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過渡政府:中共反人類綱領的出台以及解體中共的必然

——評中共魁首內部講話

中國過渡政府特約評論員

人氣 60
標籤:

【大紀元3月18日訊】前言

【中國過渡政府特約評論員報導】近來網絡上傳出了中共黨魁胡錦濤的一個重要內部講話,該講話通篇充斥了中共邪黨企圖霸佔全世界、奴役全人類的陰險計劃和勃勃野心,也充分暴露了共產黨的反人類本質。在西方民主國家遭受全球金融危機重創之後的今天,這一講話絕非紙上談兵,而是中共邪黨已經悄然實施多年的長期戰略,是一個正在被加緊實施的顛覆自由社會的駭人陰謀,是一個反人類的邪黨荼毒中華、禍亂全球的罪惡綱領。

然而從另外一面來看,中共邪黨的反人類綱領今天被公開曝光,未嚐不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有利於中國人民,乃至全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民深刻認識中國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徹底拋棄對所謂的「和諧社會」、「胡溫新政」、「和平崛起」之類華麗偽裝的幻想,看清撒旦的秘密信徒馬克思給中國社會,乃至全人類所帶來的空前嚴峻的危機,在聖經所預言的這場人類世界的善惡大決戰中同心協力,共同剷除這條危害全人類的邪惡紅龍——中國共產黨。

如此看來,中共邪黨的反人類綱領在這一事關中國社會,乃至全人類前途命運的關鍵時刻被公諸於眾,既是中華民族之福、全世界人民之福,也是中共邪黨的可怕災難,是為這個罪惡滔天的紅魔所敲響的末日喪鐘。

為了讓更多的人深刻瞭解中共的邪惡本質,中國過渡政府在此拋磚引玉,對中共的這份反人類綱領評論如下:

一、解體中共是復興中華民族的需要

胡錦濤在講話中說:「現在我們天天喊『民族復興』,但什麼是民族復興的本質標誌呢?就是實現中華世紀。所以我們在上一世紀末,在北京建立了中華世紀壇,向全中國人民吹響了開創中華世紀的號角。但怎樣才算是實現了中華世紀呢?我們關起門來打開天窗說亮話,就是全世界都由我們黨領導和安排,不僅從思想、文化、經濟及政治上,也要從組織上有保證,為全地球制定統一計劃。只有到了這一天,我們才可以說,中華民族,世界革命人民,現在有了的,就等於永遠有。」

為了欺騙中國人民,將中華民族綁上邪黨的戰車,成為中共權貴用來稱霸世界的棋子,邪黨陰險地打著「民族復興」的旗號來掩飾其法西斯主義的本質,用「中華世紀」為誘餌來忽悠中國人為邪黨賣命,實施其霸佔全世界、奴役全人類的邪惡計劃。

中共用了卑鄙的偷換概念的伎倆,將馬列復興包裝成「民族復興」,將黃俄世紀包裝成「中華世紀」,而這個馬列黃俄黨的世紀之夢,實現它的代價則是無數炎黃子孫的血汗、億萬中華兒女的白骨。

胡錦濤說了:「談到軍事攤牌的準備工作,不能不提到對科學發展觀的理解。這些年來我們強調科學發展觀,強調重視生態環境以支撐可持續發展,有些同志就提出,要把治理生態環境放到第一位,而把經濟發展放到第二位。這是一種不正確的偏向。不錯,做為經濟發展的代價,改革開放這三十多年來我國各地的環境污染日益嚴重,從空氣污染到地下水污染,從江河湖海污染到農田污染,從污染農田生產的污染農產品到污染飼料生產的畜產品和水產品,對人民的生命及健康威脅越來越大。但是出路在哪裏?如果我們把我們的經濟發展步伐慢下來,把重心轉移到環境治理上,勢必減緩我們國力的發展,影響到我們的軍事鬥爭準備。軍事鬥爭打不贏,丟掉了政權,我們就喪失了一切,人民就喪失了一切。反過來說,我們軍事鬥爭打贏了,我們就有了一切,全世界都由我們安排麼。」

中共丟掉政權,喪失一切的不是中國人民,而是騎在中國人民頭上的紅色權貴。即使中共霸佔了全世界,擁有這一切的也不是中國人民,還是胡錦濤他們這伙紅色權貴。可是為了這伙利慾熏心的紅色權貴的稱霸世界之夢,十五億中國人民正在付出無法挽回的沉重代價,祖祖輩輩留下來的土地,世世代代養育著中華民族的江河湖泊,在中共邪黨有意的放任之下正在遭受越來越嚴重的污染,中國由此而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癌症村、癌症縣,那些因為環境受到嚴重污染而罹患重症、絕症的同胞,他們都是中共邪黨為實現其霸佔世界野心的犧牲品。他們的痛苦、他們的悲哀、他們的絕望,是自稱「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所不屑一顧的。

共產黨人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合格的共產黨員沒有人性,只有被稱之為「黨性」的魔性,而沒有任何特殊背景,完全憑藉「我的奮鬥」而佔據中共黨魁寶座的胡錦濤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胡錦濤自我吹噓道:「其實早在文革之前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中,通過對蘇修論戰,我就下決心永不變質,為世界革命獻身。那時候,由小平同志主持起草的九篇批判蘇共的公開信,對我們的教育非常深刻,使我永生難忘。後來傳出毛主席的批示,說「我們這一代青年將親手參加埋葬帝國主義的戰鬥」,我聽說後,興奮了好多天而夜不能眠。自那以後,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參加這場決定誰勝誰負的最後鬥爭。」

