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政策失誤與政治謀殺

人氣 32

【大紀元2012年11月29日訊】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一個人殺了人就是犯罪,一個組織殺人也是犯罪,一個政黨殺人更是犯罪。一個人殺了許多人叫做殺人狂,一個組織殺了許多人叫做恐怖組織,一個政黨殺了許多無辜的人肯定是邪惡政黨。這三者的罪行是一個比一個重,而當一個政黨操縱一個政府來大量屠殺無辜民眾時,那無疑是現代國家恐怖主義,其罪行就叫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

中共就是這樣一個操縱政府大量屠殺其治下民眾的邪惡政黨,在六十三年的時光裡,它竟然直接屠殺了八千萬無辜的中國民眾,還有兩、三億的胎兒、嬰兒,這是一個何等驚天的罪行!然而在當今的中國大陸,在許多人的思維意識中,這八千萬僅僅是一個數字,中共的殺人不叫犯罪叫政治,或曰政策失誤,或者是某些偉大領袖一片好心造成的,只是方法有誤而已。嗚呼,這個世界上,不要說是人,就是豺狼面對同類被屠殺時,也會發出幾聲淒慘的哀嚎,難道我們的民族已墮落成連狼都不如的魔獸?究竟是什麼讓這些人麻木、冷漠到如此令人絕望的地步?

這種可怕又可恥的思維意識,說輕點是理智有欠缺,說重點則是毫無人性,純粹是中共黨文化洗腦的結果。一個人來到人世間,除了老死、病死之外,是不容易隨便死亡的。社會上雖然有一些非正常的意外死亡事故,但其數量相對於整體人群來說是微不足道的。若非刻意的謀殺,怎麼可能會讓數千萬人死於非命?自古以來,只有奸臣昏君導致民眾的大量死亡,哪裡有明君賢相一心為民,卻搞死了幾千萬人的?什麼樣的政策失誤能弄死幾千萬人?難道是那些愚民們故意往刀上撞?中共殺了那麼多的人,卻回頭說用心是好的,天下哪有如此荒謬的邏輯?那要是用心不好,中國人豈不是早被殺光了?今天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也正是這種流氓邏輯的延伸嗎?

歷史的事實恰恰相反,正是中共的精心策劃才導致八千萬的大陸同胞慘遭屠殺。如果中共的政策真的失誤,也許還會少死一點人,可恨的是中共的暴政機制在作惡上從來都是不打折扣的,幾乎每次都是超額完成。為此中共的惡吏們還發明了一種叫「無限上綱」的罪名羅織法,把瘋狂殺人演繹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六十三年中,僅有大躍進這一次對農民的大屠殺,被中共內部一些良知人士中途阻止,那是他們人性戰勝了黨性否定了中共的屠殺政策,而不是中共的政策失誤。即使是半途被中止,也活活餓死了四千萬農民,要照毛的算盤,不餓死上億國民它是不會罷休的。

中共從最早的鎮壓反革命開始,然後是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四清、文革、六四大屠殺、鎮壓法輪功,在這一長串瘋狂的政治折騰中,中國人被槍斃、斗死、打死、逼死、餓死、折磨死、關死、毒死、流放死等等,哪一樣死亡不是在中共政府的主導下、授意下大規模進行的?現在還在持續進行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打死白打死、活摘器官,哪一項不是中共的精心謀劃?以前那些地主、商人不都是中共命令槍斃的嗎?知識分子們不是中共命令打倒、關押的嗎?大躍進中不是中共命令把農民的糧食全搜光的嗎?難道毛澤東不知道人沒糧食吃會餓死嗎?六四不是中共下令開槍的嗎?鎮壓法輪功不是中共一手策劃的嗎?

這些殺人運動少則一兩年,多則十餘年,如果真的是政策失誤,遍地都死人,中共會不知道嗎,為什麼不及時停止?大躍進持續了三年多,文革持續了十年,計劃生育持續了三十多年,鎮壓法輪功已持續了十三年,至今還在進行;在無數受難者哀嚎、求助、喊冤、伸訴時,中共回應他們的只有兩手,一是媒體封鎖、欺騙忽悠,二是爪牙變本加厲、作惡不止。更甚者,邪惡的計劃生育暴政屠殺了數億的胎兒,中共居然還把它當成一種成就來向民眾宣揚,以此炫耀它們屠殺人類的「偉大成就」。實際上中共的哪一次運動不是象計劃生育一樣,都是在密室中精心策劃的呢?

