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共產迷信

古鏡

人氣 47

【大紀元2012年09月28日訊】在中共黨文化的語境中,「迷信」是一個殺傷力極大的名詞,令許多大陸人唯恐躲避不及;如果哪個人的行為或思想與迷信掛上了鉤,那就是與愚昧、無知、落後、原始劃上了等號,成了眾人嘲笑與歧視的對象。這個名詞同時還是一頂政治帽子,一旦誰要被中共扣上了這頂帽子,輕則被大肆批判、誣為「牛鬼蛇神」,重則是社會主義的敵人,招來殘酷的打擊甚至是肉體上的消滅。在毛澤東時代,多少中國人是聞「迷信」二字而色變,多少民間傳統被當作迷信破壞!直至今天,迷信依然像一道魔咒緊緊的束縛著無數國人的心靈。

那麼甚麼是迷信呢?迷信真的就這麼可怕嗎?迷信就一定是錯的嗎?其實迷信,就是著迷的相信某些事物或人物而已,迷信本身並無是非善惡之分,更不是洪水猛獸,而迷信甚麼才是最關鍵的。一個人如果迷信正義、道德、神佛,必是一個好人、善人;一旦若迷信上了惡魔、邪說、歪理,不是愚人即是惡人,對人對己都將是一種災難。從另一角度說,人間就是一個迷的空間,許多事物人們都看不到它的根源。正是因為有迷,才有信與不信之分,如果沒有了迷,也就無所謂信與不信,因為都看見了誰還不信?所以,迷信是人間的一種常態,不管你信甚麼學說、宗教,都是迷信,一個完全破迷的人就不會是一個凡人了。

由此可以看出,迷信一詞本是一個中性詞彙,迷者,著迷、癡迷也,其頂多是反映了人對一些事物的感情傾注。而大陸人頭腦中對迷信的負面印象,其實是中共的洗腦所致。中共利用其喉舌媒體、街頭標語還有教科書等文字工具對迷信一詞進行恐怖渲染與妖魔化,然後把其扣到神佛信仰與傳統的文化思想、科技方術與相關從事者的頭上,即所謂的封建迷信或宗教迷信云云。通過對他們殘酷的批判與屠殺,給這個詞注入了許多不良信息與血光暴虐之氣。這樣迷信就成了中共的一根打人棍子,既可以蠱惑人心、恐嚇民眾,也能用來歪曲傳統文化、打擊神佛信仰。

通過幾十年的宣傳蠱惑,在許多中國大陸人的頭腦裡,迷信就是科學的對立面,二者好像是水火不容的,是真理與謬誤的劃定標準。然而這種劃定標準是根本就不成立的,人們迷信的事物不一定就是錯的,而科學也不是真理,其本身也是在不斷對現有理論的否定中獲得發展。那些動輒就指責他人迷信的人,好像自己甚麼都明白,其實他自己也是一個迷信者。其只不過是用自己迷信的東西為標準來衡量別人的迷信,這些人在嘲笑傳統文化是迷信,諷刺宗教信仰是迷信的時候,可憐的他們並不知道,他們早已被中共灌輸了另一種迷信,這種迷信筆者稱之為共產迷信。

所謂共產迷信,就是中共灌輸的一種迷信,或者是對中共及其馬列邪說的迷信。一旦人們被這種迷信蠱惑,其表現就像吃了迷魂藥一樣,理智混亂、認知分裂。他們往往自以為是、正邪不分、善惡顛倒、助紂為虐,結果只能是害人害己。如果說正教信仰是教人信奉神佛、真理、善良、道德、正義的話,共產迷信卻讓人誹謗神佛、拋棄善良、不講道德、罔顧正義,使人迷信惡魔、金錢、情慾、暴力、謊言。在中國大陸,共產迷信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對毛澤東的迷信,二是對中共政權的迷信,三是對科學的迷信,四是對無神論的迷信。靠這四種迷信,中共牢牢的控制著大陸人的思想、左右著他們的行為,把他們異化成一群沒有正常思維的共產奴隸。

