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故事:李通判與承澤裕親王

明古
font print 人氣: 48
【字號】    
   標籤: tags:

清代初年,有位李通判,是山西汾州人,他不僅記得自己的前世,還記得轉生之前在另外空間裡的經歷。據他自己回憶,他前世為明朝晚期鄉間的一個學究,很有學問。在他前世,也就是那位學究年逾五旬之後的一天,正躺在家裡休息時,忽然見到有倆個另外空間裡的卒役拿著帖子上門請他說:我們的上級長官請您前去教書,於是他便元神離體,被他們挾上馬帶走了。

不多時,他們就到了一處陰間的府宅,看起來就如陽間的官府一樣,有青衣者為引導帶他進了書房。在書房中,他時常能聽到外院傳來的陰間官員審判那些生前犯罪的惡人的聲音。他每日的工作就是在書房裡為倆位公子上課,但一直沒見到這兒的主人。

一天,他向倆位公子表達了他想見主人的想法,倆位公子聽後說:主人馬上就會來見你。不多時這兒的主人果然出來了,其穿著打扮如同當時世上的富貴之人。他向主人請求還陽回家,但遭到了拒絕,主人安慰他說未來自有其好去處。

一日,主人請客,讓他一同赴宴,他與主人恭候了好久,只見有轎子抬來一位和尚,其隨從甚多,顯的很尊貴的樣子,主人稱之為「大和尚」。過了一會兒又有轎子抬來一位和尚,稱之為「二和尚」。這樣大和尚、二和尚、主人與他便在一起吃飯,吃的東西都不是人間的東西。席間主人與大和尚、二和尚說了很多話,他都聽不明白。

吃飯吃到一半的時候,忽見憑空出現了一架梯子,大和尚、二和尚與主人告別後,便登梯冉冉而上。這時主人催促他也趕快登梯。他登梯後往上爬著爬著便忽然掉了下來,等他再睜開眼睛一看,原來自己已經投胎轉世了,成了一戶李姓人家的新生嬰兒。他一出生,就可以說話,但因為在陰間時曾有過出生後不得隨意說話的約定。於是他不敢表現的太過超常。四歲時,他便持筆寫文章,如同常人中的神童。明崇禎年間考中科舉,被委任到揚州當通判。

後來,改朝換代,清兵下揚州,李通判作為歸順清朝的前明官員,恭迎清朝王爺、大官進城。這時清朝方面的一位王爺,承澤裕親王突然將他攙扶起來,好像舊日的相識一樣,笑著用漢語對他說:當時之事你還有記憶嗎?說完就離去了。李通判抬頭一看,大吃一驚,這位王爺就是在陰間見過的「二和尚」呀,雖然衣冠變了,但音容笑貌沒變啦。此時李通判才知道:原來二和尚已經轉生當了清朝的王爺,而且擁有轉生前的記憶,只是不知大和尚現在轉生作何人。

這兒提到的承澤裕親王,名叫愛新覺羅•碩塞,是清太宗皇太極的第五個兒子。他年紀輕輕就戰功顯赫,是清朝議政王之一,而且還是大清開國八大鐵帽子王之一,而且還是八大鐵帽子王中唯一的文武全才。他的繪畫作品《奇峰飛瀑圖》等曾被著名畫家高士奇、宋小濂等人讚不絕口。他能有這麼大的功績,也許真的在一定程度上擁有出生前的記憶吧!

--摘編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04年春,重慶市綦江縣趕水鎮一位姓楊的、約40歲左右的農民給法輪功學員講述了發生在他們自己家的一個真實故事:
  • 故事發生在明末清初年間。距北京城幾十里外有一個村子叫瓦家店。在這個村中有一個有錢的大戶人家,人稱“錢員外”。在他們家兩里外有一個農戶人家,此人姓李,人稱:“李老二”。由於他會一些泥瓦匠的活兒,經常到錢員外家幹些零活。每次到錢員外家幹活,錢家給的工錢都不少,一來二去就和錢員外很熟。所以錢李兩家來往比較密切,錢員外稱李老二:李老弟。李老二稱錢員外:錢大哥。
  • 報紙雜誌上經常會看到一些能回憶起前生的真實事例,讓很多人都有過一些思考。
  • (shown)小時候常聽老人們講起這些,當出現什麼災難時,會說是上輩子造的孽;而當出現什麼好事時,會說是祖輩上積的德。
  • 他曾是清朝的高官,輪迴轉生兌現自己報恩的諾言,在這一世他記取前生的教訓,努力改造自己,使得生命向上提昇。
  • 一些人在輪迴轉生後,或因未喝孟婆湯,或因某種特殊機緣,可以知曉自己的前世,不過,能夠知曉一兩世的人較多,而能知曉九世人生的並不多見。且說晚清太守章價人的兒子章華,不僅風采過人,而且德才兼備,年紀輕輕就已出名。1895年,參加光緒乙未科殿試,登進士二甲98名。同年五月,改翰林院庶吉士。他曾得了奇怪的病症,並在恍惚間看見了過往的九世人生。
  • 凱德和詹姆斯都是在兩、三歲的時候開始,常常在噩夢中驚恐尖叫,並說出一些讓父母覺得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們還告訴父母,是自己選擇在現在的家庭投胎轉世。隨著更多記憶的出現,以及父母的調查核實,他們的前世身份浮出水面,一個是911罹難者,另一個是神秘失蹤的二戰飛行員。
  • 有人一生中受到傷殘的影響,行動艱辛,生活困難,身心受苦。美國近代最著名的預言家愛德加.凱西通過對今世傷殘案例患者前世的「解讀」有驚人的發現,協助人改善人的未來。
  • 人生苦短,如白駒過隙,這已經很令人惆悵,而有的人的一生又有很多坎坷和悲苦,這一切究竟為了甚麼?進入西方心理醫學界對輪迴轉世的研究,能找到一些答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