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碧空清

清尘

美丽奇妙的梦境。(摄影:olly /Fotolia)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我一早醒来,习惯的来到窗前远望,看到窗外是一片蓝色的大海,向下望去,是有着美丽浪花的浅白色海岸,我惊讶于我住在一幢坚固的楼房里。我连忙喊冰旋:“快来看海啊!”结果冰旋好像早就知道了似的,已冲出家门,向楼下跑去,边跑边说:“我下楼玩去了。”我回过神来,静静的看着窗外,过了一会儿,来电话了,是姐姐,她说一会儿要来我这个地方游玩,我说好啊,您先与冰旋会合,我一会儿就到。我边下楼边想,楼外应是美丽的沙滩吧。

到了楼外一看,哇!是一大片美丽的草原,新新亮亮的阳光盈照着,感觉特别舒适。我一直喜欢阳光的明亮和蓝蓝的天空,这太完美了。尤其纯天然的草坪上,还有如星般点缀的小花是那样的大方美丽。感受最深的是非常清新的空气,蓝蓝的天空,亮亮、暖暖、新新的太阳;眼前是美丽的大草原,不远处是一望无际的海岸线,哇!好美哟。

我边走边享受着、欣赏著,不一会儿,就看到姐姐与冰旋聚在一起游玩,冰旋在草地上飞奔著、嬉笑着,发现她穿的衣裙好漂亮,从没见过的,还带着很自然美丽的头饰,更显她的活泼可爱和美丽。她手里拿着花,从草原的上方向下跑过来,我看到就是一副美丽的画面,人与自然都是那么美,我想拿相机照下来,与她们打过招呼就往家赶。往家走时我看到有条路上两旁生长的鲜花是那样的美,大大方方的花朵,特别奇特美丽的花,不同的颜色,不同的美丽。还有发现天空中似乎有清清的风儿把零落美丽的花瓣带到天空,在我头顶的不远处,飞舞著,那清风好像就是为了托住花瓣而存在,带着花瓣时快时慢的轻舞著,一会儿组合成一朵大大的花,一会儿又翩翩独自起舞,简直美的有趣极了,我一路走一路欣赏著,感受着这罕见的、稀有的美丽。到家后赶快拿了相机出来,为了看花就走入了这片奇异的美丽飞花风景的路上。

这条路上人很多,似乎已习惯了这些奇花异景,没人像我这样贪婪的浏览。我遇到的第一个人还是我认识的一位阿姨,我与她亲切的问候着,看着她询问的目光,我说我打算收集些无人要的花用做花环头饰,她听后连忙帮我采集一大把,其实我并不想让她帮忙,只是想满足她的好奇心和关爱心而已,结果她帮了倒忙,把花梗留的不长,我的花环也不能尽快完成了,我心里有些失望的向她表达谢意,就低着头、弯著腰再重找可用的花朵。我边走边拾找掉落的小野花,我看到生长的大花很美,但我不忍心摘,心想它也是一个生命,它是给大家看的,我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去摘下它,只一个劲的去找掉落的或被别人丢弃的小野花。

逐渐的遇到的人越来越多了,空气也越来越不清新,人群中的花圃里的花似乎也被浑浊的空气污染,也不再精神美丽,有些衰败的样子。我为了找花,低头哈腰的在人群中慢慢的寻觅著,照相的事也不想着急了。时间过的很快,一会儿,天色就暗下来,好像快傍晚了。我开始着急,心想,这相还没照呢,都怪我把时间都耽误了,手里的花也蔫了,也不好用了。这边生长的大花也像疲倦了似的不精神,冰旋与姐姐那边的花是不是也如此呢?我边想边快走,走出了人群。

回到了大草原的路边上,啊!又是一片明亮的新新的阳光,路边花圃里的花儿依然娇美、精神百倍,还好,还来得及照相,我心里如释重负。刚才去的地方与这边好像是两个时间的概念,那边的太阳快落山了,这边还是正当午呢,不耽误照相,我乐得一路向草原下方飞奔,感觉是那样的轻快,突然发现自己穿的衣服也很美、很轻,跑起来的感觉好美妙。轻快的跑着、跑着、享受着新新亮亮的阳光、蓝蓝的天、青青的草、清新的空气,感觉这片空间就是自己的,一切都有了,不应该去别的地方采花……

这时我从梦中醒来。

醒后一通回忆,与亲友述说着,这个美丽奇妙的梦境,感受到他是一个干净美好的世界。他喻示我,我已很富有,不需要羡慕别人,更不应被别人带动去寻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差点误入歧途。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卢希哲更惊讶了:我正好三十多岁,难道我是老妇人丈夫的后身吗?就召老妇人到衙门里来看,果然和梦里老妇人长得一模一样......
  • (shown)那人心中暗自所想的邪念,都被上天所察觉。可见人的言行乃至思想,都被神知道的一清二楚,真是神目如电。
  • (大纪元记者李德良报导)正梁中医诊所院长邓正梁于“2009年未来科学与文化讲座”发表“梦境探讨”,首先他提出梦是另外空间发生的事情,有些是真确到比日常生活还要真实,但是人在睡觉,另外空间的事我们怎么会知道呢?因为人真正的思维是由元神发出,元神是人真正生命的主宰,大脑不过是一台语言翻译机,受元神指挥,将元神的讯息转换成人们听得懂得语言,并展现手势动作等等,当人肉体在休息时,元神在另外空间不一定是休息的,因此有梦的产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因为元神在梦中的讯息会带入日常生活中来,而白天的生活也会进入梦中,都是一体的。
  • 明朝金陵人吴可菊在笪桥开香蜡铺,他养了一只黑狗,平日很听话,后来忽然见人就咬。
  • 中国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好像与我们白天的活动有关系,一般人也会说,祝你有个甜美的好梦,梦的好坏与否,也成了睡眠被祝福与否的感觉。
  • 明朝早期有一个名叫曹本(字子善)的兵部侍郎。据说他出生前,他的父亲曾做过一个非常奇特的梦。今天我就来给大家讲讲这个梦。
  • 迪妮丝来诊所是因为浑身关节肌肉都痛,连一杯水都端不起来。我问她做什么工作,她说这与手痛无关。

    打开病历,看到她在“怕针灸,又不喜欢针灸”这行字下重重的划了一杠,原来,她是痛得走投无路才来的。针对她的恐惧心理,我半开玩笑的拿了一根0.5分长、只比手指甲宽一点的耳针让她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针就已经插进穴位去了,然后,在百会又加了一根针。当我转身准备出去时,她说:“你还没问我什么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