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晴:世界「末日」與人類的覺醒

——「末日」隨筆:假如「明天」不再來臨?

潘晴

人氣 122
標籤:

【大紀元2012年12月23日訊】今天是公元2012年12月21日,是已喧嚷了多年的「世界末日」來臨的日子,據說是神秘的瑪雅文明「大曆法」中的「終結日」就定在了今天。這些年來,「末日喧囂」以電影《2012》給人們帶來的「視覺震撼」到達了頂峰。而打造拯救人類的「諾亞方舟」計劃,也一直以逼真的傳聞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連澳洲的總理吉拉德,前不久也公然的在媒體上宣稱:「世界末日」即將來臨,據說此舉廣受澳洲選民的歡迎,堂堂的一國政府領導人,就這樣惡搞了一下公眾的心理「承受能力」。

與此同時,世界上有很多「名人」,甚至是「大師」都「言之鑿鑿」的聲稱,雖然不敢斷言「世界末日」是否真得會來臨,但卻異口同聲地說明,2012年的12月21日將是舊世界的「終結日」,地球將由「三度空間」進入「四度空間」,進入科學家所稱之為的「光子時代」。人類從而走入了一個「新紀元」。為此人類將付出的代價是,地球會短暫地進入一段「黑暗期」,很多人將會死去(據說是嚇死的)。從昨晚我就在想:「假如明天不再來臨」,人類又將會怎樣面對「世界末日」突然之間的降臨呢?假如明天「末日」來臨,人類所有對未來的追逐和思考,不都成了毫無意義的笑話了嗎?可愛的末日傳說,使我對甚麼是「荒誕」有了新的理解。

針對「末日」傳說,美國宇航局在前不久公佈了新視頻,揭露2012世界末日的傳聞是不真實的,然而有許多人依然相信2012年12月21日是瑪雅文明曆法中的「終結日」。美國宇航局將原定於12月22日才公佈的視頻提前披露,是有信心認為那一天並不是世界末日。然而,有評論質疑認為美國宇航局既然如此有信心,認為世界末日並不會到來,為甚麼不把這個視頻放在22日公佈,其中是否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呢?

筆者自認為是一個對「神秘主義」充滿好奇心的人,天生地對「人類未來的命運」極為關注。2009年,當好萊塢大片《2012》播放後,在尊者達賴喇嘛訪問澳洲期間與華人公眾的見面會上,筆者還專門請了一個年輕人提出來這個「末日問題」。尊者的開示使在場的很多人鬆了一口氣,筆者的好奇心收到了效果,看來這輩子想撞上「末日來臨」是沒有可能了。其實在這之前,筆者也對瑪雅文明的說法做了一凡研究,發現「長曆法」中記載的2012年12月21日,是長達五千多年瑪雅曆法週期的結束,對中美洲瑪雅後裔而言是個重要的日子,但對人類來說,卻並非世界末日,而是許多研究者聲稱的「人類大覺醒」時代的來臨。

不管出於甚麼原因或目的,美國宇航局一直對外宣稱,瑪雅文明的世界末日說是個荒謬的言行,該機構在2009年上映電影《2012》時,第一次公開譴責各種世界末日傳言的,是來自美國宇航局埃姆斯研究中心的科學家大衛.莫裡森(David
Morrison)。但人們對宇宙的未知是導致恐懼瀰漫的根本原因。在多媒體各種描述世界末日的場景中,有突然出現的行星X與地球相撞、殺手級的太陽耀斑、怪異的「銀河十字」天體排列,以及地磁突然變化等情節,而十分暢銷的「世界末日」書籍和相關報導,更使得這種傳說產生了巨大的社會效應。

在許多人看來,由美國宇航局出面「解釋」各種世界末日的傳言,反而說明「可怕」的事情正在發生。從2008年開始,古老的瑪雅文化開始展現出它的魅力,顯示了人們在面對世界末日傳言時的不安心理。即使是生活在中美洲的瑪雅文明後裔,也對世界末日的傳言感到困惑。隨著2012年12月21日——今天的到來,瑪雅文明的後代應該會對此進行慶祝,因為在它們的曆法中這個時間點意味著重建,而不是害怕、恐懼和不詳的時刻。因此對於人類而言,12月21日是舊時代的結束,也是新時代的開始。

