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辛亥百年 顏色革命 結束專制 再造共和

中國民主黨:《辛亥革命百年‧歐洲取聖火萬里行》簡訊之十七:紐倫堡人權路和人權石柱

2010年7月7日德國歷史名城紐倫堡

辛亥百年紀念組委會歐洲萬里行小組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26日訊】【關注中國中心(CCC)2010年7月26日歐洲凌晨消息】(辛亥百年紀念組委會歐洲萬里行小組報告)


2010年7月7日民陣主席費良勇先生在紐倫堡接受紀念辛亥百年歐洲萬里行行動小組專訪。


紐倫堡「人權路」大門。


紀念辛亥百年的紅藍雙十白星旗在紐倫堡「人權石柱」前之一。


紀念辛亥百年的紅藍雙十白星旗在紐倫堡「人權石柱」前之二。


紀念辛亥百年的紅藍雙十白星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清算納粹戰犯罪行的紐倫堡審判的法院前。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一傳十·十傳百·薪火相傳·再造共和。

附:錢躍君博士所著《紐倫堡》導言:民族主義廢墟下的德意志象徵

民族主義廢墟下的德意志象徵

紐倫堡導言

紐倫堡,一座德國東南部的中世紀古城,凝聚著德意志民族的歷史情感,從而成為19世紀德國民族主義的搖籃,也成為20世紀德國民族社會主義的廢墟,以戰後「紐倫堡國際法庭」的世紀大審判而載入世界史冊。

文化民族主義的德國

任何人都會對自己的父母之邦產生感情,任何民族都會對自己的故鄉故土產生責任。這本是大自然賦予人類的天性,但當這種情感被煽動利用而被政治化,就會成為產生民族主義的土壤。歐洲歷史上以前並不存在明顯的民族主義,直到西元9世紀查理大帝的孫子們三分法蘭克帝國時,德語區歸東法蘭克帝國,法語區歸西法蘭克帝國,義大利歸中法蘭克帝國,人們才逐步意識到,共同的語言還真有一種共同的歸宿感。新教運動後產生了以民族為單元的國家,即民族國家,民族主義開始滋生,新教運動的成功,政治上就是依靠民族主義。

歐洲民族主義有兩種類型:一種是法國式的國家民族主義,高峰期在路易十四世及拿破崙時代。無論法國有多少不同的民族,只要生活在法國境內,都認同一個以巴黎為政治和經濟中心的法蘭西帝國,全民為法國的世界擴張而戰;另一種是德國式的文化民族主義,產生於19世紀德國的浪漫主義時代。因為外族(拿破崙)統治,激發了德意志民族自身的民族情感,產生了格林兄弟、海涅、舒曼和舒柏特等一大批以尋根和懷念中世紀德國為主題的文學藝術家。1848年在法蘭克福召開的德國統一大會上,最後通過的是只將德語地區統一為德國的「小德意志方案」,而事實上已被德國統治的東歐和西歐國家都被拒之於門外(大德意志方案)。人類社會只有宗教狂熱和民族主義是非理性的,歷史上的許多「神聖」戰爭幾乎都源於這兩種感情。歐洲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儘管出於各自的經濟利益,但完全靠民族主義煽動,結果將整個歐洲毀為廢墟。

正因為德國是文化民族主義,所以民族主義象徵性的城市,一定是充滿文化氣息的中世紀古城,與德意志民族最輝煌的神聖羅馬帝國時代有血緣聯繫。紐倫堡,這座迄今還保留著中世紀原貌的古城,就是這樣成為19世紀德意志民族的象徵,又成為20世紀「帝國(納粹)黨議會之城」,以延續中世紀神聖羅馬帝國的「(德意志)帝國議會之城」。

