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长青修炼
一个人要拥有快乐的人生,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健康的身体,如果没有健康的身体,什么都别谈了。她原本是一位黄梅戏演员,因为人长得好,嗓子好,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她改行成了一名服装设计师,然而,正当她有所成就时,她得了一种病,今天我们就来听一听她的故事。
克里丝蒂安来自德国,她与东方有缘。21岁时她初访印度,现在定居鹿野苑,释迦牟尼首次传法就在那里。有一天,在拉达克高原,她看到一位华人女子静坐炼功,表情宁静祥和。她被深深地吸引了……
怎么样才能使自己身体健康的年龄段保持长久,青春常驻,这是每一个人的梦想,湖南郴州的法轮功学员李梅芳,和大家分享她的神奇故事,她的生命遇到什么样的奇迹,使她能够再次重生?
她患了严重的心脏病,在危机时修炼了法轮功,不久疾病就消失了。她的丈夫、八旬的警察,发自肺腑地感激法轮功、感激李大师救了他妻子的命。
收个水电费,既不晒太阳又不淋雨,又不是什么高科技,也不需好大个文凭,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在我们这儿,的的确确是个汤水事,谁都不愿做这个活。
我没跟常人抢生意,买卖却成了。这也是修大法生善念,才有的福报!
到目前为止,法轮大法已经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洪传,大法的著作被翻译成了40多种语言,在全世界出版和发行,而且已经受到了各国、各级政府超过了数千份的褒奖。究竟是什么力量,使法轮大法能够迅速传播,能够得到全世界各族民众的热爱和信赖?这可能是很多人都在思索的问题。今天,我们下面这些神奇的故事,也许能够给您带来答案。
“读到好几处时我眼泪不停地流,震撼不已。这本书天机尽泄,是一部真正的‘启示录’!” 德国女士埃娃玛利(Eva Marie)在两天时间内读完了《转法轮》(法轮功主要书籍)。此前她万万想不到,自己倾尽所有学来的各种灵修方法会在一夜之间变得无足轻重!
我听恩师的话,把这几件事看轻,看淡,看没了,心清如水,一点不怨恨他们。他们帮我提高了心性,我真的谢谢他们。
1992年法轮大法在神州大地上洪传不久,就像雨后春笋般的迅速传遍了大江南北。到1999年在中国大陆就有上亿的民众修炼法轮大法,他们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和无处不在的神奇和美好。法轮大法就像春天的和风,吹绿了群山,吹绿了平原,吹过了汪洋大海,所到之处留下一片蔚然生机。
台东位于台湾的东南隅,滨临太平洋,海岸狭长,风景秀丽,居民纯朴善良,因位处台湾群山的后方,所以也有人称之为后山或后花园。相传此地为吕洞宾在蓬莱仙岛上的修真之地,至今仍留存着许多史前文化遗址和神仙传说,而当年的神仙修炼之地,今日也同样上演着现代人的修炼故事。
我七岁那年,成了痴呆儿,童年、少年、青年时光,是伴着父母的愁苦和他人的耍笑度过的。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慢慢的我变得爱说话了,干活也不那么笨了。
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才能顺应天理、人心,才能化解恩怨得到善果呀!我改变了对班长的态度。班长和我之间的怨恨,渐渐地化开了。
八十载风霜,凝结成八十岁的沉静与雍容。 民国湖北官宦人家的女公子许家玫,一生际遇随国运沉浮。她在位高权重,却清廉简朴的中国传统家庭里度过豆蔻年华,可是后来岁月中,却因陷于中共的欺骗、打压而常多魔难。 在历经“反革命子女”、“右派...
八十载风霜,凝结成八十岁的沉静与雍容。 民国湖北官宦人家的女公子许家玫,一生际遇随国运沉浮。她在位高权重、却清廉简朴的中国传统家庭里度过豆蔻年华,可是后来岁月中,却因陷于中共的欺骗、打压而常多魔难。 在历经“反革命子女”、“右派...
