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劍

慕容飄雪
font print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中國歷史上出現過很多有名的劍,而為了擁有一把名劍,歷史上也屢次出現為奪劍而引起的國家、民族間的戰爭。春秋戰國時期的楚國都城被晉國的兵馬圍困了三年,而晉國出兵伐楚的理由只是想得到楚國的鎮國之寶:泰阿劍。這使我想到在生活中,很多人妒嫉別人擁有某種好東西,內心也是蠢蠢欲動,欲不擇手段而佔為己有。也有人為自己千方百計奪人之愛後慶幸歡愉。

中國古代十大名劍中排在第二位的湛瀘劍是最令我感慨的。當年一代鑄劍名師歐冶子鑄成此劍時,不禁撫劍淚落,因為他終於圓了自己畢生的夢想:鑄出一把無堅不摧而又不帶絲毫殺氣的兵器。這把通體黑色、渾然無跡的長劍讓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鋒利,而是它的寬厚和慈祥。它就像上蒼一隻目光深邃、明察秋毫的黑色的眼睛,注視著君王、諸侯的一舉一動。俗話說:「君有道,劍在側,國興旺。君無道,劍飛棄,國破敗。」

相傳湛瀘劍出爐之後,為越王所得,後傳至越王勾踐。因勾踐戰敗,無奈之下把湛瀘劍進貢給了吳王夫差。然而吳王無道,湛瀘劍竟自行離開,飛至當世名君楚王身邊。從此,湛瀘劍便化為正義與仁德的代表。所謂仁者無敵,湛瀘劍就是一把仁道之劍。

世間萬物皆有靈性,劍亦如此,萬物皆如此。現代科學發現不只是動物,植物有生命,石頭、土、鋼鐵等等物體也都有生命。寶劍隨明君,寶劍選擇有道之人,是順天意而行。中國歷來講「天時、地利、人和」的道理,一個人要成就事業,一個民族乃至國家能在世界競爭中鼎足,也必須符合宇宙中正的規律才得以長久的勝利和平安富強。

也就是說,你有寶劍也好,有富裕的金錢也好,有顯貴的權勢也好,這些東西也是有生命有靈性的。儘管你現在擁有它,如果不善用或是你自身不具有道義和仁德的本性,它總有一天也會棄你而去。

孔子提出了君子崇尚的五種美德和排除的四種惡政。五種美德是:「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堅決杜絕的四種惡政是:「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戒視成謂之暴。慢令致期謂之賊。猶之與人也,出納之吝謂之有司。」而那些亂用政權濫殺無辜的當權者,勢必遭到天譴。

寬厚和慈祥的正義之劍,發射出的金光將劈裂那污濁、晦暗的一切,戳穿謊言、解體暴惡強權。俗話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善惡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宇宙歷史的規律就是這樣。任何事物,順應宇宙規律者倖存、福澤,違背宇宙規律者淘汰、消亡。

每個人都渴求生活的幸福、美滿,社會的安定平和。那麼從你我做起,首先做一個遵從天理道德的正義而仁德的君子,幸福才會緊緊伴隨。正義端行的君子多了,社會自然就圓容、安定、和諧、平靜。

--摘編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武有止戈之意,眾人皆知,但通常所說止戈,卻是以武止武,在我看來,並非武之本意。中國武術也好,哪門藝術也好,千百年來都有一說法就是最高境界叫「天人合一」。這也算是中華民族古老文化的一個核心吧!可這「天人合一」到底是什麼樣,各行各業中各有說法。但在本人對中國古文化的理解和民間百姓的認識來看,天,在一般的範疇裡是指最大、最高的,可以理解為一切的主宰吧!那「天人合一」是否可以理解為與一切的主宰保持一致呢?
  • 武術,是一種需要身體各部肌肉,各個關節以及內臟器官都要參加活動的運動。膝關節、髖關節和肩關節的靈活性以及腰部的柔韌性、上下肢的力量和氣息的調動,在武術運動中動中起著決定性的作用。武術家們常說:「打拳不溜腿,到老冒失鬼;練拳不活腰,終究藝不高。」
  • 彈腿預備要領是當左手做動作時,眼睛注視左手;當右手做動作時,眼睛注視右手。
  • 第五路 架打:(1)馬步衝拳(2)弓步架打(3)挽臂撩掌(4)寸腿彈踢(5)馬步衝拳...立定收勢;第六路 雙展:(1)弓步沖掌(2)僕步屈肘(3)雙環拳(4)寸腿彈踢...立定收勢..
  • 功力拳要領是兩拳拳心朝上,兩肩向外展。兩肘向後攏,挺胸收腹,下巴內收,目視前方。不能因挺腳收腹而使呼吸停在胸間,應以正常的規律進行呼吸。
  • 三環套月要領是三環套月是兩臂迴環動作,它分二部進行。第一部即口令三的鉤手並步,鉤手和抄手並步,要先鉤手然後再抄手並步,不能一起做。
  • 跨虎要領是1這裡的兩臂動作是迴環運動,所以上述的動作必須連貫進行;2身體的重心必須落在右腿上,左腳虛點地面,右手屈腕要稍用勁,左反鉤手也要稍稍用勁屈腕,左臂盡量後舉,要挺胸塌腰..............
  • (shown)打到好處,尼姑就急止住了,李超問她原因,尼姑只是笑不回答......................
  • 中華傳統武術其實是神傳文化的一種,有很深的內涵。注重習練者的心性修為,也就是武德的培養。
  • 中華傳統武術既然是古代修道人傳給人的,那麼它就和任何一種修練方法一樣,有個專一的要求,也就是一般所說的」不二法門」的問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