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天亮:穆巴拉克是否應判死刑

章天亮

埃及檢方近日要求對前總統穆巴拉克和兩個兒子、前內政部長判處死刑。圖為,穆巴拉克躺病床上推到法庭受審。(AFP/Getty Images)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1月08日訊】埃及對前總統穆巴拉克的審訊已告一段落,檢方要求判處穆巴拉剋死刑,理由是這位83歲的前總統下令武力鎮壓示威民眾,造成了800多人死亡。也有學者認為,穆巴拉克沒有頑抗到底,應該給他一條生路,以召喚其後的獨裁者也能主動放棄權力,尋求民眾諒解。

本文想要探討的並非穆巴拉克本人的生死問題,而是要指出一個判斷上的誤區。

早在去年年初北約以軍事方式阻止卡扎菲屠殺平民和反對派的時候,網上就有一種論調,說這會刺激世界大大小小的獨裁者發展核武器。因為利比亞自廢武功,終止了核武器研發,所以北約才能夠有恃無恐的軍事介入,並導致了獨裁政權的瓦解;而像北韓這樣的國家,只要握有核武器,外國的軍事力量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所以才可以把政權維持下去。

這是一種混淆是非的說法,不過卻非常符合獨裁者的邏輯。一個有著正常的良性思維的人,看到卡扎菲的下場後,第一反應應該是不能屠殺無辜平民,應該以一種自由、公正的方式治理國家,這樣自然就不會有外國的軍事介入,國家才能長治,民眾才能久安。而獨裁者的邏輯是恰恰相反的,一定要發展軍力,達到對內鎮壓,對外嚇阻正義力量的干涉,這樣才能消除一切反對的聲音,維護自己和家族的窮奢極欲。他們把維持政權作為最高目標,至於百姓死活,則完全不在考慮之列。

換句話說,獨裁者不是吸取正面教訓,改良政治,讓自己變得更好;而是吸取反面教訓,讓自己變得更壞。

其實,在九十年代初期蘇聯解體、東歐劇變時,為甚麼中國和朝鮮的共產黨竟然生存了下來。絕對不是因為中共比蘇共更好,而是中共比蘇共更壞、更下得了手用坦克機槍鎮壓學生和百姓,更善於誘惑與欺騙,讓百姓以犧牲道德、生態和後代子孫的利益為代價,維持一時的虛假繁榮。但是這個騙局總有戳穿的時候,現在中國的道德災難(如佛山小悅悅事件、有毒食品),生態災難,社會群體抗暴和金融危機即將總爆發。二十多年以來,民眾所累計付出的代價,已經遠遠高於1989年 轉型所需的代價。

對於穆巴拉克是否會判死刑的問題,我們要知道,這不會對中國或北韓的獨裁者起到任何召喚作用。我們看到前波蘭總統雅魯澤爾斯基主動放棄權力後,為1970年的格但斯克造船廠屠殺事件遭到調查起訴,但未被判刑,至今仍有許多波蘭人對他表示尊重;前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的齊奧塞斯庫因負隅頑抗維護一黨專政而被槍決。正反兩方面的歷史教訓都有。但中共既沒有受到雅魯澤爾斯基的感召放下屠刀,也沒有因齊奧塞斯庫的死亡而畏懼不敢繼續做惡,一貫我行我素,可謂死不改悔。

作為一個有神論者,我也不認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善惡到頭終有報應,人間不報應,也會有天理的懲罰。歷史上不乏如秦檜、毛澤東、金氏父子之大奸大惡,生前威福享盡,死後備極哀榮,但地獄慘烈的報應是絕不會逃脫的。作惡多端之徒,人原諒,神也不會原諒。

由是觀之,人間的法律以維護公義為第一要務。死刑之設置,未必就是冤冤相報,以血洗血,更是為了警示後人,不要做惡,以避免將來的天理審判。這種對罪犯嚴厲的手段,只要是公平的處罰,就可警醒更多人的向善之心。

本文並非要給穆巴拉克定下判決,而是要表明一個觀點——人的所謂寬容,必須有一個限度;無度的寬容,有時候是「婦人之仁」和對罪惡的放縱,未必就會對社會起到正面的作用;更重要的是,無論判決結果如何,中共和北韓的獨裁者,既不會被感召,也不會被嚇住。他們的反應,無法作為此案量刑的考慮因素。

評論
2012-01-08 4: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