在「末日」傳言甚囂塵上的時候,許多人的頭腦會迷信一些巧合性的數字,比如2012年12月21日被認為是世界進入「完全黑暗」的一天,也許是因為今天恰好是北半球的冬至日(此時,筆者所處的澳洲,仍然是鳥語花香,白日朗朗)。對於瑪雅文明而言,不論是古代的瑪雅人還是現代的瑪雅人後裔,他們都使用著一種驚人的曆法體系,長曆法不僅是代表一個巧妙的計時手段,也證明了我們目前才剛剛開始接觸的一種古老文明的永恆魅力。今天,2012年12月21日,當「末日」已經來臨之際。筆者匆匆地寫下這些隨筆,度過了一個心靈高度活躍的休息日。而外面鳥鳴正歡,依然是車水馬龍,看來人們不用再擔心「明天是否依然來臨」了。筆者邊寫邊想,愈來愈覺得對人類來說,今天恰是一個重要的回歸理性和良知,擺脫夢幻和心靈迷失的日子,一個值得慶幸的日子。

筆者是一個佛教徒,而佛教的信仰告訴我們,生命的永恆和世界的存在是輪迴的,而輪迴並不是簡單的重複。佛陀一直引導著人類的精神生命,從愚昧走向解脫,從今生走向未來。佛陀也指出人身難得,不能虛度,人類決不能因為靈性生命的不死,就放棄今生用正面的態度去度過一段有限的時光,去感悟宇宙生命的終極真理。人類也絕不應該在虛無主義、享樂主義(如無神論者的「斷滅」觀)的立場上,對自身的未來不負責任。

佛陀的教誨是偉大的,如果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的人也抱有這樣的信念,人類的未來就一定是美好的。世界的現實表明,其實「世界末日」的傳言,並不需要離開人類自身的活動,去找甚麼「神秘外力」來恐嚇自己,人類自身就是製造「末日」的始作俑者。筆者認為:如果真得有一天,所謂「世界末日」來臨,十有八九也是因為人類自身的無知和貪慾對地球生態環境的破壞,從而遭到大自然的報復,或瘋狂地用戰爭等方式來進行自我毀滅。

人類之所以看重歷史文化,將歷史作為經驗和借鑒,目的是為了追求一個理想的未來。當古人走出叢林的那一天起,就形成了不同的族群,從此便有了人類社會和文明。但一部人類史表明,由於人類種族的分化,語言習俗的不同,人們思維觀念的差異,以及人類作為高級生物的複雜特性,在如何看待世界未來時,出現了不僅是五花八門、甚至是嚴重對立的說法,我們不妨藉此機會,來作一個簡單的探討。

近年來世界末日論的強勢,似乎將人們的思維引入了恐怖和混亂的境地。不過讀者細心地分析就會發現,世界末日論中有相當多的觀點,並非是預言這個世界一定會被毀滅。而是鑒於當今人類對自然環境的肆意破壞;對地球資源的肆意掠奪;對地球不同物種的瘋狂毀滅;對人類不同族裔的野蠻摧殘,加上人心道德的普遍墮落和在追逐物慾享樂中的惡意競爭,從而引發了「世界末日」危機的另一種警示,「既如此走下去,人類不用等到末日來臨,就將自我走向毀滅」!

從這樣的觀點來看,「末日」警告無疑是具有積極和正面意義的。與一些先進國家的憂患意識不同,在如今號稱「盛世」的中國,那些宣稱:「和諧社會」和「科學發展觀」,GDP才是硬道理,闊談「中國世紀」和人類未來美好理想的所謂大國領導人,卻往往是「表裡不一、華而不實」的虛偽政客。在漂亮的政治「口號」下,掩藏的卻是禍國殃民、斷子孫活路、奪天下之財、毀民族生存命脈,「男盜女娼」的竊國勾當。

筆者認為,人類對世界的感受,無非是「心」意識的投射,今天,雖然瑪雅文明「大曆法」中的「終結日」並沒有帶來世界末日。但那些仍然在生活在專制奴役下的人們;那些在現代社會裏仍然要用自焚來爭取自由的西藏人;那些為了堅持信仰而慘遭「活體器官摘除」的法輪功學員;那些在「暴力拆遷」中的拚死反抗的平民百姓;以及那些在「校園槍擊案」中喪失兒女的父母們。對他們來說,難道不是正生活在「末日」中嗎?而那些施暴者,那些以殺人為生存方式的獨裁者們,那些黨國權貴們,他們作為人的道德不也蕩然無存,早已墮入地獄,與魔鬼共舞。那不是一種更徹底地,沒有靈魂未來的「末日」嗎?

