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中共酷吏的彷徨末路

古鏡

人氣 14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2月13日訊】中國是一個歷史大國,五千年的漫漫時光裡,演繹過無數種的人物命運。帝王將相、販夫走足,榮辱浮沉,紛繁萬千,給我們以豐富的參照與啟迪。現實中的各類人物命運也多能在歷史中找到其未來的答案,古人云:以史為鑒,可以知興亡;這是從國家的角度而言。對於個體的生命來說,以史為鑒,也可以知禍福吉凶,從而知道如何遠離禍殃、安度天年。

但是,儘管歷史給我們留下過N種教訓,現實中卻依然有人N次的重複曾經的悲劇,因為他們經不住世俗名利的誘惑,終致誤入歧途、害人害己。其中酷吏就是這樣一群悲劇性的人物,他們都曾經跋扈一時、呼風喚雨,卻幾乎少有善終者,還留下千古罵名。為甚麼?按照佛家的理論來說,種甚麼因,收甚麼果;害人的種子一旦種下,收穫的只能是罪罰。天理在衡量著一切人的善惡行為,誰人能逃!

何為酷吏?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政治打手,或曰暴政工具、黑惡權力的爪牙。他們少有甚麼道德上的約束,為了利益常常是壞事做絕,所以投靠權力就成立了他們最佳的獲利之道。而那些黑心政客們也樂於豢養他們為己所用,在權力爭奪中博取上位,所以會一拍即合。但這種同盟關係往往如瓷器一般的脆弱,所謂以勢利交者必以勢利散,當雙方利害相左時,拋棄背叛也就順理成章了。歷史上大多數酷吏們最後都成了權力傾軋的犧牲品,不是被對手殺,就是被主子殺,這也是他們的宿命。

兩千多年來,酷吏們的悲劇故事不時的在這片土地上演。如果說他們對歷史有甚麼貢獻,那就是以自己的生命給做惡必報這一天理作了N次的註解,唐代的酷吏們還為漢語增添了「請君入甕」一句警語。但是對於一些權力在手的官吏而言,這樣的警示好像總是們太微弱了,在強大的物慾面前,即使是近在眼前的教訓,他們也多是視而不見,最終在萬民唾罵聲中走向他們的宿命。特別是在中共這樣一個反人類的政權之下,邪教式的洗腦徹底的解放了酷吏們的人性負擔,使得他們更加的邪門、陰毒,無所不用其極。其結果也就是走入了馬克思為他們設計的「甕」中,不過這個「甕」卻直接與地獄相連。

在帝制時代,酷吏多是權力傾軋中的調劑品,非政治常態、數量有限,還受傳統政的道德制約。而到了中共治下,酷吏則是空前的壯大,以十萬百萬計,從上到下覆蓋了整個社會,成了其邪惡政治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因為中共的酷吏不僅是用來防官的,主要是用其殘民的。可以說中共的暴政就是用酷吏建立起來的,就是用酷吏來上下維持的,培養酷吏、任用酷吏已成了中共的禍國基礎。六十年來,共產酷吏的氾濫幾乎侵入了社會的每一塊肌體,成了中共禍害中華民族的先鋒隊。

毛澤東策劃的大躍進,若沒有酷吏們的積極賣命,怎麼會餓死三千萬的無辜民眾。他們比一百萬侵華日軍的作戰效率要高多了,一槍未放就能屠殺數倍於鬼子在八年中才屠殺的同胞人數。文化大革命若不是爪牙們的認真執行,怎麼會屠殺了那麼多的民族精英,怎麼會讓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掃地而亡,怎麼會造成上百萬的家庭支離破碎。幾乎中共的每一次政治運動,都離不開這些共產酷吏們的高效配合,他們是中共政權的哈巴狗,卻是大陸同胞的門前狼,中共的一塊骨頭就會讓他們拚命的去嘶咬人群。

在毛澤東時代,中共的酷吏是以黨性加奴性來武裝的,外加一點邪教式的理想主義色彩;而到了江、胡時代,酷吏們渾身充滿的卻是狼性與邪性,為了利益甚麼壞事都敢做。他們已由酷吏而墮落成了酷匪,成了專門橫行社會的官匪,從遍及街頭的城管,到深居中南海的九常侍,多數是一身匪氣,滿腦子的土匪思維,只知搶與騙,除了對老百姓橫徵暴斂、明搶暗奪之外,已不知道甚麼叫禮義廉恥、天地良心。所以他們才會對民眾下手如此之狠,拆房毀田、暴力計劃生育、非法拘禁、濫用酷刑、行賄受賄等等,真是紅黑兼營、黑白通吃,他們已不是通常的酷吏,而是一群黑幫分子。

雖然這些共產酷吏們多不信因果報應,不相信曾經那些酷吏們的下場會在自己身上重演,或根本就沒有想過甚麼報應,但是報應並沒有忘了這些助紂為虐者,沒有因為他們不相信而不來光顧他們,六十年來從沒有間斷過。從陳毅這樣的高級酷吏到紅衛兵打手,還有文革結束後許多被秘密處決的警察,報應之廣遍及社會各層。連曾經不可一世的江青也會喊出:我就是主席的一條狗,叫我咬誰就咬誰;其階下淒惶之狀可憐可恨。

