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总理
置身于严肃的国际政治舞台上,加拿大帅哥总理杜鲁道仍保留着纯真童趣,袜子照透过网路传播,年轻人纷纷大赞“太酷了!”
英国大选如火如荼,首相夫妇也在近日携手接受电视采访,大秀恩爱,并且披露他们当年在牛津大学里一见钟情。 梅首相和丈夫于牛津大学上学时在他们的共同好友、日后的巴基斯坦总理贝布托的介绍下结识。回忆当时的情况,梅先生说:“一见钟情,绝对是一见...
即将继任美国总统的川普承诺,不会走很多传统政治人物的老路,其中或许也包括一件事:川普不养宠物。据美国新闻聚合平台Newsy报导,一个多世纪以来的历任美国总统身边都有四条腿的朋友。最后一位不养宠物的总统还要追溯到1865至1869年在任的美国第17任总统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
甫上任一周的中华民国新任总统蔡英文,拥有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与美国康乃尔大学硕士学位,1984年学成归国后进入大学任教,原本单纯的教职,却在一连串看似意外的人生际遇中,被推上了政治舞台的顶峰。 镜头前的蔡英文,给人的印象内敛、冷静...
美国总统欧巴马今晚参加任内最后一场白宫记者晚宴,妙语如珠的他调侃的对象包括媒体、共和党及川普等,连觊觎他总统宝座的民主党同志希拉蕊与桑德斯,也躲不过他的逗弄。
“亚特兰大新闻宪政报”(The Atlanta Journal-Constitution)报导,不久前与癌症奋战的美国前总统卡特今天上教堂迟到,他告诉教友,迟到是因为他28岁孙子过世。
“我当时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得到的是什么,不知道我曾拥有的是一个多么特殊的机遇……如果历史能够重来一次,我决不会离开她。”值宋美龄逝世12周年之际,她晚年时曾在其身边侍奉的唯一一名西人助理拉达斯(Harry Ladas)不无遗憾地回忆到。
前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尔辛是20世纪末真正的风云人物。他曾历任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莫斯科市市长、苏联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俄罗斯首任民选总统。
世界杯决赛,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总统高克到巴西赛场见证了德国队夺冠的历史一刻。高克给流亡异议作家廖亦武颁奖时那慈父般的目光,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不过对球队的大男孩来说,高克更像祖父。穿红外套的超级球迷默克尔则是常把儿牵挂在心的老妈。之后两人到更衣室与捧得大力神杯的众将们开心合影。治大国若烹小鲜,国不过是家的扩大版,那张慈祥长辈与贤能晚辈的“全家福”, 羡煞地球村。
前总统克拉夫丘克手持俄文版的《九评共产党》对大家说,历史中有很多例子,激进可以暂时占领上风,但是最终,理性的声音将会战胜一切。《九评共产党》是乌克兰首任总统常读的 一本中国禁书。
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正式宣誓就职的韩国总统朴槿惠,她有着传奇的人生,缔造五项韩国第一。她是韩国的第一位女总统、第一位未婚总统、第一位第二代的总统(父女总统)、第一位得票过半数的总统,第一位主修工程学出身的总统。她直言自己“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
如果不再担任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你会发现突然有了很多的时间可以做想做的事。小布什总统就是这样。他现在有了新的爱好:绘画。他首先以绘画动物开始,然后画风景,甚至画了淋浴自画像。
斯皮尔伯格导演的《林肯》(Lincoln)远比本届奥斯卡最佳影片《逃离德黑兰》(Argo)深邃厚重。《林肯》令我震撼、感动的程度,就像多年前看《圣雄甘地》一样。
在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中,还有一位也是来自西非的利比里亚,她就是莱依曼•古博薇。与同时获奖的非洲首位女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相比,古博薇更具光彩,国际舆论认为如果没有古博薇带领的声势浩大的妇女和平示威运动,把利比里亚独裁者泰勒赶下台并彻底结束14年之久的两次内战,以及古博薇发动的妇女民主力量和选票,为瑟利夫助选,瑟利夫也不太可能当选总统。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三位得主之一,利比里亚女总统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CORNELIUS POPPE/AFP ImageForum)73岁的埃伦•约翰逊•瑟利夫,作为非洲国家中的第一位民选女总统,获得今年以女性为主题的诺贝尔和平奖,极具象征意义。
“当我绝望时,我会想起,历史上有很多暴君和凶手,一段时间内他们似乎是不可战胜的,但终究难逃失败。认真想想这些,永远都是这样。” ──甘地
里根的总统任期影响了美国1980年代的文化,使得1980年代也常被称为“里根时代”...