對毛澤東的迷信是共產迷信中最為瘋狂的,至今依然有龐大的市場。在長達近三十年的時間裏,全國民眾一邊在瘋狂的砸爛神廟佛像、批判神佛信仰為迷信的同時,一邊瘋狂的製造對毛澤東這個殺人惡魔的崇拜。在歷史上,中國人崇拜神佛、崇拜聖賢,卻少有崇拜帝王的,更不會崇拜一個殺人如麻的魔王。而中共卻成功的讓大多數中國人失去了對是非的判斷,把一個屠殺了上千萬同胞的惡魔當作神一樣供在家裏,早請示、晚匯報。人們捧著紅寶書,戴著毛像章、喊著毛萬歲、唱著頌毛歌、匯成紅海洋,買東西要先背誦毛語錄,寫信要先頌毛萬壽無疆;當時沒有人認為這是迷信,但它比毛批判的搞迷信還要迷信一萬倍。與傳統神佛信仰相反的是,毛信徒們是經常用作惡來表達其對「偉大領袖」的無比熱愛。

毛澤東思想一夜之間就變的無所不能,不僅能造出衛星、原子彈,還能讓水稻畝產十萬斤、棉花長的像大樹,更能讓山河移位、太陽無光。同時毛思想也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取,讓美帝發抖、蘇修心慌,毛思想還可以用來指導殺豬、養雞、放牧、治病等等,大概除了不能當飯吃,甚麼都能。然而中國在毛澤東的禍害下,在毛思想的黑光籠罩下,被整死了八千萬無辜民眾,被砸爛破壞無數的文物古蹟,國家也被整的一窮二白,經濟瀕臨崩潰。就是這樣,毛還成了無數民眾心中的大救星,它的思想依然光芒萬丈,直至今天還照耀在眾多毛左們的心上。

這究竟是一種甚麼樣的迷信?其登峰造極式的荒謬大概是自地球誕生以來的僅有吧,也讓正常社會的人們感到不可思議。上世紀的希特勒雖然也曾經贏得過許多德國人的崇拜,但它好歹也在執政初期創造了經濟奇蹟,給德國各個階層都帶來了實惠,用中共的黨話說就是:「讓德國人站起來了」,並且它並不迫害本民族人。而毛澤東自其篡政伊始,帶給中國人的就是貧窮、災難、死亡、恐懼、飢餓、愚昧,中國人在其眼裡,連狗都不如。如此一個至邪至惡之徒,人人可得而誅之的國賊竟然讓許多中國人頂禮膜拜,真堪為華夏之萬古一恥。這種迷信已超過了一般迷信的範疇,在傳統文化看來只能是中邪了,毛信徒是被魔鬼附體的一群人。

中共在煽動對毛瘋狂迷信的同時,也不忘強化民眾對其黨的迷信,黨在許多人心裏幾乎成了真理的化身。這些人對天理不容、反天、反地、反人類之類詞彙已沒有甚麼感覺,但對於反黨、反社會主義之類言辭,卻異常的敏感,或恐懼或憤怒;誰要是說中共不好,有的就像咒他全家一樣馬上跟你急。 「黨叫幹啥就幹啥」,「爹親娘親不如黨親」,對一個政權迷信到這種程度還能是一個正常人嗎?他們對中共的迷信,更主要的還是體現在對其謊言與暴政的迷信上。

儘管中共對中國人撒了N個彌天大謊與愚民小謊,但是很多中國人是永遠不長記性,幾十年來前仆後繼的對中共的謊言著迷。中共的媒體說甚麼他們就信甚麼,從來就沒有質疑的習慣,好像他們大腦裡的那根經被中共抽掉了,也有的是在潛意識中根本就不敢質疑。這種對中共謊言的迷信,使得中共對國人的欺騙每每是輕而易舉的成功。五十多年前的大躍進運動,四千萬農民被慢慢餓死;中共只用「三年自然災害」這樣一個侮辱所有中國人智商的理由就矇混過關,有多少人對之深信不疑,恰似一群腦白癡。

十三年來,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誹謗與誣蔑讓多少中國人偏聽偏信,相信了其驚天的謊言,進而走向了與佛法為敵的不歸之路。儘管他們曾被中共欺騙過無數次,但還是對其一往情深的相信。識破這些漏洞百出的謊言並不需要多麼高的智商,但這並不高的智商對那些中共謊言的迷信者來說,簡直是一種奢求了。一個人被別人欺騙一次是天真,兩次是弱智,三次那就是可悲了;而許多中國人被中共成功的欺騙了幾十年,依然對其謊言癡迷,除了鬼迷心竅,還能用甚麼來解釋呢?