胡錦濤的人生觀和世界觀都是在中共一手製造的對毛澤東狂熱崇拜的那個年代形成的,而毛澤東本人正是憑藉殺害六千萬中國同胞的「輝煌」戰績而力壓斯大林和希特勒,榮登二十世紀十大殺人魔王之首的寶座。毛澤東的極端思想無疑對他的忠實粉絲胡錦濤產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胡錦濤對毛澤東的崇拜溢於言表,他說:「毛主席的最英明之處,就是高瞻遠矚透視歷史,看到了歷史發展的鐵的定律:社會要大變動,歷史要大發展,就很可能要死人很多。這是不依我們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為了解放中國人民,犧牲了不少中國人!單單一個長春之戰,就餓死了一、二十萬平民百姓。所以毛主席估計,帝國主義要發動核戰爭,我們要把帝國主義打平而實現社會主義全球化,可能要死掉世界人口的1/3到1/2,但我們不怕。毛主席說,『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

人類生命的尊嚴和價值,在中共前後四代黨魁眼裡都是渺小的,微不足道的,他們看重的永遠只是手中的權力,而非人類與生俱來的人權。這些從他們的所作所為完全看得出來,無論是毛澤東發動的肅反、反右、文革,還是鄧小平在六四事件中對學生和市民的屠殺,還是江澤民利用軍隊系統暗中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牟取暴利,還是胡錦濤對西藏人民的屠殺,都是從撒旦的秘密信徒馬克思那裏一脈相承的殘暴魔性使然。

這樣一個漠視人類生命的尊嚴與價值,視人命如草芥的邪黨已經在過去的八十八年間給中華大地帶來了腥風血雨和空前深重的災難,誰還能相信這個由蘇俄反華勢力一手扶植起來的黃俄黨,這伙大肆賣國求榮,不遺餘力破壞中國傳統文化的馬列子孫能夠開創出一個中華世紀來?即使中共真的開創出一個屬於他們的世紀,那也只能是馬列黃俄的世紀,絕對不可能成為中華的世紀。

中華,又稱華夏,是這個世界上最古老,歷史最悠久的燦爛、偉大的一種文明,而中華民族則是這一文明之載體。華夏與其說是一個種族的概念,還不如說是一種文明的概念。事實上華夏民族自古以來一直與其他民族通婚,比如春秋五霸中有名的晉文公就是大戎狐姬所生,而唐太宗的祖母獨孤氏、母親竇氏以及皇后長孫氏都是鮮卑族,可是中國人從來就沒有因為血統的關係而視晉文公、李唐王朝為夷狄,正相反,所有的炎黃子孫都為光大華夏文明的大唐盛世而倍感自豪,對唐太宗這位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皇帝充滿敬意,因為他對中華文明,對中華民族都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對於華夷之辨,我們中國人的祖先的觀念是:「諸夏用夷禮則夷之,夷狄用諸夏禮則諸夏之。」對於身兼少數民族血統的晉文公、唐太宗,甚至完全是鮮卑血統的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由於他們「用諸夏禮」,推行的是華夏文明,所以他們是正統的中華文明的繼承者、傳播者和守護者,也因此而成為中華民族眾望所歸的統治者。

反觀中共這個馬列黃俄黨,他們是來自西方的馬列極權主義的推行者,也是神州華夏文明的破壞者,又是公然「武裝保衛蘇聯」的叛國者,是一夥徹頭徹尾的民族敗類。他們有什麼資格談「民族復興」?那不是掛「民族」的羊頭,賣「馬列」的狗肉又是什麼?

「文化是一個民族的靈魂,是與人種和土地這些物質要素同樣重要的精神要素。一個民族的文明史就是其文化發展史,民族文化的徹底摧毀意味著一個民族的消亡。人類歷史上那些創造出輝煌文明的古老民族,也許他們的人種依然倖存,但是他們的民族卻隨著其傳統文化的消失而灰飛煙滅。而中國作為世界上唯一連續傳承五千年的古老文明,對其文化的破壞就更是一種巨大的罪行。」(《九評共產黨》之「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

中國過渡政府議長袁紅冰先生對於中國的民族文化具有相當深刻的見解。他說:「中國的歷史上,是有一些很專制的時期,但也有一些思想上很開明的時期,在相當多的朝代裡,文化的氛圍都是很自由的,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唐朝了。它的那種兼容並蓄,儒釋道共存;還有春秋戰國時期的百家爭鳴,都是非常燦爛的時期。儘管總的來說中國一直處於專制背景之下,但是這種專制背景有的時候在文化和精神的領域是很弱化的。而共產黨建政以後,這種對人民精神的禁錮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嚴酷的。它不僅用屠殺、監禁、流放來摧殘自由知識份子,它更把馬克思主義奉為國教,徹底把中國人的頭腦殖民地化,把中國實際上變成馬克思主義的精神殖民地,這種殖民統治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嚴酷的。這種極端的統治使中國的文化面臨斷絕的境地,就像黃河已經斷流了一樣,我們中國的文化實際上也已經斷流了,中國作為一種物質它還存在,但是作為一種文化現象它已經消失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在中國文化現象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關頭,拯救我們這個偉大民族的文化。」