歐洲中世紀的皇帝之城

直到十九世紀,德意志民族從來沒有形成過統一的國家。歷史上所謂的「德國」,其中世紀原文只是「德語的國家」。西元八世紀查理大帝建立了法蘭克帝國,其孫子三分帝國,以語言劃出東法蘭克帝國(德國),德語民族才第一次被歸於一個國家。但那是一個非常鬆散的國家,德國內部根據日爾曼民族下不同地區或部落而分割成五個公爵國,後來因為繼承、聯姻和武力兼併等分割到上千個公爵國、伯爵國和侯爵國,在東歐、南歐又有許多德國的屬國。馬克思定義的封建社會,大概只有德國才最為典型。儘管如此,所有德意志民族的國家又形成一個鬆散的、形式上「統一」的帝國,起先由查理大帝在德國的一脈擔任德國皇帝,斷嗣後由各個大國「民主」選舉一個皇帝。查理大帝時稱羅馬帝國,奧托大帝時改稱神聖羅馬帝國,新教運動後再改稱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該帝國鼎盛時期的版圖:東到波羅的海南岸(包括捷克等),南到義大利全境(包括瑞士、奧地利),西到荷、比、盧,而其屬國更是囊括大多數東歐國家,甚至法國南部和西班牙。帝國內部的協調大致如今日的歐盟,或歐盟其實就是取自中世紀德國的模式。

限於當時以馬車為主要交通和通訊工具,皇帝無法統籌版圖這麼宏大的國家。於是只能到處奔波,在全德建起許多行宮。最後留下最著名的三大行宮是:西北部的亞琛(查理大帝時整個法蘭克帝國的首都),中部的法蘭克福(查理大帝的行宮,其子擴建行宮,其孫多出身於此),而東南部為紐倫堡。並且先後授予這些城市為自由城,直屬皇帝,世稱皇帝之城。

老皇帝去世後,通常由他血統下的後代繼承,但是長子還是次子甚至侄子,就由德國最大的七個諸侯國(所謂「選帝侯爵」)選舉產生。根據不成文的傳統,通常在法蘭克福選舉德國國王,然後在亞琛將新國王加冕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而加冕時所用的皇冠、禮服、皇權信物等——作為神聖羅馬帝國唯一的象徵——由皇帝親自保管。皇帝到各地奔走,攜帶不便,於是就委託最受信任的城市輪流保管。從11世紀開始,先後經歷林堡、戈斯拉爾、慕尼克等11個城市,最後運到布拉格。每年春天復活節後兩星期,布拉格市政府就將這些加冕服飾拿出公開展覽,全歐洲好奇的有錢人湧向布拉格,以一睹這些稀世珍寶。羅馬教皇將這些象徵物看作聖物,因為從查理大帝開始,各屆皇帝都是由羅馬教皇加冕。不意布拉格反對教皇干涉,皇帝西格蒙德(在位1410-1437年)只能將這批紀念物匆匆轉往匈牙利。1423年9月29日,西格蒙德正式詔示,這批寶藏將永久地保留在紐倫堡,因為不僅紐倫堡是皇帝的直轄市,而且紐倫堡市民最忠誠於德國皇帝。皇帝表示,他的這一決定世代不得改變。這是對紐倫堡市民最大的榮譽。當次年3月22日這批寶藏正式運到紐倫堡時,所有紐倫堡的宗教領袖、政府人員全體出來迎接,許多市民跪著迎接聖物,就連犯人都獲得特赦而離開監獄前來迎聖。羅馬教皇很快同意皇帝的這一決定,但認為這批象徵物是皇帝與教皇的共同遺產,只能存放在紐倫堡的基督教機構,後來就保存在聖靈醫院的教堂內。市政府不僅出資為保存每一個聖物打製了金盒銀盒,而且讓中世紀德國最著名的畫家丟勒專門繪製了查理大帝與西格蒙德的畫像,要紐倫堡市民世世代代感謝神聖羅馬帝國的這兩位君主。

直到18世紀末拿破崙佔領德國,紐倫堡出於對皇帝的忠誠,就在法國軍隊佔領紐倫堡的前夜,市政府組織人員將這批聖物裝在一輛運魚和大糞的車內偷偷運出紐倫堡,先藏到雷根斯堡,經歷許多風險,直到四年後終於運到維也納,親手交給了神聖羅馬帝國的末代皇帝法蘭茨二世。為此拿破崙大為惱火,因為沒有這些皇權信物,他就無法成為名正言順的法蘭克帝國皇帝,而且形式上神聖羅馬帝國依舊存在。直到1871年普魯士國王當上德國皇帝時,因為沒有這批信物,也只能當新時代的「德國皇帝」,而無法成為延續千年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一次世界大戰後,奧地利被戰勝國強行劃出德國,德國皇帝的信物只能留在維也納。直到納粹時代,德奧兩國重新統一,當時管理這些皇帝信物的皇家財政部長馬上表示:我們保存這批寶藏,既不是為了奧地利皇家,也不是為了普魯士皇家,而是為了德意志人民。在奧地利全體市民的歡呼下,1938年3月13日——相隔142年——又將這批寶藏從維也納運回紐倫堡,保存在卡塔琳娜教堂。可惜該教堂在二次世界大戰中被徹底炸毀,美軍在一個炸彈坑裡居然找到這批遺物,華盛頓方面直接指令美軍,將之全數移交給奧地利政府。戰勝國不希望看到奧地利重新回歸到德國,更不希望給德國再留下令人懷念中世紀、引燃民族主義情緒的象徵物。該批經歷1000多年的珍貴遺物,迄今還留在維也納的博物館(Schatzkammer)展出,儘管博物館還是強調:這批德意志帝國皇帝的信物,應當歸還給這批寶藏的合法保管者、丟勒的故鄉紐倫堡。