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鎮壓法輪功以來,大陸又多了一種酷吏,專門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邪教酷吏,它們並不是為主子爭權奪利,而是替中共屠殺信仰。這群用邪教理論武裝起來的共產酷吏們遠非傳統的酷吏能比擬,在短短的十三年中,創造了無數人類酷吏史上的世界之最。它們有最龐大的酷吏人數、最精巧的酷刑工具、最豐富的酷刑種類、最下流變態的酷刑摧殘、最殘酷的思想酷刑、最系統的害人理論、最無恥的害人理由、最荒唐的害人目的,還有最邪惡的酷刑——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他們還把其肆意摧殘人的黑牢稱為「愛心家園」,把如何害人的經驗編成教材在其系統內推廣。這些共產酷吏可以說是馬列邪教培養出的一群魔獸,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人間酷吏的最高「境界」。

對於這些邪教酷吏來說,它們已超越了一般的凶惡,成了宇宙中的最惡,因為它們迫害的是根本無意於人間權力的修煉人。雖然他們的作惡換來了一時的名利與「榮譽」,同時也換來了層出不窮、觸目驚心的現世現報,只要大家留意一下明慧網就可以知道這些害人者的下場是多麼的悲慘。十三年來,從最低層的村幹部到最高層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黃菊,對它們的惡報從來就沒有停止過。這個群體已成了中國死亡率最高的職業,他們病死、暴死、車禍死、被人殺死,死法不一,還有的死的十分離奇,而且多死的痛苦、死相極慘。有的還殃及家人,家破人亡,到頭來官沒當幾天、名利沒享受幾天,就連本帶利全賠上。中共給它們的「榮譽」只不過是邪教的催命符。

重慶副市長王立軍的下場無疑就是這群酷吏未來的最終寫照。他的身上曾經帶了中共給的炫目光環:中國十大傑出民警、全國勞動模範、全國五一勞動獎章、重慶市人民衛士,又是打黑英雄、公安楷模,同時還是博導、教授。不過這些光環的背後卻是無數滅絕人性的罪惡,中共給的榮譽就是對他罪惡的最好獎勵。雖然他自己也知道只是中共嘴裡的口香糖,但卻樂意被嚼,做了一個十惡俱全的共產邪教酷吏。二十年來不僅魚肉一方、作惡無數,還雙手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曾經是多麼的風光無限,然而轉眼之間就淪為一隻喪家的狗熊,名利化為烏有,生命走向散滅。

即使如此,上天用成千上萬的惡報並沒有警醒一些共產酷吏們的良知,依然在害人的絕路上闊步前奔,幫著中共綁架大法弟子。常言說鬼迷心竅,它們已經被中共徹底的挖掉了人心、迷住了百竅,成了邪黨的末日敢死隊、鐵桿的中共邪教徒。歷史上的報應它們不相信,現實中的惡報它們認為是偶然,在上蒼如此的慈悲之下,一再的冥頑不化,努力做一隻合格的「口香糖」。大概只有大難臨頭、或被中共吐到地獄時,它們才會後悔莫及,但是除了贏得馬克思的幾點笑聲之外,早已懺悔無門。

老子云: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人乎?共產酷吏們把性命押在行將就木的中共身上,真是愚不可及,烏雲怎能永遠擋住青天? 2012年,注定將是人間惡類的集體謝幕年,中共的滅亡已近在眼前,中共的爪牙鷹犬們,若再不懸崖勒馬、將功抵罪,你們就等著上天的毀滅吧。被中共處決的文強,到美領館只休了一天假的王立軍就是對你們最後的警示。文強、王立軍都為中共迫害法輪功而盡心盡力,到頭來不過是兔死狗烹、一枕黃粱。古今酷吏的宿命皆是如此,誰能逃脫?而你們的結局更為淒慘,你們是共產邪教酷吏,與修煉人為敵、與佛法為敵、與神佛為敵,將有地獄的無邊烈火等著你們。唯願你們好自為之、回頭是岸。

(責任編輯﹕勞拉)

相關新聞
當事人憤怒 中共紐約幫兇李華紅或面臨偽證指控
中共為何反對聯合國敘利亞協議(1)
酈劍鋒:中共鬥爭哲學的特點、表現及成因
華途:中共挺誰誰倒霉——敘利亞阿薩德惡政沒有出路!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歐中峰會 歐盟對中共轉強硬
【大選觀察】川普對付中共敢說敢做
【新聞看點】十月驚奇5種可能 天選人塑美國未來
【拍案驚奇】中美外交降級?崔天凱自曝睡不著
【老外看中國】好萊塢製片人:中共連未來都管
【珍言真語】謝田:綑綁螞蟻金服 中共在港撈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