為了拯救中國的民族文化,袁紅冰先生與一些憂國憂民的知識份子共同發起了中國自由文化運動,他說:「我們這個運動的靈魂在於它的創造性,而不是簡單的復古懷舊。中國近代史上一個致命的弱點就在於喪失了創造性,他們只懂得向西方世界乞討真理,結果乞討回來的是西方世界最壞最邪惡的理論,並且用鐵血的方式使中國徹底全面西化(馬克思主義化),中國由此失去了自已。」

這八十八年來主動充當西方極權主義的打手,操縱國家機器毀滅性地破壞中華傳統文化的民族敗類正是中共這個馬列黃俄黨。而且正如《九評》所言:「更為惡劣的是,中共對傳統文化一直採取偷梁換柱的辦法,把從古到今,人在背離傳統文化後產生的宮廷鬥爭、權謀詭計、獨裁專制等等『發揚光大』,創造出一套它們的善惡標準、思維方式和話語系統,並讓人認為這種『黨文化』才是傳統文化的繼承,甚至利用人們對「黨文化」的反感而使人進一步拋棄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近些年來中共對孔子學說的肆意歪曲和利用,同樣是對民族文化的另一種更險惡,更隱蔽的破壞方式。

一個民族的復興,必始於文化的復興。我們今天要復興中華民族,首先要做的就是全面清除毒害中華民族靈魂的邪惡的黨文化,復興中華民族的文化,重建中國社會的道德。因為人是社會之本,沒有良好的道德風尚就沒有高素質的人,也不會有長治久安的社會。可是中共邪黨為維持其罪惡統治,還在不斷地利用它所壟斷的權力和社會資源,日日夜夜通過各類媒體、各種形式反覆向廣大中國人民灌輸其邪惡的黨文化。中共邪黨一日不除,毒害中國人的黨文化就一日不能肅清,中國的民族文化也就一日不能復興。因此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全面復興,必先解體中共邪黨。

二、解體中共邪黨是中國崛起與騰飛的需要

過去的一個世紀是中華民族災難深重的世紀,今天所有的炎黃子孫都在期盼著中國的崛起與騰飛。那麼中國要崛起,要騰飛,眼下最迫切需要解決的是什麼問題呢?這也是所有中華兒女所關心的。按照有名的「木桶效應」,一個木桶能夠盛多少水,不是取決於桶壁上最長的那塊木板,而恰恰取決於桶壁上最短的那塊木板。那麼當今中國社會,最短的那塊木板是什麼呢?就是中國的政府。

當前的中國無疑是一個權力高度壟斷的極權國家。作為國家的管理機構,政府是否廉潔與高效,對於國家的盛衰興亡起著決定性的作用。而廉潔與高效,恰恰是當今壟斷一切中國社會權力的中共政權非但望塵莫及,而且正在與之背道而馳的。事實就是中國的納稅人正在養著一個全世界最臃腫、最昂貴,也是最腐敗的政府。而這個黑暗至極、腐敗透頂的極權政府也早已通過它無孔不入的觸角將腐敗與黑暗延伸到這個國家的每一個角落。

當今中國,無論是政界、軍界、商界、金融界、知識界、文藝界還是體育界,都只能用一個字來概括,那就是——黑。而這一切無所不在的腐敗與黑暗,就如同肆虐的病毒,正在吞噬著這個國家的每一寸肌體。當今中國已經腐敗黑暗到這一步了,還談何崛起?一個腐敗透頂的極權主義國家能夠崛起嗎?人類歷史上從來就沒有這樣的先例。歷史反覆證明:嚴重的社會腐敗只能讓一個國家滅亡,根本就不可能讓一個國家崛起。

有人要說了,共產黨不是也天天講反腐敗嗎?問題不在於它講得如何,而在於它做得如何。共產黨年年講反腐敗,天天講反腐敗,可是反腐敗的效果究竟如何?難道不是共產黨一年比一年更腐敗,一天比一天更腐敗嗎?問題的根子究竟出在哪裏?讓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自己來告訴你。

胡錦濤在那次內部會議上說:「按照這個『講政治』的原則,那些留黨察看的下台幹部,只要他們對黨忠心耿耿,就是黨性強,就仍舊屬於無產階級先鋒隊,不管他們佔有多少財富,他們就仍舊是黨的財富,就要重新使用他們。對於在反腐敗鬥爭中下台的同志,要注意分清延安和西安,只要他們忠於黨,就是發生在延安的腐敗,革命隊伍中的腐敗,而不是西安反革命隊伍中的腐敗,就要留出路,為他們創造條件,爭取盡早重新使用。」

為什麼中共年年高喊「反腐敗」卻越「反」越腐敗呢?因為真正要反腐敗就會亡黨。當然不反腐敗就會亡國,可是中共權貴的既定原則就是寧可亡國,不可亡黨。反正他們侵吞的那些巨額財產都早已經轉移到國外了。亡國,他們還可以去海外享受資本家的奢華生活;亡黨,他們就要把牢底坐穿了。至於那些手上有血債的,還會提前被送去見馬克思。這一切都是政治局那些腰纏萬貫的「無產階級先鋒隊」們連想都不敢想的。這就注定了中共口頭上轟轟烈烈的「反腐敗」只能是又一個「正龍拍虎」的鬧劇。

