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沒有謊言就沒有共產黨

明鏡

人氣 47
標籤: ,

【大紀元10月28日訊】考查共產黨的歷史,人們就會發現除了其殘酷的暴力之外,還有一個法寶就是:謊言。甚麼抗戰的中流砥柱,甚麼水稻畝產13多萬斤,甚麼鋼產量翻一翻,甚麼「趕英超美」,甚麼「六四沒死一個人」,甚麼「中國人權最好的時期」、「三個代表」、「天安門自焚事件」、「和諧社會」……哪一句是真的?

邪黨之謊言由來已久,比如:所謂的「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

和給人類不同的歷史階段都製造上兩大對立階級一樣,(甚麼奴隸主和奴隸、地主和農民、資本家和工人階級等等。)在哲學領域裡馬克思同樣樹立了兩大敵人——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說,那個認為物質是第一性的意識是第二性的是唯物主義,認為意識第一性物質第二性的是唯心主義。唯心主義呢,顛倒了物質和意識的真實關係的,是反動階級和保守勢力的世界觀;唯物主義則是反對反動勢力和宗教迷信維護科學發展推動社會前進的思想武器。然後在歷史上挖空心思削足適履的找,誰是唯物主義誰是唯心主義者。

可憐得很,馬克思及其子孫們搜腸刮肚的找了好多年,連他們牽強附會的都算上,所謂的唯物主義者也是寥寥無幾。(黨徒們把老子也說成是唯物主義,還說老子宣揚無神論。可真是嚇人沒商量。)於是他們又說唯物主義哲學的發展歷經了三個階段:古代的樸素唯物主義、機械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即馬克思主義哲學。當然馬克思主義是最高的唯物主義了云云。

為甚麼要編造這麼一套東西呢?當然就是為了害人。誰要是不合共產黨的意,那麼就給你扣上唯心主義的帽子;反動的、偽科學、愚昧、迷信、邪教,該批該打該殺活摘器官。誰要是按照共產黨的意圖去幹,那麼就戴上唯物主義桂冠。革命、科學、先進,要大力讚揚,暴力維護的。

可是,對共產黨略有瞭解的人們,都會記得一些共產黨喊破嗓子的口號:比如「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的產」、「政治掛帥,思想領先」、「政治工作是一切經濟工作的生命線」「抓革命,促生產」……按照唯物論標準看,這不都是屬於「意識第一性」的唯心主義嗎?不正是要大批特批的嗎?可是,誰要是對這些口號敢說半個不字,階級鬥爭的新動向!立刻批鬥會上見,要了你的命還說你是「自絕於黨」呢。

共產黨魁首之一的林彪說:「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這是我軍政治思想工作的方向,也是整個軍隊建設的方向。」這不又「意識第一」了嗎?可是毛澤東說,「誰說中國人沒有創造?四個第一好,這是個創造。」《人民日報》講:1964年2月1日《人民日報》的社論說「全國都要學習解放軍」中大力提倡「解放軍大抓政治思想工作,堅持『四個第一』的原則……這些都是解放軍無往而不勝的原因。」

於是,甚麼唯物主義唯心主義,還不是個謊言?還不是個由著共產黨任意捏作的羊毛蛋?「馬克思主義全部學說的理論基礎」原來是這麼個荒誕不經的東西。

比如:鼓吹進化論

大家都知道進化論之邪惡之荒謬和令人作嘔歷來都是正直的人們所不齒的,可是馬克思卻極為讚賞地說:「達爾文的著作非常有意義,這本書可以作為我研究歷史上階級鬥爭的自然科學根據。」恩格斯稱進化論為十九世紀世界三大發現之一,在中共的教科書中,如政治、語文、歷史、生物、地理及領導講話、社論、文章中都奉進化論為真理,完全不顧進化論如今已經被世人所普遍唾棄的事實,仍然「從猿到人……」的重複著謊言。

