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修炼故事
人们常说人活七十古来稀,如果人活百岁岂不更稀罕了?本文收集明慧网报导的一群百岁老人故事,当他们步入耄耋之年时,身患大病,面临生死劫难,但却能绝处逢生,且度过百年百岁,原因何在呢?
加州华裔少年——李鑫,自幼喜爱美术,尤其他在修炼法轮大法前后判若两人,改善了弱不禁风的体质,并且他的画作屡屡得到“全美青少年美术作品大奖”。身心健康与艺术创作上的巨大提升令人惊讶!李鑫发自肺腑地感叹:“改变一个人很难,但是大法改变了我!” ...
2000年8月,朱柯明、段巍,和段巍的外甥王杰在北京——这个中国最敏感的是非之地,向司法机关寄出申诉状,控告当时中国最有权势的三个人,江泽民、罗干和曾庆红,他们大规模侵犯人权的罪行。不难想像,他们面临的会是怎样的磨难和曲折。不过,任何曲折的故事都有它的开始,很多时候,这样的开始很可能是令人回味的。
就在我生意刚刚起步不久,想打开更大销售市场时,我的业务经理把我骗了,他经手发走的三车皮货,把钱私吞了,近四十万元……能顶现在的四百万。我一下子债台高筑,真有天塌下来的感觉!有一天,母亲拿个小录音机走到我跟前说:“三儿,你听听这个?”
从决定修炼法轮功的那一天起,我的人生开始了一个新的阶段,改变是真实不虚的,其中最不可思议、也最值得讲述的是:我这个在班里曾经成绩倒数第一的差生,竟一跃考上了重点大学的研究生。
黄晓敏、王丽华和克丽斯缇曾患过不治之症,遭受痛苦的折磨;修炼法轮功后,她们的生活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
今年56岁的崔英淑,现任韩国金海二业国民小学校长,作为一名妻子、一位妈妈、一个儿媳,生活平安喜乐,但是这一切都不是平白得到的。
住在旧金山的法轮功学员Kathy马从事会计工作,与跟大家分享修炼法轮大法以后的神奇故事。
28岁的洛伦兹·杜尚(Lorenz Duchamps)来自比利时小城圣特莱登,如今生活在大都会纽约。自从接触法轮大法(亦称法轮功),他戒烟、戒酒、戒掉游戏的瘾好已经5年,业余时间,他最喜欢去曼哈顿的公园炼功。
阳阳有着异于同龄人的成熟,也有异于同龄人的纯真。他才华多样,性格却又简单……而我最喜欢的,是后来他在博文《传道——老子出西关》中展现出的,一个中国传统艺术匠人的风骨与特质。
她的祖先乘坐“五月花”号来到美国,她是家族中第18个从美国最古老的医学院——宾大医学院毕业的医学博士。但是,她却解决不了儿子突发的奇怪慢性病。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她另辟蹊径,成功攻克了疑难杂症的诊断与治疗。没想到,她还和中国有着深厚的渊源,让她在对付蜱虫这种丑陋的害虫的同时,又参加了一场与更丑陋更邪恶之物对抗的战争……
红斑狼疮是一种免疫系统疾病,几乎没有被治愈的可能,属于绝症。二十年前,一位移居加拿大的台湾人被诊断出这一疾病,在度日如年的煎熬中,一篇媒体的报导让她彻底改变命运,如今,她身心健康、快乐祥和。
“通过直播,这是让世界认识你的好机会”,“用中文演唱中文歌曲,可以推广中国传统文化,而且新唐人选曲都是传统歌曲,信息直接、正面”,香港年轻男中音歌唱家、歌剧界新秀林俊廷(Michael Lam),对11月将在纽约举行的华人歌坛盛事、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充满了期待。
一段花样年华,被迫在黑牢和流离失所中度过。美国一位华裔专业人士回忆自己在中国大陆就读大学期间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人生经历,以及来到美国后所遇到的挑战。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为上、中、下篇连载。
一段花样年华,被迫在黑牢和流离失所中度过。美国一位华裔专业人士回忆自己在中国大陆就读大学期间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人生经历,以及来到美国后所遇到的挑战。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为上、中、下篇连载。
