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羅錦 : 它一定會被搬上銀幕!

—— 隆重祝賀新書《遇羅克 中國人權先驅》出版

遇羅錦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9月7日訊】當金鐘告訴我出書指日可待時,我就盼望著早日見到這本書,就動筆寫這篇小文。心裏的話太多,反而不知從何說起。

◎中共為什麼那麼害怕遇羅克?

只因為「血統論」還在中國橫行。

中共用吃喝嫖賭來製造」盛世」,來麻痺人民,不惜讓人民的道德品質低下墮落。而高層的骨子裡,是比文革時期還露骨還殘暴的封建血統和血腥專制。多年來,中共屢屢禁止有關哥哥的書籍和紀念文章出版和發表,甚至連我和羅文的書也被禁止,就因為我們寫了遇羅克。

四十年過去,中共發現遇羅克還活著,遠勝過其他的英雄和烈士。他們怎能甘心?中共不惜讓張朗朗寫第二篇文章公開地誣蔑哥哥,說他胸無大志,說他怕死,說他出賣難友。為了顯得自己」公允」,他們表面上仍在」誇讚」哥哥,卻把這些惡毒的話藏在字裡行間,並大力造謠和宣傳,以至國內很多人都信以為真。

但遇羅克的事跡和形象,以及他們不敢公開監獄中檔案的事實,絕不是造謠新篇所能造倒的。中共為什麼那樣害怕遇羅克?正因《出身論》至今仍揭穿了他們的疼處和要害。

四十年過去。《出身論》的生命力沒有稍減。1966年「紅八月」中哥哥動手寫它時,就把命豁出去了。 他當時對我說過: 」人只要心一橫,什麼都不怕了。」 這一切。都在《一個大童話》裡有詳細的描寫。哥哥不怕死,雖然他不想死。他如果能像張朗朗那樣怕死,當盯子及出賣難友的話,就不會死了(請參閱Google博克: 遇羅克與遇羅錦 《我所認識的張郎郎》一文 http://yuluokeyuluojin.blogspot.com/)

我在這篇文章的第十段末加了一段話:

哥哥所以不會出賣別人,也不出賣自己,是因為他的精神境界,是很少有人能達到的。我在《一個大童話》以及早先在國內發表的作品裡,都寫過: 從他少年時起,他就堅持寫日記,就以「吾日三省吾身」為做人準則。在文革的「紅八月」裡,在燒掉所有的日記、文稿和讀書筆記之前,他讓我去看他的心靈積累。時間緊迫, 我只看了他的日記。儘管是必須快快地翻看,但他每天的自省,早已成了習慣甚至精神享受。我們視自省為苦事,於他卻是樂事,是每天離不開的自我精神食糧。 一位絲毫不肯自欺的人,一位敢為真理獻身的人, 一位把自省變為習慣的人,是不可能有意或無意地去出賣任何人的。張朗朗想用這出賣人的污蔑去潑黑遇羅克,殊不知,遇羅克絕不是他任意編造的一篇文章所能打倒的。

只要「血統論」仍在中國橫行,中共就會永遠害怕遇羅克。

◎哥哥出版了哥哥的書

我把紐約的胡平看成我的弟弟,把金鐘看成我的哥哥,把廖亦武看成我的又一個弟弟—— 我為自己有這樣的兄弟而自豪。我們的私交幾乎是零。但這有什麼關係呢?把誰視為自己的兄弟姐妹,是與私交無關的,完全是他們的作為使我如此。他們對遇羅克的愛更甚過我,對於哥哥的遺業,他們更有能力去表現去實現。金鐘,胡平與廖亦武,不譴餘力地去做哥哥未竟的事業,相比之下,我該感到慚愧。

誰都知道,在今天普遍重視物質利益的現實下,出版嚴肅的書是賠錢的。但金鐘就是賠錢也得出書。他何止出版了一本為了理想而不是為了錢的書呢!