紐倫堡呈長方形,以城中的佩格尼茨河為界,分別由兩個城市合併而成:11世紀初,德國皇帝康拉德二世(在位1024-1039)在河的南側建起了一座國王行宮。這區域後來就被稱之為洛倫茨區,因為在那裏的中心區於1270-1350年建起了一座名為洛倫茨的哥特式教堂。他的兒子亨利三世(在位1039-1056年)當政後,又在河北側的山巖上建起了一座古堡,這也是紐倫堡城名的最早起源。紐倫堡德語現名為Nuernberg(中世紀寫作Norenberc),那是由Noren(巖壁)和berc(山)組合而成,即巖壁山。該區域後來就發展成塞巴爾都斯區(也稱古堡區),因為在該區的中心於1230-1273年建起了一座名為塞巴爾都斯的羅曼式教堂。該兩區域儘管是父子皇帝所建,但一直是獨立地發展,所謂的紐倫堡其實只指古堡區,直到1250年才合併成一個城市。

亨利三世於1050年就在古堡裡舉行了一次全德公爵聯席會議,這也是紐倫堡最早的歷史記載。尤其到了德國中世紀最著名的「紅鬍子皇帝」巴巴羅薩(在位1152-1190年),他在紐倫堡舉行了五次神聖羅馬帝國侯爵會議(相當今日的歐盟議會),並將紐倫堡的行宮擴建,周圍建起了城牆。1219年11月8日,德國皇帝弗裡德利希二世下詔,將紐倫堡直屬皇帝管轄,紐倫堡就此成為與神聖羅馬帝國境內其它國家有同等「國家地位」的帝國城。此後所逐步建造的市政府大樓(即塞巴爾都斯教堂對面的老市政府)從建築風格上也印記了不同的時代:南側為哥特式風格,建於1332-1340年(15世紀又改建);西側(即正對教堂)為義大利文藝復興式,建於1616-1622年。

中世紀歐洲還沒有「首都」概念,皇帝從一個行宮騎馬來到另一個行宮,並在行宮中料理國家大事。紐倫堡是德國皇帝最喜愛的行宮之一,從1050年到1571年的500多年中,德國所有的33位皇帝都在那裏短期或長期居住過,如德國皇帝路易四世(當政:1314-1347)就前來紐倫堡74次。從這點來說,紐倫堡已經事實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的「首都」,紐倫堡這樣的政治地位一直延續到新教運動興起的16世紀。

每屆新皇帝當政後要舉行首屆神聖羅馬帝國侯爵會議,舉行地點通常放在紐倫堡。1356年,德國皇帝查理四世在紐倫堡頒佈了日爾曼民族的第一部成文憲法《黃金詔書》,詔書中將許多日爾曼民族不成文的政治與貿易習俗正式以文字形式固定下來,其中規定:選舉德國國王定在法蘭克福,加冕新國王為神聖羅馬皇帝定在亞琛,而新皇帝當政後的第一次全國侯爵會議規定在紐倫堡舉行。於是,紐倫堡成為名副其實的皇帝之城。為了紀念這一對紐倫堡、也是對整個日爾曼民族最重要的歷史事件,於1509年在聖母教堂的正上方專建了一臺鐘,鐘上放置了八座人像,即皇帝查理四世與參加會議、來自全德各諸侯國的七位選侯爵。每到中午12點,該鐘就會轉起來,表示選侯爵們開始開會、皇帝頒佈《黃金詔書》。

