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當慰安婦是“出人頭地”?許文龍跳進黃河洗不清

人氣: 81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月25日訊】日本漫畫「台灣論」引述總統府資政許文龍、偉詮電子董事長蔡昆燦表示台籍慰安婦出於自愿的談話,引發軒然大波。今天,圍繞台灣這一眾說紛紜的焦點話題,中時電子報組織了一批相關報道。

* 許文龍:說的是公道話,不會辭資政

 因為指稱日本殖民政府并沒有「強制」台灣婦女從事慰安婦,受到各方指責的總統府資政許文龍今天下午表示,他談慰安婦問題与資政職務是不相干的兩件事,而且「我說的是公道話,是事實」,在野党人士要他辭去資政職務根本是「nonsense(荒誕)」。

許文龍表示,對於外界的批評,他一開始就認為是政治性的動作,因此選擇不回應,但後來卻有人到他的辦公室去丟雞蛋,所以決定召開記者會說明。

* 許文龍:強迫台灣人當慰安婦的是其父母,不是日本政府

許文龍仍然堅持,當年日本軍方并沒有強制台灣婦女從事慰安婦工作。据說,當時是慰安婦的父母將她們賣給日本軍方委托的代理商,日本軍方并沒有直接強抓婦女從事慰安婦工作,「可以去查」。

他進一步解釋說,台灣光复後,把抓到的流鸞、私娼送到在金門、馬祖「軍中樂園」當妓女,強迫她們接客,人數達到數万人。公平來說,日本時代的慰安婦問題,還有合理制度來做些事,光复後,我們卻是用抓的,「不能一味指責日本」。

許文龍表示,他很同情慰女婦的家庭因為貧窮把女儿賣給別人,但日本人确實是透過代理商,要追究責任,應該要問為什么慰女婦的父母要把她們賣掉?至於部分慰安婦出面控訴日本政府,他表示,強迫她們的人是其父母,不是日本政府。

在被問及是否應追究日本推行慰安婦制度的錯誤時,許文龍強調,當時有當時的時代背景,不能用現在的价值去看,如果要追究日本政府的「錯誤」,那光复後對「軍中樂園」女孩子的做法是否公平?

許文龍認為,如果要追究日本政府的責任,就應該先想想我們自己,要處理慰安婦問題,就應該先把軍中樂園問題解決,「先解決我自己的問題,再說別人的事」。他還說,光复以後也有「軍中樂園」,「文化是不是我們自己的?」

* 國策顧問金美齡:沒听到許文龍說『出人頭地』;「台灣論」對增進日台關系相當有貢獻;「慰安婦」會成為熱門話題是日本左派故意炒作的

  國策顧問金美齡廿四日表示,關於「台灣論」之中,指總統府資政許文龍形容慰安婦是「出人頭地」的事,當時她也在場,并沒有听到許文龍用這個字眼,「台灣論」畢竟是漫畫,小林只是把很長的談話內容用最簡短直接的方式表現出來,并非一字一句轉述。

 金美齡在東京自宅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指出,對於許文龍与日本漫畫家小林在「台灣論」一書中提到的慰安婦問題,她有一部分責任,她希望台灣的讀者以全盤的觀點來看待這本書,不要斷章取義。

 她說,日本今年初前往台灣的觀光客比去年增加六倍,相信小林的「台灣論」有一部分的功勞。因為許多日本年輕人由於讀了小林的漫畫,對台灣產生极大好感,在日本要找到這么詳細介紹台灣的書也相當少。若以綜合論來看的話,「台灣論」對增進日台關系相當有貢獻,大家應該肯定這本書,而不是「扯這本書的後腿。」

 金美齡表示,許文龍會和小林提到慰安婦,她有一部分責任,因為是她在几年前和許文龍提到過,日本社會一直在爭論「慰安婦」的話題,她不清楚「慰安婦」的真相,因為當時的時代她只是小學生,想請教年紀較長的許文龍的意見。

 許文龍當時回答說他也不清楚,不過印象中當時的社會秩序并不混亂,也沒有听過有良家婦女被強制抓去的事。過了不久,許文龍告訴她,他特別去請教了一些年紀大的人,也問過一些慰安婦,所得到的回答都是說應該沒有強制抓人這回事。

 金美齡強調,許文龍的發言并不是指百分之百的「慰安婦」,而是指他接触過的人的范圍而言。而且慰安婦的情況有很多种,當時的社會貧窮,她認識的人中,就有因為家境貧窮,自愿前往戰地「討賺」(賺錢) 的。至於「台灣論」之中指許文龍形容當「慰安婦」是「出人頭地」的事,金美齡指當時她也在場,并沒有听到許文龍用這個字眼。

 金美齡表示,她會請教許文龍的原因是,她一直認為慰安婦的真相究竟如何,只听少數站出來在法庭上作証的慰安婦的証言是不夠的,因為「慰安婦」會成為熱門話題是日本左派故意炒作的,如果日本當時真的大舉抓良家婦女的話,戰後早就有人出來抗議,而不會等到最近几年才開始。

* 八旬阿嬤痛罵「慰安婦自愿說」污辱人

 兩位阿媽昨天在律師王清峰、立委謝啟大、郭素春、鄭金玲等人陪同下,出席立法院在野聯盟記者會,對許文龍等人在小林善紀「台灣論」中指台灣慰安婦皆出於自愿,因為要「出人頭地」的言論提出反擊。立法院昨天進行施政總質詢,張俊雄在立委要求下,於休息時間走出議場接見兩人。

