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包大人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睡莲(王嘉益/大纪元)

  人气: 3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在诊所最常见的温馨画面是:父母疼子女,夫妻情,姊妹情,子女孝顺父母,而姊弟情较少见。

有一位大姊推着轮椅,上面坐着92岁中风的老妈,进了诊间就说:“医生,把我老妈针漂亮一点,她还想交男朋友。”逗得大家笑哈哈!老妈自从针灸后,走路较有力,吃饭胃口改善,心情也开朗许多。大姊见状就有了信心,就问:“医生,可不可以帮我弟弟治疗?他有一次从楼上跌下来后,渐渐失去大小便能力,现在都要整天包尿布。”我回答说:“要看本人才知道有没有办法治。”

住在北部52岁的大弟早已放弃治疗,因为曾经所作的努力都白费,但经不住大姊极力劝说,好歹也下来探望老妈。大弟从楼梯上跌下来后,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就回家了。渐渐的大小便不顺畅,半年后竟连大小便尿到沾到裤子都没感觉,只好包尿布,成了包大人。有一次夫妻吵架被老婆耻笑,使得原本豪气万千的男子汉自尊扫地,极度受伤害,因此染上毒品,逃避现实。后来虽戒了毒,却换成大量的烟、酒麻痹自己。

当大弟走进诊间,醉醺醺的,走路摇摇晃晃的,还要大姊扶着。初步诊察完他的状况,请他到针灸房候针,并等他酒醒。我告诉大姊,很少见到姊弟情浓于水的情景。已离婚的大姊说:“不论嫁得如何,娶得如何,都是外人,再不好是自己的弟弟,姊弟情要紧紧的拉着,互相扶持。”我听了极为感动!

要针灸时,我告诫他,针灸前不能喝酒,会影响针的行气。他一脸茫然,话很少,眼神不敢直视,很自卑的样子。针灸处理:先开启指挥中枢,针百会穴;醒脑,针四神聪穴;补肾气,针气海、关元穴;调气血,针合谷、足三里、三阴交穴。请他早晚空掌拍关元穴108下。按摩肾俞穴,按摩后,手握空拳放肾俞穴处不动,原地踏步5到10分钟。第一次针灸,穴少, 刺激量轻,以便观察他的反应。

见大弟意兴阑珊,我严肃的对他说:“针灸是走气的,你自己想要好的意志越强,效果越好。你最好打起精神来!你看你老姊用心良苦,把你带来,还要为你打点很多事情。她自己耳朵重听舍不得花钱治疗,对你却不计花费。”大弟回神愣了一下,头低了下来。

第2次针灸,加头皮针,兴奋生殖区,从头维刺向太阳穴;顶中线,由百会透刺前顶穴;额旁1线,由眉冲刺向攒竹穴;额旁3线,由本神刺向丝竹空穴。嘱咐他回去灸神阙、关元、肾俞、命门穴,每次10至15分钟。禁食冰品冷饮。因为他在台中只有一个月时间,姊姊叫他每天来针,并请我帮大弟调理情绪,他负面思想很严重。

第3次针灸,兴奋生殖区,在百会穴齐下3针排刺,透向前顶穴;加强膀胱括约肌能力,针大敦、涌泉、三阴交穴。针最痛的涌泉穴他毫无反应,是不是酒喝太多了连神经都麻痹了。顺便解酒毒,针筑宾、太冲穴。大小便都由肾经主导,所以全力启动肾功能。情绪问题,针头上的神庭、本神穴,以便头上的针,全部留至睡前才拔针。

大弟原本就失眠,大姊硬是把安眠药藏起来不给他吃,他耍脾气也不理他,这天他竟能入眠。第4诊,大弟开始有了笑容,进门会打招呼,并乐于接受针灸。候诊时都在看漫画,童心未泯,不喝酒时可爱多了。针灸十几次了毫无动静,病情没有一点进展,大弟也没有任何怨言和质疑。

第19诊,第一次有尿意,也有便意,惊喜的表情,泪水在眼眶内打转,但还是无法忍尿。针灸加强尿传导功能,针中极穴,针感放射至尿道,强刺激,强得他缩了一下,但他还撑得住;加强肛门括约肌收放能力,针承山、孔最穴。