紐倫堡畢竟位於日爾曼民族與斯拉夫民族的邊界之處,德國皇帝要安排封疆大臣去鎮守,而「封疆大臣」的中世紀原名就是「伯爵」。同理,古堡為皇帝居住地,也需要有將軍鎮守,該將軍就稱之為「古堡伯爵」。所以今日的古堡其實也有三部份組成:西側是建於12世紀的「皇帝古堡」,其中的一座五角塔就是1040年皇帝古堡的遺物,許多全德侯爵會議就是在這座古堡中舉行;中部為供伯爵居住的「伯爵古堡」,東部為城市自建的古堡。

早在德國皇帝亨利三世(1039-1056)時,皇帝就任命了來自奧地利的貴族拉布(Raabs)家族為鎮守紐倫堡行宮的伯爵。1192年,源於德國西南部斯瓦本的霍恩措倫家族(Hohenzollern),因為與拉布家族聯姻而繼承為古堡伯爵。伯爵家族不甘心僅僅擔任一個皇帝的「家臣」,更希望獲得政治、經濟和軍事獨立、擁有國家地位的「伯爵國」。經過種種努力,1420年皇帝弗裡德利希六世正式分封給霍恩措倫家族在德國東北部的勃朗登堡伯爵國,建都柏林。此後,勃朗登堡王子與波羅的海南岸的普魯士王國公主聯姻而兩國合併,這就是德國19世紀最強盛的普魯士王國,1872年後普魯士國王自己都成為德國皇帝。霍恩措倫家族獲得勃朗登堡伯爵國後,於1427年將紐倫堡主權以高價賣給了紐倫堡市,即由紐倫堡百姓和貴族們自己管理城市。但儘管如此,為了保留「紐倫堡伯爵」頭銜,霍恩措倫家族與紐倫堡城於1449/50和1552年發生了多次「伯爵戰爭」,幾乎將紐倫堡城毀為灰燼。

浪漫主義時代的德意志象徵

在交通還很不發達的中世紀,河流成為人們交往的最重要管道,所以歐洲的許多大城市都出現在江海沿岸。紐倫堡周邊並沒有大的河流,而是一片平原。但紐倫堡座落在薩克森、東法蘭克、巴伐利亞和捷克的交界處,周邊60公里內沒有大城市,通向各地的七條主線公路都在紐倫堡匯總,又得到德國皇帝青睞,所以政治帶動了經濟,最終發展成該地區的中心貿易城市和手工業城市,尤其成為地中海沿岸(途經威尼斯)與波羅地海沿岸的漢撒城市及東歐城市貿易交往的中轉城。1470-1530年期間,紐倫堡進入了黃金時代。1425年德國皇帝稱紐倫堡「是德意志最富的小金庫」,此名一直沿用至今。1458年羅馬教皇Pius二世(在位1458-1464年)在他的《日爾曼》一書中描述的那樣:

「多麼美麗的城市,多麼燦爛的文化,多麼乾淨的街道,多麼英俊的房屋……那裏普通的居民住房,都足以供給國王居住,蘇格蘭國王就想生活在紐倫堡普通的民房裡」。

這期間,紐倫堡與科隆和布拉格並稱為神聖羅馬帝國境內的三大城市。在17世紀初歐洲發生了最殘酷的三十年(宗教)戰爭,1648年戰爭結束的次年,戰爭的敵我雙方就在紐倫堡舉行了為期多日的聯歡,慶祝戰爭結束、和平開始。

經濟帶動了文化,紐倫堡也成為神聖羅馬帝國境內的文化古城。

就在紐倫堡的黃金時代15世紀,剛好是歐洲的後期哥特式文化向義大利文藝復興的轉化,在紐倫堡誕生了一大批文藝復興式的文化名人,其中最著名的是丟勒(1471-1528),一位義大利文藝復興時代德國最著名的藝術家。他出生於紐倫堡,1505年到威尼斯時,不僅結識了許多義大利本土的藝術家,而且威尼斯商人為一座教堂而向他訂製了大型油畫「玫瑰環節」。德國皇帝魯道夫二世得知後,花高價從威尼斯商人買下該畫,四位運輸工專程從威尼斯將該畫運往當時的神聖羅馬帝國首都布拉格。威尼斯市政府出高薪挽留丟勒能在威尼斯,卻被他婉言謝絕,於次年回到他的母親之城紐倫堡。