胡錦濤說了,「黨比人民還重要,當然要始終把黨擺在人民的前面。」中國社會之所以腐敗到這一步,黑暗到這一步,根子就在於當前這個「始終把黨擺在人民的前面」的政治體制。在這種一黨集權的政治體制下,共產黨和人民之間的關係怎麼可能是中共喉舌宣傳的「魚水情深」的關係呢?只可能是豺狼和綿羊之間的關係。為何現在「喜羊羊和灰太狼」在中國大陸那麼紅火?為何現在媒體炒作「嫁男人要嫁灰太狼」?中國媒體包裝灰太狼的「正面」形象與炒作宋思明的「正面」形象殊途同歸,都是為了粉飾根本就不存在的「和諧社會」,掩蓋現實中極其殘酷的「喝血社會」的需要。

在豺狼結隊街中走的當今中國,惟有撥盡風雲始見天。那些對當今「喝血社會」的現實視而不見,拒不承認豺狼是羊群的死敵,極力攛掇羊群要與豺狼「和解」的,不是呆羊羊就是披著羊皮的狼。它們盡可以把自己往狼穴裡送,不過若是把別的羊往狼嘴裡送,那就根本不是「和平」,而是「喝血」了。

自由主義走到極端就是個人主義,而集體主義走到極端就成了極權主義。馬克思主義雖然打的是「集體主義」的幌子,但其實質是極權主義。正所謂「物極必反」,極權主義與個人主義,中間雖隔著集體主義與自由主義,看似遙不相及,實際上近在咫尺。因為極權主義就是以堂而皇之的理由剝奪一切公民的小私而成全一黨、一人之大私。這種看似大公無私的馬克思主義其實是最自私自利的利己主義,這種政治體制只能造就「以一人制天下,以天下奉一人」的專制暴政,而這種紅色暴政的殘暴與貪婪,對人民的傷害與掠奪,對國家與社會所造成的破壞遠遠超出歷史上所有的帝王專制。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所到之處就如同一股股龍捲風,它們奪走一切,破壞一切,扭曲一切,除了一地狼藉,除了慘重的傷亡與巨大的苦難,什麼也沒留下。

一個由馬列主義政黨、腐敗透頂的政府統治下的中國,能夠實現崛起和騰飛嗎?當前的權貴資本主義能夠給中國社會帶來安定團結嗎?能夠實現社會資源的合理配置嗎?現實就是答案。當今中國,崛起的只是一幫紅色權貴,騰飛的只是他們的灰色財產。都市中的廣廈豪宅與廣大百姓何干?屬於他們的只是一方蝸居,或者是需要用一輩子去償還的按揭。什麼是當今中國的按揭?就是被銀行按在地上一層一層揭皮!

當今中國的社會體制就是在政治上讓人民成為黨奴,在經濟上讓人民成為房奴,在思想上讓人民成為毛奴。今天的中國就是一個隱性的奴隸制社會。在21世紀的世界,一個奴隸制社會的國家能夠崛起,能夠騰飛嗎?

這樣的國家非但不可能有真正的崛起,反而會在災難中越陷越深,直至沒頂。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事務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於建嶸教授預測,中國社會的動盪迫在眉睫,於教授並表示他的預測基於實地調查,也是目前中共部長級別領導人的普遍看法。於建嶸教授說,與顯示給外面世界的傲慢相比,他預測來自中國內部的社會動盪即將來臨。他指出,日漸深化的社會裂變皆因共產黨通過「國家暴力」和「意識形態」,而不是社會正義來維持其對權力壟斷的迷戀所造成的。他指出要想避免動盪的災難,除非「利益集團」能做出一些合理的妥協,讓他們自己服從中國憲法。

大家都知道中國最大的利益集團就是那伙紅色權貴,他們自己會服從自己制定的憲法嗎?全國人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按照憲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才是中國的最高權力機關,而不是你中共中央。可是胡錦濤早已經發話了,「黨比人民還重要,當然要始終把黨擺在人民的前面。」按照胡錦濤的這種說法,全國人大就只能始終看中共中央的眼色行事了,這也是中共篡國六十年來一成不變的現實。他胡錦濤身為中共偽政權的「國家主席」,自己都帶頭違憲,怎麼能指望共產黨自己服從憲法呢?根本就不可能!

歷史上所有的極權國家,只要是共產黨掌權,你能夠找到哪個國家的共產黨服從憲法的記錄嗎?絕對不會有,因為極權主義與真正的憲法是根本就不相容的。有了真正的憲法,還算什麼極權主義?所以一切共產黨極權國家從來都不曾有過一部真正的憲法,他們所出台的所謂「憲法」一向只是擺設,從來就沒有真正起到過憲法的作用。在共產黑幫的潛規則裡,「憲法」只是為了共產黨的權力而擺設的,共產黨的權力是從來不受「憲法」所約束的。中共邪黨是有史以來最狡詐、最兇殘的魔鬼,它怎麼會讓自己鑽入憲政的瓶子裡,從此被蓋上封印?那只是某些理論型知識份子的一廂情願而已。在現實中是絕對行不通的。還是那句話,「掃帚不到,灰塵不會自己跑掉」。

