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雪忠:就政治課問題致教育部長的第二封信

華東政法大學 張雪忠

人氣 84

【大紀元2012年12月24日訊】尊敬的袁貴仁部長:您好

我曾於去年向您致信,建議教育部取消大學及研究生入學考試中的「政治」科目,並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及「毛澤東思想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概論」等課程從大學生公共必修課程中去除。之後,您亦通過教育部信訪辦公室對我的建議予以答覆。

教育部能夠對公民建議及時予以答覆,我對此表示欣慰和讚賞。不過,對於答覆的內容,我認為尚有需要澄清之處:1、教育部的答覆稱,「在高等學校開設思想政治理論課,在入學考試中設立『政治』科目,是依法開展教育教學活動的重要內容」,但卻未列明所依據的是哪一部法律;2、教育部的答覆稱,我的建議「不符合國家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但卻未明確我的建議到底不符合哪一部法律的哪一條規定。

我確實注意到,根據《國務院信訪條例》第三十二條第一款第(三)項之規定,有權處理的行政機關經調查核實,對於不符合法律、法規、規章或者其他有關規定的公民建議,應不予支持,並對建議人予以書面答覆。但教育部對公民建議作出不予支持的決定和答覆,亦屬行使行政職權的行為,從而必須嚴格遵循依法行政的原則。因此,教育部應在書面答覆中明確告知建議人,其作出不予支持的決定,究竟依據的是哪一部法律的哪一條款的規定。有鑒於此,我要求教育部以書面形式進一步向我澄清,我的建議到底不符合哪一具體法律條款的規定。

另外,在教育領域用強制或變相強制的方式,向人們灌輸特定的哲學思想和政治觀點,完全違背了憲法關於保護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規定。因此,即使真有所謂的法律法規,要求「在高等學校開設思想政治理論課,在入學考試中設立『政治』科目」,這些法律法規也是徹頭徹尾的惡法,並因與憲法相牴觸而完全無效。對公民基本權利的保障和促進,在任何國家都應是整個政治制度和法律體系的最高原則和最終目標,如果中國竟然存在公然背棄這一原則和目標的法律,我希望教育部能夠向我明示此種法律何在,我將轉而盡一己之力,以推動廢除此種惡法。

中國是否應該繼續「在高等學校開設思想政治理論課,在入學考試中設立『政治』科目」,這是事關未來國家前途和民族命運的大是大非的問題,教育部長作為國家最高教育行政機構的負責人,在政治、法律和道義上,都有義務向公眾公開闡明自己對這一問題的態度和立場。為此,我希望袁部長能開誠佈公地回答以下幾個問題:

1、袁部長是否認為,對於諸如「組成世界的最終本原是甚麼」、「世界最初是如何形成的」、「使得事物存在和變化的最終原因和動力是甚麼」、「世界在空間上是有限還是無限的」、「世界在時間上是否有開端和盡頭」以及「是否存在有別於物質的靈魂」等重大的哲學問題,十三億中國人並沒有權利和資格進行自由和獨立的思考,並得出自己的結論,而是必須接受和順服一百多年前兩名德國人給定的答案?

2、袁部長是否認為,就重大的哲學問題而言,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人都可以自由地思考和寫作,恰恰是十三億中國人完全缺乏進行獨立思考和探索的能力,他們充其量只不過是一具具只知道進食和睡眠的肉體,對重大哲學問題的思考和探索,則只能由一百多年前的兩名德國人來代勞?

3、袁部長是否認為,在整個國家的教育領域強行灌輸一百多年前兩名德國人的哲學思想,並不會扭曲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人格、扼殺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良知、貶低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尊嚴?

4、袁部長是否認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確實是人類歷史上最為科學的哲學體系,並且只有中國人有幸能夠認識到這一點,因而不惜長期動用政治權力將其樹立為不可置疑的官方意識形態?如果是這樣,請問袁部長,上天既然如此眷愛中國人,以至於單單讓中國人掌握和堅持這一顛撲不破的真理,那麼它為甚麼沒有通過某個中國人用中文向中國人啟示這一真理,而是頗費周折地通個兩個德國人用德文向中國人啟示這一真理?

5、請問袁部長,如果您對以上四個問題的回答是否定,那麼您是否認為目前在教育領域推行的思想強制的政策,是一種針對整個中華民族的嚴重犯罪,而您則將會恪盡一名教育部長的職守,盡早在教育領域廢除思想強制的教育政策?如果廢除這一政策超出您的職權之所及,您是否會毅然辭去教育部長一職,因為既然無力阻止一種針對全體中國人的嚴重罪行,您至少可以做到避免親自參與和實施這一罪行?

再次致信叨擾,乞請袁部長見諒。順致秋安。

張雪忠
2012年10月11日

相關新聞
大陸眾訪民被抓失蹤影 公開信呼籲廢黑牢
胡佳給十八大公開信 直言中共不是執政黨
【投書】上海訪民郭益貴致習近平的公開信
致公開信習近平籲政改 公盟許志永失蹤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珍言真語】劉銳紹:國安法四任務 借外打內
【重播】川普在「向美國致敬」慶典上演講
【深度報導】隱形之戰 中共的戰書
【新聞第一現場】52國與中港簽引渡條約 入境可送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