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故事:奇遇

飛明
font print 人氣: 73
【字號】    
   標籤: tags:

前些日子,對面搬來個新鄰居,姓吳,是個外省人,經常來我店裡買東西,知道他剛退休。他的言談舉止給我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老吳受中共邪黨教育,黨文化中毒很深,為人也自私,嘴又刻薄,一般人都不願跟他交往。

我問他聽說過法輪功的事嗎?這一下老吳來了精神,說:那天我起的早,一開門碰見女的正在發資料,這不是法輪功嗎?竟然送上門來了,我就想把她抓起來。我馬上打住他的話,問他:你們單位那麼大,有煉法輪功的嗎?他說:有。我又問他:他們應該都算是好人吧?老吳想了想點點頭。見有了突破口,我就給他講起真相。雖然他的思想沒有完全轉變過來,但至少他不再那麼敵視法輪功,也明白天安門自焚案是中共栽贓陷害。老吳走後,妻子說:這個人受黨文化害的不輕,邪的很。

有次老吳卻對我說:這片街坊,我就相信你,不知怎麼回事,我就願意往你這跑。也許咱倆挺有緣的。我笑了笑說:是嗎?

晚上睡覺時,我夢見回到了唐朝,看到那一世我和老吳的恩恩怨怨。自唐三藏從印度取經歸國後,舉國歡慶,佛教自此在中國發展非常迅速,信佛的人愈來愈多,我自小就被送入寺中為僧,跟著師父在深山裡苦修,幾乎與外界隔絕。到我二十歲時,已是滿腹經綸,但性格還是十分偏執。師父覺得應該讓我下山雲遊,磨練一番,在佛法修為上更精進一些。

恰好下山那天有兩個信士來廟裡進香,趕著一輛馬車。我對他們並不陌生:一個姓王一個姓趙,經常給廟裡送一些供養,於是等辦完事後我就坐馬車和他們一道下山。

路上我們談論還比較融洽,都是佛學的認識,後來竟因為觀點不同和王居士爭論的面紅耳赤。越到後來,王居士更是惱火,我還是互不相讓越吵越厲害。旁邊趙姓居士見勸不住,大聲對我說:瞧你這樣哪像佛門中人,還雲遊呢?

這一聲棒喝如同霹靂,震得我心生大駭,瞬間靈光閃現,悟到此乃我根本執著所在。忙跳下車,雙手合十,躬身向他們致歉。豈知王居士火氣正旺不能消止,我便說:如王施主還是不能諒解,就打我三棍吧。

那漢子也是個火爆脾氣,果然撿起長棍照我身上狠狠打了三下,我那時已有禪定功夫,打在身上也不覺疼痛。見王居士氣已經消了,趙居士叫我趕緊上車繼續趕路。我再次施禮:今得二位施主點化,使我得悟,無以為謝,就此別過,如有緣他日再當相逢,善哉,善哉。

說罷就順著另一條路走了,此時我如脫胎換骨,心境豁達,對佛法有了更高一層的認識,詠出詩一首:

青山不見遠
歸者獨歸途
歲月寒秋裡
千年一夢春

醒來後,夢中情形還歷歷在目,原來打我的王居士就是現在的老吳啊,我和他竟有這樣的因緣,千年輪迴中我們竟又相遇了,怪不得我對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摘編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04年春,重慶市綦江縣趕水鎮一位姓楊的、約40歲左右的農民給法輪功學員講述了發生在他們自己家的一個真實故事:
  • 故事發生在明末清初年間。距北京城幾十里外有一個村子叫瓦家店。在這個村中有一個有錢的大戶人家,人稱“錢員外”。在他們家兩里外有一個農戶人家,此人姓李,人稱:“李老二”。由於他會一些泥瓦匠的活兒,經常到錢員外家幹些零活。每次到錢員外家幹活,錢家給的工錢都不少,一來二去就和錢員外很熟。所以錢李兩家來往比較密切,錢員外稱李老二:李老弟。李老二稱錢員外:錢大哥。
  • 凡是對清朝歷史有過專門研究的人都知道:張英和他的兒子張廷玉倆人在大清康乾盛世中居官數十載,忠心輔佐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立下了大功,而且都為官清廉,人品端方,均官至一品大學士,是歷史上著名的賢臣良相,同時也都是史家公認的學者大儒。
  • 報紙雜誌上經常會看到一些能回憶起前生的真實事例,讓很多人都有過一些思考。
  • (shown)小時候常聽老人們講起這些,當出現什麼災難時,會說是上輩子造的孽;而當出現什麼好事時,會說是祖輩上積的德。
  • (shown)清代初年,有位李通判,是山西汾州人,他不僅記得自己的前世,還記得轉生之前在另外空間裡的經歷。
  • (shown)記載中的邵士梅之所以不願久當縣令,以及用自己的俸祿來無償的資助一個貧窮的老婦,這都只能用他真的記得前世以及陰間的情況來解釋。
  • (shown)鏡山寺中一個修了幾十年的僧人,就因為還有些對世間的執著沒有去盡,而沒有修成,還得在人世間輪迴。
  • (shown)董太太說她舅舅說他能記起多世前的事,並說他是豬來投胎的,而且還當了不只一世的豬,並且向她描述豬被宰殺的痛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