有人說當年的毛澤東是理想主義者,是想讓社會公平才這麼做的,這種話還能叫人話嗎?理想主義究竟是個什麼帽子,一戴上它殺人放火、姦淫擄掠都無罪了?難道希特勒、斯大林不是理想主義者?什麼樣的理想要靠屠殺幾千萬人的生命來實現?持這種理想的人不是惡魔是什麼?一個所謂的美好政治理想,卻需要用無比惡毒的手段來實現,這大概只有被黨文化洗過腦的人才會具有如此荒謬的邏輯。

中共殺人除了有一整套的理論外,還有其政策上的連貫性、實際操作的殘酷性,還有屠殺系統的精準性。毛澤東時代是關門殺人、公開殺人、持續殺人,整整殺了二十八年,八千萬的纍纍白骨,壘成了毛的魔王寶座,壘成了中共紅朝的魔王宮殿;而在後毛時代,中共是開門殺人、隱蔽殺人、變相殺人、借刀殺人。需要說明的是,六十三年裡,很少有人是因為反對或要推翻中共政權而被殺的,許多人在臨死前還是中共的鐵桿維護者。

中共曾直言不諱,它的目的就是要消滅階級、消滅國家、消滅人性、消滅文明傳統,這些都為其瘋狂殺人的理論來源。其殺人理論往往都帶有很大的迷惑性,多用一些理想主義的詞句作為包裝。在實踐中,中共常用三種名義殺人:一是以革命的名義,二是以人民的名義,三是以發展的名義。這三種名義的背後都是為了黨的利益而已,其基於的邏輯就是:為了大多數人的幸福而讓少數人去死;為了眼前的物質利益,什麼都可以犧牲;為了所謂的理想,什麼壞事都能幹。這種邏輯我們也可以稱之為中共的魔教邏輯。

中共作為一種魔教政權,殺人主要有三方面的動機:

其一、中共要砸爛舊世界,建立一個徹底的共產奴隸社會、一個反人性的魔性社會,傳統的文化理念,傳統的社會各階層理所當然的就成了它的最大障礙。為了消滅這些障礙,中共採用的辦法就是對人群進行思想上改造結合肉體上消滅。如果用中共的話講,這種殺人是社會主義改造的必要手段。

其二、中共的邪惡統治從很大程度上是用恐怖來維持的,人們在恐懼中甚至放棄了對中共暴政的反思。民眾一旦沒有了恐懼,中共就會面臨翻船。讓民眾感到恐懼的最佳辦法就是瘋狂的殺人、公開的殺人、殘酷的殺人、大量的殺人,只殺的中國人如驚弓之鳥、秋後寒蟬。而且這種殺人手段會有一個週期性的重複,以不斷喚起國人的恐怖意識,永遠甘心做中共的奴隸。

其三、中共是一個噬血的魔教,中共黨人其實是魔子魔孫;而中國是神州,神傳文化的發源地,中國人是神的子民。魔與神當然是勢如冰炭,魔教對神的子民當然是欲除之而後快;一旦其控制了中國,對大陸民眾的屠殺也就無可避免了。遍及神州的中共血旗正是其噬血本性的暴露,它們是恨不得讓中國遍地是血的,把億萬中國人的鮮血轉化成它們的邪惡能量。

有了殺人的動機,接下來就是制定殺人計劃了。在毛時代,中共的殺人計劃是爭取殺掉兩至三億人,社會所有階層悉數殺一遍,把原有的社會精英全部殺掉。其屠殺順序是:地主、鄉紳、國民黨遺留人士、宗教精英、工商界精英、傳統知識精英、農民,最後再從其黨內狂殺一遍。其殺人手段是用政治運動來運行的,紅色文人們編造一大堆的政治口號來為中共赤裸裸的殺人製造冠冕堂皇的理由,以此來麻痺人們的抵抗。

通過毛近三十年的屠殺,中共基本上達到了其當初的目的。紅色恐怖早已植入人們的靈魂深處;傳統中國的政治架構與社會組織被強行解體,黨控制一切、霸佔一切的共產專制的社會結構已建立起來並趨於穩定;傳統社會的精英基本上被殺光了,八千萬條人命染紅了中共血旗,更染紅了無數中國人的思維意識,同時也極大的滿足了中共的噬血癮好。

