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车仆仆

作者:筱琳子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 ,

爱琴海上的白宝石”──米岛(编按:Mykonos,又译作米克诺斯密克诺斯)得此称号,当之无愧。依山傍海而立的白色小屋,配搭着缤纷色调的门窗相映成趣,精致得让人特别容易迷失,因此“忘”了它也以风车闻名,也被称为“风车岛”。这个风车景观位于卡特米利山丘上,可算是俯瞰全市美景的最佳地点。听说从市中心广场向北,沿上山的小路约行十分钟即可到达此地标。

据悉风车建于16世纪,屋顶有茅草覆盖。白色圆筒状小屋搭着铺上稻草的圆锥形房顶,屋顶中央则是支撑着十二边形的风车转轴。在风速强劲的米岛,风车除了供农家们磨碾麦子外,在过去也不辞劳苦为岛上居民送凉风。它深具消暑功能,在无电力的时代,是举足轻重的动力来源。随着时代变迁与观光业蓬勃发展,风车昔日的“多功能”虽已停止运转,但被岁月“淬炼”成另一道旖旎风景线。

只怪我们在迷宫般的小巷流连得太久了,回过神的时候已近黄昏。夜幕低垂时刻对方向的捉摸开始有一定的难度。游人如鲫穿行,我们抓紧宝贝小手,凭直觉一路走过了一个广场、大大小小比邻而居的餐厅,好像还有两座教堂……来到长长阶梯前突然变得踟蹰起来:该不会是走错了吧?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态,我们终究选择拾级而上。沿着海岸线走啊走的……啊哈!终于看到了传说中一字排开,向海而立的五座风车。

mill-1221308
米科诺斯岛上一字排开,向海而立的五座风车。(Pixabay CC0 1.0)

极目望去,风车缓缓搅动海风,湛蓝的爱琴海上有海鸥翩然翱翔。若是大白天的话,高低错落的白色楼屋映着浩瀚大海,无懈可击的蓝白印象必然尽收眼底。然,此刻岛上的幢幢白屋已渐被夕阳镀上层层金光。微暗的天色却因此勾勒出另一种韵味。明暗参差的光影,悠忽缥缈。古朴的风车腰圆膀粗,静默对望着,夕照下更见蹒跚。

File:Houses in Mykonos.jpg
米科诺斯岛上的白色建筑。(Bernard Gagnon/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landscape-2470398
米科诺斯岛上的白色建筑。(Pixabay CC0 1.0)

聚精会神欣赏之余竟忘了捕捉风车仆仆的古早味。匆匆捉起相机定焦之时夜色已深。唉,就连日落最后一抹余晖也毫不眷恋地沉没了。须臾,点点星光开始闪动着企盼。从延伸的海岸线望去,乍见风车缓缓转动,是错觉吗?还是风,真的太大了些?风车鹄望着无垠大海,看似有所期许。我见状竟也忍不住双手合十,颔首默念:“如果这片海真能帮我实现小小梦想,那该有多好啊!”(本文限网站刊登)

──转自作家筱琳子脸书

(点阅【筱琳子】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回朋友在脸书上问我:“这咖啡味道如何?”我微怔了一下。尽管我多爱咖啡,却没有太敏锐的舌尖去评估咖啡豆的优劣。
  • 走在巴黎雍容华贵,名牌云集的高级商业区,沿街光洁如镜的橱窗,在前卫与复古的混搭下,光芒毕露,风姿难掩。
  • 有人说,奥地利人把维也纳和萨尔茨堡当“大众情人”般推介给全世界, 却把自己最爱的 “秘密情人”留给了自己 …… 她是奥地利第二大城市,也是奥地利作曲家Olga Neuwirth的故乡。
  • 透过每扇旅途中所邂逅的窗,检视自己,用心领略,认识更好的自己。
  • 我们好像都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无限憧憬与遐想,至于现状,怎么看都不甚满意似的。殚精竭虑,马不停蹄,只为了一个又一个的目标?!
  • 旅人在这咖啡香缭绕的空间里仍恣意细嚼着历史,殷殷期盼着未来。在百年咖啡馆里呷一口咖啡,喝的是情意,品的却是岁月况味。
  • 希腊的蓝与白,总是最完美的搭档。来自不同国度的游客,都放任自己浸淫在希腊唯美的蓝白世界里。
  • 我让让她,难道少根毛发不成?就本着这么一个念头,我才以笑脸迎臭脸,局势也因此扭转了。我不过稍微挪了一小步,不但令原本怒气冲冠的心情亮起来,脚步也分外轻盈。
  • (Fotolia)
    那一年的我们,虽谈不上拥有。但走过了悠悠岁月,偶尔回首,我还是禁不住给自己粲然一笑。那在青涩中难掩的热忱,无忧中蕴含的纯真,关爱中尽显暖暖的爱,只能在纯真的年代里寻觅。
  • 2004年8月13日,奥运会将在希腊举行,向往已久的希腊之行马上就要开始了。行前,我找出了希腊著名作曲家雅尼在北京紫禁城的演出音乐碟,在融汇着传统与现代感的旋律中,我想像着从古老神话传说中走过来的希腊,不知今天变得怎么样了?那些令旅游者心向往之的爱琴海岛屿,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