其實人們所關注的未來,無論是持「末日論」還是持「發展論」,都不過是一種人類的自我預言,它建立在對人類的宗教、哲學、科學等各種觀念的依賴上,產生出對今後世界的展望。粗略地看,人類社會大致有三個方面,對此表現出比較集中的觀點和見解,他們分別是哲學(思想)、科學和宗教。

思想界的看法是,承認現實人類社會存在的種種弊端,相信通過人類自身慢慢地改造和進步,最終會達到一個人人平等、互尊互愛的高級文明社會,從理論上來說,除了有「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理想,以及最終證明是導致人類悲劇的「共產主義」實踐之外。這類宣稱最終理想目標的理論模式,在人類史上從來沒有成功的範例。而最早進入「物質文明」的發達國家,注重的是經濟和現代化,最多是基於普世價值來談談人權,最關心的卻是國家利益,當代已經物質化的人類,不喜好談論「未來的主義」,甚至認為最終的理想都是「烏托邦」,是人類不可能完成的「空想」。

科學界的觀點,則建立在人類有限的科學知識立場上,由一些專家來論斷人類的未來將如何如何。筆者認為,目前的科學手段,也許預言人類未來幾十年的發展還有可能,但要全面預言幾百年、幾千年、乃至幾萬、幾百萬、幾億年後的未來世界,卻是完全做不到的一種「科學病態」。反倒是有一部份清醒地、現實主義的觀察者們,留意到了,恰恰是人類盲目發展的經濟模式,縱慾消費的生活方式,和毀滅人類生存的核子武器、生化武器。加上人類的狂妄和貪婪、殘暴和愚蠢,卻時時威脅著世界的未來。給我們在這個星球上賴以的生存環境,帶來徹底地災難和毀滅。

不過人們也許會問,在科學進步日新月異的高科技時代,人類真得無法戰勝生存危機,自然災害,找到一條出路嗎?科學界就真的無法預言人類的未來嗎?筆者的觀點不一定對,也許是不瞭解最新科技訊息所導致的知識結構缺陷,還用很久以前落伍的觀點來看人類的進步。

而筆者作為一個對「人類未來命運」有特別關注興趣的人,當然不會忽視對科學發展前沿的瞭解。筆者發現,現代物理學家迫於天文觀察手段的局限性,已改用量子力學從微觀的粒子運動規律中,來尋找宇宙奧秘的答案,並在2011年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發現了所謂的「上帝粒子」。可是新的發現,並沒有給他們帶來喜悅,反而帶來一種莫名的悲觀,為何如此?請讀者慢慢往下看。

量子場論奠基者,諾貝爾獎得主溫伯格說:「我們對宇宙的認識越深入,宇宙就越索然無味,宇宙越是看來可以理解,就越顯得毫無意義。科技越發達,人類的悲劇性就越重,最終走向文明的自我毀滅……」

人們通常都會被所謂科學的觀念牢牢地束縛,認為進化和文明的進步應該是必然的。可是,科學家的最新發現卻告訴我們:假如人類進化到一定程度,高級文明就會自我毀滅,這是進化論帶給我們的相悖原則,在科學實驗下的最新結論!你可千萬不要怪我「危言聳聽」,這可是科學家們說的。

高級文明必然會啟動自我毀滅機制。難道這真的是人類進化的唯一的選擇麼?從物理學家及哲學家的思考來看,這是唯一的結果。並認為,一個認識了宇宙本質(就是指達到了溫伯格所講的不動點)的高級文明,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自我毀滅文明。

這個物理學家說的不動點,其實就是「永恆」的代名詞,或者是說人類認知的宇宙徹底死亡。這和佛家說的「成、住、壞、空」的宇宙觀是一致的。那就是萬物皆空,是沒有自性的,所謂「緣起性空、性空緣起」,世界一定會毀滅。其實當代科學家對宇宙規律的瞭解,只是人類自我構建的一套認知觀念而已。宇宙本身並不受這些觀念的影響。宇宙從虛無的空間而來,當然將再回到虛無的空間中去。