如果有人以為中共在後三十年已經改惡了,不像毛時代那樣殺人了,那就大錯特錯。後毛時代中共殺的人一點也不少,只是其殺人方式比較隱晦,不像毛時代的高調殺人了。它們不再以運動殺人為主,改急風暴雨式殺人為溫水煮青蛙式殺人,改公開殺人為暗室黑牢中殺人,殺人精緻化、技巧化、政策化、生活化,借刀殺人,奪命於無形之中,在維持紅色恐怖的同時,把中國人帶向絕滅。

這種隱蔽式的殺人,最大的莫過於邪惡的計劃生育,中共以國家政策的方式對中國人展開了這場斷子絕孫式的大屠殺,手術室成了殺人場,2—4億的胎兒、嬰兒被中共從人間抹去。這場慘烈的屠殺之所以被許多中國人忽略,一是中共的洗腦讓他們對生命極度漠視,二是那些被屠殺的幼小生命群體自己不會說話,沒有人替他們發言、控訴;三是因為他們還沒出生或剛出生,屠殺這些生命不會導致社會的明顯震盪。但是其罪惡卻是空前絕後的,是遠超人類底線的。

其次中共通過製造水源污染、空氣污染、截江斷流、食品摻毒、藥品造假、水土流失、亂性亂倫、公眾衛生事故、醫療產業化、核實驗等等手段,對國民進行無形的謀殺,並封鎖真相、動用喉舌媒體混淆視聽,讓國民在麻木中被折騰至死而不知。以中共暴政之力量,要想打擊毒食、假藥、販毒、賣淫、化工污染之類害人企業,應是輕而易舉之事。但這些企業卻在大陸越來越多、越來越旺盛,洶湧的地溝油、毒奶、毒膠囊、愛滋病毒、毒空氣、毒水源無時無刻不在吞噬著國人的生命,造就了千萬個絕症患者,這背後不正是中共的強力支撐嗎?它們通過企業造毒、醫療解毒,形成了一個毒殺中國人的循環產業,在作惡的同時發財,可謂一箭雙鵰,萬古一邪。

君不見,許多揭露這些真相的記者與良心人士被追殺、失蹤、判刑甚至喪命,這不就證明中共是背後的主謀嗎?還有自然生態被破壞帶來的洪水、乾旱、沙塵暴、地震、泥石流,時常是成百上千的奪人性命;還有層出不窮的礦難、醫療事故、豆腐渣工程、強拆民房,從沒停止過製造冤魂,僅僅北京的一場暴雨,就會造成上千人的死亡,有多少農民、失業工人因為付不起昂貴的醫療費而在家中坐等死亡……!這些東西加起來每年究竟殺死了多少中國人,筆者沒有統計過,但絕對是一個怵目驚心的數字。在一個法治國家裡,那些冤死的人根本就不會死的,然而又有幾人想過,在國人被毒死、病死、逼死、淹死、震死、活埋的背後,是中共的精心謀劃或故意放縱呢?看到這裡,如果還有人說這一切都是政策失誤造成的,我想你就是準備做下一個受害者了。

在後三十年中,除了以上這些溫水煮青蛙式的常規殺人以外,還夾以運動式殺人。六四大屠殺與幾次的嚴打便是例證,雖然其殺人數量不大、時間不長,並不是中共變善了,而是其對國際輿論的忌憚。不過,中共通過近十三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持續迫害,則把運動殺人推到了另一種極致。這場對佛法修煉群體的政治大迫害,在剛剛開始的幾年內,也曾如文革一樣聲勢浩大、氣焰熾天,但很快便轉入地下;在黑牢暗室裡,對無數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驚天的摧殘與謀殺。

上千萬修心向善的人在十三年裡,被中共用各種方式摧殘迫害,被毒死、打死、酷刑折磨死的,僅僅被證實的就有三千多人,還有數萬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大量的學員失蹤。這期間還有許多原來患有絕症的,通過修煉法輪功而康復的人,由於怕心放棄了修煉從而被病魔重新奪去了生命。由於中共的封鎖,以上這些只是這場迫害的冰山一角,這場投入超過一場戰爭的迫害卻是在暗地裡進行的,社會上的大部分人根本就不知道,有的你告訴他也不相信。可見中共殺人之隱晦與邪惡,如果沒有政治上的系統策劃與政策上的呼應,中共是無法做到這一點的。