對一個人來說,比開刀更嚴重的災難是癌細胞的擴散和身體免疫系統的崩潰。對一個國家來說,比動盪更深重的災難是邪惡勢力的橫行與社會正義的的崩潰。中共體制內的學者都將避免動盪作為頭等大事,可是避免社會動盪與避免國家滅亡,究竟哪一個更重要?中共邪黨就是中國社會體內的惡性腫瘤,從它形成的那一天起,這個紅色腫瘤就時刻不停地在不斷攫取社會資源,不斷破壞社會正義,因為它的壯大就是以對資源的攫取和對正義的破壞為條件的。一個體內存在巨大惡性腫瘤的病人非但談不上參加奧林匹克,反而有性命之憂。同理,一個由中共邪黨壟斷一切權力的國家,非但根本就談不上崛起和騰飛,反而有分崩離析,亡國滅頂之憂。

邪黨不滅,國無寧日;暴政不除,民不安生。當今之計,要救中國,就必先消滅邪黨;要避免動盪,就要深入開展三退運動,讓更多的中國人退黨、退團、退隊,徹底解體這個禍國殃民的馬列黃俄黨。所以解體中共邪黨,不僅是拯救國家,解放人民的需要,而且是中國崛起與騰飛不可缺少之前提條件。

三、解體中共邪黨是維護世界和平,提高中國國際地位的需要

去年,中國過渡政府議長袁紅冰先生根據他所掌握的中共絕密文件,出版了《台灣大劫難》一書。該書曝光了中共利用全球經濟危機,通過加速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全面統戰和軍事入侵準備,加緊對台灣民主社會的顛覆,企圖在2012年中共的十八大之前吞併台灣的陰謀。中國過渡政府在隨後發表的公告《台灣大劫難的化解之道:民主換統一》中也指出:「任何洞悉共產黨本質的人都明白共產黨統治下的極權社會是不可能與自由社會長期共存的,不是東風壓倒了西風,就是西風壓倒了東風。正如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大蕭條助長了納粹對外擴張的野心,當前困擾著自由社會的經濟危機也同樣極大地煽起了中共對外擴張的野心,而台灣只是中共全球擴張戰略的起點、必先奪取的第一道關隘,絕對不是擴張計劃的終點。」

而胡錦濤的內部講話也完全印證了中國過渡政府的這一判斷。胡錦濤說:「還在小平同志健在時,我們政治局就有一個最基本的估計:中美戰爭也就是中西戰爭,最後是不可避免的。小平同志講世界大戰打不起來,不是講永遠打不起來,相反,是必定要打起來。」胡錦濤坦白鄧小平公開放風說的世界大戰打不起來只是「出於韜光養晦的需要」。

對於廣受外界稱道的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胡錦濤將其中原委說明如下:「小平同志由於從年青時期就留學西方國家,所以就更注意如何利用人類文明的所有成果來壯大我們黨的力量。也就是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來駕馭巨人,最後要打倒和取代西方巨人。雖然如此,小平同志也像毛主席那樣注意發揮中華智慧和謀略,使我們能夠在西方帝國主義的包圍威脅之中,爭取歷史機遇,壯大我們黨的力量。這就是小平同志的韜光養晦思想。」

對於鄧小平的笑裡藏刀和對西方國家的忽悠,胡錦濤予以了高度評價。他說:「小平同志總是注意糾正我們一些同志的革命急躁病,而反覆提倡一個『忍』字。靠了這個『忍』字,我們才能同西方國家搞好關係,才能使西方國家放鬆對我們的警覺而接納我們,才能把他們的技術和資金搞過來,把他們的骨幹企業隊伍拉到中國來為我們服務。只有經過了這個階段,我們才能走到財大氣粗的今天。」

對於胡錦濤自己提出的「和諧社會」、「和平崛起」的口號,胡錦濤向中共內部解釋如下:
「如果在毛主席的鬥爭哲學指導下,這個口號的作用就是穩定我們黨在中國的執政地位,增加我們黨在全世界的影響力,也對敵對勢力起麻痺作用,他們會暗地裡竊喜:看,胡錦濤他們終於走上毛澤東的對立面,拾起了毛澤東當年批判的貨色。這就為我們實現中華世紀創造了有利條件。」

在這次內部講話中,胡錦濤還透露了從鄧小平、江澤民到胡錦濤以來的中共的長期戰略。他說:「大家知道小平同志提出的32字國際方針,這就是「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付、韜光養晦、善於守拙、決不當頭、抓住機遇、有所作為」,其核心有兩個,分別適用於兩個不同歷史時期。第一個時期是『韜光養晦』,第二個時期是『有所作為』,到了第二個時期就要『大有作為』。」

總體來看,中共邪黨在鄧小平時代是「韜光養晦」,暗中積蓄實力。在江澤民時代是「有所作為」,利用金正日政權、薩達姆政權、米洛捨維奇政權、塔利班政權等「小兄弟」從側翼牽制美國,轉移美國的注意力,消耗美國的實力。尤其在911恐怖襲擊之後,中共這種通過外圍代理人牽制美國、消耗美國的戰略運作越發明顯。而在胡錦濤時代,尤其是西方金融危機爆發以後,中共由「有所作為」轉入「大有作為」階段的跡象越來越強烈。