中共為甚麼如此崇尚進化論呢?因為,只要你相信了進化論,你會覺得,神是不可能存在的,相信神太愚昧了。那麼你去貪去偷去搶去……又有甚麼關係呢?人死了甚麼都就完了,好人壞人都一樣,不幹白不幹。那麼我為甚麼要做好人?做好人還受氣受害說不定還要被「我黨」殺掉……壞人怎麼樣?我看壞人還自在,該吃的吃了,該享受到享受了,還是「我黨」的「好同志」誰拿他有啥辦法?這不是本事嗎?這不是資本嗎?甚麼因果報應,甚麼輪迴轉世,甚麼天堂地獄的,在哪兒呢?讓我看看?封建迷信!愚昧可笑!於是這樣的人,黨說踩死那個地主老太婆去,他就會毫不猶豫的衝上去,哪怕是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也會「響應黨和毛主席的偉大號召」去幹的;黨叫他去監視和跟蹤法輪功學員,只要給他點蠅頭小利,他就會理直氣壯的去幹,哪怕他是年過花甲的甚至是飽經中共迫害的老人;黨叫他去辱罵、毒打、電擊、侮辱、甚至是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他都會「和黨中央保持高度的一致」,「那個手連抖都不抖一下的」。

一個謊言能激發人們如此高昂的革命熱情,能使共產黨如此的得心應手殺人害人,那麼進化論還不是共產黨的絕對真理嗎?

比如:實現共產主義

人類真的能實現共產主義嗎?看看蘇聯,解體了;看看東歐,劇變了;看看中共,腐敗得透了頂了;拿甚麼實現共產主義?這吵吵了多少年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不也是個彌天大謊嗎?誰編造的?馬克思也。就連中共黨魁的江澤民都公開說他也不相信共產主義了,那麼還有誰會相信共產主義的鬼話呢?(可是,直至今天中共還在強迫和誘騙人們入少先隊、共青團、入黨的時候還在重複:為共產主義事業貢獻自己的生命之類的謊言。中共之謊言欺騙到了何等地步。)

比如:階級成分論

恩格斯是資本家出身吧?按照共產黨的階級成分決定論來看那麼他怎麼可能會成為「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導師」呢?

恩格斯是那麼富有,馬克思曾經一度窮得連自己孩子都養活不了。按照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來說,恩格斯不正是他的「階級敵人」嗎?可惜,他們二人並不是敵人,而是「有著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的戰鬥友誼」(這是在共產黨學校裡講馬恩的時候經常說的一句話吧?)而且他們的相互配合是那麼的默契:他們不僅合寫了《共產黨宣言》,他們不僅在通信中猥褻下流之語淫穢無賴之辭是那麼的臭味相投沆瀣一氣;就連馬克思的私生子恩格斯都會挺身而出認作是自己的私生子,背上黑鍋並將孩子寄養在一個「工人階級」的家裏。(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不是你死我活的兩大對立階級嗎?)為了捍衛馬克思的「偉大」,恩格斯和這個「工人階級」是如此的合作,敢問,這「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嗎?

毛澤東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文把中國人三六九等的劃分開了。這個是地主階級買辦階級,那個是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半無產階級及無產階級,言之鑿鑿理直氣壯的。可實際上怎麼樣呢?咱就舉個大家都知道的例子來說吧:中國近代的著名民族資本家榮宗敬、榮德生兄弟倆以前都是給人家打工的「工人階級」吧?後來又都成了著名的大資本家,是不是?(其實這樣的人很多很多,非常普遍;由資本家又成為工人的也是很多的。)請問:他們到底應該劃到哪個階級裡頭合適呢?古代還有許多王公貴族被貶成庶民百姓的,也有像劉邦、朱元璋這樣的人由社會的低層上升到社會最高層的,那麼他們到底是屬於哪個階級的?好比一個叫花子今天一下撿到了許多金子,立刻成了富翁。那麼這時這個人又是哪個階級的?是革命的?反動的?進步的?腐朽的?人生無常啊,「打牆的板兒上下翻著呢」,「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死生有命,富貴在天」,「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誰是哪個階級的?哪個階級是好的是領導階級?哪個階級是反動的是應該被消滅的?全是胡說八道,共產黨在這種荒誕不經的「理論」的「指導」之下不知道幹出了多少傷天害理禍國殃民的罪惡勾當。

