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80天 我還能為你們做什麼?

寫給將畢業的學生們
曹小芬
【字號】    
   標籤: tags:

親愛的同學們,如果你們此刻就要揮別國中生涯,我是否還有遺憾呢?我仔細的想著,有的,如果此刻我們就要揮別,我確實還有未完成的夢想。

去年7月剛接班,心裏感到非常榮幸,雖然你們是訓導處的常客,雖然班上同學也是輔導室的坐上賓,但我18年來第一次當導師,我是多麼興奮,期待著我們的相遇,希望能夠一起磨練成長。當時想著我一定要用「真、善、忍」的精神,陪你們走完這三百六十天。

剛開始的「蜜月期」,確實讓我們好快樂,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在「至真樓」三樓度過了暑期輔導,彼此相處得就像是姐妹一樣。我每天都好期待去學校,每次都是帶著愉快的心情,一清早就趕到教室,大聲和你們說聲「早」。

接著「H1N1」疫情,在停課期間,家訪讓我與各位親愛的爸媽相遇,從此我們心的距離越拉越近,班級也很快的成了大家庭,我們約定2010年6月要考好基測,要一起前進香港玩三天。

開學後,因為教務處的調動,我們搬到大仁樓,雖然教室小一倍,但離行政大樓近了,風景更美了,可是我們的心似乎越來越遠。宿舍同學不知為何對我有了誤解,從那時起,接二連三彼此之間有了間隔,菜鳥導師的我,忘了「真、善、忍」,忘了你們還要人引導走完這國中最後的路,以為你們長大了,不需要一個導媽在旁邊囉嗦了。

今年三月免試入學放榜,雖然成果不錯,但看到榜單,我覺得我應該向大家道歉。以為不要干預太多,認為你們一定跟父母商量好了,現在我才知道原來你們是自已作主,用自己的想像去報名的,我該花時間跟你們個訪的,忽略了你們還需要人牽著、帶著路。

如果明天你們要離開學校了,我會帶著遺憾的,因為每天清晨、傍晚陪你們自習,發覺大家還是無法自動自發讀書,或是無法對自己的瑣事作有效安排。我最在乎的是「培養良好的習慣」,此時如果你們就要畢業了,我會非常愧疚的。

還好還有80天能彌補我的不足,重新歸零,想著我接班時的豪情,我得好好做好身教,前面的280天我沒修好善心、善念,只是在意你們有沒有違規,有沒有秩序整潔得獎,卻忘了站在你們的立場,引領你們成熟,這是我的不對。不過我們一起走過的路,我還是很感激你們的努力,青年節越野跑比賽,居然有同學抱病跑進A組,而不是趁機偷閒,真的讓我很感動。

今天放學時,看到大家那麼大聲互道再見,一家和樂的感覺,真的好感人。不足的部份,我們一起把他做好,希望6月19日畢業那天,你們都能養成好習慣,而且成為心目中理想學校的學生,還好我還有80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時候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個可以發明機器人,維護世界和平的偉大科學家,一個電視看太多的小男生的夢。現實中的我,目前是個不一樣的老師,年輕、代理、非考科的身分,往往給自己帶來一些束縛;但也因此,不必被外在條件給侷限住,讓眼睛看到了如此不一樣的世界。
  • 國三時功課是最繁重的,記得當時一天10堂課,小考居然可以考到12次,因為某幾堂課上課見面就考,下課前再來個「回馬槍」加考一回,真正是「烤」得人仰馬翻、精疲力竭。
  • 我的工作就是在班上守著一群孩子、批改作業、看訂正,一天復一天、一屆復一屆。有人說,這樣的工作單調,就像是保母似的,繁瑣且擾人;但我卻知足且感恩,因為這樣的工作讓我天天和一群天使一起生活,天天上班眼中有淚光,心中有溫暖,和最誠摯、乾淨的心靈一同相處,是我的幸福!
  • 去年春天,為本班種波斯菊的家長──阿美,離婚了,徹底遠離了家暴的傷痛。阿美的孩子是我班上的小雄,我了解他們母子的境遇後,便著手幫小雄申請急難救助、獎學金、學產基金等等。本就覺得當人好苦,不忍看到別人比我更苦,祈願擔任教職的自己:能常保蓮心,心生憐憫,慈悲他人。

  • 人不會因互相指責而變好,誰都希望被認同、理解與信任。當看到別人做的不夠好時,沒有責備抱怨,先找自己的問題。良善的出發點,就會讓事情的發展越變越好。
  • 欣純是我三年前認識的學生,不是我任課的學生,但卻比其他學生還熟識,因為種種原因,讓我時常想起她。
  • 我教的一年級班級上有一個令人頭大的小孩,在家中媽媽對他幾乎是無可奈何,講不聽、叫不聽、一副不在乎無所謂的態度,常常會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開口狂叫,表情動作就像發了狂似的,表現出來的都是暴力,還會說出很不好聽的話,而這些不好的舉動還深深的影響著他幼小的妹妹,令他的媽媽不但氣憤,還萬般的無奈。
  • 從那以後遇到表現失常的孩子,我總是抱著期待,只要得到孩子誠心的信任,一切都會有轉機。
  • 記得兩年前榮恩出現在辦公室前,要不是後來對他的家庭環境有較深入的了解,榮恩枯瘦的外型、憔悴的表情,肯定讓人誤以為他是吸毒的孩子。但知道了孩子的過去及不斷遷移的生活型態後,對這麼一個時時得面對父親的壓迫,隨時都做了準備和媽媽一起逃難躲避暴力的孩子,便心生憐惜。
  • 任教新學校半個學期後,有天下午,突然接到男孩的電話。雖然他大半時間仍然是沉默的聽我講話,但當我提到「老師有空回去看你們」時,他卻快速欣然的應答著。我想,該是回去看看可愛的學生們的時候了。畢竟師生的緣分,也不是偶然的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