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黨天下與家天下

古鏡

人氣 56
標籤:

【大紀元2011年11月21日訊】現代有許多西化的學者在批判中共的時候,總是喜歡把它與傳統中國扯在一塊。有的張口就是中國有兩千多年的封建專制主義,說中共是復辟了專制,或是復辟了中國的專制主義之魂。這種論斷大可商榷,往輕處說這是一種簡單的貼標籤行為,往重處說這是對我們祖先的抹黑。其潛在的邏輯往往是古代皇權無制約,帝制即是專制。這些想當然的結論,是對歷史真實的歪曲。

首先所謂專制或專制主義云云,其實是西方文化中的政治術語,用它定義一些歐洲封建式的小國還可以成立,但是把它硬套到傳統中國頭上,只能是貌合神離。因為中國兩千年來的君主政治是以道德為立國根基、以保民為行政之本的禮樂政治。何謂專制?其定義亦不盡相同,大體上是指對政權的獨斷與專享,對社會的壟斷與控制。而中國的禮樂政治是以禮治國,以樂化民,何來專制?而且在古代社會,信息交通都不發達,中國又是一個大國,皇帝即使想專制也沒有那個精力與技術。

中共根本就不是甚麼復辟專制,它是在中國建起了一個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的一種邪教專制政權,它在形式上承襲的是歐洲中世紀教會專制的特點,與傳統中國的君主政治有雲泥之別。中共的邪教專制是恐怖政治,最重要的特徵就是以邪說魔化國民、以黨附體的手段對社會進行極端的控制。儲安平稱之為「黨天下」,即是中共掌控一切、無法無天,以殺人與洗腦來維持政權。

中共若是復辟專制,為何還對傳統中國極盡醜化之能事?可悲的是,無數的反共文人卻把中共的黨天下說成是傳統中國家天下的翻版,實在讓中共暗自竊笑。有些西化學者離開了西方的政治術語,幾乎都不會說話了,成了現代版的邯鄲學步。不瞭解自己民族的歷史,就無法繼承傳統的菁華,更不能真正的吸收他國的優秀文化。不瞭解自己民族的文化真義,更何談民族復興?五四以來的許多文人就是因此而走火入魔,上了中共的賊船。

很多人都喜歡引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句話,把它說成是傳統君王的專制罪證。其實這句話的說的意思是:傳統君王在其征服的土地上享有統治權,其土地上的民眾都是他的臣民。這裡統治權可不是所有權,臣民可不是奴隸。在1949年之前,中國的土地都是私有的,歷代王朝更替之時,沒有哪個皇帝敢說國家的土地都是他的,民眾的財產都是他的。

傳統中國的政治體現的是儒家的治世理念,其本質是由家庭倫理而發展起來的,而家庭的倫理最終又歸結到人心對天道的領悟。傳統文人常說修心齊家治國平天下,家庭小社會,天下大家庭,君王則是這一天下大家庭的家長。這就是家天下內涵之所在,在這個大家庭裡,一切並不都是皇帝說了算,而是由道來規範的。孔子云: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謂君有君道、臣有臣道,士大夫有士大夫之道、平民有平民之道,行行皆有道。如有背逆,則視為昏君、奸臣、刁民等,離天叛道,為天下所不容。

古人云:四海之內,皆兄弟也。五千年來,我們經歷過很多次的盛世王朝與天下承平之世,都是家天下的典範。靠的不是甚麼專制,而是道德教化帶來的海內一家的盛況。反觀自中共霸佔中國以來,僅僅六十二年,早已是天怒人怨、遍地是災,我們還能自欺欺人的說它是復辟了中國的專制之魂嗎?下面我們將通過一些對比來說明黨天下與家天下的不同,更好的認清我們中華民族歷史的真相,看清中共政權的本質。

一、皇權與黨權

在很多人的大腦裡,古代的皇帝想幹甚麼就幹甚麼,沒有任何制約。這大概是小說或電視劇看多了,古代的皇帝可沒有這麼瀟灑。傳統中國的政治倫理是以儒家的典籍為圭臬的,皇帝貴為九五至尊,也只能自稱天子,不敢與天做對。作為君王,首先要做一個君子的典範,言行都有一定的約束,不符合禮法的事情皇帝也不敢妄為的。為了防止皇帝犯錯還特意設立了諫官制度,皇帝上面還有天道的懲戒。當然一意孤行的皇帝也是有的,暴虐的皇帝也出現過,但那只是個人的選擇,一個人成心要作惡與制度何關?往往這樣的皇帝下場都不好。

而中共的黨權則是毫無制約,戰天鬥地、為所欲為。六十年裡中共想幹甚麼就幹甚麼,想怎麼作惡就怎麼作惡,民眾只有引頸受宰、歌功頌德的份。古代皇帝一言九鼎,中共是欺騙到底。其黨魁們更是熱衷於神化自己,毛澤東的紅寶書人手一本,毛像更是鋪天蓋地,隨便胡諂幾句全國人民都要學習。中共從來不需要甚麼諫官,它們只需要馬屁官員,誰要批評它輕則打入黑牢,重則立即人間消失。古代民諺常說:山高皇帝遠;但是在中共治下,山再高也擋不住黨的魔爪,天涯再遠也有黨的暴政相伴,黨權能深入到每一個家庭。

