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名人
一碗茶,到底滋味如何,只有喝的人才知道。
别人的主角是钱和有钱人,我们的主角是茶与茶农,这样的论坛真真是低到泥土里。出门就可以摘到茶叶,弯腰就可以与虫蚁接触,还有那阵阵的清香啊,闻之即醉。
我和白先勇都热爱家乡,但和他相比,我热爱程度远逊于他。首先人家一口正宗桂林话,我却一句家乡话都讲不来。他给我印象至深的是吃米粉,而我还不大喜欢徽菜。据他自己说,父亲打仗归来的头等大事,就是喊隔壁婶娘过来做米粉吃。
他就像悄无声息地走过了一片森林,没留下任何足迹。经过三个月的逐吋检查、清洗和修理,约恩‧瓦杜姆(Jorgen Wadum)教授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辉煌呈现给了全世界。在对荷兰绘画大师维米尔的经典画作进行了最近一次修复后,22年过去,他仍然对她心有灵犀。
“我们不会买账,不会的。我们谈论这个问题,问自己想走多远、到哪一步为止,没人真的有答案。如果你听我们对话,你会听到一群人为了做一些美的事情,正在做出牺牲,他们不想做丑的东西。”库德洛所说的这一群艺术家,正在这个看似混乱的世界中追寻着出尘之美。
库德洛将自己的作画区域置于画室正中央。“当我在这里(作画)时,每个人都看得到我在做什么。”她说。比如,学生们可以亲眼看到她为展览做准备,与画廊老板谈话、商讨价格、包装画作准备“发货”等。除了在课上学习作画,他们也学习怎样卖画,以及怎样应对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通常会面临的考验和困苦。
“我们所从事的艺术被污名化了。”纽约中央车站画室创办人、写实画家雅各布‧柯林斯(Jacob Collins)说。不过在今日艺坛,柯林斯的同道越来越多。当你注视他们的作品时,会无法移开目光,你只感到震撼惊叹。这些作品让你放松、开心,这种感觉正是你期望从艺术中获得的。
严折西自幼随父严工上来沪。他的父亲严工上是中国二十年代著名的老作曲家、中国最早的电影音乐家,同时是电影制作家,制作电影超过百部。严上工是黎锦晖组成“明月音乐会”的最早的成员之一,后来共同推动中华歌剧团。严折西的兄长严个凡都有音乐创作的天赋,其妹严月娴是黎锦晖的歌舞团里的台柱演员。严折西和兄长严个凡因自幼常随父亲在电影公司玩耍、观看电影布景画制作而爱上绘画,都发展成为美术家;同时又都承传严工上的音乐天赋与熏陶,都成了音乐家。
从北美到亚洲、从欧洲到澳洲、随性而喜爱挑战的Rebecca Wenham带着对古典音乐的挚爱,背着她的大提琴,足遍世界在音乐中探索。或许是顺应了上天的安排,她的音乐人生看上去是那么随性自然,水到渠成。
李隽青是以白话歌词书写常民生活的杰出词曲家,他的歌词描绘世象、倾诉心声,深入浅出,鲜明犀利,雅俗共赏。他作的情歌直剖内心、吐露都市常民追求爱情的心声,委婉之情和火热之爱兼融,展现都市新爱情观。
台湾国宝灯笼大师吴敦厚最爱画龙,而且画得威武有力,看起来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中华民国文化部表示,传统彩绘灯笼大师吴敦厚1月30日辞世,享寿94岁。文化部长郑丽君闻讯深感不舍与怀念,指示相关单位协助家属处理治丧事宜,文化部也将呈请总统明令褒扬。
陈栋荪是流行歌曲界的一个异数,虽是业余的词人,却能以素人词家的真声谱出都市之歌、吟咏市民之情。姚敏、李厚襄谱曲、由他作词的歌里,能见到委婉之情与火热之爱两者兼表。
李厚襄的创作曲很多,而且他也是一个词曲兼擅的音乐家,虽然他以作曲为主,但在作词上功力也很高,词境很有韵味和深度,萦绕情怀让人追忆伤逝;有的歌词则很活泼明朗,展现另一种温暖鼓舞的风格。他留下了不少经典之作,如〈魂萦旧梦〉、〈郎日春日风〉、〈我有一段情〉、〈岷江夜曲〉、〈丁香树下〉、〈恨不钟情在当年〉、〈塞外情歌〉等等,歌词典雅隽永,婉转动人的感情,给人如诗一般的感受,触动人的心绪挑起人追逝的情怀,另外他也写有一些直白的歌词,如〈恨事多〉,轻松的语调带有人生感悟的哲理。
姚敏是继黎锦光和陈辛之后中国流行歌曲界最有影响力的词曲作家,他能曲、能词,还能歌,多才多艺,博得“歌坛不倒翁”、一代“歌神”的赞誉。水晶在《流行歌曲沧桑记》提到流行歌曲的三大名家是“状元黎锦光,榜眼陈歌辛,探花姚敏”。
从北美到亚洲、从欧洲到澳洲、随性而喜爱挑战的Rebecca Wenham带着对古典音乐的挚爱,背着她的大提琴,足遍世界在音乐中探索。或许是顺应了上天的安排,她的音乐人生看上去是那么随性自然,水到渠成。 Rebecca Wenham:“...
