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九载 绝食六年反迫害(6)

七十天不准睡觉
山东明慧网通讯员

坚修法轮大法志如金刚的赵建设,照片为遭迫害前(左)、遭迫害九年后(右)的对比。(图:取自正悟网)

【字号】    
   标签: tags: ,

可能没有人听说七十天不准睡觉的。二零零四年五至七月份,我就遭受了七十天不准睡觉的残酷迫害。在此期间,参与迫害并有过相同经历的恶人鲍金华(曾被纪委双规,七天不让睡觉,就投降坦白了)讲过:“我一直跟你在一起,亲眼看到七十天不让你睡觉的全过程,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七十天不让我睡觉,采用的手段:

1、用医用胶布把双眼皮上下扒开粘住,眼皮分开无法阁眼(双手双脚一直捆绑,手碰不到眼睛);恶人丁宏银用松紧带做成头套(类似紧箍咒)紧勒额头,几小时后头疼欲炸;

2、恶人丁宏银用吸水球灌满水用力喷进鼻腔,每晚无数次就这样用水呛我,胸前挂个方便袋让水流到方便袋里;

3、香烟点着放到鼻孔用烟醺,边薰边打耳光,每天几十个耳光(共计几千个耳光);

4、不喊报告就不给松梆小便,脚下放上塑料周转箱,我没有配合邪恶,经常小便在身上,流到脚下周转箱里,一只脚一直站在周转箱的小便里;

5、内裤塞嘴(犯人钟志明、丁宏银用带有十八次小便和大便痕迹的内裤用竹筷塞进嘴里,用布条扎紧,不让喊出声,连续几周内裤发霉发臭仍塞在嘴里);

6、犯人钟志明和一犹大将我抬起来把腰担在铁床头上,两头用力下压,致使腰椎受伤变形,身体萎缩(腰椎有外伤证据);

7、我拒穿囚服,犯人拿我的双手用力撞击铁床,致双手肿大。恶人钟志明有时将我双手反绑在老虎椅上,恶人孙红卫将我左臂扭伤,致使长时间不能抬起转动(每天四次灌食绑到老虎椅上);

8、每天晚上一个多小时文革式的批斗会,把我从头到脚、祖宗三代骂得一文不值,我告诉钟志明:“我被挨骂的话,如果有人整理出来,将是一本厚厚的骂人辞典。”每个犯人的发言要求记录,连续一个多月;

9、打耳光(共打了几千个)。教改科副科长王宏凯(专管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当着四名犯人的面打我耳光。我正告他:“打人犯法,监狱警察就能随便殴打他人?谁给你的这个权力?”他一边打一边讲:“谁打你了?谁看见了?谁敢给你作证?”我斥责:“你认为这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世界?讲出这些流氓无赖的话,你还配穿这身警服啊,早晚有一天你会穿上这身囚服。这些犯人现在不敢作证,他们会永远呆在监狱里吗?走向社会还会被你控制?你们已经构成了虐待被监管人员罪。”

从江苏苏州监狱、洪泽湖监狱调来一名孙姓恶警带领六名已转化了的原法轮功学员对我进行迫害。我告诉他们:“你们不能用生命永远的美好来换取暂时的安逸。”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这六名被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亲眼目睹了我被捆绑着单腿站立七十天不让睡觉,期间采取的几十种卑劣残酷手段,我仍依然坚信大法,没有过多的言语,而是行动把他们震撼了,惊醒了。我曾开玩笑讲道:“将来敢到法庭为我作证吗?你们可是目击证人。”除了一名犹大外,其他五名都不再配合恶警。

魔鬼的盛宴(阴谋)

监狱硬软兼使,监狱教改科派专车去千里之外把老人、小孩接来(花言巧语谎称路过潍坊,顺带你们去看看赵建设,你们要劝他吃饭。)免费安排食宿,并设了“鸿门宴”──与家人共进晚餐,身边两名夹控犯人开始大吃大喝,美食满足了他们狱中十几年吃不到的炒菜,顾不上夹控我了。

我看着老人、小孩吃的同时,坚定了一念,决不能被亲情带动上了邪恶的当。老人看到“丰盛的家宴”,我不吃不喝一口,泪如泉涌,哽咽说不出话。我安慰老人说:“妈,我是无罪的,为了信仰而被判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只能用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我们不能上当,我已经被绑在那里单腿站立一个多月了,这么长时间连觉都不让睡,每天还被打几十个耳光。如果我吃饭,他们更会加重疯狂对我的迫害。里面这样的例子太多了。”老人听后对我绝食的举动也就理解了。监狱企图在我一个多月没睡觉,用亲情来达到让我吃饭的目的。监狱派专车及一名女警陪家人逛无锡景点,还为小孩购买学习用品,以此迷惑家人来劝我。没达到他们的目的,就让老人和小孩自己坐火车回家。事后,我跟皮笑肉在哭的王宏凯讲:“你们的任何暴行,不管如何精心策划,对我都没有任何作用。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待续)