袁紅冰先生在書中披露,2008年6月中共在北京西山洞穴深處的中央軍委第一戰略指揮中心,召開一次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了中共中央的三個文件:《解決台灣問題的政治戰略》、《關於對台軍事鬥爭準備預案》、《統一台灣的政治法律處置預案》。在這次會議上,胡錦濤的心腹、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說:「2012年解決台灣問題是我們當前政治戰略的首要任務,這個任務關係到在中國社會主義的政治制度戰勝資本主義的重大問題」

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吞併台灣只是中共「戰勝資本主義」大戰略中的一個環節而已。一個小小的台灣根本滿足不了中共那饕餮般無窮的貪慾,他們的目標是全世界。胡錦濤直言不諱:「毛主席比朱元璋更有魄力,他決不是只想爭取在地球上說一不二的話語權,他的目標是,這整個地球要由我們黨來制定統一計劃,統一安排,用今天的話來講,這就是中華世紀。」

為了實現這個馬列黃俄黨的世紀之夢,中共不惜搾乾中國的民脂民膏,耗盡中國的國家資源。胡錦濤說:「你使西方窮人能夠享受你的廉價便宜貨,西方人民就稱讚你;你把一些西方大企業逼垮,走向全世界收購、投資他們的大企業,西方人就不得不佩服我們中國共產黨人。」近來谷歌為什麼威脅要退出中國市場,外資企業又為何頻頻抱怨在中國生意越來越難做?因為中共的長期戰略已經轉入了「大有作為」的階段,西方的經濟界完全可以從胡錦濤的這個重要講話中找到答案。

不僅如此,西方社會為何會發生如此嚴重的金融危機?西方有那麼多的經濟精英,難道他們事先看不到,防止不了金融危機的爆發嗎?關於這一點,似乎也能從胡錦濤的內部講話中找到答案。他說:「談到不流血的戰爭手段,這是我們對毛澤東同志人民軍隊和人民戰爭思想的重要發展。這些年來世界上都在談論金融戰和經濟戰,大家自然會問,我們在這方面是否在挨打?我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在這方面毫不軟弱,而且有相當的成績。我們在西方金融界和經濟界,在政府上層,都有我們黨的同情分子,我們和他們擰成一股勁,就推動加速了霸權主義的衰敗。我們一上,他們一下,中美兩國的力量對比,就發生可喜變化,這是史無前例的變化和成績!」

胡錦濤還在黨內高層面前炫耀了他近年來為爭奪世界話語權而揮金如土搞的「大外宣」工程。他說:「這些年來,隨著我們國力的突飛猛進,我們開始把全球大外宣的歷史任務,提到議事議程。這項工作的歷史意義是什麼?大家都看到是加強我們的軟力量,爭取我們黨在世界上的話語權,佔領宣傳輿論的制高點,要用我們的話,來引領世界。但在這些意義的後面還有什麼意義?我看是為我們黨在中華世紀的領導地位打輿論基礎,打民意基礎。如果沒有這種民意基礎,即使我們打垮了西方軍隊,贏得了全世界,我們在世界上也會遇到層層阻力,很多人不習慣我們麼。」

由此可見,中共所謂的「大有作為」根本就不限於吞併一個小小的台灣島,而是要吞併全世界。為了實現霸佔全球的野心,中共邪黨把中國搞成了一個現代化的奴隸制社會,讓廣大中國人民在政治上成為黨奴,在經濟上成為房奴,在思想上成為毛奴,以便最大限度地利用中國的一切資源與西方民主國家對抗,實現這個馬列黃俄黨的世紀之夢。

為了讓中國人民心甘情願做邪黨的奴隸,中國的高價五毛們秉承主子的旨意,在這些年裡大量炮製、大肆炒作諸如《中國可以說不》、《中國不高興》等宣揚狹隘民族主義的出版物,公然煽動民族主義,煽動對西方民主國家的仇恨。其對外大談「和平」,對內煽動仇恨的手法與當年的德國納粹如出一轍。如果中共邪黨不是一貫抱有納粹那般稱霸世界的野心,多年以來一直暗中實施備戰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長期戰略,中共這種內外有別,自相矛盾的政策就無法解釋。

值得警惕的是,公然宣揚反美立場的不僅有以「民間學者」身份示人的高價五毛,還包括中共軍方的高級將領。中共國防大學軍隊建設研究所所長劉明福大校在最近出版的新書《中國夢》中公然宣稱「要丟掉對美國的幻想、要和美國進行世紀對決」;鼓吹「成為世界第一,做頭號強國,是中國21世紀的大目標」。

為了煽動民族主義狂熱,驅使中國人民甘當邪黨的炮灰,劉明福悍然拋出諸如「21世紀的中國,如果不能成為世界第一,不能成為頭號強國,就必然是一個落伍的國家,是一個被淘汰的國家」之類的典型法西斯言論。恰恰是這樣一本欲將中國人民綁上中共的戰車,成為馬列黃俄黨挑戰美國的工具的書,居然成為中國國內媒體競相炒作的對象。在中共宣傳部對所有的國內媒體嚴密控制的今天,這一切難道都是偶然的嗎?