中共在奪取政權以後對所有的中國人進行了全面的階級劃分。有的富人由於種種原因把自己的家產給弄光了,比如抽大煙玩賭博養小老婆等等,就在這個時候共產黨劃階級成分了,好,這家窮,苦大仇深,是貧農、是僱農。於是他們就「是中國新的生產力的代表者,是近代中國最進步的階級」「是我們革命的領導力量。」相反那些以前是窮人,由於自己的辛勤勞動勤儉持家,有了點錢,剛置了些田產;共產黨來一看,這不是地主嗎?這不是富農嗎?那麼他們當然就「是附屬於帝國主義的。」,是「代表中國最落後的和最反動的生產關係,阻礙中國生產力的發展。他們和中國革命的目的完全不相容」了。(這段中引號裡的話都是引自於毛澤東《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文中的)那麼給他們戴上地富的帽子分掉他們的財產、把他們打倒、消滅。

按照這個理論推理:現在共產黨的官員們佔有了比當年地主更多更多的社會財富,而且都是貪污的,這該是哪個階級的?應該怎麼辦?

比如:所謂「剩餘價值」學說

馬克思本來出身於一個富有的家庭,是屬於剝削階級還是被剝削的階級?馬克思後來一不做工二不務農,靠恩格斯的供養生活,算不算剝削?占沒佔有誰的「剩餘價值」?

現在農民們在農活很忙的時候就要僱些人來幹活,(這,太普遍了吧?)算不算剝削?那麼這些中國社會最底層的最窮困的農民們是不是也佔有了別人的「剩餘價值」?算不算剝削階級呢?

我今天僱用了你,你明天又僱用了我,那麼我們誰剝削了誰呀?

江澤民把國庫裡的幾個億「搞」給他兒子做生意,那算甚麼「價值」?屬於哪個階級的?發展了社會生產力?「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

比如:「五個社會階段」

馬列主義歷史唯物主義觀認為:人類的歷史必須經過(原始社會、奴隸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共產主義社會)五個社會階段。說,當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時候才能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可是俄國資本主義並不發達,列寧卻發動了「十月革命」,並聲稱,社會主義首先在一國取得勝利,這不是扇了馬克思的一個耳光嗎?中國的資本主義更不發達,是甚麼「半殖民半封建社會」(這是列寧規定的)毛澤東為甚麼也要革命呢?這不又在扇馬克思嗎?甚至中共還講:到1958年各少數民族都進入了社會主義。(有的由原始社會末期、有的由奴隸社會、有的由農奴社會。)——這不又一次打馬克思的嘴巴修正主義了嗎?

其實不是。假如是列寧或毛澤東在馬克思之前那麼說了,馬克思在後也會這麼幹的,為甚麼呢?因為都是謊言,謊言與謊言之間有甚麼誠信可言嗎?有甚麼邏輯性可循嗎?當然,中共又有謊言說:「與時俱進」「理論創新」云云。

可真是「西諺有云:真理需要堅持,而謊言永遠變化。智哉斯言!」(《九評共產黨•【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甚麼》)

比如:「不打棍子」

在蓄謀「反右派鬥爭」的時候,中共先是要大家給它提意見。沒人敢提,它就誘騙大家提,而且還信誓旦旦的保證:「不打棍子,不抓辮子,不搞秋後算賬。」但是沒多久,它就對所有提過意見的人們大打出手了,把真心幫助共產黨整風的意見統統說成是「向黨發起瘋狂進攻」的反動言論,這些人當然都是要「顛覆無產階級專政」的「要和共產黨輪流坐莊」的反黨反革命右派份子。此等謊言一出,對這些人怎麼整都是不過分的,於是全國幾十萬無辜的知識份子因此而家破人亡。棍子、辮子算甚麼?秋後算賬算甚麼?直接就在他們的生命上下手呢。更為可怕的是:直到二十多年後給右派們平反時,還有不少人憤憤不平:為甚麼給這些壞人平反呢?