此後,德國皇帝經常委託他繪畫,提供給他許多藝術和經濟特權,例如禁止他人模仿或複製他的畫作。1520年他橫穿德國赴荷蘭遠遊(當年荷蘭包括今日的比利時),每到一處都受到當地市政府、貴族和藝術家的隆重款待。他到歐洲金融中心安特衛普時,市政府出高薪(年薪200盾,贈送一座獨院洋房)挽留他在安特衛普從事藝術創作,而且願意高價買下他的所有藝術作品。但他還是回到自己的故鄉。他在紐倫堡市政府主管城市建築,許多當時建築的藝術設計和裝飾都出於他之手。他還從事政治與社會活動,是神聖羅馬帝國議會中的紐倫堡代表。他為故鄉紐倫堡作了一生的貢獻,不意在57歲時,因為遠遊荷蘭得了病毒而在紐倫堡去世。沒有留下子女,他的墓地就坐落在紐倫堡近郊的約翰墓地。

或許是受丟勒影響,紐倫堡早在1662年就由市議員、銅蝕藝術家和建築家三人創立了「紐倫堡藝術學院」,成為德語國家中的第一所藝術學院,最早坐落在一個修道院裡。1699年被紐倫堡市政府承認而成為市立學院,由政府出資建造學院大樓。此後又擴建了一所素描學校,免費教授手工業工匠的學徒。該學校幾經變革而綿延迄今,300多年來為紐倫堡和德國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藝術家和工藝匠。

義大利文藝復興時代的紐倫堡還誕生了一大批文化人士,例如天文學家J.Regiomontanus,改革家Ph.Melanchton,人文學家W.Pirckheimer與H.Schedel(出版了世界著名的《世界大事記》),M.Behaim製出了世界上第一座地球儀,A.Koberger創立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出版社,還誕生了三位德國當時最著名的民間詩人之一……

在歐洲中世紀,所有學校幾乎都是教會所辦,紐倫堡市政府卻特許在紐倫堡創辦一所獨立於教會的「紐倫堡詩歌學校」,即今日德國文理中學Gymnasium的前身,在校的三位教員(博士)全是人文主義者。而且從那個時代開始,紐倫堡的富裕市民開始收藏各類文化珍品,出現了許多私人收藏家。人們不僅在書本上瞭解歷史,而且通過直接觀摩來自世界各地、各個歷史時代的實物來瞭解世界。可惜19世紀初紐倫堡歸屬巴伐利亞王國,巴伐利亞國因為財政緊缺而出售了許多收藏珍品,這些收藏品流落到歐洲各國博物館。直到1875年,紐倫堡市創建了「日爾曼民族博物館」(即今日同名博物館的前身),將所剩的收藏珍品保留起來。儘管如此,該博物館還是德語國家中收藏日爾曼民族歷史與文化最豐盛的一座。所以可以說,紐倫堡有500多年收藏與博物館的歷史。

紐倫堡的第二次文化高潮是在18世紀末的初期浪漫主義時代。在整個浪漫主義時代,紐倫堡並沒有出現幾位德國級或歐洲級的文學家、藝術家和音樂家,但紐倫堡卻於1792年創立了德國第一個藝術家協會。本意是為了改進紐倫堡藝術學院的教學品質,實際卻推動了浪漫主義的藝術浪潮。建立協會時正處在浪漫主義文化初期,而到漢堡於1817年創立德國第二個藝術家協會時,已經到了浪漫主義文化的高潮期。

紐倫堡在浪漫主義文化中所起的最重大意義,是得助於兩位浪漫主義文化初期的大家Heinrich Wackenroder(1773-1798)和Ludwig Tieck(1773-1853)。浪漫主義文化最重要的思想是突破古典時期的理想主義色彩,不以一個民族或社會的總體為人們崇仰或追求的目標,而是關注個人情感。美學家Wackenroder與Tieck於1793年三度來到紐倫堡,考察和研究義大利文藝復興時代米開朗基羅、拉斐爾和丟勒的藝術思想,從中獲得啟迪,Wackenroder寫下了一部專著,闡明他追求藝術個人化、情感宗教化的文化思想,從而成為浪漫主義初期的重要理論專著。他在紐倫堡逗留期間,將紐倫堡看作是他浪漫主義思想的典型體現,他用個人情感化的文筆描述到:

「紐倫堡,你這座世界聞名的城市!我多麼願意散步在你彎曲的小巷裡。我像孩子般地熱愛著這座古老、父親般的房屋和教堂,在你身上深深印下了祖國的藝術痕跡。我從內心深處愛戴著你這裡的藝術學院,它是用一種如此強健、有力、真實的語言傳播文化。它將我帶回到那灰色的年代,是這裡的藝術學院像一條活的生命,一直延續著祖國的藝術。你藝術的靈魂就鑲銜在、綿延在這座古老的城牆上……當我從你昏暗的教堂樑柱下走過,日光透過彩繪的玻璃窗投下,照在牆上,古老的藝術品和繪畫就在那裏閃亮。」

因為這兩位浪漫主義美學家們的讚賞,紐倫堡一舉成為浪漫主義詩人與藝術家們的心靈聖地,許多文人成群集隊地前來紐倫堡觀賞、旅遊,以親身感受紐倫堡的浪漫主義氣氛,感受德意志民族最輝煌的中世紀,即綿延千年、幾乎統治全歐洲的神聖羅馬帝國時代。在當年還是四分五裂的德國,紐倫堡幾乎成為德意志民族的象徵。

二十世紀德國民族主義的搖籃與廢墟

直到拿破崙佔領德國期間,紐倫堡雖然依舊是全德僅剩的六個獨立市之一,但隨著神聖羅馬帝國結束,紐倫堡也失去了原來在德國的政治和經濟地位,1806年甚至被歸入巴伐利亞王國。儘管如此,紐倫堡跟上時代步伐,發展成一個大都市。那些當年的手工業作坊,發展成德國重大的企業(如卡車生產公司MAN,鉛筆生產名廠Fabel),紐倫堡一躍成為工業重鎮,並於1835年建成德國的第一座鐵路。就在19世紀的百年中,紐倫堡人口翻了12倍。

德意志民族經歷了一次世界大戰的慘敗,德國皇帝下野,建立了德國歷史上的第一個民主制度魏瑪共和國。1919年凡爾賽條約中,奧地利被歐洲列國強行劃出德國版圖,德國還要承受巨額戰爭賠款。不意1929年世界經濟危機,對年輕的共和國雪上加霜,社會動盪,政壇受到空前衝擊。偏左的共產主義與偏右的民族主義剛好迎合最底層、最貧困的工人利益,所以兩種思潮共同獲得了滋生與發展的土壤,發展最迅速的是李比克拉希的共產黨與希特勒的納粹黨,兩黨的議會席位不斷攀昇,但最後還是納粹黨佔了上風。

納粹黨對紐倫堡這座歷史古城情有獨鍾,因為這曾是上千年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議會所在地,19世紀浪漫主義時代又將之視作德意志民族的象徵。而納粹黨發源於巴伐利亞,以紐倫堡為中心的周邊地區成為納粹初創時期的重要基地。當時紐倫堡當政的是偏向自由主義的民主黨派DDP,市長H.Luppe(1874-1945)卻失誤地將警察局大權交付給同情納粹的警察局長H.Gareis。在當時慕尼克等城市還是禁止納粹活動的20年代,紐倫堡自然成為納粹基地,1920年納粹就在紐倫堡召開了第一屆大會。1923年1月,在紐倫堡出版了J.Streicher主辦的納粹雜誌《衝浪Stuermer》,當時發行量很小(近2萬),但到1933年納粹當政後,該雜誌成為全德納粹文化和宣傳基地,發行量高達50萬。1923年9月,納粹在紐倫堡主辦了一個全德性的大型集會「德國節」,近兩萬納粹分子聚集到紐倫堡中心廣場集隊遊行,希特勒親自前來檢閱。

此後,納粹在紐倫堡每年舉行一次「黨代會」,黨代會後全體集隊遊行穿過紐倫堡市中心。經歷1929年在紐倫堡召開的納粹黨代表大會的教訓後,市政府全力阻止納粹黨再在那裏召開全國黨代會,例如1930年、1931年就成功阻止了。

但竭盡全力還是無法抵禦納粹黨的強力攻勢,1933年的市議會選舉中,納粹黨一躍成為紐倫堡執政黨,原市長Luppe被捕,紐倫堡更成為納粹黨的中心。直到同年納粹在德國全面當政,希特勒認為紐倫堡是全德「最德意志化的德意志城市」,打算在紐倫堡——當年神聖羅馬帝國駐地——建起納粹黨總部。全德不少城市(如斯圖加特)想爭取這個項目,因為能建成納粹黨總部,每年就有幾十萬人前來開會,無疑是一筆很大的經濟收益,而紐倫堡市議會(不完全是納粹黨)居然還不同意。1933年7月,新上任的市長在紐倫堡附近的拜羅特會見希特勒,希特勒下了最後通牒:「紐倫堡市政府要立即作出決定,是否打算在未來百年中成為(納粹)黨總部,以每年迎接幾十萬人來訪,還是想保住那裏的幾棵老樹而拒絕」。最後就在紐倫堡的Luitpoldhain地區建起了規模宏大、充滿納粹主義藝術觀(龐大、粗獷)的納粹黨中央大廈,其廣場檢閱台的基本建築風格取自古希臘神殿Pergamonaltar。紐倫堡成為納粹主義的象徵之地,被稱為「帝國黨中央大會之城」。