自中共篡政以來,許多中國人漸已忘記了甚麼叫正義,甚麼叫道義,甚麼叫邪不壓正!殘酷的暴政使他們對中共的恐懼逐漸被迷信代替,甚至他們把中共的暴政當作了理所當然,極力維護。「中國人多,沒有中共不行」,「中國人壞,沒有中共會亂」,「中國民族多,沒有中共獨裁會分裂」,「中國人素質低,必須中共來管理」,「中共是一黨專政,怎麼能垮臺?」。以上這些言論都是許多大陸愚民們的「共識」,在其對中共暴政依賴的背後,其實是對暴力的迷信。儘管人類的歷史早已N次的上演過暴政轉眼覆滅的教訓,但並不能使他們變的清醒;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人熱衷於入黨,鑽進了中共的政治絞命索中不肯出來。

如果說對中共的政治迷信使得很多人正邪不分、善惡顛倒,而對科學的迷信更是讓大多數中國人墮落成物質的奴隸,徹底的拋棄了生命的神性。近代從西方傳來的實證科學作為一種探索自然的手段,當然有它實用的一面,但其只是在一個狹小的範圍內認識世界,並且只是對事物表相的一種探討。如果把它任意擴大、推演,作為一種真理來信奉,那其帶來的災難無疑是致命的。從哲學角度來說,真理是本體論,而科學卻只是方法論;用中國傳統文化來表述,科學只是在術的層面,而真理卻是道的層面,術永遠也無法上升為道。當人們把這種盲人摸象般的實證科學當成真理之時,那真正的真理就會被其遮掩,人就會被領上歧路。

當今的中國大陸,人們就是在這條歧路上高速前進。儘管中國在科學上只是一個三流的國家,但並不妨礙人們對西方實證科學的無比迷信,科學在這個國家的民眾心裏,並不是甚麼理論公式,而是一種宗教式的存在。不管是甚麼東西,只要披上一個科學的外衣,標上一個高科技名詞,就會讓人群廣泛的接受,即使是毒藥也會有人敢吃的。由此滋生了大量的科學騙子(磚家與奸商),御用磚家們靠玩弄幾個科學名詞來忽悠民眾,為黨騙人;奸商們以炒作一些科學概念來詐騙錢財,今天讓你買這個補身,明天叫你買那個補腦,讓你花錢買折騰。

其實這些迷信科學的人,大部份都是不懂科學的,或曰不知道甚麼叫科學精神,他們心中科學只是被中共灌輸的一種觀念而已。中共雖然把發展科學叫的震天響,但它們並不是真的想要國人明白科學,而是借科學之名行洗腦之實,利用科學來兜售它們的馬列邪說以愚弄民眾,把信仰、宗教、傳統文化等等統統與實證科學對立起來加以批判,以達到其共產魔教的一統天下。這些科學迷信者自以為真理在手,排斥一切不符合其觀念的學說、理論,並斥之為迷信。舉一個最常見的例子,病人在醫院中死亡是很常見的事,醫院治死人命的也常有出現,卻很少有人懷疑現代西醫;而當少數人在練氣功時得了病或身亡,馬上就會引來無數的口誅筆伐,大呼甚麼迷信害人云云,他們對更多的人在氣功中得到身心的健康是視而不見的。這就是這些迷信科學之人的腦殘思維,他們還自鳴得意的把這種腦殘稱之為理性,真是拿無知當智慧。

當人們都迷信科學的時候,中共也就可以大肆的忽悠民眾了。不管是夏雪冬雷或地陷人瘟,它們永遠都會有一套愚弄國民的科學說辭,讓中國人在溫水煮青蛙式的茫然無知中等待滅亡。而其邪惡的無神論也就藉此輕而易舉的灌輸成功了,曾經的神州被它們改造成了一個不信神的國度、一個反神佛的國家;用中共的話來說,它把人們從神權中解放出來了。然而從人們被解放的那一天開始,就被關進了思想與肉體的雙重牢籠;在六十年內,被中共系統的屠殺、奴隸、洗腦,成了全世界最賤的民族。但是這一切苦難並不能喚醒許多人的清醒,就是有些對中共恨之入骨的人,只要一提到神佛,他們就會哈哈一笑,口出迷信二字,自稱是無神論者,或唯物主義者,或甚麼都不信。