陈蝶衣(公元1908-2007年)是上海流行歌坛的鸳鸯蝴蝶风格词人,也是其中生命最长、创作生命最长、歌词产量最多的一个,有“词仙”之称。
中国帝王的坟墓开始称为“陵”,约从战国中期以后,首先出现于赵、楚、秦等国。《史记‧赵世家》载︰赵肃侯十五年经营寿陵。《秦始皇本纪》载︰秦惠文王葬公陵,悼武王葬永陵,孝文王葬寿陵。由此可见,这是君王墓称“陵”之始。因为当时封建王权不断增强,为表现最高统治者至高无上的地位,其坟墓不仅占地广阔,封土之高如同山陵,因此帝王的坟墓就称为“陵”。
婚姻是人生中的大事之一,也是在八字批命中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尤其是男女如何“合婚”?合婚真的是有可能的吗?看古人如何合婚?问现代人如何合婚?无缘
诗集在身,作用往往极大;偶而眼中摄入几个发你深思的句子,令你在好几天说玩又像没玩到的旅途荒闷中突的一下亮了起来。诗集硬是有这种空谷醍醐的奇妙效果。
深得俄罗斯音乐艺术真传的加拿大籍著名钢琴家鲍瑞斯.科诺瓦洛夫博士(Dr.BorisKonovalov),从他5岁学琴、16岁担任欧洲顶级“新西伯利亚交响乐团”独奏、2012年出任“温哥华国际俄罗斯音乐节”主席至今,在古典音乐的旅途上健步已逾...
幸好台北是一个“人的城市”,有极多的角落与极多的人众犹能容纳其他寂寞的人;让他们可以经过,可以探看,甚至可以停下来聊上几句,更甚至让他们滔滔不绝的清除心底之大剂量收藏。
老夫子哈媒体1月3日证实,第一代《老夫子》漫画家王家禧在美国时间元旦清晨5时57分,因年老器官衰竭安详离开人世,享寿93岁。王家禧曾说,“我的一生就像漫画,我尽可能的让《老夫子》,也就是让自己耍宝去逗乐读者”。
吴村的歌词不管是千回百转的,或是明快富丽的,都带着强烈的抒情风格,例如〈秋的怀念〉,《苏三艳史》插曲〈长相思〉,《王宝钏》插曲〈苦菜谣〉,《桃色新闻》插曲〈花一般的梦〉,《孤岛春秋》插曲〈春之舞曲〉,《歌声泪痕》插曲〈何处不相逢〉,《歌儿救母记》插曲〈春风野草〉等等。悲欢离合总是爱,为情欢喜为情忧!
范烟桥作词的电影歌曲有《西厢记》插曲〈拷红〉、〈花好月圆〉,《恼人春色》插曲〈钟山春〉、〈天长地久〉,《李三娘》主题歌〈梦断关山〉、插曲〈春风秋雨〉,《长相思》主题歌〈燕燕于飞〉及插曲〈夜上海〉、〈花样的年华〉、〈星心相印〉、〈黄叶舞秋风〉和〈凯旋歌〉等。
在一九1930、1940年代中涉足流行音乐歌词创作的,除了曲词兼擅的音乐师匠之外,有一派旧派小说文人。从晚清以后到民初流行的通俗文学小说,章回小说体裁,亦文亦俗,常见典丽骈文,主题内涵以才子佳人的故事为主线。这些才子佳人之类通俗文学被当时的“新文学”运动者批判为“鸳鸯蝴蝶派”。
陈歌辛是早年上海流行歌曲界最令人瞩目的一颗星,是个天才型的作曲家、作词家,他短短一生一心投入音乐,也是在四十年代中国流行音乐歌坛树立标竿的经典人物。在四十年代上海流行歌坛陈歌辛的声名和歌王黎锦光相埒,实力在伯仲之间,两人是中国流行音乐第一阶段成熟期的双峰。
中国1940年代著名音乐家黎锦光创作200首流行歌曲,〈夜来香〉最为出名。明星演唱,家喻户晓。多首名曲至今为人深爱,他完美演绎中国人的感情方式,压倒那些喊打喊杀的红歌党曲。
从1932年到1940年,严华灌录了不少唱片。当时的流行歌坛中,男歌星独唱不流行,故严华除少数独唱曲外,先后与当时当红的流行女歌星王人美、周璇、白虹、龚秋霞、李丽华等合作演唱。因严华曾主唱富有民歌风味的〈桃花江〉,主演歌舞剧〈桃花太子〉,加上他俊美的小生外表,博得“桃花太子”的称号。从1932年到1940年,严华灌录了不少唱片。当时的流行歌坛中,男歌星独唱不流行,故严华除少数独唱曲外,先后与当时当红的流行女歌星王人美、周璇、白虹、龚秋霞、李丽华等合作演唱。因严华曾主唱富有民歌风味的〈桃花江〉,主演歌舞剧〈桃花太子〉,加上他俊美的小生外表,博得“桃花太子”的称号。
黎锦晖有培养栽培人才、塑造歌星影星的理想和才能,当年的流行歌曲明星及电影明星,如:王人美、周璇、严华、黎锦光、黎明晖、黎莉莉、白虹、陈燕燕等等,都是明月歌舞团培养出来的,构成了上海流行夜空的“星图”。
经典名片编剧张永祥早年曾因家乡口音障碍了演戏让他改走幕后写剧本之路,反而成了台湾获奖作多的编剧泰斗。从军人转为编剧,张永祥怎样奠定他的写作基础成了编剧泰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