註釋:古籍《鶡冠子》記載:「斗杓東指,天下皆春;斗杓南指,天下皆夏;斗杓西指,天下皆秋;斗杓北指,天下皆冬。」
@*#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玄宗開元二十五年,晉州刺史柳渙有個外孫女姓崔,家住博陵。汴州扶風有個叫竇凝的人,他想娶崔氏為妻,就托媒人,拿著厚禮去崔氏家求親。崔氏得知竇凝現已有一個身懷有孕的小老婆,就提出只有把他的小老婆打發走後才能成親。竇凝應了崔氏的要求。於是就帶著他的小老婆一起去宋州,當天晚上他小老婆產下了兩個女孩。竇凝趁著小老婆疲憊不堪的時候,殺死了她,並在死屍肚子裡填上沙石連同剛生下的兩個女孩,一起扔到了江裡。竇凝回到汴州以後,就欺騙崔氏說:「小妾已經叫我打發走了。」於是他們就選了一個吉慶的日子結了婚。婚後十五年間,崔氏生下了好幾個孩子,但是所生的男孩都沒有活,只有兩個女孩活下來。
  • 而且從這個故事中我們還看到正是因為薛華年的善行,從而得到了仙人指點,可知善有善報,那麼相應的,惡行也一定有惡報。
  • 康熙帝祖母孝莊文皇后(莊妃)博爾濟吉特氏布爾布泰,得知塞外有一處盛名遠播的溫泉——關外第一泉對洗浴老寒腿(風濕性關節炎)療效神奇。向康熙皇帝提出要到溫泉去洗浴老寒腿,帝欣然同意。
  • 當一個人願意把自己僅有的一點財富布施出去,這種不求回報的布施是非常高尚、純淨的布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