六十年下來,中共直接屠殺的就有數億人,間接屠殺(借刀殺人)的呢?我想每個讀者都可以自己去推算一下。然而今天我們說出的僅僅是數字,但對於每一個被屠殺的生命來講,那可是生命的大慘痛啊。從整體上說,要在半個世紀裡不用現代化的戰爭手段來屠殺如此巨量的人群,將是一個何等殘酷的行動,哪裡是正常人類所為!其殘酷的程度是超出人類想像的。僅僅是計劃生育,就相當於每個月2—3次的南京大屠殺。

鎮反時,許多人僅僅是曾為國民政府當過差或做過工,就被槍斃;土改時,有的人僅僅是比別人多了幾分地而慘遭屠殺;而最殘酷的莫過於大躍進運動,在漫長的一千多個日夜裡,四千多萬人被活活的、慢慢的餓死,還有四五億人被餓的將死。他們不是沒糧食,而是糧食被中共全部搜羅一空、鎖入糧倉。那些中共官員們活生生的看著億萬民眾在九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饑號遍野,不但無動於衷,還要強迫他們大唱人民公社好,除了它們的人面魔心,還有什麼能解釋。現在還在持續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又何嘗不是殘酷的令人窒息,多少人被酷刑致死、被活摘器官、被逼瘋、被精神病,就因為他們是一群修心向善的好人。它們還把專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種種精神與肉體摧殘的洗腦班稱之為「愛心家園」,其「愛心」的殘酷足以令所有的西方恐怖大片黯然失色,人類的一切語言都不足以形容。

中共的暴政系統在殺人上不但殘酷異常,而且十分精準高效。黨要殺地主,兩百萬地主人頭落地,黨要殺資本家,資本家們除了跳樓,別無選擇;黨要殺知識分子,有骨氣的知識分子難逃一死;最後黨要殺農民,四千萬農民變成餓鬼;黨要計劃生育,多少家庭被斷子絕孫;黨要整黨員,又有多少黨的好幹部、好幫手坐等滅亡。在黨的面前,任何人都是敵人,因為人類不屬於它。在人類的歷史上,沒有哪個組織能像中共一樣,在它控制的範圍內,幾乎是想殺哪個群體就殺哪個群體,沒有一次不成功的。其秘訣就是永遠只殺一小撮,最終殺遍全社會。

縱觀中共的殺人歷史,可謂是血流成河、白骨如山、冤魂盈野,只要還有一點理性與正常思維的人都不會說,這一切都是政策失誤造成的。如果沒有一個邪惡的系統、一個精準的謀劃、一個罪惡的目標,是做不出這些「偉大成就」的。中共不是一不小心弄死了千萬中國人,而是一直在處心積慮的謀殺中國人。然而它們又何止是在謀殺中國人,其行為是在全方位的謀殺中華民族、謀殺中國、顛覆神州。

六十三年來,是誰截斷了我們的黃河長江?是誰毀滅了我們的森林草場?是誰顛覆了我們的人文歷史?是誰消滅了我們的文化精魂?是誰教唆中國人相互投毒、自相殘殺?是誰引誘中國人拋棄貞潔美德,發誓追隨魔鬼?中共不僅僅謀殺了幾億的中國人,還謀殺了天人合一的中華神傳文化、五千年的中華歷史、九百多萬平方公里的中華山川、和諧共生的中華生態環境;更謀殺了無數中國人的道德、美德、良知、靈魂,還引誘更多的中國人為它們的罪惡陪葬。認清中共、拒絕中共、拋棄中共應是當今每一個中華兒女的做人底線。

相關新聞
古鏡:曠古一騙
古鏡:被自殺的中國
古鏡 : 中共的愛國主義禍國術
古鏡:宇宙第一謊言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美軍A-10攻擊機:雖然醜但很凶
【秦鵬直播】習要改對美策略?孫大午視頻引熱議
【十字路口】災民怒轟黨官 中共奧運場上怪象多
【新聞看點】北京疫情爆發 全國叫停體育賽事
【有冇搞錯】香港的「世界級笑話」
【橫河觀點】奧運中另類抗議 美溯源報告有新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