當年筆者很喜歡一本叫《零點哲學》的書,一直隨身攜帶了多年,直到遇到他的作者,《河殤》的作者謝選俊先生之後,才完成了它的「輪迴」使命。這個過程很有啟示,人類也是一樣,因為智慧生命是宇宙產生的一種具有自我認知能力的生物,當智慧生命真正認識到了宇宙的本質時,智慧生命的使命也就結束了,他要麼永生了,要麼滅亡了。(這裡可看出科學與宗教觀點的殊途同歸)

人們知道,核武器的發明,特別是氫彈的發明,標誌著人類能源利用最高級的成果,同時它也是人類最危險的自我毀滅武器。而物理學家們已聲稱,在並不遙遠的未來,人類可以製造出直徑大於1納米的迷你黑洞,屆時可以吞噬掉整個地球。這大概算人類對能源利用的最終極表達了,對此,國際科學界對大規模的進行量子撞擊試驗,已開始表現出擔憂,怕萬一哪一天,一不小心就把人類裝進了自己製造的「黑洞」了,聽到這裡你會不會暈過去!

既然我們生活在這個「科學萬能」的時代,這些量子物理學家的發現,只能是被認為反映了世界的真相,但是它太冰冷了,以致物理學家自己都不喜歡它。可這就是真相,儘管你可能不喜歡,但也不得不面對所謂科學帶給我們的「權威」解說。

那麼宗教界的觀點如何呢?是不是會給我們帶來一點希望呢?筆者對此也不樂觀。基督教流傳了2000年,全世界有十幾億信徒,但除了「末日審判」之外,並未給人類的未來,指出一個具體明確的前景。有的教派則乾脆宣揚「世界末日」即刻來臨,背離正信基督教的傳統,導致了現實世界中一些悲劇的發生(如發生在世界各地的「末日」集體自殺事件)。從這些事例說明,基督教關於人類的未來,除了等待上帝的審判和救贖之外,並沒有明確的說法。

伊斯蘭教則直接宣稱「世界末日」的教義。伊斯蘭教基本信條中的第五條「信後世」說:「相信人都要經歷今生和後世,終有一天,世界一切生命都會停止,進行總清算,即世界末日的來臨。屆時所有的人都將復活,接受安拉的裁判,行善者進天堂,作惡者下火獄。」這個嚴厲的信條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引起世界較大的恐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伊斯蘭教沒有定義「世界末日」將在何時來臨的緣故。

至於世界上其他千奇百怪的宗教派別,時不時就有「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的說法,比如日本的奧姆真理教、加拿大的太陽聖殿教等宗教組織,往往是通過殺人或自殺,宣揚世界末日將臨,宣稱只有信其教才能獲救。這些教義的基本模式,令人不寒而慄。可以相信,未來還會不斷有這樣的「末日教」出現於世。

在世界上所有對宗教中,只有佛教是徹底否定「世界末日」的。佛教認為:我們生存的這個宇宙空間,處在「成住壞空」的無限輪迴中,我們的生命也是永恆不滅的。下一次宇宙大爆炸開始,生命又來到這個空間繁衍生息,如此這般的在三界內無限的輪迴,感受世間的生老病死、喜怒哀樂、愛恨得失、乃至天堂的神妙快樂,以及地獄中的無盡痛苦……

佛教完全沒有像其它宗教那樣,標榜自己說是代表「永恆」的,釋迦牟尼佛那樣的大智慧神通之力,也沒那麼說,而是坦率的預言到了「末法」時期,自己所傳教法也會消失,到最後「阿彌陀佛」也沒有人念了,在地球遭遇的本次劫難中,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的教法就滅盡了。

根據佛法教義,筆者認為,各種人類的宗教文化形態最終都會消失,佛教也會消亡。但佛的法身作為宇宙的本源是永恆的。從長遠來講,佛法也將繼續出興於世。《法滅盡經》中釋迦牟尼佛說:「如是之後,數千萬歲,彌勒當下世間作佛。天下泰平,毒氣消除,雨潤和適,五穀滋茂,樹木長大,人長八丈,皆壽八萬四千歲,眾生得度不可稱計。」到彌勒佛出世時整個人類社會已變得非常完美。再往後人類繼續生生不息,其間還有995尊佛相繼出世。

也許人們會問,人類社會究竟是重複的「輪迴」再生?還是隨著「末日」來臨的文明斷滅呢?我們看到,思想界、科學界、宗教界見仁見智,並無統一的說法,甚至界內也存有不同的觀點。而筆者認為,如果僅僅將人類狹義地解釋為地球生命來說,當然會有消亡這一天的,也就是所謂的世界末日,當然這裡的世界特指人類在地球上的生命,不包括在其它多維次元的空間靈性生命。