第25诊,终于可以自行大小便,不必再包尿布,巩固疗效又针了2次。尽管大姊叫他再多待一些时间,大弟执意要回家找工作,喝酒抽烟的次数已大大减少,调理前后判若两人,快快乐乐的挥别。@

选自《明慧医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 http://broadpressinc.com/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家三口从北部来调身体,瘦小的9岁弟弟调鼻子过敏和肠胃;11岁的哥哥身高150公分,体重44公斤,调鼻子过敏、近视、长高、流鼻血和尿床;妈妈调经理带,颈项酸紧。这些问题都不是什么大毛病,曾介绍北部医生就近治疗,但这家人后来还是决定找我调理。
  • 一位30岁年轻人,为人忠厚、朴实、劝快。从青年、结婚、生了个可爱的小女儿,都在我这里调理。他家住在台中,工作却在北部,因此北部中部两头奔波,大约2年不见人影。这位年轻人,经过2年打拼,32岁就晋升高阶主管,成就非凡,羡煞多少周边的同事。有1天他来看诊,形色匆匆,看去像风尘仆仆的老翁,我看了吓一跳,怎么会变成这样?那眼睛凹陷无神又迷惘,黑眼圈很深,满脸倦容,说话有气无力。
  • 一位4岁的小男孩,精力旺盛,活蹦乱跳;他除了睡觉,整天像冲天炮,到处发射他的活力,没有他想不到的游戏,什么都可以玩。因为爸妈都上班,所以他就在家给阿婆带,有一天,小脑袋东张西望,探索所有可玩的新鲜事,他随手拿了妈妈用来修指甲的小长片,曾看过妈妈用它在挖指甲,小顽童好奇的学着照做,感觉不太好玩还有点痛。小脑袋突发奇想把小长片戳到眼睛里,看会怎样?大闹眼中的水晶宫!
  • 一位48岁的家庭主妇,并不需要用电脑工作,可是却常眼睛胀痛,左眼渐渐突起,日久突如青蛙眼,眼睛干涩痛,头胀。到处去作检查,结果都正常。中西医的治疗也没停过,已经5年了,还是没什么进展,或说效果令她不满意。
  • 第4天第3诊,她由妹妹陪诊,还没等我开口,妹妹就声色俱厉的质问我:“姐姐不肯接受西医的治疗,只肯给你看,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把我姊姊的病治好?是不是应该叫她去给西医治疗 ……”连问几次,兴师问罪,咄咄逼人,有如河东狮吼。姊姊在旁很痛苦、很尴尬,不知如何是好。我按耐着看老妹怒气冲天的脸和充满杀气的眼神,我差点“拄杖落手心茫然”,心想:不知道是世风日下,还是老天要来考验我的心性?
  • 一位42岁男士。身高178公分,眉浓眼大,唇红,面及肤色是光泽的铜色,走路虎虎生风,说话声宏如钟,魁梧壮健,英俊潇洒,酷似少女心目中的黑马王子。但人不能貌相,这位俊男仗势年轻,喝酒,抽烟,吃槟榔,熬夜,一大早喝冰水。尽管老妈再三规劝改掉坏习惯,身强力壮的少年郎,根本听不进去。挥霍青春几年后,这位帅哥戴着口罩来看诊,这是怎么回事?
  • 一位70岁阿婆,从出生就智能有问题,只会说一、二个单音的字词,例如:好、乖、吃饭、谢谢的音词,但也不是她主动说,而是顺着家人的话尾说出而已。其他属于她自己的语言,只有叫声,家人都要用猜的。尤其是她身体不舒服时,叫得更大声,这样也过了70年!
  • 她如泣如诉的说着先生的事,一个月前,先生一如往常去爬山,一向健朗的先生,爬到半山腰突然昏到,送医途中即已断气,挥别尘世,人生无常,瞬息万变!夫妻有如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这突如其来的恶耗,晴天霹雳!在一阵慌乱悲凄中,把繁杂的后事处理告一段落,一下子她好像老了10岁,情真伤人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