二、士人政府與流氓黑社會政府

傳統中國政權對全民是開放的,學而優則仕、品而優則仕是社會的常態。傳統政治的運作靠的不是甚麼皇帝意志,而是以宰相為核心的士人政府,古人云:不為良相,便為良醫。良醫能治病,良相卻可治國,可見宰相之重要。皇帝與群臣是元首與政府的關係,國有大事,皇帝也是與群臣公議,皇帝是無法完全越過政府來行事的。士人政府與今日許多國家的文人政府還不完全樣,他們是一群秉承儒家禮教來行事的文人集團,來自於社會的各個階層,靠的是真才實學,而不是為皇帝服務的應聲蟲。

中共的政權只對其黨員開放,生而優則仕、拍而優則仕、邪而優則仕是常態。政治運作是以保權、富黨為核心。中共政府則是一個打著政府旗號來系統犯罪的共產邪教堡壘,是中共禍亂華夏的工具,主要由一些騙子、強盜、暴徒、流氓組成。表面上它們履行一部份的政府職能,但更多是為黨服務的,執行中共的種種賣國、殘民、反人類政策。

三、國庫與黨庫

古代皇帝打江山、坐江山,並非是一句形容,而是實話。因為皇室的經濟來源靠的是天下山林川澤之稅利,並不是從國庫支出,國家的田賦稅收非皇帝私人所有,而是入於國庫,由政府來支配。一些英明的君主還時常把皇室的經濟支出公之於眾,展現皇帝的簡樸習慣,以垂范天下。他們是儒家理念的真正奉行者,所以古語云:天下非一家之天下也,乃天下人之天下也。

可悲的是,無數的愛國糞民至今不知,中共建政以來,中國從來就沒有國庫,中共所稱的國庫其實是黨庫,全中國的賦稅都歸黨所有了。六十年來,中共想怎麼花錢就怎麼花錢,在大躍進餓死幾千萬民眾的時候,它們還向外國提供巨額經濟援助。它們從民眾身上刮去了無數的財富,卻用其來肆意揮霍、贈予「友邦」、輸出革命、迫害民眾。眾沒有用來造福於民,一些所謂的民生工程,只是其糊弄民眾的作秀而已。

四、政治與文化

傳統社會,政治是文化的延伸,學術引領政治。皇帝上台都要向大儒問政,或向賢者求安邦之道,官員路過文廟都需下馬行禮。自漢武帝始,歷朝歷代都獨尊儒學,因為儒學的核心是家庭倫理,如何做人的道理。但在民間,各種思想都可以自由流通,三教九流,各有受眾。所以才會有文化的繁榮,才能匯聚成超越時空、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

在中共治下,是政治領導一切,一切為邪黨的政治服務,也就是為中共的犯罪服務。文化自然也成了政治的擦腳步、邪黨的衛生紙。中共以文化革命之名對傳統文化進行了滅絕式破壞,三教九流在民間絕跡,傳統文化成了封建迷信,短短六十載,五千年的文化積澱蕩然無存,百家滅絕,馬列獨霸。中共也在大陸建立起了一套反人性的黨文化系統(中共稱之為社會主義文化建設),低下、劣俗、邪惡、陰暗。

五、皇恩與黨禍

傳統中國新皇登基、國有喜事,常常是大赦天下,皇帝與萬民同樂。皇帝又是民眾利益的終極維護者,歷歷朝代,不乏有許多愛民如子的好皇帝,他們常常是整頓吏治以施恩於民。皇帝多有誅殺貪贓枉法的大臣,卻少有虐民以為樂者。即使在歷代有一些慘烈的宮廷鬥爭或權利傾軋,卻少有波及民間,老百姓依然是日出日落、安享天倫。

中共自建政伊始就是大殺天下,殺得血流成河,白骨纍纍,幾乎是沒有一天停止過殘害民眾,就是連一個維權的盲人也不放過。它們以公有的名義把全國民眾一夜之間變成赤貧,它們卻過上了豪華的共產主義生活。其貪污腐化也是空前絕後,把五千年所有的貪官加起來,也難比六十年間中共的貪官之巨之多。邪惡的是,即使如此它們還要老百姓歌頌它們的「豐功偉績」、「大恩大德」。黨的淫威幾乎是無處不在,遍及大陸的所有角落,窒息著每個人的靈魂。