前幾年中共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少將在會見海外駐港記者時聲稱,如果美國介入台海衝突,中共準備以動用核武器作出回應。據當時的紐約時報報導,朱成虎在與國外記者交談時還用流利的英文表示:「中國人已做好西安以東城市全數遭到摧毀的準備,當然,美國也必須做好準備,美國西岸一百多個或二百多個、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國摧毀。」

當時朱成虎有關中國將使用核武器的講話在國際上引起軒然大波。專家普遍認為,中共要朱成虎放話出來,試探,威脅和恐嚇各國,顯示中共敢於首先動用核武器,不計中國百姓的生命,與美國拚命,暴露出中共窮兇極惡的本質。

邪黨的這種窮兇極惡,視人民生命如草芥的本質在胡錦濤的內部講話中進一步得到了證實。胡錦濤說:「將來我們要按照我們的戰略部署,看準了時機就要先發制人,制敵機先,而不是一定要等他們先打到北京城,我們退守到井岡山和西安以西再進行反擊。」

胡錦濤還說:「我有時在鶯歌燕舞、燈紅酒綠的場合,在人山人海萬眾歡騰的場合,有時在一瞬間,腦海裡不由得會閃過一些令人驚心動魄的軍事演習場面,那一幕幕毀滅性場面,我不由得想到人的生命相比是多麼渺小。」

早在胡錦濤的這份內部講話曝光之前,中國過渡政府就在《台灣大劫難的化解之道:民主換統一》一文中指出:「今天中共邪黨對台灣所施展的這一切陰謀詭計,其後果也並非僅僅是台灣的大劫難,那同樣將造成中國的大劫難、全世界的大劫難。因此,阻止中共邪黨在2012年的18大前吞併台灣的陰謀,所拯救的不僅僅是台灣人,而是所有的中國人,甚至是全世界的人。」

如果我們能夠從宏觀上審視中共這三十年來的所作所為,我們就不難發現中共邪黨正在走的是當年德國納粹的老路,而近日出台的《國防動員法》也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一個環節。當年的德國人何嚐不是在「國家崛起」、「民族復興」等漂亮口號的煽動下投入戰場,先後發動了兩次世界大戰,從而使整個歐洲大陸都淹沒在血泊之中。可是結果又如何?專制政權的豪言壯語到底有沒有兌現?對決民主國家的戰爭究竟有沒有讓德意志民族崛起?事實恰恰相反,專制政權的野心和狹隘民族主義的衝動帶給這個國家的只有血淚、屍骨和廢墟,整個世界都被拖入了血腥的戰爭深淵。這樣的教訓難道還不夠深刻嗎?還不能讓今天的世人警覺嗎?

野心家忽悠民眾的宣傳伎倆都是如出一轍。當初納粹告訴德國人,如果德國不能打敗英、法,從而成為世界第一強國,德意志民族就必然會墮落成一個劣等民族,被淘汰的民族。如今中共邪黨告訴中國人,如果中國不能打敗美、日,從而成為世界第頭號強國,中國就必然是一個落伍的國家,一個被淘汰的國家。當年納粹禍國殃民、荼毒世界的謊言,如今在中國居然還有那麼大的市場,這個國家難道還不危險嗎?這個世界難道還不危險嗎?

當年納粹的宣傳讓德國人相信,德國要崛起,德意志民族要復興就必須得打敗英、法,必須要國家社會主義(即法西斯主義)戰勝資本主義。今天中共的宣傳也同樣試圖讓中國人相信,中國要崛起,中華民族要復興就必須打敗美國,必須要社會主義戰勝資本主義。然而現實告誡我們戰爭並沒能讓德國崛起,國家社會主義也沒有讓德意志民族復興,相反戰爭給德國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國家社會主義把德意志民族拖入了漆黑的深淵。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德意志民族真正的復興,是從融入歐洲,加入歐洲一體化進程開始的;是從與宿敵英、法握手言和,共同建設歐盟大家庭開始的。

我們今天所面臨的是一個全球化的時代。互聯網的迅猛發展,通訊和商貿網絡對全球的覆蓋,思想、資訊、科技、資本和商品在世界範圍規模空前地流動,已將各國民眾彼此間的距離拉至前所未有之近,國家之間的界限也日漸模糊,一個全球體系正在形成之中,這是當今世界的大趨勢。

在這種全球化的形勢之下,無論是人類所面臨的機遇還是挑戰都已經全球化了。在這樣一個大趨勢中,一個國家不是通過與其他國家之間的善意合作,共同分享全球化帶來的機遇,共同應對全球化所帶來的挑戰,通過自身的努力在國際舞台上發揮更大的正面作用,從而提高本國的國際地位,而是企圖通過陰謀和暴力去獨霸世界,還能找到比這更愚蠢,更落伍的想法嗎?可這恰恰正是以胡錦濤為首的中共政權的想法。這樣一個愚蠢透頂而又邪惡至極的政權,能夠給人民帶來幸福嗎?能夠給世界帶來和平嗎?能夠實現中華民族的復興嗎?道理是明擺著的,每一個人都可以來評一評。

從歷史上看,一個國家在世界上的地位與該國對世界的貢獻成正比,而最大的貢獻又莫過於推廣和傳播人類新的文明。當人類社會舊的文明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逐漸發生變異,變異後的文明就會弊端叢生,引發越來越多的社會問題,最終舊的文明將無力繼續承載人類社會。如果沒有一個新的、好的文明代替舊的、變異的文明來承載人類社會,那麼人類社會就將在層出不窮、愈演愈烈的天災人禍中走向毀滅。而那些擔負起推廣、傳播人類新文明的國家自然將在新文明開創的時代中佔據主導地位。

