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小強:孔慶東 司馬南 韓寒一席談

夏小強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1月27日訊】2012年伊始,在大陸知名度很高的幾位名人身上發生的戲劇性事件吸引了人們的眼球,不僅引起網絡圍觀,同時也帶給人們憤怒、歡樂和思考。他們是孔慶東、司馬南和韓寒。

自稱孔子後裔的北大教授孔慶東,1月19日在一檔視頻節目中,就一位內地兒童在香港地鐵內吃東西,香港乘客用粵語批評,後引發香港乘客與兒童的母親爭執一事,連罵五次「香港人是狗」,引發強烈反彈,香港市民對此表示強烈憤慨和不滿。包括香港特首的候選人唐英年亦對此表達不滿。1月22日除夕下午,一百多名港人到中聯辦門前抗議,要求孔慶東向港人道歉、北大開除孔慶東等。

2012年1月20日,反美鬥士司馬南發微博說:「美國是全世界人民的敵人……剝削世界各國……類似一個巨大的腫瘤,世界各地人民都質疑美國……」然後,他登上了飛往美國華盛頓的飛機準備和生活在那裏的親人歡度過年,不料在美國華盛頓國際機場被滾梯與懸牆間未設任何防護的夾角突然卡住頭頸,當場昏迷被送急救。他在隨後發佈的微博中表示:「在國內反美是自己的工作,對於自己妻子兒女目前在美國生活,並不影響自己的工作,此次到美國是自己工作外的生活,希望網民區分開工作和生活…」。此消息引發網絡圍觀,網民幾乎一面倒地幸災樂禍和叫好,成為2012年除夕前的笑談,網民稱「給人民帶來歡樂」。

作家和賽車手韓寒在2011年底發表了著名的談民主等三篇文章後,近日被網絡人士麥田發文質疑其背後有操作團隊及文章有人代寫,在韓寒做出回應後,引發更多網絡人士的質疑,韓寒早年成名的文章及小說是其父韓仁均代寫的證據和疑點越來越多的被網友們挖掘出來,韓寒方面無力和慌亂的回應以及種種自相矛盾的說法和記錄,使得如今爭論的焦點已經不僅僅是韓寒文章是否代寫的問題,韓寒及其父親的人品誠信等越來越受到公眾質疑,韓寒的成功「傳奇」走向終結,完美形象不復存在。

這三位名人,有著不同職業、年齡、知名度和粉絲人群,尤其是韓寒,在年齡、影響力、形象等方面和孔慶東、司馬南相差更大;之所以把他們放在一起來談,是因為在這幾場看似鬧劇的事件背後,卻有著殊途同歸的共同點。

一是這三個人都在走背運。

孔慶東發出辱罵港人的言論後,在港人抗議的壓力下,1月21日,孔慶東拒不承認說過「香港人是狗」,而是表達「部分港人是狗」;1月23日,孔慶東又發表大篇幅博文,他風向再轉,發博文大讚港人。孔慶東發表極端言論,可能是當局授意,也可能是他主動獻媚當局,但是如果事情結果給當局帶來麻煩,給當局「維穩」帶來不利影響時,孔慶東很有可能被拋出成為「整肅對像」。人們姑且觀之。

司馬南美國「夾脖」事件發生後,有網友說:在美國的多個機場的電梯上都觀察了,要想在那樣的地方把頭伸進去實在是一個十分困難的技術活兒,從這一點來說,司馬南可以說是「背」到家了。

至於韓寒遭到質疑走背運上文已有描述,這裡不再贅敘。

第二個共同點就是,這三人都在為當局背書,關鍵時刻共赴黨難。孔慶東和司馬南大家都比較熟悉,為當局吶喊發聲就是他們的專職工作和使命,利用政治投機獲得名利是這兩人的不懈追求。韓寒在年底發出三篇關於民主、革命、自由的文章,不論是主動還是被動而為之,都起到了為當局站台,在輿論上為中共執政的合法性背書的效果。

為甚麼這三個人會有上述的共同點呢?

2012年是一個萬眾矚目和敏感的年份,一方面由於流傳多年的終極預言的日期即將到來,國際化的民主浪潮席捲全球,逼近世界上最後一個最大的專制政府——中共政府;另一方面,在中國國內,中共統治當局面臨著政治、經濟、社會等諸多方面無法解決的死結,社會危機到達全面爆發的臨界點,中共政權解體在即。在這種困境下,中共政權為了維穩保命,會動用一切它手中掌控的社會資源來做延長其壽命的事情。

輿論宣傳是中共維持統治和穩定的一條生命線,有影響力的知名公眾人物更是中共掌控的重點。在歷史的關鍵時刻,在中共的危機時刻,總會有這樣的人跳出來表演。司馬南、孔慶東是黨的人,為黨搖旗吶喊,人們沒甚麼奇怪;而韓寒在此時的表態,初看似乎有些意外,但是細究之下,實在也在情理之中,那也是他自己的選擇。

對於韓寒,看著他在網上貌似委屈和無奈無力地辯解,不僅為他感到有些悲哀,韓寒聲稱他自己把名譽看得十分重要,因此辯解自己沒有造假,力圖挽回正在逝去的美好形象。其實,韓寒造假與否不是重點,與其努力辯解,不如跳出事外,靜心思考一下是甚麼原因造成自己開始走背運。如果找到了原因,現在補救還來得及:保持自己的良知善念,和大多數苦難中的中國民眾站在一起,放棄為專制政權背書,惡運即可遠離,那才是真正地保住了「名譽」。

對於孔慶東,孔慶東曾經有才有識,直到現在還有評論認為他大智若愚,是個聰明人,他的表現只是為了炒作獲得關注。此話虽有一定道理,但是,世事難料,政治投機看似聰明,只是他選擇錯了對象,選擇一個即將被世界和歷史淘汰的專制政權來做靠山,實在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不僅自己出醜,而且自身難保。

對於司馬南,我不認為司馬南的「夾脖」事件是對他本人的警告,對於鬼迷心竅的司馬南來說,他已經不需要甚麼警告了。他沒有在事件中一命嗚呼的原因僅僅在於,讓那些還在被迫為中共政權站台但尚存一絲良知的人們,看到司馬南的遭遇,能夠警醒,可以懸崖勒馬,停止作惡,保住自己一命。「夾脖」寓示著「斷頭」。

最後把杜月笙的一段話送給還在台上表演的人們:不是政府人士,永遠不要去做政府的吹鼓手,因為吹鼓手在政府眼裡永遠只值一個夜壺銅鈿,尿急了拿出來用一下,用完了將夜壺放到最角落地方;你吹得越起勁,不僅公眾看不起你,政府更看不起你,所以吹鼓手都沒有好下場。

評論
2012-01-27 5: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