筆者認為,現代量子物理學家所說的,人類到達高級文明時就會發生的自我毀滅,應該理解為高級文明階段已經容忍不了人類醜陋的肉體生命,所有的人身之苦、人性貪婪的慾望、人類愚蠢的生活方式,必須徹底地放棄才能進化到新的生命形態中去。

以宗教的觀點來看,基督教的回歸天堂和佛教的回歸真如,以及伊斯蘭教的復活審判,都說明了人類的最終目的是告別自己(肉體必朽、靈魂不滅),並在另一個時空中,開始新的生命旅程。以佛教宇宙觀來看,地球最終成「空」也是必然的。那時包含地球在內的娑婆世界已是和極樂一樣的淨土,已經不會存在像今天這樣的低級的肉體生命了。

從宗教揭示的正面意義來思考,人類文明的發展未來,屬於人類智慧生命進化佔據了精神的高度,最終將意識到物質的虛無和時空的夢幻。從反面來看人類的文明發展前景,則可以看到,人類已進入一個極度物慾化的時代,人類面臨的將是自我毀滅,最終迎來世界的末日。

因為當今的人類視金錢為所有事物的尺度,物資享受不僅主導了人類的生活方式,甚至還主導了人類的思維與道德情操。這種「拜金錢教」徹底顛倒了傳統意義上的價值觀。如今這個世界已發展到用金錢就可以買到一切,包括情感、良心、道德,甚至是法律判案和學術頭銜,這時的人顯然已經靈魂盡失、良知喪盡、如同行屍走肉,社會正義蕩然無存,這難道不就是世界末日來臨的象徵嗎?

而科學發展趨於金錢的動力,也必然會去發明所謂的基因改造和智能生命,不管是採用基因工程的「複製」,還是DNA時代的「生物技術」。由於這類人工生命根本就無法移植靈魂,所以只會是超強的人工記憶載體。因此,在這樣一個時代到來的時候,真正的人類將不復存在。不要以為這是駭人聽聞,從製造出用於毀滅人類的核子武器開始,我們就已經有了足夠的理由深信,人性的貪婪和險惡和是不可度量的。

沉迷於科技能力發展的時代,將激化人性物慾的高度膨脹,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族群與族群的關係,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必然會使用最殘酷的手段(高科技戰爭)來解決一切問題,從而導致人類的自我毀滅。常識告訴我們,即使目前各國現存的核子武器,也足夠地球人類死上好幾回了。

所以說,不管是從哲學、科學、還是宗教的角度來理解,作為生命形態的人類,在各種可能的「形式」中,最終都會離開地球這個舞台,不同的是正面意義的離開,通常叫「回歸上帝」或「涅槃」,反面意義的離開叫毀滅、或者叫徹底死亡,宗教對此解釋為「神形具滅」。

那麼,我們又怎麼理解宗教教義中的「生命永恆」呢?如果將人類作為廣義上宇宙的生命形態來說,佛教已經給出了答案,人的靈性生命是不滅的、是永恆的,但如果執迷不悟,將永在「六道」中輪迴。

宗教把靈性生命(佛教稱之為「神識」)看作是不滅的,它和宇宙同在,甚至靈性生命不一定是宇宙的產物,在未被污染時,它本身就是與宇宙誕生的精神本源合一的,宇宙不過是她的意識投影。佛教中的真如,基督教中的上帝,物理學中的不動點究竟代表了甚麼?是很值得我們去「悟」的。這注定了人類仍將未有盡頭地去探索、去完成這一「天問」?