1935年9月15日,紐倫堡第七屆納粹黨代會起草並提案,柏林帝國議會上由議會主席戈林宣佈了「紐倫堡(種族)法」,其中包括「保護德意志血統法」,「帝國國籍法」和「國旗法」,這是納粹第一次將理念上與政治上的納粹主義付諸法律和行政,於是納粹政府可以「合法」地驅除和迫害猶太人,並將納粹標記印在德國國旗上。這也是紐倫堡與納粹一起寫入歷史的重大事件。

納粹全稱Nationalsozialismus,即民族主義(納)+ 社會主義(粹)。前者強調為了德意志民族利益可以不惜一切,甚至發動戰爭;後者強調要大幅度提高工人的政治地位、經濟地位和社會福利。可以說,希特勒的成功在於他的社會主義政策,在短短幾年中,建立了一大批旨在提高工人地位的人民(大眾)汽車公司、人民(互助)銀行、工人休假制度、大幅降低失業率等,許多馬克思時代的社會主義理想都在希特勒時代真正實現,甚至德國的真正統一也完成於希特勒時代。但他慘敗在他的民族主義(或愛國主義)政策,從迫害猶太人開始(紐倫堡就逃離5000位猶太人),一直到發動世界大戰,使歐洲的幾千萬人死於無辜,幾千萬人流離失所。最後戰火燒到自己身上,整個德國80%的城市被毀於戰火。

紐倫堡成為盟軍狂轟亂炸的焦點。從1942年8月第一次受到英國空軍轟炸以來,直到1945年4月,44次轟炸,幾乎炸平了紐倫堡老城區,尤其東北部幾乎不剩一座房子,6000多市民被炸身亡。紐倫堡的歷史建築毀滅90%,上千年來保存皇帝加冕時所用禮服、象徵物等的房子,被炸成一個大坑。戰後紐倫堡甚至都在討論,是否有必要再重建紐倫堡,還不如在周邊地區重建一座新的城市。所以,今天所看到的許多「古老」建築,其實都是戰後修復甚至重建的。

紐倫堡納粹總部並沒有受到很大損壞,戰後的1948年由紐倫堡市政府收回。唯有其中原來的納粹黨總書記大樓還一直是美軍駐地,直到兩德統一後的1992年7月,最後一批美軍撤離紐倫堡,整個建築交還給紐倫堡市。

世紀大審判:紐倫堡國際法庭

紐倫堡最後一次寫入世界歷史的是審判納粹戰犯的「紐倫堡國際法庭」,那是世界史上第一次以國際法庭來審判嚴重踐踏人權的罪犯。早在1943年10月30日,蘇聯就發佈了「莫斯科宣言」,要在戰爭結束後審判戰爭罪犯。戰後的1945年8月8日,戰勝國美、英、法、蘇在英國舉行首腦會議通過了「倫敦條約」,決定建立國際軍事法庭,確定主要追究刑法責任的四大領域:一、參與策劃納粹上臺以將德國轉變成專制國家,二、參與破壞世界和平的侵略戰爭,三、戰爭罪犯(即戰爭中屠殺平民),四、反人類罪(如種族大屠殺)。國際法庭分別設在德國紐倫堡(1945.11.20-1946.10.1.)與日本東京(1946.5.3.-1948.11.12)。