如此翻雲覆雨豈不羞恥乎?但是毛澤東說,這叫做引蛇出洞,一網打盡的「陽謀」,到現在共產黨依然說,反右派鬥爭是「必要的」。毫無羞恥可言。

比如:所謂的「香山集體大自殺」

那是1999年4月底,中央辦公廳文件稱有上萬法輪功學員將在5月1日要到香山集體自殺!恐怕有點頭腦的黑社會老大也不會這樣耍流氓的,因為用不了多少時間這個謊言就會不攻自破。

這麼多人為甚麼要去自殺?理由何在?而且選在了5月1日。(所謂5.1節不是共產黨的「節日」嗎?這個無聊透頂的「節日」和法輪功又有甚麼關係?一聽就是個謊言,而且非常的弱智。)為甚麼北京幾十萬學員無一人知道有這樣的事情,而中共中央辦公廳就給知道了呢?如果真有此事,那麼向來以搞特務工作而暴發起來的中共為甚麼要過早的洩漏這麼大的機密而使自己的打壓落空呢?

比如:從「三不政策」到科學與迷信

共產黨對氣功不是有「三不政策」嗎?(即不爭論、不宣傳、不批評。)可是為甚麼在1996年6月17日,「光明日報」發表文章,把當時被北京青年報評為「十大暢銷書」之一的《轉法輪》批判為「偽科學」了呢?這算哪一「不」?

一個月後,中宣部管轄的新聞出版署以「宣揚迷信」為由,禁止出版發行法輪大法書籍。這又是哪一「不」呢?

我們想問:甚麼是真科學?按照共產黨的說法馬列主義就是真科學了。可是在科學蓬勃發展的今天馬列主義為甚麼是如此普遍的被人們所唾棄呢?真科學為甚麼會如此的脆弱?

把控制論說成是「掩蓋了資產階級社會腐朽沒落的根本原因」是真科學嗎?把相對論批判為「徹頭徹尾的形而上學唯心主義」也是真科學?在熊熊烈火中裝汽油的塑料瓶卻燒之不破是真科學?大面積燒傷者被裹得嚴嚴實實密不透氣的還是真科學?

對馬克思的迷信,對列寧、毛澤東、斯大林、對所有中共黨魁的迷信……對暴力對金錢對「政治運動」對謊言的迷信,難道說都是「崇尚科學」嗎?逼著人們入黨團隊的時候發毒誓是哪個科學家的發明?其科學原理在哪兒?那麼到底是誰在「宣揚迷信」呢?

法輪大法是堂堂正正的佛法,真正修煉大法的人身體會變好,精神境界在提高,大善大忍,正念正行,這是實實在在的,是被無數的修煉人的實踐所證實了的更新的更高深的科學。偽科學能達得到嗎?迷信能做得到嗎?讀《共產黨宣言》、《毛澤東選集》能使人的病好起來嗎?能使人有善念而道德水平得到提高嗎?能使社會安定家庭和睦嗎?

江澤民的「邪教」大謊

1999年10月25日,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播出了江澤民在法國訪問時答法國費加羅報記者問時毫無根據的宣稱「法輪功就是×教」。第二天,中國各大官方媒體以「法輪功就是×教」為題在頭版頭條刊載了江澤民的講話。

我們通常看到那些潑婦們在罵街的時候就是這樣的,罵這個是甚麼甚麼那個是甚麼甚麼,非常的難聽,不堪入耳。這能說明甚麼呢?能說明被罵者就真的如罵詞所言的那樣嗎?能把潑婦罵街的話當作真理當作衡量被罵者如何的標準嗎?