這些所謂的唯物主義者,或甚麼都不信的人其實都是迷信無神論的,是一群真正的唯心主義者,一切以他們的固有觀念來衡量,而不是以事實來判斷。在他們嘲笑別人迷信之時,並沒有覺得自己也是一個迷信之人。他們自認為天經地義的無神論,只不過是中共給其準備的精神鴉片。既然世上沒有神佛,那就沒有了因果報應、生命輪迴、天堂地獄,那生命的意義除了享受當下還有甚麼?由此罪惡也就在這片土地上像野草一樣的瘋長起來,造假、欺騙、暴力、淫亂、投毒、亂倫、自殺、拜金、貪權等就像是無神論的迸發症,迅速的感染了全社會,整個國家急速的走向墮落。隨之而來的就是層出不窮的社會亂象與頻頻暴發的自然災害,然而迷信無神論的人卻愚蠢的相信這只是自然現象,不知反省。

以上這四種共產迷信可謂一個比一個毒,一個更比一個邪,而對無神論的迷信則是共產迷信的最核心部份。通過它,中共徹底的綁架了人們的靈魂,讓他們主動放棄了神的佑護,而追隨魔鬼,走向滅亡。由於迷信無神論,中共黨官們才會肆無忌憚的作惡,才會犯下無數令人髮指的暴行,連虐屍、販屍、活摘人器官這些魔鬼行為都能幹的出來;也是由於迷信無神論,才會有那麼多的民眾跟著中共一起墮落,才會有那麼多的人對「天滅中共」不屑一顧,把三退保平安當成了耳旁風。即使是貴州平塘藏字石上「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天然大字,這一明明白白的天警神示也讓他們難以清醒。

其實世上只有正信與邪信之分,所謂的科學與迷信之說只是中共黨文化中的洗腦術語,實際上是不存在的。正信與邪信的區別就在於,正信是圓融的,其在各個層次上都是能相互印證的,是不怕別人質疑的,更不需要靠暴力來推廣與維持的。而且正信是能從根本上讓人向善,讓人心靈昇華的。而邪信恰恰相反,是經不住推敲與質疑的,是要靠謊言與暴力來灌輸並維持的,它從根本上敗壞了人類,讓人拋棄人性、追隨魔鬼。共產迷信正是這樣一種邪惡的信仰,把中國帶向了被毀滅的邊緣。可悲的是那些共產迷信者,自己搞唯心主義,自己盲從偏執,卻嘲笑他人迷信,被中共賣給了魔鬼還在幫它數錢。這正是:

不信正教信魔教,共產迷信逆天道。
為名為利入黨團,發誓獻身禍自找。
癡迷邪說能上癮,不信作惡會遭報。
緊跟共妖禍中華,坑矇拐騙全代表。
今日大法廣救度,下士聞道哈哈笑。
一心迷信無神論,長歎愚人難識寶。
拒絕三退失機緣,獲罪於天無可禱。
辜負萬載輪迴苦,無間地獄去報到。


(視頻: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1970年在台灣陽明山中山樓的演講: 中華文化無人可以毀滅,中共獸性不相容。蔣總統說:大陸奸匪毛賊的罪惡獸性,乃是和我們三民主義中華文化內聖外王的道統,絕不相容的。人人要做反共倒毛的革命先鋒,人人要做文化復興的前導。一齊來鞏固德性,發揮潛能,以實現三民主義新中國的理想。)

相關新聞
古鏡:黨天下與家天下
古鏡:中國人與中共人
古鏡情緣 古妝檯收藏修復展
古鏡 : 萬古一恥大躍進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美軍A-10攻擊機:雖然醜但很凶
【秦鵬直播】習要改對美策略?孫大午視頻引熱議
【十字路口】災民怒轟黨官 中共奧運場上怪象多
【有冇搞錯】香港的「世界級笑話」
【新聞看點】北京疫情爆發 全國叫停體育賽事
【橫河觀點】奧運中另類抗議 美溯源報告有新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