靈性生命的永恆,是因為祂不生活在物理世界的時空當中,沒有了時間就是永恆、沒有了空間既是無限。人類的生命只不過是靈性生命在地球上一次短暫的夢幻旅遊而已。筆者看來,今天的人們,包括科學家們,完全不必有擔心世界末日、徹底死亡這樣悲觀的想法,人們現在對宇宙生命的看法,恐怕和從螞蟻世界看我們人類社會一樣的可笑和局限。一旦人們發現宇宙中存在著廣泛的生命形式,和對靈性生命存在於多維度空間的認知有所突破,世界將出現和現在完全不一樣的精彩。因為人類並不是宇宙的獨生子,靈性生命的進化,才是人類在宇宙生存的真正使命!也是瑪雅文明所啟示的「大覺醒時代」的真正含義。

在這個被功利主義所迷惑的世界裡,我們的科技;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所關注的一切,都是圍繞著物質享受,圍繞著金錢而運轉的。許多人也許認為核子武器、生化武器是人類最大的危險,其實不是,最大的危險是「拜金主義」、「物慾至上」的氾濫。人們應該知道,為甚麼地球上發生越來越多的暴力事件和人權災難?為甚麼經濟危機、環境危機、金融危機不斷出現?現在,人們是否該停下腳步,來思考一下自身的所作所為了。

如果地球的生態、環境繼續遭受人類無節制的破壞,地球總有一天將會毀滅我們,而不是由可悲的人類先來毀滅地球。請記住,科學的發展永遠是把雙刃劍,如若不懂得合理利用,人類的文明必將走向自我毀滅,即永遠地消失在地球上。人類文明的最大敵人就是人類自己,人類彼此之間缺乏最基本的瞭解和互愛利他的精神,長此以往,人類不是毀於戰爭、饑荒、瘟疫和自相殘殺,就是在大自然的報復下走向滅亡!

筆者認為,人類社會應該開始警醒,雖然人們可以慶幸,至少傳說中毀滅人類的「末日」不是在今天,明天也依然還會來臨。但只要人類不從錯誤的發展模式中擺脫出來,繼續的摧殘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那麼紛紛嚷嚷的「末日傳說,也許真得就會來臨。從地球衛星上拍攝的照片來看,我們美麗的藍色星球,已經在人類毫無節制的掠奪中,出現了大塊大塊的黃色板塊,而東亞大陸赫然醒目的位於其中。

筆者的故鄉中國,僅僅才幾十年,許多地區由於環境的破壞和污染,已經快成了不適於人類居住的地方,儘管中國的經濟有了高速的發展,但留給子孫後代的又會是甚麼呢?留下一個毒水、毒氣污染的居住環境和渾濁的空氣,一快快植被荒蕪的沙漠化土地。從這個角度來看,其實國人的「末日」早已悄悄地提前來臨。只是在金錢和物慾的陶醉下,人們對此已經麻木不仁罷了。所以筆者在今天的「末日」來臨中,最深切地思考就是,人類自身行為才是真正製造「末日」的罪魁禍首!

不過,筆者感歎歸感歎,心裏卻明白,佛陀2500年前就說了,所謂人類本是「顛倒眾生」,生活在「迷」中,不知是苦,反以為樂。在老共60多年的洗腦之下,在當今權貴的花天酒地的生活方式示範下,中國人怕是想不了這麼多了。當官的會想,反正「末日」來了,老子有權有錢,還怕買不到「方舟」的船票嗎?不過無權無勢的普羅大眾卻沒有這麼幸運,人們仍然會想,熬過了今天——2012年12月21日的「末日預言」之後,下一次「末日」又將在何時來臨?窮人們也許在想,管它世界末日何時來臨,咱們既然躲不過,你們這些當官的權貴們,也一樣逃不掉,哈哈!世界末日不就是「世界大同」了嗎?窮人、富人、有權的、沒權的,就徹底地平等,徹底地「和諧」了。總比我們像現在這樣,毫無希望的生活在「現實末日」中,要公平正義的多。所以明天之後,人們一定又會從其他甚麼文明的記載中,尋找另外的蛛絲馬跡,用來宣揚新一輪的「世界末日」了。這樣看來「末日」傳說,除了它的警世作用之外,恐怕也是絕望中的人類自身,集體潛意識的一個折射。

潘晴
2012年12月21日
瑪雅大曆法終結日
匆匆寫於澳洲悉尼

相關新聞
加拿大科學家:世界末日正在到來 不是12月21日
NASA:21日不是世界末日
【夏小強】: 槍聲中,我們走過「世界末日」
「世界末日」沒來中國人很失望
最熱視頻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拍案驚奇】美淨網全面清共 美軍機夜臨廣東
【西岸觀察】美最大退休基金華裔高管閃辭
【十字路口】武漢疫情驚人 戰狼放軟6大因素
【紀元播報】獨家:中共一網打盡式輿情維穩揭祕
【一線採訪視頻版】中共黑手伸向中產階級?北京民宅被強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