六、皇族與太子黨

在傳統社會裏,除了皇帝可以世襲外,沒有一個官位可以世襲。皇族只能享受一定的爵位,而那些官員們的子女得靠自己的努力才能考取功名。而中共的社會裏,邪黨的官員不是世襲卻勝似世襲,太子黨橫行官場,連毛新宇這樣的弱智兒也能弄個將軍噹噹,有的縣市官場幾乎被一些家族壟斷。中共的官場就是一個靠馬屁與裙帶連接成的獨特環境,污氣熏天、遮天蔽日,它們享受著傳統皇族、貴族的待遇,卻幹著下三濫的低賤、淫邪之事。

七、人才與奴才

古代君王治理天下,唯在求賢、任賢、養賢、尚賢,甚至有些三番五次的征招民間遺賢,出世作官,為國家興利。中國能領先世界幾千年與君王們的任賢是分不開的,中國的傳統政治就是一種精英政治,政府幾乎集中了社會中的大部份才德之士。所以華夏歷史上才能湧現那麼多的志士仁人、文采風流。在家天下裡,奴才、淫邪之徒,永遠都在陰暗的角落裡生存。

中共邪黨自篡權以來,從來也沒想過要治理天下,禍亂中國才是它們的使命。中共永遠也不會求賢,只會想方設法的摧殘人才,對奴才、暴徒卻是放手任用之。它們還大量的招收社會上的流氓地痞、舔痔獻讒之徒,好操控他們更多的為其作惡;成批的製造流氓文人,為其暴政塗脂抹粉。在中共治下,越的邪惡的人,越是奴才越能爬到高位,越能發揮害人的能量。

八、統治與控制

古代的地方政府只到縣一級,皇權所控制也僅僅是一些官員,廣大的民間則是宗族自治,這也給了古代社會以十分寬鬆的政治環境與江湖空間。皇權對社會體現的只是一種統治(統領與治理),目的是使國家長治久安,民眾安居樂業。在家天下時代,人們的生活是自由的、信仰是自由的,一個普通的百姓,若非特殊原因,一輩子幾乎感覺不到皇權的存在。

在中共的治下,原本的宗族自治早已被其摧毀,政府機構深入到社會的每一個鄉村、街道,官員多如牛毛。極端的控制使社會失去了應有的活力,江湖空間消失,人們的生活就像奴隸一樣沒有自由,更遑論人權。暴政之網無所不在,人們婚姻、遷徙、教育、信仰、言行、生育、工作、住房、思想等等,沒有一樣不在中共的掌控之中。中共是化國為牢,化民為奴,民眾生活在恐懼之中。

九、教育與洗腦

傳統中國的教育形式多樣,教育的主導權在讀書人手裡,士人可以自由講學、興辦書院。政府通過考試、褒獎等方式把聖人的教化推向整個社會。五千年裡,重德行善、仁義禮智信、忠孝節義等種種做人的準則早已深入人心。通過儒家的教育,傳統社會還形成了個強大的士人階層,他們勇於為道義擔當,為百姓擔當,成了支撐整個民族精神的柱石。

在中共社會裏,教育早已被壟斷、異化,成了中共對全民進行洗腦的工具。中共的教育部其實就是洗腦部、毒化學子部,它們專門為中共培養大量的奴才、糞才與庸才。中共通過其注入大劑量毒素的教材、通過黨文化老師的言傳身教,把黨的魔鬼理念植入了無數學子的心靈。中共的洗腦造就了大部份中國人心靈的殘缺,道義階層在社會消失,文化古國淪為黃毒之鄉。

結語

關於家天下與黨天下的對比還有許多許多,有興趣大家可以自行研究。在這裡並不是說傳統中國十全十美、甚麼都好,只是就其制度層面作一個簡單的對比。從根本上講,傳統中國的社會心理是建立在道義基礎上的,注重道德與倫理;西方文明的社會心理則是建立在契約基礎上的,強調權利與義務。所以用西方文化的政治術語來解讀傳統中國的政治,只能是霧裡看花,難得其真。傳統中國有強橫的皇帝,擅權的大臣、弄權的太監,但沒有專制的制度。而中共的邪教專制形式上是西方君主專制、教會專制的混合體,本質上就是一股反人類的邪惡勢力。就道德層面上說,傳統中國的家天下與現代中國的黨天下是人類社會政治生態的兩極,處處相反,格格不入。我們在反思歷史的時候,千萬不要動輒把髒帽子扣在祖先的頭上;西化的學者們也不要總是抱著西方的理論不放,須知中共是來自西方的幽靈,是西方文化孕育出的邪胎。為甚麼它能霸佔中國至今不倒?歷史自有其深意,上天自有其考量,答案也許就在你的身邊。

@

相關新聞
古鏡:德治、法治與魔治
古鏡:文化與魔化
古鏡:中國人真的有劣根性嗎?
古鏡:群魔末日大合唱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海航董事長及總裁被抓 孟晚舟將回國
【秦鵬直播】孟晚舟簽DPA協議 解析雙方交易
【新聞大家談】廖天琪:德大選後對華關係有變?
【重播】美日印澳首腦白宮會談 應對中共挑戰
【財商天下】股價反彈 恒大恐被國有化
【新聞看點】美4動作踩紅線 戰狼嘆「回不去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