我們要問:人權惡棍江澤民的一句信口雌黃就是評價誰邪與正的標準嗎?他說誰邪誰就是邪的?就應該肆意的來迫害?誰給了他這個特權?如果說凡是江澤民所不高興的所無端仇恨的都是「邪教」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上「邪教」豈不是太多了嗎?亙古的傳統江澤民不喜歡,西方的民主政治江澤民也不喜歡,六四學生、民主人士、包括萬里、喬石在內的正直之士,包括敢問江澤民不愛聽的問題的香港記者都是江澤民所不喜歡的,都是「邪教」了?如果凡是江澤民所高興的所喜好的才是「正教」的話,那麼共產黨搞假惡鬥殺人害命當然就是江澤民的「正教」了,共產黨的獨裁腐敗就是江澤民的「正教」了,江澤民的老爹江世俊當漢奸賣國求榮,江澤民自己出賣國土、道德敗壞、縱子貪污、任人唯親、排除異己、草菅人命當然都是「正教」了。

江澤民的這個「正教」可是八千多萬人頭祭出來的呀!對於正常的人們來說,誰敢要這樣的東西?對於正常的人們來說,吃人的共產黨不才是真正的邪教嗎?

在謊言最密集的日子裡

(1)不可理喻的「法律依據」

1999年10月30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都沒有提到法輪功,但是這兩個文件卻可以成為江澤民羅幹等人鎮壓法輪功的「法律依據」。正常的人們誰能作出這樣的舉動呢?

(2)精神病和義和團

1998年5月,中共的政治院士何祚庥在北京電視台的節目中,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又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博覽》雜誌上編造謊言說,煉法輪功會使人得精神病,並暗喻法輪功會像義和團一樣造反。

煉法輪功到底怎麼樣誰最有發言權?是真正修煉的人呢,還是唯恐天下不亂的馬列惡徒?法輪功要真是如何祚庥所言的那樣為甚麼會有114個國家的上億的人們在修煉?不僅有中國人,還有許多國家的人;不僅有普通民眾,還有許許多多的學者、教授、大學生、研究生、博士生,這些人都是傻子嗎?在中國,修煉法輪功的人士中有相當的人都是從史無前例的文革浩劫中過來的。他們能隨便地相信甚麼嗎?有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是從1992年修煉至今的,近二十年了,他們自焚了嗎?自殺了嗎?得精神病了嗎?沒有,沒有一個。而橫遭共產黨殘酷迫害的倒是鐵的事實。真正的法輪功學員都是人們所公認的好人。請問,邪教能教出好人嗎?邪教正教的是共產黨說了算還是真人真事說了算?人們啊,在您的周圍誰見過真正煉法輪功的出精神病了?法輪功要真是如何祚庥所言的那樣為甚麼會有整家整家的人們在修煉?難道說這家一個人出了精神病其他人都甘願得精神病?法輪功要真是如何祚庥所言的為甚麼現在世界上會有114個國家和地區上億的人們修煉法輪功呢?

共產黨不是一直在熱情的讚揚義和團嗎?不是說義和團是「沉重的打擊了中外反動勢力」的「反帝愛國運動」嗎?甚至於還要把列強不能瓜分中國的原因都要歸功於義和團的嗎?誰要說了義和團不好,那還不是個大是大非的「政治問題」嗎?怎麼這下何院士如此的六親不認了呢?這不是反黨了嗎?