作为影子内阁的成员,我参加了内阁的每周讨论会。讨论会通常是于星期三在下院特德的办公室举行。总的来说讨论不是很活跃。我们首先展望一周内的议会事务, 决定谁来发言,根据什 方针发言。也许会有某个同事提交一份东西,并向大家做介绍。
作为影子内阁的成员,我参加了内阁的每周讨论会。讨论会通常是于星期三在下院特德的办公室举行。总的来说讨论不是很活跃。我们首先展望一周内的议会事务, 决定谁来发言,根据什 方针发言。也许会有某个同事提交一份东西,并向大家做介绍。
不出大家所料,哈啰德‧威尔逊在1966年3月末宣布提前进行大选。大选结果同样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保守党失败,工党以比保守党多97个席位的总优势获胜。我们的竞选运动平平淡淡,题为“要行动,不要空话”的竞选宣言苍白无力,只是准确地总结了特德对政治的影响。
用撤换钢琴手的办法代替改变调子,保守党用这种办法寻找替罪羊的动作从来都是不慢的。我们在1964年大选中,以微弱票数失败,这一做法又一次得到验证。任何认真关心保守党前途的人都会开始仔细考虑,是否是由于在社会主义摆下的战场上使用了总体主义的武器这一既定的倾向造成了党的困境。
政府是否能挺过去?正如许多年后我本人经历过的一样,每一次内阁改组都蕴藏着不可预见的危险。然而我却从没遇到过比“大刀横扫的一夜”更为困难的情况,即使1989年也没有这么困难。
我穿上那套宝石蓝的最好的套服会见首相。见面时间很短。哈啰德‧麦克米伦很有魅力地向我问候,并任命我预想中的职务。我热情地接受任命。
后座议员的生活总是那么激动人心而又紧张忙碌,有一次我竟晕倒在议员餐厅,令我的男同事们惊恐不已。我把尽量多的时间用在议会和各后座议员委员会中,也定期出席保守党新议员会餐俱乐部的活动,像哈啰德‧麦克米伦、拉布‧巴特勒、伊恩、麦克劳德和伊诺克‧鲍威尔这样的保守党内的杰出人物和彼得‧厄特利这样才华横溢的年轻的保守党记者都常到这个俱乐部演讲。
不管怎么样,我深感欣慰的是父母都已看到他们的女儿作为议员进入了威斯敏斯特宫。可以说他们实际上真地“看到”了,因为报纸上刊登着我头戴新帽子步入议会的形象极佳的照片。
约翰‧黑尔向我提出的问题——我将如何兼顾家庭生活与政治很炔变得更加现实了。1953年8月,我的双胞胎儿女马克和卡罗尔降临人间。离“那个孩子”出生还有六个星期的一个星期四晚上,我开始疼痛。白天,我已看过医生,他让我下周一再去医院做X光检查。他说,有点事他需要再查一下。现在看来我不能再等星期一了,我马上被送进医院。医生给了我镇痛药,帮助我晚上睡眠。星期五早晨做了调光检查。
正如我已经说过的,1950年的选举结果并不是事物的终结。在最初的兴奋过后,这种结果使有关的人们感到十分扫兴。没有多少人会怀疑工党在这次选举中受到了致命的打击,不久工党将再次举行大选以挽回面子。同
在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考虑离开BX塑料公司及科尔切斯特。当上达特福德的议员候选人后我更觉得我应该在伦敦找一份新的工作。我已告诉选拔委员会我将全力以赴参加竞选,我确实想这样做。从性格上讲,我不会三心二意。因此,我开始在伦敦找工作,年薪应在500英镑左右。虽然这个数目在那时也不算大,但如果要求不高的话足以使我生活得比较舒适。我参加了几个单位的面试,发现雇主不大愿意录用一个为了从事政治而辞去以前的工作的人。
这位可以将“沙砾变成白米”的独裁者,似乎无法解决境内几十年来数百万人因饥荒而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