我是一名80后,在中国一所著名的大学毕业后,来美国读研究生,现在是一名北美注册精算师,先后任职于世界一百强、两百强的大型保险公司,年薪近20万美金。可是,与此同时,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
盛夏,南台湾阳光正炽热,晒得人发晕,从上午8时直到下午5时,知名旅游胜地垦丁都是处在可怕的“热”之中。那个热力仿佛直接刺进皮肤里,让人忍不住想躲进冷气房,避开毒辣的阳光。
我年轻时,老是想着要成为成功的商人,那是我人生唯一的目标,我努力想要达成。但好笑的事发生了,当我决定放弃时,我经营的生意却开始真的做大了。
洛蕾塔·杜尚如今是个幸福的妻子和两个孩子的妈妈。她自信的外表,很难让你想到她的成长伴随着恐惧、孤独和绝望。她少女时代的记忆,是所有受过欺负的孩子都永远不愿再想起的。许多少年人都面临这样的处境,走上绝路也时有所闻,为了帮助他们,她提笔写下了自己平复创伤、重新肯定自我价值的心灵历程。
6岁儿子被诊断患有自闭症(ASD),让一位美国妈妈伤心欲绝。然而两年后,男孩却像是换了一个人——外向、知足又快乐。妈妈说,儿子的转变归功于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古老修炼法门。
2018年7月17日,法轮功学员晓童在英议会大厦内举办的“法轮功反中共迫害十九年”(Marking the 19th year of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China)研讨会上这样发问。“我们全家非常担心妈妈的安全,希望能照顾她。但是在这残酷的镇压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安全地见到她?”
芬兰知名民谣唱作人安娜•科克宁(Anna Kokkonen)写下歌曲《金色的国度》(Golden Land),寄托了她对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的深切关注。正是这种让人身心祥和的东方修炼法门,带来安娜自己无限的喜悦。
安娜•科克宁(Anna Kokkonen)是芬兰民谣歌星,也被称为灵性歌手。她的音乐被芬兰资深唱片出版商Riku Pääkkönen称为“职业生涯中所作几百张唱片中最好的专辑之一”。一次偶然的机会,使安娜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也正是因为与法轮功结缘,从此安娜的生活被改变了。
一个人要拥有快乐的人生,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健康的身体,如果没有健康的身体,什么都别谈了。她原本是一位黄梅戏演员,因为人长得好,嗓子好,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她改行成了一名服装设计师,然而,正当她有所成就时,她得了一种病,今天我们就来听一听她的故事。
法轮功这一名词在大陆极其敏感,以至于即使在国外,法轮功修炼者也可能会被国人另眼相待。在北美许多法轮功修炼者都有高学历、美满的家庭、不菲的收入,甚至相当显赫的地位。那麽为什么他们要修炼法轮功呢?
当今社会,在很多人的眼中,名誉、金钱和和睦的家庭就是幸福的全部了。然而,有时这些并不是幸福的最高尺度。大韩法律救助公团水源支部的支部长李惇荣(54岁)律师说,他拥有了所有的这一切,但内心一直觉得很空虚。
苏忠利是大陆留美学生,曾经沉迷于电子游戏。2015年,在他厌倦、苦闷的时候,他想到了气功,他想找到一种传统的方法,让自己沉静下来。
来自山西的李有甫,当年在大陆大名鼎鼎。1993年他来到美国,被聘为中医和武术教授。虽然功成名就,李有甫一直苦苦寻觅,想找到更高的修炼方法。因为他知道,人不只有一生一世,生命可以提升层次。
越南女商人Nguyen Thi Tuoi曾经疾病缠身,丧失了生活的信心,甚至开始为自己准备葬礼。令人惊喜的是,奇迹降临,修炼法轮大法令她重获健康。
他曾经坠入深渊,往事不堪回首。潘清海是越南绥和市人。中学时,他沉迷于电子游戏,和朋友酗酒、抽烟,还撒谎和骗钱,后来又吸毒成瘾,无力自拔。在他最苦闷的时候,一本宝书将他带离苦海,引向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