但,不是。何院士可是共產黨的人,共產黨的院士,又是中共巨頭羅幹的連襟,他的話都是黨叫他說的,他怎麼可能會反黨呢?而且是為了污蔑法輪功而說的,所以不管何祚庥怎麼說,說甚麼,那都不是反黨。(共產黨的「政治」就是這麼「搞」的。)唯物辯證法不早就告訴人們要辯證的看待問題嗎?辯證唯物主義實乃編造邪惡的唯謊主義者也。

(3)「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和「圍攻中南海」

1999年4月23、24日,天津市公安局警察在毆打和非法逮捕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相關機構反映實情的法輪功學員的時候,天津市政府放出話來: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你們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可是當大家滿懷對政府的信任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的時候,江澤民羅幹們立刻反咬一口:這是「圍攻中南海」。兩相對照,流氓無賴的嘴臉暴露無餘。

甚麼叫「圍攻」?咱們打開當時的錄像看一看,咱們翻開詞典查一查,咱們設身處地的想一想,當時在場的人們誰圍了甚麼?攻了何方?怎麼攻的?拿甚麼武器?損壞了甚麼東西?世界歷史上有這樣「圍攻」的嗎?這不是當面撒謊嗎?這不又是耍流氓嗎?

(4)「背景」、「會功」、「示威」、「遊行」與「串聯」……

1999年6月7日,江澤民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稱「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

看過《芙蓉鎮》的朋友也許會想起王秋赦一邊敲著破鑼一邊高喊「運動了!」的情景。這決不是藝術家刻意的誇張也不僅僅是諷刺,更不是個別的特例,而是這個中共時代的真實,一個民族巨難的縮影,是黨文化下人性的變態,同時又是一個信號:共產黨又要整人害人了!

江澤民這話就是這樣一個信號。

民政部發佈的「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的通告,公安部發佈「六禁止」通告,包括「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所懸掛、張貼宣揚法輪大法(法輪功)的條幅、圖像、徽記和其它標識;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合散發宣揚法輪功的書刊、音像製品和其它宣傳品;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合聚眾進行『會功』、『弘法』等法輪功活動;禁止以靜坐、上訪等方式舉行維護、宣揚法輪功的集會、遊行、示威活動;禁止捏造或者歪曲事實、故意散佈謠言或者以其它方式煽動擾亂社會秩序;禁止任何人組織、串聯、指揮對抗政府有關決定的活動」云云。

我們要問:「會功」?甚麼意思?翻開我們師父所有的著作,翻開法輪功學員所有的文章,從沒有過這樣的詞彙。那麼這話是哪兒來的?是從共產黨的「決定」裡來的。而共產黨的文件裡頭還要用引號把它引起來,意思是法輪功說的。這不又是謊言嗎?這不又是無恥的栽贓嗎?「示威活動」?在中國法輪功甚麼時候「示威」過?「遊行」過?「組織」?在中國誰在搞「組織」?在中共恨不得把中國人的呼吸都要「領導」起來的社會裏只有誰才能夠「組織」?「串聯」?這不是文革時毛澤東搞的東西嗎?怎麼賴給法輪功了?「指揮」?誰指揮誰?法輪功是修煉,不是搞土地革命武裝鬥爭,大家都是來修煉的,在一起煉功、學法,到上班的時候就走,連名字都不知道,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了,怎麼「指揮」?這不是以邪黨之心度君子之腹嗎?捫心自問:到底是誰在「捏造或者歪曲事實」?是誰在「散佈謠言」?「煽動擾亂社會秩序」?是誰在「對抗」政府總理朱鎔基已經做出的開明決定?

(5)「煽動分裂國家罪」及「顛覆國家罪」

2001年6月4日,針對法輪功學員大量向民眾散發法輪功資料的情況,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發佈「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有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可以對散發、製作傳單、DVD、VCD、CD光盤者處以「煽動分裂國家罪」及「顛覆國家罪」。我們要問:共產黨當年搞工農武裝割據甚麼甚麼根據地,那才是真正的「分裂國家」「顛覆國家」的罪犯,為甚麼不判罪?打死了人,該當何罪?出賣國土,該當何罪?無官不貪,該當何罪?江澤民羅幹血債纍纍,該當何罪?老百姓在無處說理的情況下通過散發傳單、光碟等形式向人們說明事實真相怎麼可能「分裂國家」「顛覆國家」呢?這不是只准共產黨殺人放火不許老百姓點燈嗎?