八十载风霜,凝结成八十岁的沉静与雍容。 民国湖北官宦人家的女公子许家玫,一生际遇随国运沉浮。她在位高权重、却清廉简朴的中国传统家庭里度过豆蔻年华,可是后来岁月中,却因陷于中共的欺骗、打压而常多魔难。 在历经“反革命子女”、“右派...
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曼哈顿大游行中,有一对来自长春、目前在纽约生活的八九十岁的老夫妇,他们应该是当天游行队伍中年龄最大者。他们随着游行队伍走完全程。当天近万人大游行走了三个小时,一望无际的游行队伍,第一方阵前面一批人走到终点站时,后面方阵游行队伍还没有出发。这对老夫妇修炼法轮功后,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很多神奇的故事,先生的心脏病、癌症痊愈,太太九十度的罗锅基本直立,他们创下的奇迹,令人羡慕称奇。
这是我们,没有矫饰,发生在近代中国,善良,坚忍不拔的一群人,法轮功学员在洛杉矶的真实故事。
关贵敏先生纯朴自然、挚诚热烈的歌声,像一个心地明澈的游子对故乡的呼唤。是一个坚强坦荡的男儿,对精神家园的追寻。
她曾经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女强人,但在更强悍的媳妇进门后,她成为被媳妇欺负的对象。在尝尽苦头后,终于有一天,媳妇对她态度大变,再不欺负她了。而媳妇的事业也从此风生水起。
在二零一五年冬天被确诊为宫颈癌,医生交代要准备五十万元治疗费用。由于家里拿不出钱,她在一筹莫展的情况, 开始修炼法轮功,结果在第五天,她身体恢复可做家务。现在的她不仅身体健康,而且心情舒畅,和亲戚多年的恩怨也化解了。
我是被中共邪党毒害透顶的牺牲品,今年八十三岁,过去一直在邪党里面当区党委书记,干了几十年,头脑完全被邪党装满了假、恶、斗的黑零件,成了一个机器头脑,邪党遥控干啥就干啥。我是对神鬼报应等什么都不相信的人。
车祸是不幸的事,但是,发生车祸能保住性命属不幸中大幸。如果能让坏死的大腿不被锯掉保住肢体健全不残废,属幸运中的幸运,更可说是不可思议的神迹。
在我工作和生活的校园里有一位担任过系处领导的大姐,人很善良,就是邪党“党性”强的让人不能理解,大伙称她“马列老太太”。
一九九九年,中共却无理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打压,我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抓捕,那些受到中共谎言欺骗的警察打我,我看着被谎言蒙蔽的警察,为他们在无知地犯罪而痛心,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是信神的人,我深知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对他们说: “你们打我,我不恨你们,我为你们痛心,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因为你们不知道真相,你们被谎言欺骗,以为是在对待敌人。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是在无知地害你们自己,毁掉自己的前程。”慢慢地,明白了真相的警察不再作恶了。真相可以唤醒人的良知,可以救人!
“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苦度……”,沁人心肺的歌声震撼我,把我带入深沉的回忆。
以下是我从一个双腿残疾的人变成健康人的亲身经历。
我从记事起就是怕的很,娘和姐经常背起我去看神婆。
我今年六十三岁,是在法轮大法中修炼了十六年的女弟子,从事保姆工作,现护理一位高位截瘫的老大娘,她今年九十岁,我的亲朋好友都说,这活又脏又累、又惹气、是最低微的行业,不能干,可我一做就是七年。
艾美和印度的缘分非常神奇,不是几句话能简单道明的。一个优雅端庄、年过花甲的亚洲女士,孩子大了,又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本应悠闲度日,享受人生,而艾美却选择了自费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机场转到另一个机场,为法轮大法无辜遭受中共非法迫害而到处去讲清真相。有一年艾美曾来回印度七次,从印度的北部跨域到南部。
    共有约 12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