尤其是網絡衝擊,網上可看的東西太多了; 加上經濟普遍蕭條,人們在節約每一分錢。 「允晨文化」的發行人廖志峰先生說過: 」想出書的人比買書的人還多。電子書的問世,人們又都瘋電子書去了。」—— 這對每一位辦紙制報刊和出版社的人都是嚴酷的現實,很多報刊社和出版社不得不倒閉了。

似乎是不出版就來不及了似的,金鐘要趕緊完成他的心願。

◎「這部電影一定會被搬上銀幕!」

當金鐘看完了我寫的傳記電影劇本《遇羅克》之後,信中如此地肯定它。不是因為我寫得多好,而是因為寫得真實。金鐘決定把它放在這本書裡,我真高興極了,同時覺得他做得對—— 這是對哥哥最好的紀念。

只有真實是生命長久的; 只有真實,才能打動每一個人。哥哥的形象和事跡,都在這劇本裡了。它不是《一個大童話》,它沒有我個人的愛情婚姻故事。或許通過妹妹的眼睛去看哥哥,也不全是,還有更多的客觀描寫。它只是腳本,若真拍攝電影,當然得濃縮。

沒人想拍攝關於哥哥的記錄片嗎? 哪怕小型的? 前年就有人去做了。但在今天中共無孔不入的專制下,就連兩位想拍攝哥哥的小型記錄片的人,想拍成」尋找林昭」那樣的或比它更好些的影片,都難以實現。到處都有的特務和正式的壓力,很快就讓拍了一半的片子無法進行了—— 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 儘管我們都給予了合作,儘管拍片的人並未失去信心,但何時能問世,只有天知道。

我們不怕等待,我們在進行, 一直在進行著。無論是寫文章、出書、辦博克與紀念哥哥的網站,都是向著理想邁進的進行式,都是沒忘記哥哥在監獄裡寫的詩: 『遺業艱難賴眾英』。

我幻想著這部電影的問世—— 彩色寬銀幕; 真實地再現了中國人的生活。它是第一部活生生地反映了1949年後, 中國大陸的人生的影片; 它是第一部最透徹地解讀了什麼是中共專制的影片; 它是第一部出現了一位真思想家真烈士的影片; 它是把血腥與殘酷融化在對美和幻想的追求中的影片。 它不僅具有極高的真實性,也具有極高的藝術性。更不用說,影片製作的全體參與者親密無間的配合,以及演員們深入靈魂的演技和動人的美工和音樂了。

它,這部傳記故事片《遇羅克》,使全世界對中國的電影刮目相看。當影片結束時,人們都不想站起來了,久久地不想站起來……。

它,獲得了奧斯卡全項大獎。

◎這是我家裏最珍貴的畫

今天,我給金鐘寫了一封信——

金鐘大哥:

自我出國之後,就總想掛家人的照片。可一想全家人的傷心事,一直又沒掛。也想過只掛哥哥的照片,可又覺得僅僅是他的照片,還遠不夠好。

今天—— 我出國後的二十四年的夏天—— 2010年8月21日,我把你發來的最後全封面與單封面兩張電腦照片,恭敬地放在了博克上之後,又用拷貝機,把這兩個封面,印在白紙上,各放在一個非常樸素雅緻的畫框裡,掛在一進門最顯眼的過道牆上了。大哥,這是我心裏最理想的畫—— 他不僅是哥哥的照片,更有兩種榮譽—— 雕像和書。 這是哥哥無上的光榮,是他應該得到的。他的靈魂在我們的家裏,他滿意高興地笑了。我知道他還有更大的榮譽: 一部得奧斯卡大獎的傳記寬銀幕影片、一座全身的寫作與思考姿勢的立在北京原住家附近的雕像。我們也許看不到這一天,但我深信它們定會到來。

我真盼望手裡捧著這本新書的那一天; 我要和我的三個」孩子」一起,照一張自己畢生最後的照片—— 我一生的寫作任務已經完成,死而無憾了。

大哥, 感謝你讓哥哥再生!

2010.8.21定稿
德國PASSAU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遇羅克遇難40週年 北京壓制民間紀念活動
遇羅錦曝德國中共特工和線人詭異生活
苦膽:一「征」見「血」
【網海拾貝】西方離看穿中共還有相當距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