歷史上的漢唐盛世是中華文明的傳播者;馬其頓帝國、羅馬帝國是希臘文明的傳播者;西班牙是基督教文明的傳播者;大英帝國是科技與商業文明的傳播者;美利堅合眾國是民主主義的傳播者。這些國家在歷史上的崛起,無不緣起於它們各自所承擔的傳播人類新文明的重任。
那麼今天中國要想再度崛起,同樣取決於中國能否貢獻給世界一個優秀的、嶄新的文明,能夠承載全球化時代的人類社會的文明。

文化是文明的內核。什麼樣的文化,造就什麼樣的文明。問題是中共這個馬列黃俄黨,它有什麼可以拿得出手的嗎?就憑它那低俗、邪惡的黨文化?還是被它閹割了的儒家思想?殃視的春晚代表了前者,而「主旋律」電影《孔子》代表了後者。就連中國人自己都不要看,怎麼能夠指望文化背景相距甚遠的外國人能夠接受這類貨色?

這幾年間,由一群法輪功信仰者組成的神韻藝術團在世界上聲譽鵲起。表現中華傳統文化的神韻藝術在西方主流社會取得了空前輝煌的成功,受到了來自不同族裔,不同信仰,不同社會階層和文化背景的廣大觀眾的青睞與如潮般的好評。

一位中國留學生在觀賞神韻藝術後感慨地說,自己為中國五千年文明感到非常自豪,同時在中國反而從來看不到這樣美的藝術,也因而瞭解到中共是這樣的壞。

韓國蔚山文化論壇理事長、醫學博士金容彥觀賞了神韻演出後表示:「對中國的悠久文化,今天欣賞到了,這才是中國傳統文化」。

美國奧斯卡金像獎得主薩利斯特‧赫姆(CelesteHolm)表示:「神韻不同凡響,每個人都應該來看。」「我太喜歡神韻了,我們瞭解了中國人,我們成為了朋友。通過互相瞭解世界會更和平,我們也更快樂。」

好萊塢真人秀製片人約翰‧米切(JohnMitchell)觀賞神韻後讚歎:「這是一部價值非凡的偉大作品,她給洛杉磯人帶來了獨一無二的文化,是我們當今的文化所欠缺的東西,是美國人需要聽到的永恆的信息。」

美國海軍軍官亞當斯說,(神韻)這場演出讓人們看到了中國的希望,整個晚會都在告訴我們歷史上的中國是什麼樣的,以及我們所希望看到的未來的中國是什麼樣的。

廣大觀眾對神韻傳遞的精神內涵普遍表示認同與讚賞,神韻藝術家們所展現的精神內涵就是他們所信仰的真、善、忍。

理念是文化的種子,什麼樣的理念造就什麼樣的文化。神韻藝術通過演繹中國傳統文化所展現的真、善、忍理念能夠在海外被不同文化背景的廣大觀眾所認同,所接受,能夠讓海外華人由衷地產生巨大的自豪感,這對於一個有志於崛起的國家,一個有待於復興的民族來說是多麼的難能可貴!為何神韻就不能堂堂正正地在神州大地上公演,為何真、善、忍的信仰至今還遭受中共操縱的國家機器不遺餘力地打壓和迫害呢?就連外國人都能普遍接受神韻所展示的那個光明、美好的中國,那個真、善、忍的中國,為什麼中國人就不能呢?那些不能接受的人,他們還能算是中國人嗎?他們究竟是炎黃子孫還是馬列子孫?

一個全球化的世界勢必需要全球化的文化,而全球化的文化也將催生全球化的文明。中國不能再繼續依靠出口大量廉價商品來參與全球化進程了,中國需要站在一個更高的起點來融入世界,在未來的世界格局中佔有與自己的貢獻相稱的一席之地。

胡錦濤的內部講話是一個反人類的邪惡綱領,也是中共邪黨的長期戰略,如果中國人民不能儘快解體邪黨,奪回本該屬於人民的一切權力和資源,那麼中國必將被邪黨拖入災難的深淵,整個世界也將因此而面臨一場浩劫。

我們希望所有的炎黃子孫都能本著為國家負責,為自己負責,也為子孫後代負責,靈活採用各種形式,退出中共這個馬列黃俄黨,解體這個禍國殃民的政治黑幫,讓我們這個民族重獲新生,也為世界和平做出我們中國人應有的貢獻。

我們相信,一個本著普世價值,對內重建社會道德與社會公正,對外維護世界和平,與各國共同分享全球化帶來的機遇,共同應對全球帶來的挑戰的中國,一定能夠提高自身的國際地位,在世界舞台上發揮更大的積極作用,同時也必將在未來新的世界格局中佔有與之相稱的一席之地,中華民族將也因此而實現全面的復興。

2010年3月13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章天亮:《九評》超越政治層面 中共無可辯駁無所遁形
聶森﹕《九評》能識別正邪驅除恐懼 解體中共結束苦難
中國過渡政府2009年十件大事
中國過渡政府:面向國內 面向未來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拜登引戰狼咆哮 習為何連隱11天
【遠見快評】中共軍方疫苗洩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新聞看點】拜登被迫上架?美稱中共威脅空前
【探索時分】神不知鬼不覺 史上最成功空襲
【秦鵬直播】拜登罕見派密友訪台 中共氣炸軍演
【思想領袖】鮑爾:向信仰宣戰 中共欲霸世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