 一見到張俊雄,「阿桃」大聲要院長替她們「主持公道、評評理,台灣人的名聲一定要討回來」。激動的她痛責許文龍幫著日本人污辱自己人,「沒有人格」、「豬狗不如」,如果他不出面道歉,不把話說清楚,她們實在不甘愿。二十歲不到的年紀,就被騙去當慰安婦,同行的女孩中只有一、二人能活著回來,如今卻被人說成這樣。兩位阿媽難掩悲憤的說,她們當時根本不知道要去做什么,如果知道是要做這种事,她們絕對不會答應。

 張俊雄安慰兩位阿媽說,他昨天已在立法院公開譴責「台灣論」的內容扭曲歷史真相,政府會公開史實,努力向日本爭取賠償,并且繼續照顧她們,希望她們也要保重身体。但對許文龍的說法,張揆表示他并不清楚。

 稍後,立委又陪同兩位阿媽赴總統府陳情,出面接見的副秘書長簡又新承諾試著安排總統和慰安婦見面。「阿桃」說,她希望總統能把許文龍「辭頭路」。而在野聯盟昨天也要求行政院調查許文龍等人是否确有不當言論,如果屬實,應建請總統撤銷其資政職務,以維護台灣慰安婦的尊嚴。

* 王清峰炮轟許文龍、蔡昆燦「可悲到了极點」

  國民党昨天邀請婦女團体召開記者會,強烈譴責陳水扁政府漠視婦權,呼吁許文龍、蔡昆燦兩人出面說明真相;律師王清峰更嚴詞批評所謂慰安婦「自愿說」,可悲到了极點,根本連基本常識都沒有。

  國民党組織發展委員會婦女部主任張瓊玲昨天邀請王清峰、立委潘維剛等人召開記者會,強烈批判「台灣論」有關慰安婦的內容。

 張瓊玲指出,站在維護全國婦女的立場,國民党對此事相當憤慨,在未查明前,不會隨小林善紀的片面說詞而起舞。但國民党誠摯希望許文龍与蔡昆燦能夠出面說清楚。

 王清峰強調,有關二次大戰慰安婦的問題,已有相當多的歷史文件記載,小林善紀自稱調查了几個慰安婦,就說慰安婦不可能被逼迫,說什么日本最重視人權,但日本人自己都說日本是「人權落後國」。王清峰激動地批評許文龍及蔡昆燦。她說,日本右派這樣講不稀奇,但我們台灣人這樣講,「真是可悲到了极點,可悲到無以复加的地步,有誰家的女儿、姊妹可以忍受這种集体式的強暴?」

* 白團日籍教官親口承認确有慰安婦

 「我在白團跟日本人共事十七年半,連日本人都親口承認有慰安所、慰安婦這种事情,為什么國內會有人說出如此悖离史實及如此媚日的話?」年近八十、在軍、公、教界都服務過的吳德其,對再度成為熱門話題的慰安婦事件,直指是年輕人昧於史實、信口開河惹出來的笑話。

 吳德其說,慰安婦事件他在前年就向中研院中山人文科學研究所教授朱德蘭詳細說明。他了解的慰安婦及慰安所,是他在白團擔任日籍教官翻譯時,從這些日籍教官嘴里听來的。

 當年在白團負責後勤課程的日籍教官有岩坪博秀、大橋策郎二人。吳德其說,課余之暇,這二個日本教官,曾親口告訴他在包括台灣在內的中國戰區,及南洋、韓國、菲律賓設慰安所,就是出自他們二人之手。

 慰安婦是以「隨軍看護婦」的名義,徵調占領區里的婦人擔任。吳德其指出,徵召隨軍看護,根本就是日本人的騙局,等受騙上當的各地婦女送到戰區後,就推入火坑,淪為軍妓,專門供日本兵泄欲。吳德其說,他認識一位慰安婦,被騙到南洋後,立刻被迫動了結扎手術,以免她在服務日本兵時,不慎怀孕。結果,這位婦人從此不能生育,并孤苦寂寞而終。

 据吳德其回憶,在白團服務期間,他就被告知湖口台地的營房後及桃園農校旁,在當年都設有慰安所。曾經引起社會討論,現今已經裁撤掉的軍中樂園,也是這二位日籍教官當年提的建議。

 吳德其說,這些舊事本來不愿再提,畢竟,這些事情對曾經被日本人迫害的婦女同胞來說,是段不公平、不人道的悲苦經歷。小林善紀用漫畫來否認這段歷史,已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沒想到台灣會有人昧著良心說出這种諂媚日本人的話來。

 社會進步、國家民主當然是好現象,吳德其說,但是對自己不知道,或不曾參与了解的事,他認為就不該信口開河、亂放厥詞隨便斷論。

 吳德其認為,慰安婦是日本侵略戰爭的犧牲品,不管日本政府拿出多大的誠意道歉,或者賠償,對這些身受摧殘、凌虐的婦女同胞來說,都不能把她的一生幸福及青春換回,指她們「出人頭地」的人,實在該摸摸良心,問問自己,如此羞辱自己的同胞該不該?


    相關文章
    

  • 台灣駐日代表唱軍歌惹民憤 (2/24/2001)    
  • 吳乃仁:許文龍說過的話 自己應負責 (2/23/2001)    
  • 婦女團体抨擊「台灣論」指慰安婦內容悖离事實  (2/21/2001)    
  • 許文龍強調:推動大三通陳水扁是認真的 (1/4/2001)    
  • 台灣許文龍談大陸政策:政府不需干涉太多 (1/2/2001)
  • 評論
    2001-02-25 2: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