(6)坐姿、手印、燒不著的頭髮、塑料瓶及燒傷不怕感染

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那個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的謊言,江澤民羅幹他們連常識都不管了,公然上演了這麼一出漏洞百出的比荒誕片更荒誕無稽的電視劇來作為對法輪功打壓升級的「證據」。

那個「自焚」的主角王進東,連坐到姿勢都不是法輪功的,結的「手印」也不是法輪功的,而中共一口咬定他就是煉法輪功的,而且是從1996年就已經開始煉了。我們真正煉法輪功的人們都知道: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一開始你就會知道怎麼打坐怎麼結手印,因為師父的教功錄像在教我們。可憐王進東「煉法輪功」四、五年了還不會坐,不會結手印,你說他是真的還是假的?他燒來燒去的,懷裡的裝過汽油的塑料瓶卻沒燒著,那塑料瓶難道是鐵做的?人最容易燒著的是頭髮吧?後來出現的王進東頭髮卻是完好無損的……這不明擺著是在演戲嗎?記者採訪燒傷面積達40﹪的孩子的時候竟然沒有採取任何防護措施,像訪問健康人一樣,這樣的東西拿去當故事片裡的情節也騙不下眼淚來的假貨卻成了中共用來打壓法輪功的「根據」!氣管切開手術四天就可以說話唱歌?燒傷病人的傷口就要裹得嚴嚴實實密不透氣?這麼一個根本就經不起任何思考的東西竟然在十幾億人的大國裡大演特演,千遍萬遍的重複,而且不少人至今都還能信以為真。

結語

林彪說過:「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確實,在共產黨社會裏,說謊是無處不在的,誰要不說謊,人家就說你太老實。老實,在共產黨這兒,就是智力低下沒出息的意思。在這個社會裏生存的人,首先必須學會說謊,因為馬克思就是一個最大的謊言家。共產黨是無處不謊言的,包括共產黨的這個名字都是個謊言。共產黨,不就是要搞共產嗎?可現在的「國有企業」一個個都「改革」到共產黨官員的囊中物了,就這麼「共產」的嗎?它的黨章裡都明確寫著,資本家也可以入黨。是這麼「共產」的嗎?

共產黨嘴裡永遠沒有真話。它口口聲聲「實事求是」,但它從來就沒「實事求是」過。剛剛堅持的東西馬上改口大罵的事情是俯拾皆是的。它一會兒「橫掃一切牛鬼蛇神」,一會兒「弘揚傳統文化」;一會兒「批判孔子」,一會兒辦「孔子學院」;一會兒狠批「三自一包」一會兒「大包幹」「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一會兒「消滅剝削階級」一會兒允許資本家入黨;一會兒「對資本主義進行社會主義改造」,一會兒「大力發展非公有制企業」;明明是塊亡共石,它就說是「救星石」……

而共產黨從來都沒臉紅過,因為共產黨就是靠謊言起家和維護其生存的。如果沒有了欺世大謊,它是連一天都存在不下去的。@

相關新聞
楊建利:「自由聲音」 切斷中共謊言的利劍
國際人權組織:決議以證據揭穿中共謊言
宇心:納粹和中共—將謊言當成知識進行傳授
中共各部門的真實謊言
最熱視頻
【直播】3.28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六十萬
【直播】3.28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十字路口】贛鄂警察衝突 4大挑戰衝擊中共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為何用垃圾車運菜肉
【紀元播報】紅二代轉發建議書籲高層問責
【羅廚尋味】蘑菇烤比目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