--转自正悟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二零零四年二月常州精神病院从江苏省人民医院、常州市人民医院请来多名精神科医生来给我鉴定,企图扣上精神病的帽子,以此借口披上合法的外衣加重对我的迫害。面对九名医生和专家,我坦坦然然地向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他们不要做监狱的帮凶,更不要跟他们同流合污,要为你们自己的将来负责。一个多小时的对话,他们都明白了真相,鉴定结果正常,未对我服用精神病药物。但一个多月仍不让我离开精神病院,进一步进行精神摧残。千百种无数次对我滥施暴虐,只为动摇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 (shown)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正月初七)狱警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我在无锡监狱只待了七天,监狱就做出最狠毒泯灭人性的决定:把我当成精神病转移到了常州市监狱精神病院康新医院治疗三病区(全省监狱系统集中关押精神病犯人医院)进行精神、肉体的双重摧残。他们竟然以欺骗的手段把我送到了精神病院进行迫害。…“医护人员”,连续八天用对我电针通电达三十多次,紧紧的将我绑到铁床上,两根十釐米细针插入双耳后根穴位接通电源使人窒息,电针时我周身抖动,口吐白沫,被恶医南主任用毛巾把嘴堵住。他一副流氓痞子的腔调:“多电几次,我们不差这点电费。”这是一种在精神病院都极少用的酷刑,多数精神病患者是难以承受的。
  • (shown)恶警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突然将我从病床拽起,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被拉到南京市玄武区法院非法开庭(南京市六一零看到我身体状况已危及生命,速判送走)。审判不公开,没有通知我的家人。南京市六一零的头子王晓敏等恶人也坐在了旁听席。在法庭上,我义正词严地为自己作无罪辩护:(1)修炼法轮功无罪;(2)从老乡张尊玉家非法抢去的真相光盘是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实情况,而不是什么非法出版物;(3)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真相光盘是我由广州寄来。我做了无罪辩护后,…指着王晓敏等慷慨严厉地向法官陈述:“今天走过场式的开庭,我知道这是一起法官说了不算的冤案。但我要告诉审判长,法官现在实行终生负责制,你要为你今天的行为负责,真正犯罪的是南京市六一零王晓敏他们……”没等我讲完,审判长干扰、打断了我的陈述,但我还是接着讲:“下面由我来审判他们……”法官、检察官面对这样的场面都非常震惊…无罪、无辜、清白的我被有罪的南京市六一零和南京市玄武区法院法官宣判为有期徒刑九年。
  • (shown)二零零三年六月六日,我绝食三天后,因玄武区看守所没有懂灌食的医生,又将我非法转移关押到南京市看守所,这是一所专门关押待决重刑犯(十五年以上)的看守所,我被确定为严管的对象。…(酷刑中)我不放过每一次机会向同监室的人讲真相,一个月后,号内人员改变了对我的态度,感慨地说:“不会为难你了,在这里我接触过五、六位法轮功学员,你们才是我们民族的精华,愿意交你这样的朋友:一是零口供,什么狠毒的手段也没能让你说出一个字,一言不发的能力,可以考第一了。这样即保护了自己,更不会出卖朋友。二是我们这样凶狠地对待你,你都不怨恨我们。”我讲:“对我施刑的恶警弄得筋疲力尽,连个名字也没问出来,我不讲自己更不会讲别人,因为我是修炼的人,师父教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怎么可能出卖朋友呢!”
  • (shown)〈冤狱九载绝食六年反迫害〉,是法轮功学员赵建设在南京市看守所、无锡监狱、监狱精神病院遭受酷刑摧残坚持不配合邪恶枉法滥行、坚持反迫害的经历。本文长二万多字,本刊分次连载。透过赵建设坚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持续九年遭被酷刑和折磨迫害,几度濒临死亡边缘仍然对迫害者无恨无怨的心境,让世人更了解秉持“真、善、忍”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境界,以及中国大陆邪恶迫害的真相。更愿赵建设震慑人心骨的呼唤良知、救度世人的伟大历程公开于广大世人面前启发更多生命本性的灵光。
  • 修炼法轮大法得福报,常有耳闻。居住在台湾最南端恒春半岛的法轮功学员戴斐娜女士提到,她曾身患绝症,修炼法轮大法后从死亡边缘被救了回来,后五年内又平安躲过了两次大水洪灾、一次巨大地震。邻里们见证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中保平安的神奇事迹。
  • 二零零四年三月,住在邻村的女儿送给我《转法轮》,但因为农活忙没来得及读,但是三月五日起连续三天下大雪,到屋外干不了什么。我想起了女儿给我的《转法轮》,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是我一连五天读下来《转法轮》,这样,我就得了珍贵的法轮大法。
  • 我是一名工作在司法部门的警察,也曾在谎言与利益的驱使下参与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然而后来,我不但明白了真相,还成为了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修炼与反迫害的路上坚定地走过了十年。
  • 我是一名台湾的开业牙科医师。1979年进入医学院时,因缘际会参加了佛学社团,从此约有20年我沈浸在佛教经典中。我内心深处很明白:佛理虽好,却苦无着手处,始终没能改变自己的身心状况,忧郁症与失眠曾伴随我很多年。1999年台湾大地震,当时约有三千人死亡,见到许多生离死别的悲剧,我猛然发觉生命何其脆弱,不能再如此浑浑噩噩、虚掷宝贵的青春时光了。就在这时候有幸得遇大法,当我第一次看《转法轮》这本书,就知道他是一部真正的佛法正道。
  • 我是一名医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亲身见证了得法轮大法后丈夫的身心变化。丈夫得法前患过肺结核、胸膜炎、咽喉炎,身体经常感冒。自修炼至今没有用过一次药。虽然有过几次较重的症状,但没过几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种超常的力量,否则人是无法抵抗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