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豆油灯

源泉

(摄影:/Fotolia )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小时候,老辈人常对我说,当年他们都在煤油灯下看书、学习,几乎很少有人近视,怎么现在电灯这么亮,却有这么多年轻人近视啊。这问题我当然答不上来,曾有一同学少年时痴迷于武侠小说,坐卧行住……成天捧了书在看,可直到现在眼睛还是贼亮贼亮的;而我那小妹根本不爱看书看电视,眼镜片却像油瓶底那样逐年加厚。但爱好简朴生活的我一直很怀念少时在古镇生活时的氛围,怀念那过节时的气氛,怀念那记忆中的一豆油灯,认为那简单恬然才是传统文化底蕴的体现,大家都活得明白从容。

老辈人相继逝去,闲暇时我常在室内燃起几炷香,让那古朴的氛围再度充溢满我的书房,但在灯光通明的晚上,我却时常在想,如果室内再仅有一盏油灯,大家围着看书、聊天,那该是多么有兴味啊。

于是上网一找,邮购来几个莲花玻璃灯盏,酥油、灯芯之类的物件,将酥油加温熔化后注入灯盏,立上灯芯,小油灯便做成了,可以在节日时礼佛用。我又把从海边拾来的几个大海螺找出来,找出一个较有古韵的样式,配上底座,和孩子一道动手,也把它做成一个古朴的灯盏。

于是晚上我们就熄了电灯,燃起海螺油盏,围灯夜话,我给他们讲述过去的故事、上代的家谱、古时的文化……我发觉今天他们没有了电视,听得特别专心,专注虔诚聆听的样子很可爱……一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拨了拨灯芯,要添点油了。故事刚好讲完,九点多,就让他们上床睡觉了。一晌安眠,第二天他们早起,都说昨晚围灯聊天的感受很好,睡眠足,精力充沛,以后还要多玩“油灯游戏”。

当然在快节奏多事务的今天,人们都离不开电脑,油灯也不可能天天点,至多就是一种怀旧的体味吧,让自己在浮世的喧嚣之中能常找回些传统文化的氛围感受,彼时心安宁,刹那间仿佛时空都消融,凝视烛火时,于定中与那亘古以来的历史记忆相融通,这不是生命的莫大喜悦么。而回到电视前的孩子,又开始变得任性浮躁了。

我似乎体味到了为何古人要在一年中给后人设定了许多节日、纪念日,那就是为了让大家记住历史,让后人在传统习俗中体会喜悦,找回真性,在这虔诚的心境中再度与传统文化的根相融通,保持住心底那份与生俱来的真与善,代代流传。

──转载自看中国论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本是汽车制造大国,虽然制造汽车的历史没有欧洲悠久,但在二战之后汽车制造业迅猛发展,也创造了诸多名牌车厂。日本的昭和时代后半,也就是1960年代到1980年代的30年间,正是日本经济大发展的时期,这个时代生产的名车,在日本被称为日本怀旧车。5月28、29日,在东京国际展示场举办了每年一度的日本怀旧车展。本次车展主要展示了日本昭和时代怀旧车,主要有Nissan的Skyline系列,丰田的2000GT系列等跑车。还有被称为“Skyline之父”的樱井真一郎的世界展,并有欧美的怀旧车展示。
  •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令人熟悉的故事:一位专职教师敦促她的学生深入内心去挖掘个人奋斗的隐密细节,因为与人分享往事,对那些学生的生活影响很大。所不同的是,大多数学生都老得足以当教师的父亲或母亲。
  • 早在月初王老先生便透露出端倪。他在部落格中PO文写道:“夫妇俩,她病倒了,他很困难。”又提到,儿子媳妇们在美国等绿卡,工作要紧又有房贷问题,自顾不暇也帮不上忙……。此一事件,不只突显了子女远在他乡无法照顾年迈父母的无奈,更让人看到独居老人、老人照顾老人以及家庭照顾者不堪压力负荷的问题。
  • 中秋节将至,香港尖沙咀文化中心的中秋彩灯展览已正式亮灯,让市民欣赏。今年展览的主题是“香江岁月狂想曲”,首次以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作为背景,呈现工厂妹、油脂飞及街边小贩等代表性人物,也有大牌档及飞机榄等时代标记,甚至制水时市民排队轮水的景象,展现香港本土特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