蘇聯提議將法庭設在柏林,而美、英要求設在紐倫堡。一方面考慮到柏林的大批建築毀壞,沒有關押戰犯和共大量法庭人員住宿的地方,而紐倫堡儘管內城被炸,而納粹黨總部還幾乎完整。另一方面考慮到紐倫堡是納粹黨最象徵性的城市,所以要直接在紐倫堡審判納粹分子。蘇聯與法國希望整個審判只作為過場,所有被起訴的納粹骨幹罪大惡極,都得判處死刑;英國堅持要以正常的審判程式進行,美國代表沉默。後來採納美國法庭的程式,四國各出一位法官組成法官委員會,審判結果必須得到委員會中多數通過方能生效。最後被審判的24位納粹戰犯中,12名(包括紐倫堡的Streicher)於1946年10月被判處絞刑,9名被判處不同程度的有期徒刑。von Papen(納粹時代總理)和Schacht(帝國銀行行長),因為法官委員會投票中剛好2:2不超過半數而被釋放,而Fritzsche(宣傳部電臺總管)只有蘇聯法官要加罪於他,其他三國法官否決,也被釋放。整個審判邀請了240位元證人出場,法庭記錄多達1.6萬頁。

被審理的罪犯們自己選擇辯護律師。法庭審理一開始,辯護律師們共同向法庭提出提案,認為這次審判違背法制原則,即在他們「犯罪」的時候並不存在今日的刑法。現在說他們有罪的法律依據是戰後的「倫敦條約」,即根據過後制定的法律來確認之前的犯罪。首席法官駁回他們的提案,認為1928年的Briand-Kellogg條約就已經定義了什麼是「戰爭罪犯」,當年德國簽署了該條約,所以適用於德國。也有律師對「二、參與組織破壞世界和平的侵略戰爭」提出異議,戰前德國希特勒與蘇聯史達林簽署了「互不侵犯條約」,其中有雙方的秘密條款,即德國與蘇聯將瓜分波蘭。史達林的行為也是犯罪,同樣應當追究刑事責任。還有,英國空軍多次轟炸德國城市,並不是出於軍事目的,而是為了威懾,死難者都是無辜百姓,同樣觸犯了「三、戰爭罪犯」……法官認為,本次審判僅對德國罪犯,對其他犯罪行為的審理不在本法庭的職權之內。

審判期間,紐倫堡成為全世界關注的中心,250多家媒體記者前來報導採訪,幾十位元德國著名人士應邀前來觀摩。法場上同時使用英語、法語、俄語和德語,在翻譯史上首創同步翻譯。翻譯共分三個組,每組12位,美國IBM公司特為翻譯定制了專用的裝置。整個紐倫堡審判案共耗資443,6萬美金,相當今日的85億元人民幣。該次審判還被拍成電影,榮獲1960年度的奧斯卡獎。

紐倫堡審判已經成為歷史,卻為國際法立下了一個豐碑:18世紀法國大革命和美國獨立戰爭,追求的人權還局限在主權國家內部,即相對國家政府,每個公民都擁有神聖不可侵犯的基本人權;而20世紀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的踐踏人權超越了國界,所以紐倫堡審判,也將維護人權超越了國界,「人權超越主權」是紐倫堡審判的最重要精神,也是用無數死難者鮮血換來的真理。在此精神下設立的聯合國,根據聯合國憲章和《人權宣言》,任何一個自願加入聯合國的成員國,就是自願接受國際社會對其人權狀況的監督,同時每個成員國也有權利和義務關注其它地區的人權狀況。

經歷嚴重的人權踐踏,戰後德國痛定思痛,憲法第一款就明文寫上:人的尊嚴神聖不可侵犯。其對人權的強調,超過了人權法的首創者英國憲法,超過了法國大革命故鄉的法國憲法。紐倫堡更成為全德人權教育的中心和典範,2000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榮獲聯合國授予的「國際人權教育獎」。1995年起,紐倫堡每年頒發一次「國際人權獎」,表彰世界各國為人權作出傑出貢獻的個人。甚至在紐倫堡日爾曼民族博物館前的大道就取名「人權路」,路沿樹立起幾十根聳天的大石柱,石柱上用世界上不同的語言(包括中文),銘錄下聯合國《人權宣言》中的一個個人權條款。由此可見,一個沒有人權傳統的民族,因為歷史上受盡人權踐踏,所以一旦醒悟之後,將比任何一個有人權傳統的民族更加尊重人權。

紐倫堡,這座充滿文化氣息的中世紀古城,卻成為20世紀國際風雲的聚焦點。它是藝術家丟勒的紐倫堡,還是納粹黨希特勒的紐倫堡?帶著歷史的光環與陰影,紐倫堡走出中世紀的泥潭,走出民族主義的廢墟,邁向一個自由、寬容、多元與和平的新世紀。

錢躍君 博士
2008年春節寫於萊茵河畔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7-27 9: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